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之赤凰戏天神

菩萨蛮之赤凰戏天神

绡七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回 赤凰殿下

    余家祖孙翻过小覃岭时,眼前豁然一开。  

  只见芽深岫险,云生岭上;柏苍松翠,风飒林间。山有涧,涧有泉,潺潺流水咽鸣琴,崖有鹿,林有鹤,幽幽仙籁动间岑,实乃人间仙境。  

  余老头活至半百,满发苍苍竟是也未曾见过这般景致,当下啧啧出声,一旁的余小宝不以为然道:“果是妖邪出没之地…”余老头一把捂住孙儿口无遮拦的小嘴,心虚地向四周瞄瞄,见无异动,才松开气喘吁吁的幺孙,怒道:“宝儿不得胡闹,你阿姐和全家还等着狐仙救命呢,若是因你胡言冒犯了仙人,我余家也就完啦…”  

  祖孙二人继续赶路,终赶至日落时到赤凰山下,余老头将身上的箩筐取下,小心翼翼的取出用蒲叶包了几层的烧鸡立于眼前的石台上,拉着孙子跪下嘴里开始念念有词,余小宝撇撇小嘴,转头望着蒲叶包发起呆来。  

  这赤凰山原不叫赤凰山,本叫西凤山,据说是西王母的爱骑火凤凰在神魔大战时救主陨落于此故而得名。因地处险峻,罕有人至。  

  百年前有赤狐族牵至此,遂改名为赤凰山。  

  山林深处,有处洞穴,但见那洞门紧闭,静悄悄杳无人迹。门外奇花布景,有一石崖突兀,青苔遍布。崖头立一石碑,约有三丈余高,八尺余阔,上有对联:静隐深山无俗虑,幽居仙洞乐天真。  

  只听得吱呀一声,洞门开处,里面走出两个青衣女子,俱是十八九岁的年纪,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竟是双生子。只是左边女子说话间颊边微现梨涡更显娇俏些,右边女子秀眉紧簇忧道:“阿娇,主人此次闭关差点走火入魔,得亏大王及时赶到,只是主人玉体迟不见好转,这可如何是好。”“姐姐莫要着急,主人那么厉害,不过月余就会痊愈,我们尽心伺候便是。只是大王他真绝情,主人都这样了,他竟然又去找那个狐狸精了…”阿娇被姐姐瞪了一眼怏怏闭嘴,眼睛仍气鼓鼓的瞪着,阿媚看着妹妹微叹口气:“主人的事情不可妄议。”  

  姊妹俩很快到了山下,看到石阶下的祖孙二人,阿娇喜到:“有鸡吃啦。”阿媚走至余老头身边,淡淡出声:“老人家有何所求?”余家祖孙二人早已被此二姝丽色所摄呆滞过去,余老头听此一问立即回神,暗叹我老头儿少见多怪,忙不迭叩首将此行目的一一道来。  

  原来这余老头乃京中人氏,家中开商铺做些小买卖,长房有一嫡女名唤珠儿,因容颜出众送去端王府做侍婢,那端王乃皇帝一母同胞兄弟,自幼失沽,由皇帝亲抚,甚是疼爱。十五岁便领军出征,连连告捷,十八岁封王建府,如今未到而立,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将军王。  

  这珠儿本是端王侍妾赵氏的二等丫鬟,平时做些喂雀儿烧炉子的小活儿,这赵氏因多年未孕,也并不受宠。恐主母进门后更难在府中立足,便令珠儿往勾栏之地弄些媚药来哄了端王喝下,谁料这端王异于常人,当下嗅出茶中有异,便欲将这主仆二人赐死。赵氏娘家大哥与端王未过门的王妃兄长齐宇华同为太学同窗,求了情才免于全家罹难,可怜这余家人小言微恐有灭顶之灾。忆起多年前听友人说起过这赤凰山有狐仙显灵,只要有缘人,几只烧鸡奉上便可解愿。病急乱投医,余老头这便来了。  

  听完余老头所言,阿媚略一点头让祖孙二人回去,道若有缘自家主人自去解难。余家祖孙只得回返。余小宝被爷爷一路攥着往回走,回头望着高不见顶的云峰抿了抿小嘴,终是不甘心的回头跟着爷爷走了。  

  阿媚回头吩咐阿娇:“你先回去禀告主人,我去采摘灵药。”阿娇点头,摇身变成一只青色小狐钻入林中顷刻不见了身影。  

  话说那阿娇回到洞府处,往石碑右侧一拂,那洞门便向两侧开去。往里走去,但见那翠藓堆蓝,白云浮玉,光摇片片烟霞。虚窗静室,滑凳板生花。乳窟龙珠倚挂,一竿两竿修竹,三点五点梅花。几树青松常带雨,浑然一个世外桃源。  

  阿娇径直向梅林深处走去,到一竹屋前停步。  

  过了一刻钟,听到竹门轻启声,抬头望去,出来一名劲装玄衣女子,女子眼也未抬,径直向洞府外走去。  

  “愣着做甚?”这时听到里屋一声慵懒的唤声,声音里透着一丝沙哑甚是勾人。  

  阿娇红了红脸,再不敢迟疑接帘而入。  

  屋内玉床边倚着一名女子,乌黑如泉的长发在雪白的指尖滑动,一络络的盘成发髻,玉钗松松簪起,再插上一支金步摇,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眉不描而黛,肤无需敷粉便白腻乳脂,珊瑚链和翠玉镯在腕间比划着,最后绯红的珠链戴上皓腕,白的如雪,红的如火,摄人目的鲜艳。  

  哐当一声,金步摇摔在玉阶上发出脆耳的碰撞声,就见方才令人美艳的不敢直视的绝色女子,轻移莲步来到铜镜前,左右端详片刻,不满道:“如今的世道,女子皆是这般妆容么,唉,真是无趣的紧。”  

  阿娇见主人意兴阑珊的样子,忙将山下之事细述了一遍,但见那女子眼睛骤然一亮,瞳色竟然泛着一圈儿蓝色光晕,阿娇急忙低下头不敢直视,早知道主人媚术天成,来这赤凰山近百年,仍是无法抗拒主人无意中散发出的媚态。  

  赤葑略思索一番,交代阿娇待阿媚归来一同去京都寻她,便匆匆遁去。  

  阿娇望着被主人遗留在玉阶上的金步摇,不禁叹气,阿媚回来又得说我了,可主人哪是我能劝服的,唉…  

  这赤葑乃赤凰山的现任主人,如今也近一千岁了。赤葑幼时诞于赤狐族,族中连连受九尾狐一族排挤打压,千万年来狐族皆是以九尾为尊。  

  法力高强的狐妖狐仙也皆出于青丘九尾狐族,这赤葑天生反骨,虽出身平微,却不甘与族人那般一二百岁便陨落,遂自幼勤练术法,终两百岁上化形,如今在狐界也算是传奇了。不久前又与狼族大王羯联姻,就连九尾一族也只能暂避锋芒。据说这羯与那青丘九尾狐公主殿下又有些牵扯不清,个中曲折我们稍后再表。  

  赤葑在赤凰山封山为王,称赤凰殿下。在这赤凰山过起了舒坦的悠哉日子,只是这时日久了便有些发闷,赤葑便时不时下山游玩一番,顺带调戏美少年,权当历练了。

第一回 赤凰殿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