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回 京郊初遇

    卞京城外今日很是热闹,仲秋的晌午,骄阳似火。太阳把树叶都晒得蜷缩起来,知了扯着长声聒个不停,给闷热的天气更添上一层烦躁。  

  城外的驿道已经堵的无法通车,尽是被各种鲜花装扮的已然看不出本来样貌的马车驴车,花香青草味混杂着汗味的奇特味道,令车里精心装扮过的小姐们很是懊恼。这车堵了将近两个时辰,那青城观怕是要谢客了,早知道就昨日出城了,车里时不时传出几声这样的抱怨,间歇传来几句丫鬟的轻劝声,也便消停了会儿。  

  转眼间,大风不知从哪冒了出来,吹得尘土飞扬,顿时天空乌云密布,接着一道道闪电划破黑幕,像一条条银蛇在深涧中乱舞,豆大的雨点,从乌云间扑向大地,打在车顶上发出刺耳的“噼里啪啦”声。  

  车里的夫人小姐们顿时弃了马车,在奴仆们的护卫下往那驿道旁的几家客栈奔去。  

  赤葑也是正巧行至此处,眼见天变黑沉沉地,殊无停雨之象,见不远处的茶馆中坐满了人,便进去找了个座头。茶博士泡了壶茶,端上一碟南瓜子、一碟蚕豆。她喝了口茶,咬着瓜子解闷,忽听有人说到:“小子,大伙儿坐坐行不行?”那人也不等赤葑回答,大剌剌便坐将下来,跟着又有两人打横坐下。  

  赤葑一怔之下,才想到“小子”乃是自己,微抬一眼扫去,只见这三人都身穿黑衣,腰间挂着兵刃。  

  这三条汉子自顾自的喝茶聊天,再也没去理会赤葑。一个年轻汉子道:“这王府的侍卫就是气派,咱们跟着小姐出来,这会儿倒都成了马夫,那马也还是自家府里的。”“切莫妄言,王爷也是你我能说道的,赶紧吃喝几口,说不好一会儿要动身了。”另一位年长的汉子道。那年轻汉子再不敢多话,望了望屋檐下站着避雨的各家随从,叹道:“都赶着去青城观听洛邑真人讲道,谁料得到真人已随小姐下山了…”正说着便见堂内楼梯处下来几位锦衣佩刀侍卫,也不见步履匆忙,却眨眼间便将楼梯通往门口的通道围得严实,门口不知何时已停着一辆宝马香车,竟是架着六匹罕见的汗血宝马,这自古天子出行才御六马,看来端王果然颇得圣意,赤葑不自觉的牵牵嘴角。  

  这边的三人早已起身低头恭立一旁。少顷,人满为患的大堂不知何时起竟是鸦雀无声,脚踩在木板上的咯吱声便格外清晰,赤葑抬头望去,只看到一对璧人的背影,男子一身降紫色的锦袍,腰间系着印有飞龙的玉佩,身材欣长而挺拔,右手轻抚在身边女子的腰侧,并不紧挨却又说不出的呵护爱惜。令周遭避雨得见端王真容的夫人小姐们羞红了娇容,纷纷用帕子掩住口鼻,却仍是有些不舍的用余光偷偷瞄着这大启王朝最骁勇善战的将军王。  

  这些不辞辛劳赶往青城观的小姐们,又有几人是真为那长生问道而去,一是听那洛邑真人已过六十却似弱冠少年猎奇而去,二则是为了这冤家,听闻齐家小姐自幼长于道观,想必洛邑真人在青城观讲道自是会去,那端王平日威严摄人,唯独对这未来王妃怜惜有加,自是会一同前往吧。这便出现了前文提到的车堵驿道的壮景。  

  赤葑此时却无暇注意这边美人们的缠绵闺情,只因那最后跟出来的道袍少年正向自己望来,眼中的冰冷令人不寒而栗。  

  少年看着约莫也就十八九岁,一身道袍,简单没有装饰的裹在那颀长的身躯之上,乌黑的长发用一根木簪随意束在脑后,几缕不听话的发丝飘洒在面上,令那稍显严肃古板的面庞现出几分稚气,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的双眸不含任何杂质,清亮却又深不见底,他身上有一种大隐隐于市的凉薄气息,却又让人不自禁的想要膜拜,是因为修仙的缘故么,赤葑暗自运气并未发现自己有何遗漏,便放下心来,面上带着诚惶诚恐回望道士,那少年见此,修长的手指在腰间袍带处摩挲几下,便淡淡回身朝外走去。赤葑望着少年清癯的背影,眼中浅蓝一闪而逝,洛邑真人么,我们还会再见的。

第二回 京郊初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