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回 情窦初开

    出了辉竺堂,赤葑沿着条种了香槐树的甬道慢慢走。  

  远远看见一名穿着淡紫色锈折枝纹袄裙的女子款款走来,后面跟着两个刚留头的丫头,手里拎着精致的红漆食盒,想必是慕容湗的哪个侍妾来送汤水了。  

  来的人正是江氏。  

  江氏买通了前院的婆子,知晓端王今日留在府中。  

  刻意打扮得素净了些,在小厨房亲自炖了这珍珠翡翠汤圆和几样儿王爷平时爱吃的点心往辉竺堂来。  

  路上遇到这穿着艳丽的女子本就不喜,再见她从辉竺堂来更是眉眼有些发沉。  

  只是这江氏好歹自幼在王府长大,此时尚未弄清面前女子的身份,也知晓暂时发作不得。但见她微一福身道:“妾身江氏,不知姑娘……”声音倒是如黄莺般婉转动听。  

  “民女是女医,来府中为几位官人诊治病情,暂居府上。”赤葑还礼道。  

  这女人的手段,单看春芙提起她瑟瑟发抖便能知晓。她可不想横生枝节,还是撇干净为妙。  

  江氏听了放下心来,前段儿院里住进来一个女子,从管事口中死活套不出话来,只说祁护卫吩咐下来的,让好生伺候着。这祁信可不是她能随意问话的,她只好静观其变。  

  原来是医女,王爷对府中幕僚很是看重,想必给这医女几分礼遇也是应当的。  

  江氏眼中神色缓和,又关照了几句,便带着丫头去了。  

  赤葑望着前方的身影转出甬道,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唉…这般的妙人儿为了区区一介男子变成吃人的女妖怪,不,女妖怪也有很温柔的,比如她,再比如阿娇阿媚她们都是很可爱的。  

  赤葑想着此间事了,得速速离去。  

  这京畿重地是非颇多,可别节外生枝才好。想到这儿,她忆起方才在垂花门好像看到那个赤阳元体了,今夜本殿就去采草!赤葑兴奋的做了决定。  

  狄覃忙完镇庭司的事已经过了丑时,有些疲惫便打算在衙门后院歇了,免得回去府里又弄得人仰马翻。  

  回到后院厢房,将沾染上血渍的外袍随意丢在椅凳上,三两下褪去中衣,只着了皂裤端了木盆向后院井口走去。  

  哗啦哗啦的水声在寂静的后院不断响起,间或传来一两声舒适的喟叹。  

  赤葑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赤膊汉子一遍遍将深秋冰冷刺骨的井水兜头泼下,还貌似很爽的甩甩头发上的水珠,有几滴溅到赤葑露在外面的脖颈上,冰的她一个哆嗦。  

  雄性都是这样火热么,还是赤阳元体的缘故?很快,赤葑无暇思考这些有的没的,她双眼放光的盯着男子。  

  被井水刺激得有些微发红的古铜色肌肤,水珠从额头的发稍滴落,沿着俊挺的鼻梁在冒出青茬的刚毅下巴处凝聚,又缓缓顺着脖颈到紧致诱人的胸肌时速度更慢了些,这时只听又一声水响,还来不及散去的小水珠随着水流向下冲去,细小的水流滑过刚劲有力的蜂腰向松松系在腹部的皂裤隐去。  

  赤葑遗憾的眨眨眼,这傻大个还蛮诱人的嘛,平时看着三大五粗的,没想到脱了衣服还蛮有料,该壮的壮,该窄的窄。  

  比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强多了,比如那被女人宠坏了的端王。也好过羯那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蠢货。看来,我赤凰的眼光果然不错,这么多年都没遇到个如此顺眼的,这个男人本殿要定了!  

  暗自制定强取良男的伟大计划,赤葑忍不住又窥视起眼前的秀色来,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狄覃擦头发的手顿了顿,眼神如利箭般迅速向周围扫视。  

  “谁!”狄覃捏紧手中的细布,全身紧绷成防御状态。  

  久经沙场的他拥有过人的耳力,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直觉,院中必定有人。  

  赤葑咬了咬唇,懊恼美色误事。  

  也罢,那就试他一试。  

  “将军…”一声娇嫩的女音自身后的院墙处传来。  

  狄覃身子僵了僵,镇庭司后院怎会有女人!  

  悄悄拽住木盆边沿,狄覃肃着俊脸向身后看去,却是一愣,对面的院墙上正趴着一个黑衣少年,一头青丝用条素色绢带高高束在脑后,此时少年正朝自己使劲儿挥着手臂,就着明亮的月色可以看到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里满是笑意。那样明媚的笑容,竟让悬在她头顶的圆月也逊色了几分。  

  是她!狄覃站在井边,手中依然紧紧拽着木盆,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忽然停了一拍,继而“砰砰砰”紊乱又欢快地跳动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能与她这样一个在院内,一个在院外的久久对视着。  

  赤葑手臂挥得有些僵,他这是什么反应?眼珠转了转,向狄覃招招手:“将军快来帮帮我,我下不去了。”  

  狄覃回过神,快走几步到院墙下,刚想伸出手又想起自己未着上衣,脸刷的又红了红,僵着手臂不知该如何是好。  

  赤葑见状,暗嗤一声呆子。动作利落的爬上墙头,也不管下面的人有没有准备,一声:“将军接住奴家。”话音未落便跳了下去。  

  狄覃再顾不得多想,借力往前一跃,将跳下的人接住,落地后很快松了手,脚跟又往后挪了挪。  

  “你……”  

  “将军是想问我为何出现在此?”赤葑打断狄覃的疑问,可怜兮兮的抚了抚纤细的胳膊才道:“将军可否屋里说话,奴家可没有将军这样好的体魄。”说完有意无意瞄了瞄对面人的胸膛。  

  狄覃:“……”  

  “那将军咱们快进屋吧,好冷啊~”  

  狄覃有些懵,这算怎么回事,深更半夜带一个没见过几次面的女子回房,这…这实在是于礼不合。  

  可她说冷,自己又这副模样…  

  狄覃还未做出判断,就见女子端起木盆自顾往厢房的方向去了。  

  狄覃紧随其后,这后院厢房众多,她要是误闯房间惊动起别的同僚就不妙了。  

  进了屋,赤葑环顾一圈儿,这厢房倒布置得格外简单。只有一张木质床榻,屋中摆着一张高几,并几把椅子,便没有旁的装饰了。  

  赤葑自顾择了就近的椅子坐了,抬头时看到对面墙上挂着一把赤色大弓,竟是传说中后羿射日的落日弓。  

  狄覃见赤葑一直望着落日弓,便将弓取了下来,手指摩挲着绷紧的弦,轻轻开口:“这把落日弓是王爷赠与,王爷当年正是持此弓,三发连射戈尔努三大虎将,将戈尔努驱逐出大启国土,令大启边境百姓免遭异族欺压凌辱。”  

  看着狄覃眼中谈及端王时敬慕的光芒,赤葑不着痕迹的撇撇嘴,那个四处留情的端王,倒是很会操纵人心。瞧,这眼前就有一个死心眼的。  

  这可不行,此人是她看中的,端王?哼,咱们且走着瞧罢。

第八回 情窦初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