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回 惊为天人

    她悄悄走到院里,不知何时起了雾,红墙黄瓦的宫殿在袅袅雾气中显得有些不真切,院中遍布奇花异草,她虽认不出是什么品种,却也觉得十分鲜艳好看。  

  远处有座殿宇灯火通明,虽知这里不是她能随意行走的,却仍是不由自主向那处行去,这一路竟是未遇到任何人。  

  上了玉阶踏入殿门,里面恍如白昼的亮光刺得她眯起眼睛,抬头看去,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辉,似明月一般。  

  她觉得她要被这满殿的辉煌炫晕过去了,像是中了邪般,她径自向殿内深处走去。  

  “你是何人?”这时听到一道令她浑身不由一颤的沙哑声音,她慌忙转过身来,入眼那人站在几丈远的鲛绡纱帐后,正静静望着她,那是一个恍若天人般俊美高贵的少年,乌发如黑玉般闪着淡淡光泽,优美如樱花般的唇角沾有一抹血迹,让那高贵纯净的人儿透出一丝诱人犯罪的魅惑来。  

  她想开口说话却发不出音来,只觉得被他这样看着浑身绵软无力,即刻就要瘫去地上…  

  很快殿外冲进来几人将瘫软无力的她往殿外拖去,她看到那人转身拂袖离去,在被侍卫拖出殿门时她依然魔怔般痴痴望着那个背影……  

  那天夜里她被阿娘罚去院里跪了一夜,阿娘说要不是主子看在她这几年忠心侍主的份儿上,她早被拖出去乱棍打死了。  

  她跪在深夜雾蒙蒙的庭院里,心中并不觉得害怕,反而有种隐隐的兴奋,她觉得这里才是她江虞儿该待的地方。  

  十二岁的她,在那一夜就下定决心,不管用什么办法此生此世都要留在这世间最豪华的宫殿里,要留在那世间最尊贵俊朗的人身边……  

  后来因着阿娘的缘故她很快做到了掌事姑姑的位置,只是七皇子常年驻兵在外,她在宫里待了好几年统共也没见上几次。  

  再后来七皇子封王建府,她们这些常伺候的老人也一并搬了出来,她用了些法子留在了辉竺堂近身伺候,只是王爷那般的人物岂会将蒲柳之姿的她看在眼里,她不过也就是个大丫头罢了……  

  想到这里,江氏眼里流出一丝哀怨,再想到后来发生的事她不禁浑身发起抖来,慌乱中打翻了几上烛火,“兹”的一声后烛火灭了,室内陷入一片黑暗,江氏因思绪燥乱不安的心忽又平静下来,她想到王爷对她自始至终都弃如敝履的态度,又想到府里其他几个女人和那大名鼎鼎的未来主母齐莞云,眼中狠光一闪而逝,谁也别想抢走她的王爷,谁也别想抢走属于她和女儿的尊荣……  

  次日。  

  赤葑刚用过早膳,听到外间传来噪杂声,春芙挑了帘子进来说是辉竺堂那边着人来请。  

  赤葑也没迟疑随着传话的小太监出了院子,上了门口停着的马车往辉竺堂驶去。  

  到垂花门时正好碰到赶过来的狄覃和韩子修,赤葑微福了福身便率先向书房行去,与狄覃擦肩而过时朝他眨眨眼,片刻后听到身后韩子修大惊失色的咋呼着,“狄大人,你的脸怎么了,是昨夜受凉发热了么……”  

  赤葑好心情的深深吸了几口清晨的新鲜空气,书房门口立着的小桓子远远看到她走来,面上笑得像个小弥勒佛,她愣了愣,怎么?她俩貌似不是很熟络吧?  

  书房里,慕容湗正靠着太师椅在张绢纸上写着什么,旁边的书案上垒着一堆批完的折子,还有几碟未动过的精致点心。  

  慕容湗见几人进来示意他们在一侧稍后,小桓子给他们几人上了茶,轻声道:“主子昨夜一宿没睡,到现在还未用早膳呢。”  

  说完意味深长的扫了赤葑一眼,赤葑只做不知,端起几上茶盏专心品起茶来。  

  小桓子退出去后,室内只听得到笔尖落在绢纸上的轻微响声,赤葑抬眼看了眼慕容湗伏案疾书的身影,心下暗自腹诽,“看来此人也不是徒有虚名,对待政务倒也用心。”  

  一盏茶后,慕容湗将写好的信笺封在有飞鹰刻印的竹筒里,唤来祁信让他即刻送往宫中。  

  一切妥当后,他转身看向角落里静候的三人,目光略过赤葑时顿了一下,转而看向狄覃道:“失踪案由镇庭司接手,你晌午之前与大理寺办好交接。”  

  “是。”狄覃领命离去。  

  慕容湗再看向韩子修道:“你去准备一下,即刻启程去霖隐寺,命大理寺卿随同。”  

  韩子修肃言道:“王爷,霖隐寺里暗有乾坤,您万不可亲涉险境……”  

  话未说完就被慕容湗抬手止住,慕容湗端过案上点心,一边走向高几一边淡淡说道:“有祁信等人同行,子修不必过虑,去吧。”  

  韩子修知道王爷决定的事没有人能左右,只好退出辉竺堂安排出行事宜以策万全。  

  慕容湗将手中骨碟搁置赤葑面前,赤葑诧异,呃,是让她吃的意思么?她想了想,两指拈起一块儿芙蓉糕几口吃下,又喝了口茶水,见慕容湗还没有开口提正事的意思,只专心盯着面前的高几纹路也不做声。  

  “怎么,不喜欢么?”  

  听到他突然这样问,赤葑愣了一瞬才明白他指的是芙蓉糕,当下恭敬回道:“多谢王爷,只是民女用过早膳了。”  

  “民女?昨夜你可没有这般守礼。”慕容湗哂道。  

  “呃,是民女逾越了,宰相肚里能撑船,端王殿下以德报怨令民女实在汗颜。”赤葑诚恳道。  

  看她这一本正经的样子,慕容湗也没了逗弄的心思,挥挥手道:“你也去准备一下,随本王一同前往。”  

  赤葑应诺离开,对他的决定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疑虑。  

  回到雨椿阁,春芙听说赤葑要随王爷出远门很是不舍,给她备了几件换洗衣物,抱着一个鼓鼓的背囊递给赤葑,低头抹了抹泪抽泣道:“主子,你要早点回来哦,这包里有你最爱吃的糕点,你要小心,不要被王爷欺负了去……”  

  赤葑抚额,这丫头碎碎念的功夫比之阿娇阿媚倒是有过之无不及啊,再说,她若不是她,要真只是个普通弱女子,倘若端王真要欺负,那是小心就能避免的么,唉,还只是个天真的孩子。  

  想到此她正色嘱咐道:“若遇到什么困难,就去玉蓝阁找赤十六。”  

  春芙点头应是。  

  赤葑想了想,还是给十六留了传讯符,免得回头又被水淹。

第十九回 惊为天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