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回 祖孙再聚

    赤葑二人赶在日落前回到王府,十六闹着不让她走,赤葑允诺过两日定会找他才肯罢休。  

  分离了这么久,她也不忍再惹他伤感,决定渡劫飞升后,往后走哪儿都带着她的小狐狸。  

  接过小厮递来的药典翻了翻,赤葑礼貌点头道谢。进了屋打发春芙去准备沐浴之事,进了里间布上结界,赤葑从手心祭出一面乾坤镜,指尖捏了法诀将一道灵光向镜面注去,待镜面如水面般波动起来收回手指,双眼微闭,分出一缕神识入了镜面。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就见镜面波动快了起来,隐约现出一实一虚两个女子身形来,正是赤葑和…赤九!  

  赤葑交代赤九让阿眉在明日日落前用灵药研制出类似于麻佛散的药物,再由她连夜送至王府。语罢因这乾坤镜不宜神识过久停留,便匆匆退出镜去回到原体。  

  赤葑收回乾坤镜,闭目调息起来,一刻钟后撤去结界,唤来春芙递给她一张药方,交代小厮按药方上所写去备药材。  

  春芙接过药方看赤葑的眼神更显崇拜,她家主子好厉害啊,什么都难不倒她,还有一个那么漂亮的侄孙儿,想到这里春芙脸红了红,福了福身转身跑了出去。  

  赤葑有些好笑的看着那个匆忙跑出去的身影,而后脸上笑意淡了下来,慕容湗,想试探本殿下,你这三十岁的幼龄还是嫩了一些啊…  

  这天甫一起床,赤葑就收到一张赤十六的传讯符,上边用彩色笔画满了各种痛哭流涕的小狐狸,赤葑啼笑皆非的唤来春芙更衣,用过早膳自行去了玉蓝阁。  

  虽是白日,玉蓝阁里却是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赤葑径直上了楼,走到上次与十六说话的那间厢房门口推门而入,绕过屏风看到赤十六正盘腿坐在窗下的紫檀木软榻上,白皙修长的手指缓缓拨着搁在膝头的古琴。  

  见是赤葑来了,妖媚的大眼睛含笑含俏含嗔,手下动作未停,只微转音色,指尖琴音有如幽泉自山涧叮当流出,汇成一泓碧玉般的深潭,水潭里荡起一层层细碎的涟漪。  

  赤葑也不说话走到塌前推开紧闭的窗扇,灿烂的冬日朝阳刹时便泻了一室,暖暖的金辉中,微寒的晨风灌进一室的清爽。  

  纵身一跃侧坐在窗台上,倚着身后的窗柩,暖暖的阳光照在脸上很是舒适,她闭了眼手指搁在膝头随着琴音轻叩。  

  不到日禺,街上行人不怎么多,两边小贩忙着开店迎客,一辆华盖马车行驶在德汇坊的青石道上,马车并不十分惹眼,只马车车头挂着一盏羊角琉璃灯,驾车的是一个虎背熊腰的高大汉子,左侧眉骨下有道寸许长的红色疤痕,衬得他更显凶神恶煞。  

  车里的慕容止看了看对面闭目养神的七哥,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他上个月将陛下宠妃班贵妃的弟弟胖揍了一顿,那小子也忒娘们了,竟卧床修养了月余也不见好转,他那老来得子的国丈爹痛心不已状告到陛下那里,贵妃整日哭哭啼啼,陛下烦不胜烦遣了他去班府赔罪,又不是他的错凭什么要他认错!是那班单仗着国舅身份整日里欺男霸女,平日也就罢了,被他碰到了岂有坐视不管的道理。他抗旨不尊陛下更是气恼,责令他闭门思过一个月。今日解了禁制七哥要他去给陛下贵妃请罪,他虽有不甘却也只能作罢。圣旨他倒是敢抗,七哥的话却不敢不听,被七哥修整的惨痛经历可是恍如昨日啊…  

  “陛下仁慈,并无过多苟责于你,如今虽是太平盛世,可底下多少暗潮涌动你又不是不知,行事收敛些,不要让大哥难做。”慕容湗依旧靠着车壁闭目养神。  

  “知道了七哥。”慕容止见七哥没有再开口的打算,规规矩矩坐了会儿又觉无聊,挑起身后纱帘往外望了望,前面一家歌舞坊不知为何大清早的就人头攒动,眼光往楼上随意扫去,在看到垂挂在窗柩外的一双精巧秀鞋时顿住了,再往上看去慕容止只觉心头一跳,他好像看到了…妖精。  

  那双秀鞋的主人倒是容貌平平,让他心头悸动的却是那立在窗前低头浅笑的人儿,一张雌雄莫辨的绝世容颜令人不敢直视,怕冒犯亵渎了她去。  

  慕容湗睁眼时见老九两眼放光盯着车外一处不动,马车走过一截儿他还勾着脖子瞧,随意挑开后窗帘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握着帘布的手指蓦然收紧,眼眸微眯死死盯着楼上之人,女子搭在窗外穿着精巧绣鞋的小脚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沐浴在阳光中的小脸上笑意盈盈,隔得这么远,他好像都能看到那双桃花眼里望着身旁男子时满溢的柔情。  

  赤葑忽觉有些不适,就像是被毒蝎蜇了一口,她往楼下看去,街上行人慢慢多了起来,右侧拐角处有辆马车一闪而过,抿了抿嘴未再多想,跳下窗同十六朝楼下走去。  

  慕容止有些遗憾的回转身,眼中华光大盛,等从宫里出来他定要去这什么蓝阁寻她,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人儿呢,大哥的三千后宫佳丽都未有所及。  

  “七哥,我刚才看到了一个绝代佳人……”慕容止想要同七哥分享此时的激动,待看到七哥手中一截断掉的窗布时哑然而止。  

  马车进了宫门慕容止看了看七哥依旧阴沉的俊脸,心中甚是疑惑却也不敢在此时相问。  

  玉蓝阁里赤葑望着里里外外忙得不可开交的众小厮丫头,瞪了赤十六一眼道:“是不是银子多没处使去吶,这一大早的又折腾什么啊?”  

  “姑奶奶,孙儿是想把这玉蓝阁修整的舒适些,好让您老人家以后在这京都也有舒心自在的洞府嘛,”见赤葑并无反感十六趁热打铁道:“我想把后院重新休整一番,把那荷塘再扩的大一些,引道活水,再种些荷花,来年就能看到姑奶奶的卿莲舞了。”赤十六说到这里愈是开怀,竟抱起赤葑在这人来人往的大厅飞旋起来,赤葑一惊忙向下看去,见众人神色平常,知他布了结界便也由着他撒欢儿。只柔声道:“十六,你如今法术虽小有所成却不可大意,行事还是谨慎为妙,不要轻易施法,免得惹来麻烦。”  

  赤十六哪有不应,忙点头道是。

第十三回 祖孙再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