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初到大理那几天,齐祺还是会想蓉市的事情,忍不住想要去打听,最后在丽江丢了手机,世界才彻底清净下来。  

  刻意的没有去备份,怀孕也影响了记忆,齐祺已经忘记了所有人的电话号码,甚至也不想去记得自己的微信、微博的密码,只是最后一次登录了下邮箱,交接完最后的工作后,给魏子发了一封类似于交代“后事”的邮件,然后就整个人失联了。  

  魏子再一次与齐祺联系上,还是邮件,一串号码,两个字:Callme。  

  尽管很想发脾气,也很怀疑,但魏子还是乖乖地立刻打去了电话,电话很快被接起,接着魏子就听到了齐祺久违的声音。  

  “魏子啊,还记得你以前答应过我的事儿吗?”口气轻松的像昨天才在一起吃过饭,今天打来电话问候一般,听得魏子火气更甚!  

  “哟~记得什么啊?你都不记得有我这朋友了,我还记得跟你的啥破约定啊?”  

  “唔……还在生气啊?”  

  “哼!我要是动不动消失大半年,你来试试看气不气!”  

  “嘿嘿,魏子别气了,是我的错,别跟我一般见识。”  

  每次齐祺一哄魏子,效果都是立竿见影的,果然魏子一听就找到了台阶,顺着就下了。  

  “哼!可不许再这样了,不然下次我才不管你!”  

  齐祺赔笑,继续问:“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儿吗?”  

  “我从帮你写作业到把肾割了救你都答应过了,你到底是说的哪件啊?”  

  “就是娶我那件。”  

  “……大姐,我真的没有暗恋你不成才爱上男人,我真的没暗恋你啊。”  

  “是是是,你只是爱我而已。好啦,我也爱你,所以,要娶我吗?”  

  “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娶就娶!说,给我多少钱当聘礼?”魏子觉得齐祺在鬼扯,也跟着鬼扯。  

  “唔……买一送一好不好,娶我送个娃。”  

  电话那头传来魏子的嚎叫声,好一阵后他才说:“你真怀孕了?你消失那天就说怀孕了,我以为你是为了去骗钱呢!你真的怀孕了啊!太好了啊!男的女的啊?都好都好!啥时候生啊?生下来啥星座的啊?”  

  一连串问题问的齐祺不知道该先回答什么,于是挑了自己想说的说:“主要是看着娃要生了,办准生证得要结婚证,不然以后户口都落不了。”  

  这话让魏子冷静下来,说:“先强调一下,我不介意喜当爹,但还是希望有点儿人权,可以知道娃亲爹是谁。”  

  齐祺倒抽一口凉气,咬牙把魏子全名叫了出来:“魏子成!你再说一遍试试!”  

  魏子完全感受到了电话那头来自齐祺的恶意,哆嗦了下说:“哎呀我开玩笑的,我当然知道孩子他爹是谁咯,分明就是我!那什么,我立刻飞过来,你在哪儿?”  

  良久,齐祺说:“我明天回来。”  

  在丽江修养身心到齐早早14周大时,某天正在客栈院子里晒太阳睡的迷迷糊糊的齐祺被客栈老板娘摇醒,迷糊地半睁着眼睛,就听老板娘说有电话找她。  

  齐祺愣了半分钟,才拖着步子走到客栈前台,拧着眉毛拿起了电话,心脏似乎要激烈的蹦出胸腔,却还是静静地听着电话那头呲呲啦啦的电流声,憋着呼吸一句话也不说。  

  这是一场博弈,仿佛谁先说了话,谁就失去了先机。  

  电话的那头,到底是谁?齐祺这么多天,甚至是刚才举步走过来的时候便转过了无数猜测,就像高考完算了一遍又一遍考卷的考题,十分确定自己能得到的分数,可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侥幸或者担心,万一填错了机读卡呢?万一阅卷老师脑袋抽风了呢?  

  电话那头仿佛洞穿了齐祺的心情,她不过刚刚握住电话,那边边说:“早早?有意思的名字。”  

  齐祺几乎怀疑电话那头的人正在看着自己,心中情绪翻江倒海,几乎都滚出了一个世界末日的场景,却硬是逼自己硬气起来,输人不能输阵,硬是提起一股气回:“你连一个只有14周人形都没长全的宝宝叫啥都知道了,还有什么不放心需要特意打电话来问我呢?”  

  齐祺高考完,自己算分大约578,最后实际分数579,一些事情,算来算去,不过一分的意外,造不成惊喜,也造不成惊吓,除了魏子这种脑子少一根弦又没钱没势的人,自己这种漏洞百出的“逃跑”又真的跑得了才是有鬼。  

  只是,找得到和愿不愿意来找,区别太大了。  

  齐祺“失踪”的两个多月后,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找来的人,果然是王长安。  

  虽然齐祺也在每个入眠或者醒来的时刻幻想过很多次,如果秦源会找到自己是什么样,甚至在每个清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都会有些无法解释的紧张,总觉得一睁开眼,看到的还是他侧躺在自己身边,双眼轻阖,静谧安好,只是这种想象很快便被理智打败,如果他真在身边,自己现在一定是蜷在他的怀里,又怎么会裹着如此冰冷的被褥呢。  

  彻底醒来后,便逼迫自己不要去抱着这种想象,逼迫自己用理智思考……  

  对,也只有王长安,既有能力找,也有动机找。  

  只是,齐祺还是惊讶于王长安尽然连一个不过是自己随口给宝宝念叨的小名,他怎么也能知道了?  

