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回 霖隐寺案 4

    齐莞云面色苍白的看向慕容湗,却见他兀自低头沉思,一旁的洛邑真人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  

  她收回目光看向那躺着的人,这叫赤葑的女子容貌很是普通,与她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只那双桃花眼方才一瞥之间依稀记得倒是有些灵动。  

  这人不知是什么来历,怎么之前也没听说过王府有这样的幕僚,那人给她的信息中也未提及。齐莞云正暗自思索着,不料却对上一双明亮的桃花眼,那眼中有几道浅浅的血丝,此刻正带着一丝凌厉定定看着她,她心头一跳,莫名觉得发慌,继而有怒气浮现,就算她是王府幕僚,又怎敢这样大胆放肆的与她对视!  

  她正要出声轻叱,却见那双眼又阖了起来,她近乎觉得方才在那眼中看到的凌厉几是幻觉,她待要走上前去细看,就见那躺着的女子又睁眼了,她一凛正要开口,就见那女子对自己微微一笑,桃花眼弯成了月牙,开口娇声道:“小姐好美喔~”  

  齐莞云:“……”  

  听到塌上人醒转,慕容湗几步走到塌前俯身看她,洛邑也站起身,却见赤葑依然盯着齐莞云笑得很是讨好,“小姐好美喔~”  

  慕容湗抬手捏住她下巴,皱眉道:“清醒了?”  

  赤葑仰头勾着脖子看被慕容湗挡住的齐莞云,“小姐好美喔~”  

  众人:“……”  

  “把赤葑美的厥过去了呢!”她不好意思的小声道。  

  慕容湗手指一僵,继而微微抖动,随后清朗的笑声响了起来,“呵呵……”众人都笑了起来,室内因方才一系列变故显得有些凝重的气氛松懈了下来,只是站在慕容湗身后的齐莞云却是笑不出来,她看见慕容湗正俯身与那女子说着什么,虽看不到他的表情,从他方才那笑声中也可辨出他此刻心情不错。与他相识这么久,从未见他如此开怀畅笑过,仅仅因为那女子一句愚蠢的玩笑话么!齐莞云低下头掩去眸中神色。  

  站在角落的洛邑将眼前众人的神色一一收入眼底,看到齐莞云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狠厉时,他眼睫轻垂,微叹一声。  

  齐莞云和落邑留在接引殿用了午膳,膳后知客僧送来一壶新的热豆浆,慕容湗亲手为齐莞云斟了一杯,“这霖隐寺的豆浆却是做得不错,很受寺里香客喜爱。”语气轻缓,似又想到什么唇角微勾,瞥向一侧还在吃芙蓉糕的赤葑,“有人一口气能喝一壶呢。”  

  赤葑撇撇嘴,她不就今早过来时把他早膳时的一壶豆浆喝了大半吗,堂堂亲王至于如此小肚鸡肠么!  

  齐莞云勉强笑了笑,道:“多谢殿下。”  

  慕容湗收了淡笑,转头吩咐祁信,“传李丙越、痕坲。”  

  不一会儿,李、痕二人联袂进了内室,二人衣帽皆被雪水打湿,可见在室外待了许久。  

  二人行过礼,便在一侧祁信搬来的椅子上坐了,看到室内多出的齐莞云和洛邑真人,并不十分惊讶,互相见了礼后,众人围在火盆旁,只慕容湗一人半倚在塌上闭目养神。  

  李丙越将他二人上午所查之事向慕容湗一一禀来,“王爷,这寺里的僧人微臣二人已基本都筛查过了,除了方丈与虚诚、虚空两位大师,目前看来并无任何异常。”  

  韩子修道:“李兄,方丈与虚空大师韩某昨日已洽谈过,可这虚诚大师为何没有笔录?”  

  “哦,听寺里弟子回禀,说虚诚大师昨日在山下超度时受了风寒,一直在后院卧床休息。”李丙越道。  

  “原来如此。”韩子修点头。  

  “你们昨夜可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一直未做声的痕坲突然道。  

  众人互看一眼都摇了摇头,痕坲低头回忆夜里听到的声音,沉声道:“痕某习惯在丑时左右起床喝杯温水,昨夜丑时我喝了水躺在床上久久未能成眠,就在意识有些迷离时,隐隐听到门外长廊里有沙沙声,我以为是风吹树叶的声音也没在意,直到门扇传来轻扣声才猛然惊醒,等我拉开门扇查看时外面却什么都没有,只有地上几片凌乱的枯叶树枝,回到床上不久,就听到屋外不远处有类似女子的凄厉哭喊,等我再出门查看时那声音却戛然而止。回到屋内又会听到哭声,如此反复了一个时辰左右。”  

  众人面色皆沉重起来,李丙越沉吟道:“这霖隐寺里已经步下了重兵把守,若有人作怪岂能毫无察觉?”  

  “寺中都是男子,何来女子啼声?”韩子修也皱眉道。  

  “会不会是什么鬼怪?”齐莞云颤声问。  

  洛邑却是摇了摇头,轻道:“不会,这霖隐寺灵气阳气皆甚,害人的妖精鬼怪无法长居于此地。”  

  听到他说害人的妖精鬼怪无法长居于此地,赤葑心头一动,之前她差点走火入魔幸亏他及时相助,她听到了他对慕容湗半真半假的解释,他方才又这般说,难道他知晓她是什么了?怎么会!看他的修为也不过是元婴期,虽然以他的年纪能有这样的修为已算的是天才修士了,可要窥探她这即将渡劫飞升的狐妖真身,那还是要费劲一些的。二人统共见过两回,他又为何如此帮她呢。  

  赤葑有些迟疑,她从来不是自负之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她还是懂的,往后更得谨慎一些了,这人间的修士不都将她们这些妖修视为异类么,这落邑真人倒是有些意思。  

  李、痕二人将上午探测到的消息悉数说完,慕容湗低声叮嘱几句便让二人下去歇息了。  

  洛邑起身告辞,齐莞云也不好再久留此地,她小脸被方才痕坲所言吓得雪白,久久不见血色,她楚楚可怜的望向慕容湗道:“王爷,这夜间竟有如此恐怖诡异之事,莞云实在害怕,既然赤姑娘法术在莞云之上,能不能请她夜里与莞云同住呢?”  

  慕容湗皱眉看向赤葑,赤葑见他看来立刻装出一副十分狗腿的模样低声道:“属下自是愿意与齐小姐同住,且定能护得齐小姐周全为王爷分忧。”  

  慕容湗见她如此懂事听话,心里反倒有几分不喜,他转头对齐莞云道:“你先回去吧,夜里本王会多派几名暗卫护你。”  

  齐莞云见他拒绝自己的提议,面上并无不悦,只微微福身柔声道:“莞云谢殿下怜惜。”  

  齐莞云出了内室走到殿门口,候在一侧的念枫忙将一件大氅披在她身上,从婆子手里接过手炉递给她道:“小姐,奴婢想着那斗篷怕是一时半会儿烘不干了,便着人另取了件来……”话未说完就被齐莞云瞪了一眼,当下闭了嘴不敢再说半字,几人拐过小道离接引殿远了些,才听齐莞云悠悠道:“往后长点儿脑子,再不知轻重饶你不得!”  

  念枫诺诺应是。齐莞云又沉声道:“给那人传信探探赤葑底细。”

第五回 霖隐寺案 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