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回 端王立规

    辉竺堂东次间,侍女端着红漆托盘进进出出,小桓子进来时慕容湗正坐在桌前用膳,他又悄悄退了出去。桌上摆着招积鲍鱼盏、芙蓉酥、一碟由鸭肫片、鸡髓笋、莼菜羹、龙须菜拼成的四色小菜。  

  江氏正站在旁边伺候慕容湗用汤,见慕容湗用了几口,欢喜的夹了一块芙蓉酥轻轻搁在慕容湗面前的小蝶里,柔声道:“爷,这补汤是妾亲手为您做的,您觉得合胃口么?”  

  慕容湗停住手中筷子,眼睛盯着面前的芙蓉酥,江氏见状更是喜上心头,看来小桓子果然说的没错,想到这儿她朝身边丫头使了使眼色,丫头机灵忙道:“王爷有所不知,这芙蓉酥也是夫人亲手做的呢,这芙蓉酥要挑上好的芙蓉花瓣去了露水,再加上糖霜乌梅,一起捣烂……”  

  “啪”的一声,慕容湗扔下手中的筷子,筷间细细的银链子悉嗦作响,丫头吓得忙跪下磕头告罪,江氏也是吓了一跳,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腻了,撤下吧。”过了会儿,慕容湗才缓缓开口,众人不敢迟疑赶紧将桌上吃食退了干净。  

  丫头捧了漱口茶上来,江氏接过小心翼翼递给已经坐到塌上挑灯看书的慕容湗,慕容湗漱过口,用白绢在唇角按了按,随手扔在侍女捧着的托盘里方道:“小桓子呢?”  

  “爷。”候在门口的小桓子忙打了帘子进来,慕容湗抬眼看了看他,“几时来的?”声音淡淡的。  

  “回爷的话,您用膳的时候。”  

  “怎么才来回话?”  

  小桓子不敢抬头看慕容湗的表情,只听声音好像和平时无异,脑子里转了好几圈斟酌的回道:“雨椿阁的丫头说赤姑娘出门办事了,尚未回府。”等了会儿不见王爷动怒,又接道:“奴才已经吩咐过前院,赤姑娘一回府就让先到辉竺堂回话。”  

  江氏移到窗前拿了簪子挑灯花,忽听“噼里啪啦”一阵巨响,吓得手指一抖触到了烛火也未察觉,忙回头看去,只见塌上的木几此刻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烛台蜡烛书卷滚落了一地,没有一人敢去收拾,众人此刻皆抖着身子跪在地上直呼“恕罪”。  

  江氏忙撩起裙摆跪了下去,不敢多说一句。  

  慕容湗坐在塌边手指微蜷,望着跪在地上的众人,黑玉般的眼眸里怒气翻滚,顿了顿,抬头向门口喝道:“招刘墉过来!”  

  门口侍卫应诺飞奔而去。  

  不一会儿,身体微微发福的刘墉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见到此间光景早吓得魂飞魄散,忙“噗通”一声跪在塌前声音发颤的道:“王爷,奴才知错,请王爷恕罪。”  

  “错在哪儿了?”慕容湗冷冷道。  

  酷冷的冬夜,刘墉额上却是冷汗淋漓,一滴滴掉在膝前的地砖上不一会儿就印出一片。汗水蛰了眼睛刘墉却万不敢在此时抬手去擦,只伏低身子极力稳住声线道:“奴才…奴才…”嗫喏了半天实在答不上话来。  

  慕容湗冷笑一声道:“这府里的主子许是换人做了!随便谁就能拿了牌子混出府去,随便谁都能将本王的话当做耳边风!”  

  众人更是云里雾里,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拿王爷的话当耳边风啊!只有一侧跪着的小桓子有些醍醐灌顶,在心里狠狠啐了自己一口,“小桓子啊小桓子,往你自诩伺候主子最贴心,见王爷每日用膳必点芙蓉酥,自以为是的以为王爷近期好上着口了,谁知好上这口的是那个敢喝王爷茶杯的赤葑啊,你还自作聪明得去提点江姨娘,想着这是府中唯一诞下子嗣的,王爷必定看重,谁料这以后的事儿啊真不好说了,自己可得擦亮眼睛站好队了…”  

  慕容湗转过视线又扫了一眼江氏和她的侍女,道:“本王用膳时尚未问话,侍妾婢女就敢在堂中大放厥词,刘墉,这就是你教出来的人,给本王当的好差啊?”  

  这次语气虽比方才淡了一些,江氏却已瘫软在地,那婢女早已吓得昏死过去。  

  刘墉忙唤来侍卫将人抬了下去处置,向慕容湗叩首请罪。  

  “罢了,我端王府也不是草菅人命的地方,此女罪不至死,丢去刑律堂即可。”  

  众人更是恐惧,那刑律堂是府中关押犯事之人的刑堂,大多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进了那里永无出头之日啊!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要仗着本王一点恩赐就恃宠而骄忘了自己的本分,这府中还没有本王不知晓的事情。”说罢接过祁信递来的热茶,用茶盖撇去浮末抿了几口,放下茶盏道:“都退下吧。”语气已恢复平常般淡漠。  

  腿还有些发软的江氏被婢女搀扶着走在最后,正这是有太监进来禀告:“王爷,赤葑在外侯着,说是给您送麻佛散来了。”  

  江氏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塌上的人,那人没有说话起身向耳房走去,光线暗淡看不清表情,江氏却不知为何心里一凉。  

  耳房里,侍婢早已将东次间的书籍用品挪了过来,临窗大炕上摆着鸡翅木的小几,上面点着一个儿臂粗的烛台,慕容湗躺在炕上倚着靠垫看起书来。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已近深夜,慕容湗放下手中书卷揉了揉太阳穴,候在耳房屏风外的小桓子听见里间的动静,心下天人交战了一番,终是轻声唤道:“爷,这天寒地冻的,赤姑娘女儿家体弱,刚才在廊下晕了过去,奴才让人把她抬到厢房歇着,这会儿也醒过来了。”  

  慕容湗揉着太阳穴的指尖顿了顿,道:“带过来吧。”声音有些低沉暗哑。  

  赤葑走进耳房,绕过玉屏就看到躺在塌上看起来有些疲惫的慕容湗。他只穿了一件石青色丝袍,腰间玉带松松挽着,一头青丝用根色泽剔透的白玉簪束在头顶,倒是少了几分冷酷霸道多了几分柔和。  

  赤葑行礼后径自从袖间摸出一包用油纸包着的物事,向榻前靠近几步躬身道:“王爷,葑幸不辱命!”

第十四回 端王立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