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记得大学的时候,魏子神神秘秘地给齐祺看过一部漫画,可爱的画风,却黄暴之极的内容,讲的是两个新婚夫妻,初尝滋味,经常四目一对,就立即火石电光,推到来一次。  

  这个,似乎就跟秦源和齐祺现在有些像。  

  刚才,齐祺陪着顾明睿在酒店跟客户喝茶谈合作,见秦源的电话打来,出去包间外接电话,下楼一拐,就莫名其妙被拖进了另一个包间,然后身后门落锁,铺天盖地的吻便落了下来。  

  熟悉的男人气息,熟悉的亲吻方式,齐祺不用睁开眼睛就知道是秦源,两个人甚至都忘记要挂断电话,就已经忘情地吻到了一处。  

  直到秦源大手抬起齐祺的一条腿,另一只手伸到裙下,齐祺才惊觉,说:“别别,万一有人怎么办?”  

  “我落锁了。”  

  想不到秦源一旦开荤,玩的还挺大!  

  齐祺还是不安,推就着要出去,秦源无奈说:“不会有人来,我吩咐过了。”齐祺这才想起,这家酒店似乎是秦家的产业,于是虽然不安,但很快陌生的刺激和激情便占了上风,虽然比平时都要仓促和短暂,但是却更有一种别样的意境。  

  期间,齐祺一直都知道秦源的手机不停地在震动,她没有提醒他,因为她知道他此时也想躲着电话那头的人。  

  两个人,躲在光明的暗处相拥,他有她不愿触及的无奈和辛酸,她也有他不愿多知的过往,只是此刻拥有彼此,不想再要更多了。  

  帮齐祺整理好妆容,秦源幽幽望着齐祺说:“你真的要走了吗?”  

  秦源极少流露这么直白的眷恋,齐祺也不舍地吻了吻他的唇角说:“晚上我做好晚餐等你回来,好不好?”  

  云雨初霁,秦源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温暖的笑意,他点了点头,为齐祺打开了门锁,并绅士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齐祺走之前回头说:“你等下再走哦。”  

  秦源无奈地摇摇头,却还是答应了。  

  齐祺佯装淡定地走出门,看到侧面的洗手间便钻了进去,出来时,心虚地回头瞄了下那扇包间门,却正好看见王诗诗推门走了进去。  

  秦源,应该不在里面了吧……  

  所有在鬼片里死掉的人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自己作,如果不是非要去探听虚实,鬼没准就已经放过你了,你干嘛还要去掀开来看到底有没有鬼呢。  

  至此多年,齐祺最后悔的事情之一都是当时的自己没有选择相信秦源,立刻转身离开而是等在原地,等了足足十五分钟,才看着两人从包间里一起出来,王诗诗甚至亲热地挽着秦源的手臂。  

  这整整十五分钟的煎熬,简直比等高考分数还可怕,是与不是两个答案而已,却每一个都让人难以消受。  

  齐祺闪身躲回洗手间,第一次怀疑自己坚持的爱情是不是也是错的,也许那个男人并没有那么爱自己。  

  如果他爱你,即便有推脱不了的责任,不得不履行的婚姻使命,那他心里肯定也是无奈的,至少不会跟那个女人这么亲密,特别是在刚才才跟自己缠绵如此的地方……  

  是不是那张大床其实早就滚过他们两个人的痕迹,而自己不过是暂时停留而已……  

  是了,她王诗诗才是他秦源要娶的人,而我,一个离过婚不年轻的女人……  

  可是还是好难过……  

  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了么……为什么还要这么难过……  

  是了,我可以理解你的所有苦衷,甚至抱着一定会离开你不妨碍你的心思和你在一起,不过只求你如我这般爱你来爱我,至少,在我在你身边的时候,能不能也给我一份专属的爱情……  

  我已别无所求,为什么还是这么难求啊……  

  齐祺蹲在洗手间的隔间里泣不成声,手机在身边颤动不已,最后也没了声音。  

  眼泪流不尽,心情却必须拾起来,齐祺想起自己撇下老板跑出来太久了,正打算从隔间出来,就听到外面说话的声音,举起的手又收了回来。  

  “诗诗,快点,你未婚夫还在等你烛光晚餐呢。”  

  然后是女子的轻笑声,以及高跟鞋踩地走远的声音。  

  齐祺出来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分明还有一张看起来20出头的模样,却有一双太过疲惫的眼睛,血丝红肿着,补了补粉底,又画了眼线,总算稍微精神了些,调整着步伐,重新走回包间,微笑着跟顾明睿和客户解释,刚才接了个太长的电话,实在抱歉,又请了茶点,顾明睿看了看齐祺,没有说什么,又跟客户继续地聊下去,却在送走客户后说:“如果你连自己的私事都管不好,那公事也就更别提了。”  

  顾明睿的话,齐祺不知道是过来人的提醒,还是老板的警告,只得耳提面命地谨慎应下,想必顾明睿已经很清楚齐祺于王长安不过是跟自己的一个玩笑,一切解释明白后,Amy自然不必折腾齐祺来“报复”,而顾明睿自然也失去了要特殊照顾齐祺的道理,齐祺在单位的日子变得“轻松”而“多余”起来,今天更是表现得很失水准,让顾明睿即便知道那个在公司盛传的视频是自己老婆的一个鲁莽行为才让小袁有机可乘,也不经要怀疑起来,毕竟没有空穴来风的事情,比起齐祺,顾明睿怎么都更信任当了自己十多年副手的陈总,陈总对齐祺的严厉和批评,自己又不是不知道。  

  顾明睿得留着小袁,因为她背后有段因缘关系,至于齐祺,虽然有些可惜,不过,公司总是不缺优秀员工的。  

  只是那时的齐祺并不知道自己即将连工作都要丢了,还在心中暗暗发誓自己要更稳重起来,不要再把情绪这么控制不住,更不要再让私事影响到工作了。  

  回去的路上,齐祺买了菜,准备清空所有的负面情绪,摒弃所有的不好回忆,专心地做饭,等秦源回来。  

  其实,齐祺只是在跟自己打一个赌。  

  赌秦源到底是会应允自己的承诺回来吃饭,还是如自己在洗手间听到的那样,和王诗诗要去烛光晚餐。  

  齐祺选了最需要时间的炖汤和烧肉,做好后,天已黑透,秦源还是没有回来。  

  齐祺不死心,通过王长安的微博,搜索到了王诗诗的微博,果然一杯红酒一盏蜡烛,配字:我今天很开心!  

  事已至此,曾经的齐祺,在撞破刘元杰和白皎后就立刻收手,准备好离婚协议了,只是现在的齐祺却不知为何偏执如此,非要不死心地给秦源再打去一个电话。  

  响了很多声,秦源接起,气息微微不稳,齐祺熟悉那是他喝过酒的声线,他说:“我还有事,不用等我。”  

  嘟嘟嘟……

第四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