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回 初入王府

  慕容沣神色莫名的望着眼前涕泪交加的女子许久,久到赤葑都开始怀疑自己演技退步时,听到男子淡漠沉静的声音响起:“即是投奔本王,便留在府中吧。”

  众人皆一愣,狄覃上前急道:“王爷三思,此女狡诈,尚且身份不明,倘若有何诡计……”

  “本王倒是想看看,她能折腾出些什么,可别让本王失望才是。”慕容湗薄唇微勾,望着女子戒备的神情意味深长道。

  狄覃莫名有些后颈发凉,是不是好日子要到头了?

  天阶夜色凉如水,窗内红烛摇曳,窗外细雨横斜,积水顺着屋檐悄然滴落,在地面晕开一圈涟漪。春芙熄了里间烛火,轻手轻脚走到外间的贵妃榻轻轻躺下,闭起眼睛一时半会儿没了困意,便想着里间睡着的人儿。不知是哪家的小姐,虽平时看着没有别的夫人姿容艳丽,却笑起来或嗔起来连她看着都会有些脸红心跳,煞是好看呢。

  她只是府里三等丫头,王爷主子位高权重,哪管得了这大宅门里的腌臜事,府里管家虽也尽职尽责,可谁管得了内院妇人的争风吃醋。

  往往她们这些身份低贱的奴婢们便成了主子们的撒气筒,赶明儿死上一两个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唉,想到这儿春芙心头一酸,又想到如今的处境,心下又亮堂起来。

  那日二管家叫她来伺候这新主子,旁的没说就说尽心伺候便是。几日处下来,这新主子虽时时拿她打趣,却是待她极好。像这样的夜间竟还让自己去外间塌上歇息,这可是夫人们跟前的得脸丫头都不敢的呢。这雨椿阁虽她一人伺候,却也心满意足。

  春芙在一番胡思乱想中渐渐迷瞪起来……

  “吱呀”一声,一道玄色快如闪电般从门口奔至里间,春芙砸吧了一下嘴巴,转个身又睡过去。

  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锦被秀衾,帘钩上还挂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淡的幽香。纱幔低垂,朦朦胧胧中映出一个盘膝而坐的曼妙身姿,床上的人霍然睁眼,潋滟的桃花眼中水波流转,朱唇轻启:“赤九,你来做甚?”

  “主上,银姬有孕。”床边立着的劲装玄衣女子单膝跪地,声音冰冷清脆。

  “哼,羯这蠢货,误了本殿大事!”床上女子怒道,蹙起的眉宇间有道绯色印记隐现。

  “主上,可要属下斩草除根?”

  “不用,稚子无辜,且你不是羯的对手。待本殿破关,再做打算。”

  “主上元气尚未修复,留在此地恐生变故,留属下在暗处护法可好?”

  “不可,”赤葑唇边的笑纹浅浅荡开,“本殿偶然发现件趣事,那大启端王身边的狄覃,乃是赤阳元体,且元阳犹在。”

  赤九喜到:“主人是想……”

  赤葑讪笑道:“怎么,本殿找床伴,竟让不苟言笑的赤九左护法如此喜形于色?”

  赤九抿抿唇,不自在道:“主上近千岁元阴尚在,乃我狐界奇事。”

  “你是想说怪事吧。”赤葑嗔道。

  “属下不敢。”赤九低首。

  “你且回去,交代阿眉暂时莫要下山,这王府有高阶道士布的阵法,她们妖力低弱恐难抗衡,你也速速离去。”

  “是。”赤九不再多言,转身遁去。

  翌日,王府书房。

  又下起秋雨了。

  慕容湗抬起头朝槅扇外看了一眼,斜风细雨,雨花纷扬。

  一旁的小太监捧了盏大红袍上来。慕容湗接过啜了一口,问了句:“九王爷来过没有?”

