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医院

    大约有四年的时间,齐祺勤劳地跑着医院,定期吃药打针检测排卵,如果没有白皎的事情,大约齐祺现在已经做了试管。  

  缘分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求之不得,无心插柳柳成荫却常有发生。  

  习惯于告诉刘元杰这个月又失败了,于是便常常幻想,某次可以告诉刘元杰他要当爹了是什么情况。  

  可能会淡定地拍一张两条杠的照片发给他什么话都不多说,可能会煽情地预定一个大餐然后隆重地告诉他,也可能会装模作样地说自己不舒服让他来猜……  

  想了无数种可能,但是每一种都不能在此时此刻套用,齐祺既兴奋又烦闷,捏着手机只盼秦源能够打来,终结自己所有的纠结。  

  可是,自秦源从公寓搬走,已经快一周了,他都没有打来。  

  齐祺耐心很好,耗得住,只是装的越淡定,心底就越狂躁。  

  留院观察的第五天,齐祺收拾收拾准备明天出院了,却突然嘴馋想吃草莓,只得出去找,却不料在住院大厅里碰到了一个熟人。  

  熟到他左大腿内侧有颗巨痣她都知道。  

  唉,这就是无法跟前任成为朋友的原因,大家都这么熟了,什么耍泼赖皮的隐秘不知道啊,还怎么有素养地保持友情的距离?  

  齐祺想溜,却直接被前任君刘元杰三两步就追上了。  

  “你不是都残弱的送急诊了嘛,怎么就能被放出来到处跑了?”齐祺被拦住后不得不找点儿话说,事实证明她真的很不会没话找话,让刘元杰听完直接挑起了一边眉毛。  

  “知道我住院了都不来探望下?”刘元杰也丝毫不客气。  

  “我看你这精神头这么好,难不成住院是为了骗保险吧。”  

  “嘿!”刘元杰直接上手回复齐祺的话,豪不怜香惜玉地把她的鹅蛋脸搓成了包子脸。  

  无奈身高和体力悬殊都太大,齐祺反抗无效,手挥舞了半天就跟打情骂俏似的,只配挠痒痒,根本解救不了自己。  

  “你怎么也穿着病号服?”刘元杰似乎是才发现,在齐祺宽松的长到脚踝的大羽绒服下,蓝白条纹的分明就是病号服。  

  齐祺虽然现在能说出话了,可是明显还带着浓重的鼻音,只是刘元杰向来心大神经粗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发现病号服都是因为离得太近,和自己也住院所以格外熟悉的原因。  

  “管你屁事。”感冒是很少会住院的,齐祺也是因为急诊医生富有经验怀疑她是怀孕了才收院的,但是明显齐祺并不想告诉刘元杰这些。  

  “小没良心的!”刘元杰对着齐祺的脸又是一阵猛搓,齐祺干脆放弃抵抗,摆出一副任君随意的无赖样子,这个策略是为了让刘元杰自己觉得搓脸这种行为无聊了,他自然会收手,越反抗他就越没完没了。  

  而且,怀孕这件事情,齐祺总觉得自己亲口要告诉的人,第一个必须是孩子他爸。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想孩子他爸了,想到直接出现了幻觉,齐祺通过被刘元杰搓得变形的视线,似乎看到了秦源,穿着一身自己熟悉的黑色长大衣,从住院大楼的大门外横穿进来。  

  带进了一室寒霜。  

  站在不远处,挺拔而立,目光凉凉地望过来。  

  该死!不是幻觉!  

  齐祺顿时有一种怎么这么巧的百口莫辩感,只望自己化成一滩水,从秦源脚边偷偷流走。  

  只可惜时间度秒如年,足够长地让齐祺很绝望于秦源与自己都是那种温吞的人,总是在一些场合里格外地有耐心,一个石化着等刘元杰收手,一个不远不近地站着,仿佛就要看看你们到底要玩闹到什么时候。  

  只有刘元杰一个人玩的开心,终于心满意足地收手,秦源也像终于等到了信号,迈开步子向两人走了过来。  

  秦源每走一步,都足够齐祺的小心脏跳个十几下的,终于在齐祺的小心脏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之前,秦源走到了两人近前,不说话,眼神定定看着齐祺,看得刘元杰都像感觉到了自己后背有针在刺,也转身看了过去。  

