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孕38周,齐祺成立了公司,魏子和张或做职业经理人,由于公司现阶段最核心的业务就是张Baby的世纪婚礼,而齐祺每一天都处在肚子会不会突然痛起来的焦虑之中,所以魏子和张或也挑起了大梁,除了把齐祺从孕期恐惧中拖拉出来,挑一些有意思或者涉及核心的内容来讨论讨论,其他公司的大小事务并不会劳烦到齐祺,直到来自秦氏分公司的资产正式注入,齐祺不得不履行一位法人的职责——签字的时候才发现,我了个去,凯沃!  

  看来张Baby的话可信度太高了!  

  而且凯沃投的资赚的第一笔钱就是原凯沃大老板的,嘿,真有意思。  

  条件反射地想去斜一眼秦源,却察觉他已经“避嫌”地退出了书房,书房门闭得严实,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  

  凯沃代表看着齐祺握着笔一脸迟疑地望着书房的门,不禁暗暗担忧,生怕她反悔不签了,那自己可就交不了差,绩效不达标,后果很严重的,憋不住小声提醒:“齐总?”  

  齐祺回神,咬了咬笔头,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而后魏子和张或陪同凯沃代表离开了齐祺家,齐祺把自己关在书房胡思乱想了一阵,均得不出任何结果,于是给小袁和刘元元分别打了个电话。  

  由于那俩人都是话唠,而且好几个月都没联系,一不小心这电话就打的有点儿久了,挂完电话只觉脑仁疼的厉害,缓缓起身,就感到肚子一阵下坠,久违的姨妈感袭来,还没好好感受下下,肚子又猛然一抽,痛的齐祺简直憋不住就嚎了出来:“哎哟喂,齐早早你个臭丫头!”  

  这动静实在太大,直接惊动了在阳台翻土的阿姨和在厨房片鱼的秦源,一个打翻了花盆,踩了一地泥土,一个更夸张,连刀都忘了放下,急冲冲地提着刀就率先冲到了齐祺面前,又硬生生被齐祺制止了。  

  “去去去,你提着刀要砍谁啊?”齐祺歪在椅子上问秦源。  

  秦源这才察觉到自己手里居然还拽着菜刀,耳朵羞赧得微微一红,正好见阿姨跑来,顺势便把刀递给了阿姨,阿姨巴巴地结果刀,还想往里冲去看看齐祺,却被秦源拦住,不慌不忙地镇定吩咐阿姨:“应该还有一会儿,麻烦先去帮她把东西收拾好,我来陪她就好。”  

  阿姨应声调头,又听到秦源在后面追加了句:“先把地板上的泥土收拾了。”  

  “呲,洁癖。”齐祺嘟囔。  

  秦源无奈地摇摇头,半蹲下来在盯着她说:“小没良心的,我是怕踩着泥把你摔了。”说完,一双眼睛黑漆漆地吸着齐祺的魂儿。  

  “哼,就你会说话。”嘴硬完,突然惦记起要问秦源话,正要开口,一阵抽痛又传来,只得一句嚎叫出口,这下秦源的镇定有点儿装不下去了,直接抱起齐祺小跑着往外赶,边走还边大声对阿姨说:“我们先过去,你收拾好马上过来。”  

  阿姨急匆匆地答应一声,从卧室里探出头来看,却只看到了一阵风。  

  等阿姨紧赶慢赶到医院后发现,齐祺居然正躺着玩手机,而秦源坐在一边也玩着手机,两个人一派祥和。  

  真是,见鬼了。  

  刚才不是都一路鬼哭狼嚎的吗?  

  正疑惑,就听齐祺又开始嚎,阿姨赶紧加紧步伐靠近,而秦源立刻放下手机,利索一手扶着她的肚子,一手抚摸着她的额头安抚着,三五秒后,齐祺挥开秦源放在自己额头的手,推了推他,又拿起手机继续玩儿了起来。  

  被推开了的秦源也不尴尬,坐回老位置,正好抬眼看到提着大包小包冲到跟前的阿姨,点头示意了下,齐祺也把眼睛从手机里抽出来,说:“阿姨来了啊。”  

  就像刚才那幕不存在似的。  

  阿姨自然知道阵痛是一阵一阵的,便是边痛边等,边等边痛,看他们这么淡定,也知道还需要一些时间,于是张罗起晚餐,收拾起东西了,而阿姨万万没想到的是,怎么要等这么久。  

  到第32小时,齐祺才开到两指,但是已经阵痛频繁到没有空余和力气再玩一玩手机了,秦源核对着自己记录的阵痛时间间隔及时长,眉头紧皱。  

  催产针挂了,到第48小时,却还是勉强只到4指,齐祺已经嚎哑了嗓子,每一次阵痛,只能大口地喘着气,流着豆大的汗珠。  

  而秦源也白了脸,眉头皱的跟刻的一样。  

  第52小时,秦源在手术单上签了字,每天都写了无数次的两个字,依旧力透纸背,只是线条已经走了样,完全没了平时的潇洒肆意。  

  牵着齐祺汗湿了冰凉的手,感受着她的颤抖和疼痛中费力的抓握,不忍看她已经苍白到极致的脸色,却还是一眼不落地把她每一丝轻微细小的表情看进眼里,一步步伴在她床侧,小跑着穿过医院的冗长走廊,不知道为何,秦源没有想起自己无数次地走过类似的走廊进入手术室的任何光景,却单单想起了小时候,自己木然地坐在走廊一旁,看着爸妈被推进了手术室,然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恍惚之中,惧意最盛。  

  不自主地便握紧了齐祺的手,似有感觉,齐祺睁开了眼睛,虽然还是满面隐忍的痛意,可还是倔强地一动不动看着秦源,张了张口,问:“你……要保大还是小?”声音嘶哑着,却足够被听清。  

  秦源愣了一瞬,像是根本没听懂齐祺在说什么,齐祺忍着剧痛,再次调度起全身力气,不耐却还是坚持重复说了一遍,而秦源却还是像没听懂一样,就那么直愣愣地看着齐祺。  

  旁边的护士长都急了,粗鲁地说:“她问你,你要保大人还是小人?”  

  秦源喘了口粗气,像是忍着怒气却又无可奈何地说:“以后少看点电视剧!”  

  格老子!老子好不容易真心要给你个机会好好问你话,这么温馨感人的场面,你不好好回答,居然还敢讽刺老子!  

  剧痛转换为滔天怒意,气的齐祺激发出潜能咬牙切齿地吼了句:“你说不说!”  

  护士长被齐祺这一嗓子吓了一条,刚刚明明是一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的虚弱像,怎么突然一下又精神了,又去看秦源,亏他装了一路沉着冷静的样,功亏一篑了吧。  

  明显地在他脸上看到了迅速交替融合的焦急、心疼、恼怒、无奈、无语……等各种复杂情绪,最后却凶巴巴地说:“齐祺我告诉你,不管你脑子里又自己编了什么剧本,都给我消停消停,你没事,秦早早也没事!要是老天不开眼,非要让秦早早没有妈,那就让她一个爹都没有!”  

  说完也不要齐祺回复,低头啃了一口她的唇,最后一推,将她送进了手术室。  

  彻底隔开了两个人。  

  齐祺内心却笑了,嘿,一个爹都没有!这傻子!

第六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