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一起吃饭的幸福

    不晓得哪位酸不溜几的文化人说过,和谁吃晚餐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吃早餐。  

  齐祺却觉得,吃一日三餐都是很重要的。  

  所以,从那天起,齐祺就开始很固定地刷屏朋友圈,把所有和秦源一起吃的早中晚餐都记录下来。  

  11月26日  

  面包和牛奶,再忙也要吃早餐。  

  (秦源一早忙着继续开工,齐祺也忙着去上班时,秦源硬塞在齐祺手心的简易早餐。)  

  ……  

  11月30日  

  卤肉饭一定要有整颗卤蛋,世界上最好吃的便当。  

  (晚上,齐祺在秦源办公室一起吃便当,秦源说以后天天都需要来秦氏上班了。)  

  ……  

  12月9日  

  初冬的第一碗羊肉汤,我只负责喝汤。  

  (几天不见,秦源似乎很累,齐祺把所有肉都挑到他碗里。)  

  ……  

  12月13日  

  咬不动的牛排,甜腻了的提拉米苏。  

  (烛光晚餐看来并不适合这两人,气氛没掉,秦源捏在手心的门钥匙没机会给出去。)  

  ……  

  12月22日  

  撸串一把好手。  

  (街边宵夜,齐祺喝了一瓶啤酒,秦源把她背回了家,偷偷把自己家的门钥匙放在了睡死过去的齐祺包里。)  

  12月23日  

  甜咸燕麦粥。  

  (秦源家中的第一次早餐。)  

  ……  

  12月25日  

  青椒肉丝和番茄炒蛋,我已经尽力了。  

  (齐祺唯一拿手的两道菜,唔,亲手下厨,算过节了吧。)  

  秦源推开门,第一次看到家中灯光明亮,围着一条粉色围裙的齐祺从厨房里探出头,说:“回来了啊。”  

  “嗯,回家了。”  

  番茄有些生,肉丝过于老,连米饭都嫌干了些,不过秦源却吃了两碗饭,放下碗,一脸满足地说:“真好吃。”  

  齐祺笑嘻嘻地再为秦源盛了一碗饭,说:“那再吃一碗。”  

  秦源摸了摸鼻子,说:“留着做蛋炒饭当宵夜好吗?”  

  “哦,我跟魏子和张或约好了卖红富士,要吃一会儿你自己做哦。”  

  “……那我一会儿去接你。”其实是想说别去了的,但是陈老板说太黏人不太好……  

  “接我干嘛,我一会跟张或一起回去不就行了。”  

  秦源微微眯了眯眼睛,说:“你不会觉得我给你钥匙的意思是让你来当保姆的吧?”  

  齐祺脸一红,说:“等我出差回来再说吧。”  

  最后秦源还是坚持把齐祺送去找魏子他们,魏子和张或那一脸笑容看得齐祺不忍直视,好不容易打发走秦源,果然就立刻开始面对魏子的轮番轰炸。  

  “哎呀姑奶奶,你可算是开窍了,这么快就枯木逢春,一山还比一山高了!”这话听上去怎么那么酸啊,齐祺拿眼睛瞅张或,张或却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任由魏子自我发挥。  

  “枯什么木啊!姐姐我正当年,29一枝花。”  

  “人家29是18的意思,我看你就是存心想憋个大的,每次一谈恋爱都是往把人下巴惊掉了整。上次吧,一上大学就找了个大自己12岁的老家伙,这次吧,因为小三离了婚,没几个月呢自己就当上小三了。”  

  齐祺不生气,魏子说的是实话,而且这话要是换别人说出来,指不定怎么难听了,而魏子要是听到,也绝对会立马冲上去撕了说这话的人。  

  这就是魏子和齐祺的相处之道,自己的朋友自己损。  

  “来来来,既然话都说到这儿了,我们就来讨论讨论小三的定义。”说着齐祺掏出手机,搜索词条,接着说:“小三,是通过互联网流行起来的一个词,是对“第三者”的贬称。第三者在中国法律上的含义是置传统婚姻家庭观念于不顾,凭自己个人喜好,肆意侵犯他人家庭,直到拆散他人家庭的人。首先,他俩还没有婚姻家庭吧,我从哪门子拆起啊;其次,如果只是说恋爱关系,那么小三难道不该是两个人恋爱之外的那个人么,我很确定我跟秦源是在恋爱,要说小三,怎么不说王诗诗是小三。”说完,齐祺也心虚了,这话说的也忒不要脸了,恋爱这种事情估计还是得分一个先来后到的。  

  预料的反驳没来,反倒听魏子赞叹了句:“哟,挺有精神,不错不错。”认识这么多年,齐祺鲜少听到魏子夸过自己,顿时身体很不适,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最好保持这精神头,指不定还要遇到什么妖魔鬼怪呢。”魏子拍拍齐祺,就跟张或俩人搬苹果箱子去了,留齐祺在原地发愣,难道果真是物以类聚,魏子也跟自己一样三观不正起来了?  

  不过,此三观不正的挺好,齐祺还觉着挺温暖的。  

第三十七章 一起吃饭的幸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