  “哟,秦总您到了。”刘元杰热情招呼,秦源礼貌握手,眼神却未松懈还看着齐祺。  

  然后秦源微不可言地叹了口气说:“过来。”  

  刘元杰纳闷,齐祺了然,慢吞吞地挪步移到了秦源身侧,秦源终于收回视线,看着刘元杰说:“劳病员亲自下楼,太麻烦了。”  

  刘元杰无意识于齐祺的动作,跟秦源一边热烈寒暄一边领着路,直到看齐祺垂着脑袋一起进了电梯才小声问齐祺:“你也一起上去?”刚才明明那么不乐意来看望自己的,以齐祺的性子应该早溜走了才对,怎么这么听话一路还跟着。  

  齐祺还没反应过来,秦源便伸手揽住齐祺肩头说:“希望不会打扰到你。”这是一个宣告主权的姿势,刘元杰初见时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大脑运转了一周突然想起了一些画面。  

  那天在自己家门口,齐祺被一个男人带走,那个男人的样貌,现在仔细想想,似乎就跟眼前这个男人慢慢重合了。  

  这个认知让刘元杰始料未及,理智上有些后悔自己跟齐祺不分场合地闹,可情绪深处,隐隐有些不舒爽,即便是前妻,那也是潜意识里自己的女人,自己要不要是一回事,跟了别人,那可接受不了。  

  不过,刘元杰也不是愣头青,不可能把自己的阴暗情绪显露出来,硬是在秦源和齐祺探视期间,做到了礼数有家,分寸有度,如果不是秦源亲眼见过刘元杰对齐祺动手动脚亲密有加,完全再看不出两个人有非同寻常的关系。  

  至于齐祺,全程闲置在一旁,忙着纠结到底该不该告诉秦源自己遇到了一个奇迹,毕竟这是自己的奇迹,可对他也许也是一个困扰吧。  

  一些词语无序地蹦入齐祺耳朵,不过她失魂落魄的完全没有去听清,更没有引起任何重视,整个人梦游一样跟着秦源下了楼,秦源慢慢走在前面,只是齐祺走的更慢,一直落在他身后两三步,直到走出住院大楼,被冷空气一激灵,齐祺打了个抖,才突然清醒了一般。  

  “喂。”齐祺提高了点儿声音冲秦源的背影说话,但无奈嗓子还是微哑,眼看着秦源脚步不停,明显是没听到。  

  齐祺无奈抬腿小跑了几步追上,跟在秦源身后侧,感受着他浑身上下的冰冷气息,缩了缩决定还是什么都不说了,逃比较好,于是说:“唔,那,拜拜。”也不敢等秦源的反应,立刻转身往住院大楼走,才走出两步,胳膊就被抓住了。  

  “唉,能不能好好说话啊,别总是扯头发扯胳膊的,很痛啊。”齐祺甩了甩胳膊,根本没有任何效果,被扭着回过身子。  

  一回过身,秦源手也放下,插回衣兜里,微微斜着头假装看着别的方向问:“还不回家?”  

  齐祺撩起袖子,露出藏在衣袖里的住院戴的手环,在秦源眼前晃了晃,刚要收回,又一把被捏住。  

  秦源有一双温暖干燥的大手,捏的齐祺的手腕一阵燥热,不过声音就有些凉了。  

  “内科?感冒了?”  

  “唔……”是感冒了没错,只是……  

  “所以你这几天一直在医院?”  

  “嗯。”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不知道为什么,齐祺总觉得秦源这话里有些责备的语气,为什么就要告诉你?你爱我来就来,你自己爱走就走,我去哪儿干点儿啥凭什么非得告诉你!倔脾气又上了了,回:“干嘛要告诉你!”  

  秦源沉默地转身,双手插兜,静默一会,说:“行,随你吧。”然后长腿一迈,走了。  

  这个背影,此后多年,长久地出现在齐祺每一个噩梦里。  

  只是她不知道,最大的噩梦不是他举步离开,而是他离开后去了趟产科,查了她的病历,那份已经被调换过的病历。

第五十五章 医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