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回 霖隐寺失踪案

    等了好几个时辰也不见来人通知启程,外面稀稀落落的飘起了雪花,赤葑靠着大迎枕看着窗外的飘雪出神。  

  外头湿气重又生冷,风一吹,牙关都跟着打颤,在一侧杌子上做针线的春芙连打了几个喷嚏,赤葑回了神,让她阖上了窗扇。  

  起身拢了拢身后青丝,手指翻飞间随意在发顶挽了一个男儿髻,挑了一根玉簪插入髻中,一切打理妥当之后,她对着铜镜正了正腰间佩剑,抿了抿红润娇软的唇瓣,满意的吁出口气,拎起几上钩花暗纹的大包袱,辞了春芙向辉竺堂赶去。  

  临近辉竺堂时,远远便瞧见门口停了一辆华盖马车,府内侍卫正进进出出搬运着大大小小的红色漆盒,韩子修站在影壁处与小桓子正说着什么,看到赤葑走了过来,二人停止交谈,小桓子颠颠跑近几步笑着道:“姑娘怎么自己过来了,天寒地冻的可别冻坏了……”待看到赤葑这身打扮忍不住嘴角微微一抽,这王爷看中的女人果然很……特别。  

  “赤葑万万不敢耽误王爷行程,桓公公,不知何时启程?”赤葑正经行了一个男子礼问道。  

  小桓子嘴角忍不住又一抽,正要回礼,就听门内传出一阵响动,慕容湗当先一步跨出门来,身后紧随几名府中幕僚。  

  小桓子忙拉了赤葑一把,向马车小步跑过去。  

  慕容湗走至马车旁,抬头向四周扫视一圈,淡淡道:“走吧。”  

  众人应诺,赤葑跟着众人随马车行至府外,朱红大门外侯着二十多名锦衣护卫,个个鲜衣怒马十分惹眼。  

  韩子修从一人手中接过缰绳,利落的翻身上马紧跟在马车左侧,赤葑见状也从一锦衣护卫手中夺过缰绳,在那护卫发愣的空当已然越上马背,朝那护卫抱歉一笑,拱手道:“这位大哥,王爷临时抽调在下随侍,来得匆忙,还请您另备马匹。”说完两腿一夹马肚,紧随在韩子修身后。  

  出京城后,雪依然未停。城门外停着一队锦衣卫,有两百来号人,领队的武将见王府马车出了城门,几步跨上前去,单膝跪地道:“末将秦汉拜见王爷,末将奉陛下旨意,护送王爷前往霖隐寺。”  

  秦汉低头等了会儿,也不见车内传出慕容湗的回应,韩子修却是趋马上前几步道:“秦将军请起,即是陛下之意,你等前方开道吧。”  

  “是。”秦汉指挥禁卫军整队出发。  

  前排开道的禁卫军肩抗玄色四方官旗,迎着朔风猎猎作响,大队人马行进在平坦宽阔的官道上,霎时惹眼。沿途路过的商旅农夫瞧见这光景,纷纷避让,匍匐迎送。  

  雪花簌簌飘落,愈发局促,打在脸上凉沁沁的,倒也不觉得有多么寒冷,这几日天寒,出城的人少,眺目望去,远处一片银装素裹,赤葑心情愉悦的跟在马车旁,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下雪天骑马观雪景呢,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四周驰骋的高头骏马将素雅大气的华盖马车围的密不透风,车轮滚滚行在官道之上,发出轻微的颠簸,慕容湗翻了几页书卷,揉了揉眉心,挑开窗帘,凉涔涔的空气顺入肺部,登时让头脑清醒了不少,外头紧随着的一匹白色骏马第一时间撞入了他的眼眶。  

  马上之人一身劲装打扮,腰悬碧玉剑,手带露指羊皮护套,左手紧握缰绳,右手持黑皮马鞭,青色的连帽披风在她身后飕飕撩起,娇嫩的脸蛋被寒风侵蚀得有些微泛红,口中不时轻叱一声,呼出的热气令那张清秀面容若隐若现,端的是英姿飒爽。  