  “果然一当母亲,警觉性一下子就提高了,说话都带攻击性了。”王长安的语气却一如往常,平和到几乎让人有种他很和善的错觉。  

  齐祺沉默了,她突然觉得挺累的,你看孙悟空都翻不出如来佛祖的五指山,自己又是瞎折腾个什么劲,索性问:“好了,王总,到底不放心什么还是想要做什么,我们还是干脆些吧。”  

  王长安在电话那头轻笑一声,说:“你果然还是这样,每每好不容易有点儿激进的念头,给个一两秒,又都泄完气了。”  

  “这哪儿是我泄气,是我抗争了也没用啊,您想干什么,直说好吗?”  

  王长安反倒沉默了片刻,然后说:“如果你真的想躲起来,我可以帮你。”  

  这就是王长安,不用直说我看穿了你那些可笑的幻想,而是跳过了那些让人尴尬又麻烦的步骤,用一种看似温和却最最直接的方式,来达到他自己的目的。  

  躲起来是现在最好的方式,让自己以一种懦弱却自保的姿势,蜷缩在世界上某个安静的角落里,有时间,有空间,让自己慢慢孕育早早,让自己悄悄代谢那个叫秦源的思念,让自己渐渐找到自己。  

  “也好,就当做我欠你的。”  

  王长安沉默片刻,说:“不,当做我还你的。”  

  自此,齐祺彻底失联,6个月后,魏子收到了齐祺的邮件,又五天后,魏子如约等在机场。  

  张或和魏子站在出站口张望,目光所寻的都是大腹便便的身影,殊不知等到齐祺都走到眼前了还没认出,直到齐祺毫不温柔地直接把手里的提包塞到魏子手里,魏子才放低视线看到了齐祺。  

  齐肩直发,一侧乖乖地别在耳后,脸颊圆润滋养的得像某种水果,鼻头微微泛着红,一双眼睛依然大的出奇,虽然看着眼神柔和了许多,却还是带着魏子熟悉的灵动劲儿,只是,不像是29岁的齐祺,而像是魏子最初认识的齐祺,那个学生时代挂着婴儿肥,温柔着作怪的少女。  

  “乖乖,要不看肚子,我都快以为穿越了,看到了高中时候的你。”魏子从头到脚再次打量齐祺,发现她的肚子完美地掩盖在白色蕾丝长裙和蓝灰色的宽松长针织衫下面,要是不注意,还以为她是个走文艺小清新风格的女生。  

  齐祺却撇嘴不满,说:“就胡说八道,你看我这脸胖的,还有鼻子,越来越大,都快变得像蒜头鼻了。”  

  魏子摸着下巴审视着齐祺那张素面朝天的脸,正打算中肯评价两句,却听张或在一边凉凉地说:“哼,还算有自知之明。”  

  齐祺歪头看张或,眯着眼睛说:“看你那酸劲儿,你这是要来姨妈还是怀孕了,跟我玩儿什么内分泌失调,阴阳怪气的。”  

  张或破天荒地只是瞪着眼珠子没回嘴,手上还不消停,一把抢过齐祺的行李箱,鼻孔一哼,转身就带路往外走。  

  魏子耸耸肩,一手挎着齐祺的包,一手挽着齐祺跟在张或后面,就生活的细枝末节开展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探讨,气氛友好又密切,直到开车的张或突然插嘴问了一句:“所以,待几天?”  

  “你什么意思,祺祺肯定不走了啊,还待几天,会不会聊天儿啊!”魏子不满地拍了把张或的脑袋。  

  却不想齐祺在一边慢悠悠地说:“如果可以,明天晚上就走。”  

  “什么?”魏子大叫一声,满脸不可置信。  

  “你看她一个孕妇拎那么小一只箱子,怎么可能是久待呢。”张或像是分析给魏子听,也像是给齐祺找一个台阶。  

  齐祺却笑嘻嘻地说:“所以,魏子我们得抓紧时间,明天一大早就去民政局吧。”  

  魏子腮帮子鼓了一阵,像是压下了心中的万马奔腾,最后只说:“这是我听过最不要脸的求婚。”便捂脸,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张或在前座冷哼一声,车里彻底安静下来。  

  齐祺侧头安静地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夏日夜晚,天色浓黑,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只有躁动的空气和灯火流水般指着路,一如初见时,只是这次,大约我们没有街头偶遇的缘分了。  

第五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