  小太监恭敬的回道:“来了一次,见您睡着就先回去了,说等下午再过来给您问安。”

  慕容湗昨夜在镇庭司忙到很晚,回来歇下的时候已经是亥时了。

  慕容湗嗯了一声:“让他不用过来了,下午随狄覃去校场练兵。”

  小太监应诺去办了。

  慕容湗放下书卷站起身,走到槅扇旁静静看着秋雨纷纷,突然就想在这雨中走一走。

  慕容湗跨出书房门,守在旁边的祁信一言不发的跟上来,为慕容湗撑起伞,走进了细雨里。

  慕容湗慢慢沿着抄手游廊往内院走,看到在湖榭里摘莲蓬的女子就远远地站定了,她穿着一件淡粉撒红樱的对襟褙子,下着翡翠绉纱的八幅湘裙,随意的坐在亭子边,翡翠的湘裙垂落在地上,还有一角落进水里。但她丝毫不在意,一边笑嘻嘻伸长了手勾莲蓬,一边回头和边上的丫头说话。

  慕容湗心下诧异,这还是那个涕泪纵横满面凄楚的卑微女子么。可他为什么会有种感觉,她本就该是这样明艳的装扮,该有这样肆无忌惮的笑容?是这秋雨太过缠绵吧,连他都有些多思。

  慕容湗哂笑一下,再不迟疑转身走小径离开。身后却传来落水的声音,还有丫头大声的啼哭:“主子,你拉着奴婢,怎么会掉进去啊,救命啊…快来人啊……”

  他转身看去,湖面却没有赤葑的身影,水面上仅浮着一角碧色的绉纱。

  他心里顿时一紧,忙往回走去。春芙看到两个男子从小径走到湖榭旁来,忙哭着跪地磕头道:“您救救我主子吧,她掉进湖里了。”

  祁信正要动作,却见主公一踩湖畔的石头淌入水中,屏息沉入湖中。祁信大惊,忙噗通一声跃入湖中。

  春芙在岸边急得眼泪直掉,都怪她硬要拉着主子来摘什么劳什子莲蓬。这些日子也没见王爷来过院里,她怕主子烦闷便有了这样的主意。

  可见她真是个没脑子的,雨水湿滑,竟让主子遭难,想到这里,再见湖中久久没有动静,春芙一个踉跄,跪坐在岸边绝望的哭嚎起来…

  慕容湗抱着赤葑游出水面,祁信连忙伸手来接,却见主公托抱着怀中女子径直上了岸。

  赤葑实在狼狈,她浑身的衣裳都湿了,缎子一样的黑发结成络,小脸苍白如雪,眉眼润过水后竟有些平日没有的娇媚。

  慕容湗按了按赤葑腹部,正欲弯下腰去度气给她,就见身下女子睫毛轻颤,缓缓睁开了双眼,慕容湗却是愣在了那里。

  并不是这双眼睛有多勾魂,再美的美人都不会让他有这样的失态。可是,她初睁眼时眼中未退去的懵懂潮气,泛着浅浅蓝光,令他心下一跳,他竟然清晰的感受到心脏在胸膛中发出的鼓噪声,这双眼,他必是在哪里见过的,熟悉得令他有些许眩晕。

  慕容湗定了定神,再看向身下人,哪里有什么熟悉感,还是那个容貌普通巧言令色的爱哭鬼。

  赤葑紧了紧身上的湿衣,身子有些发抖,不知是冷的还是吓得。春芙见自家主子如此可怜,心一横扑倒赤葑面前张开双手护住她,朝慕容湗喊到:“我家主子是王爷最宠爱的如夫人,你这侍卫救王府主人本乃分内之事,何故如登徒子般盯着我家夫人?还不速速离去!”掷地有声的话语惊得在场其余三人都有些呆滞。

  登徒子?!这说的是我家英明神武的主公么?看来主公看上的女人果然不同凡响,连她的侍女都如此彪悍,祁信自动脑补到。

  慕容湗黑着一张俊脸狠狠瞪着赤葑二人。好啊,他府里的管事果然才干不凡,什么时候给他纳了如夫人自己竟是今日才知,调教的丫头正经主子不识得,对着一个外人倒是尽职尽责。

  看来府里是该整顿整顿了,也该有个主中馈的女主人了。

  思及此,慕容湗垂了垂眼,起身一言不发转身便离去了,祁信赶紧从闻声赶来的侍卫手中接过斗篷,紧走几步为其披上。回头瞪了瞪已被慕容湗气势吓瘫在地的春芙一眼,又瞄了瞄一旁貌似心情很好的女子,见她贴在身上的湿衣勾勒出美好的形状,脸颊有些发热,吓得赶紧回过头。却见主公一双幽深的目光正紧紧盯着他,须臾,将肩上的披风丢掷他怀里,转身走了。

  祁信福至心灵间猛然顿悟,忙将手中披风递给春芙低嘱几句赶快回去的话,再不敢多看,回身往慕容湗离去的方向追去。

第五回 初入王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