  慕容湗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异色,放下帘子,将眼光重新落在手中的书卷上,乌黑的眼睫掩住了眸中清辉,教人辨不清他的神色。  

  未时,一行人到达了齐平驿站。  

  早有禁卫军率先过去递了贴,驿站门口乌压压跪了一溜人,当先两名男子很是惹眼。一名男子穿着上好的罗纹平展棉袍,头发高高束起,一根木簪直通而过,一双眼睛不大不小,却是透着灵黠之光,正是大理寺左少卿李丙越。  

  另一名男子则是大理寺右少卿痕坲,他一身朴素无华的布衫打扮,面容却是比前者俊美艳丽几分。  

  见锦衣护卫围着中间一人走近,二人领着众人恭敬行礼道:“微臣拜见端王千岁!”  

  慕容湗行至二人身边,淡声道:“起来吧,二位大人随本王一同进去罢。”  

  齐平驿站规模并不大,门前头一座照壁,再进去是一个两进院子,住着来往的商旅、书生、以及走亲访友的外地人,从右侧回廊绕过去,院子后头僻静处却有一栋二层小楼,是专为官差而设。  

  几人行至一楼大堂,走到一张已备好膳食的圆桌前,慕容湗解了斗篷递给祁信,在主位坐了,“此地不必拘礼,都坐下一起用吧。”说罢,端起面前烫好的热酒随意抿了一口。  

  众人应诺依次坐了。赤葑混在护卫堆里在角落的桌前抢了个位置坐下,刚拿起筷子准备大块朵颐,感到后背被人戳了一下,回头看去,只见那叫祁信的护卫黑着一张脸站在身后,正虎视眈眈盯着自己右手的筷子,赤葑愕然,这……这筷子莫非有毒?正打算回头探探筷子是否有问题,就听身后之人幽幽道:“赤公子是主子近身侍卫,随时要为主子分忧解难,怎可赖在此地偷懒!这是作为一等侍卫该有的觉悟吗?!”一番话虽压低了声音,却也能听出他的咬牙切齿。  

  赤葑:“……”  

  这个,她的职责真的有这么重要么?  

  最后,换坐到主桌的赤葑望着一桌没怎么动过的佳肴心中满是怨念,她真的好想回到原先的座位默默无语大口吃肉啊!一点儿都不愿和这些高贵文雅的大人们一起含蓄的塞牙缝吶……  

  许是她心中怨念过甚,引得慕容湗眼角瞥向她,他细长的桃花眼里少了丝威压,看起来貌似很愉悦。她的位置在慕容湗右侧,这人正斯斯文文的用着眼前骨碟里她挑过细刺的松鼠桂鱼。  

  挑刺试毒这样的活儿真的是侍卫做的么?她怎么觉得她抢了小桓子公公的职务呢?话说她以前若没有阿媚在跟前是绝不会吃鱼的,因为别人没有阿媚心细眼明,等挑完刺菜也差不多凉了,而自己是决计不会勤快到自己挑给自己吃的,可叹如今的她,却沦落到为一个臭男人盛汤夹菜,她到底是怎么陷进这个怪圈子的呢,赤葑忽然有些懵……  

  慕容湗余光瞥见身侧的小女人手指僵硬,猜到她定是让自己逼得狠了,若不加安抚,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不知她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他看了一眼赤葑右侧的祁信,祁信作为端王身边的第一侍卫也不是白当的,当下会意,站起身向后厨走去。  

  坐在慕容湗左侧的是韩子修,他的左首依次坐着李丙越和痕坲。李丙越举手投足间颇有风范,席间言谈不卑不亢,措辞得当,连慕容湗眼中也闪过一丝欣赏。另一人则默然用着面前膳食,也不吃旁的菜,只专心扒着面前的米饭。只是祁信起身离去时,他抬头看了一眼,幽深的丹凤眼里亮光一闪而逝,复又低头默默用饭。赤葑捕捉到他眼中那抹异色,嘴角微勾,她倒觉得此人更有意思些。

第一回 霖隐寺失踪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