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接近预产期,齐早早越来越不爱动了,老老实实地像坨铁块一样压在齐祺身上,用她不容忽视的体重把齐祺从睡梦中压醒,让她喘不上气,又爬不起身,让她瞪着眼躺床上挺着,脑子却开始胡思乱想,是真的有些担忧啊,如果没记错的话,秦源的小兄弟塞进去都那么紧凑,而齐早早这么大个儿,怎么生的下来啊……  

  这么一想,齐祺突然觉得脸有些红,身上有些燥了。  

  看来,女人三十如狼这件事情还是有点儿道理,以前跟刘元杰时年纪小,并不热爱甚至根本不可能主动想起这档子事的,特别是后期刘元杰跟白皎好上了,一年都没一两次自己都还乐个自在,怎么现在怀孕几个月没有****居然还燥得慌了。  

  而且女人在性幻想靠经验值这件事情上,是不是跟光盘记忆异曲同工啊?书写进去了新的记忆,以前的就都丢失干净了?不然怎么自己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出现的都是秦源匍匐在自己身上的画面呢,明明跟刘元杰9年啊,跟秦源没羞没臊才几天!  

  齐祺想不透彻这个问题,躺在床上极为不舒服地瞪着眼珠子,以至于把想进来叫齐祺起床的魏子吓了一跳。  

  “哎呀我去,姑奶奶你挺什么尸啊?还一副永不瞑目的怨气样儿。”  

  齐祺没看到人,但听着声音就知道是谁,惊喜地一边问“你怎么来了”一边想直接翻起来,一个挺身,却无奈地纹丝不动。  

  只是她的小动作完全地落入了跟在魏子身后的秦源眼里,三两步就走过来,熟练地扶起齐祺,迅速地在她腰后垫上靠垫,面对着她坐下,让她斜斜靠着跟魏子说话。  

  “噗!姑奶奶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像什么吗?就像一只翻不过身的乌龟。”魏子嘴贱不改,却边说边体贴地走近来,刚准备坐在床沿上,就见秦源顺了个靠垫丢地上和给了他一个强烈的眼神示意,他顿时脚一软,便麻溜地坐到了地上的靠垫上。  

  齐祺却在魏子说话的当下翻了个白眼,并没有看到两个人的动作,一回神才看到魏子坐在地上,忙说:“坐地上干嘛,上床来啊。”  

  明明秦源看着齐祺,魏子还是觉得拿后脑勺对着自己的秦源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排斥情绪,于是赶紧表示自己就爱坐地上然后迅速岔开话题:“听说你现在在婚庆行业搞得风生水起的啊,小弟特来投靠你了。”  

  本来齐祺也有这个打算,自己好不容易(……你确定?)接下张Baby的case,很想就此打开事业,无奈自己精力不够,单纯包给执行公司又不放心,很需要有个自己信得过人可以帮忙,而魏子这人,看着挺不靠谱的,但是跟他合伙卖过几个月水果后发现,这人还是挺懂得掌控局势和拿捏方向的,只是,如果有张或在就更好了,毕竟魏子这人工作上就跟一哈士奇似的,必须要给条绳子约束方向,才能拖着工作这个雪橇车呼呼往前冲,不然就是一腔热情横冲直撞,这个道理虽然听上去怪怪的,不过张或总归能达到这个效果。  

  所谓一孕傻三年,齐祺苦于不知如何组织语言,条件反射地去看秦源,却直接对上秦源一双满含深意的眼睛,齐祺心里一哆嗦,怎么觉得里面满满充斥了不怀好意的笑意呢?  

  果真就听秦源说:“齐祺的工作室正是需要人的时候,你能过来帮忙真是雪中送炭,而且齐祺在厦门朋友少,于公于私我们都是热烈欢迎。只是这样一来,势必会暂时离开蓉市,造成你跟张或两个人聚少离多,而两个人相爱,最重要的就是要相处,两地分居总归不好。”  

  这一停顿,仿佛给人了十足的“不好”联想。  

  秦源这人就是这样,平时不怎么多说话,每每一说点儿什么总是有种让人莫名信服的感觉,此时齐祺和魏子两人都完全被吸引了注意,竖起耳朵想听秦源继续说。  

  秦源目光在两人面上浅浅滚过,看上去十分真诚地继续说,“不如,看张或有没有过来的意愿,工作方面不用担心,如果想做老本行,我在厦门也有这方面的朋友,可以做下引荐,如果碰巧也对婚庆这行有兴趣,那自是更好,我们可以一起琢磨琢磨。”  

  琢磨?齐祺一脸狐疑地看向秦源,眼神示意:琢磨什么?我咋不知道。  

  秦源眼尾带着笑意,示意齐祺宽心,呼出一口气像做了个重大决定般继续说,“今天都是自家人,我也不怕露个底,秦氏有计划扩张业务范畴,成立或并购做文化产业的分公司,正在洽谈几个大IP,也打算投资一些别致的文化创新项目,而齐祺的工作室,其实是将VI理论结合传统婚庆项目来做的新式婚礼革新,也算作文化创新项目,很符合分公司的投资对象。”  

  察觉到齐祺眉心一拧,秦源赶紧拉着她的手说:“我也是刚才帮你跟进婚庆执行公司的时候,具体了解了下你的工作室,认为很适合与分公司合作,并没有事先跟分公司沟通,即便是要建立合作,也是分公司在独立执行,所以也是要看你的意愿和具体跟分公司的沟通。”  

  意思很明显,是你齐祺授意我秦源插手你的工作室的,而我也没有多事要帮你“走后门”哦,这些只是我自我判断,以后怎么样还得看你自己的工作室争不争气。  

  这一点,不得不说秦源很了解齐祺,或者是终于了解了齐祺,费心费力给她上供一桌满汉全席,事事都为她做全了,她只觉得你不尊重她的意见,轻视她的能力,倒不如丢跟鱼竿给她,让她自己钓鱼钓虾,大不了,辛苦一些,在她的鱼竿下面绑好鱼虾就是了,她高兴不就好了。  

  秦源已经在齐祺的鱼竿下面绑了一大条鱼了,齐祺皱着眉头看着鱼漂浮动,也不知当不当拉杆。  

  魏子却上道许多,一脸喜色,直接对齐祺说:“要我说就直接让张或过来,咱们仨还是一块儿,成立个公司,你当大boss,我跟张或一个管内一个管外,把秦氏分公司的投资骗到手,把逼格做上去,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再热热闹闹地一通畅想,吵得齐祺脑仁儿都疼了,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也懒得细思了,说到底是个公司行为,秦源不会那么没轻没重拿来玩笑,可见自己的小工作室还是有价值,值得被认可的,齐祺被一股油然而生的被认同感笼罩着,点了点头。  

第六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