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入了别人家的戏

    齐祺第一次见到王长安大约是在某次饭局上,大约一起喝过一两杯酒,齐祺的印象已经完全模糊了,不过,第二次见王长安,齐祺却记得格外深刻。  

  那是一次x机关召开的党风建设民主生活会,请了各界各方代表来作批评与自我批评,齐祺的部门常常与x机关联系,所以这份邀请当时直接就递到了齐祺当时的上司手上,他作为一名纯正的ABC,一看邀请题目就自动把它划分为不重要不紧急的工作,随手一指,就让当时才来不久的齐祺去参加了。  

  于是,当齐祺坐在50人的会议室,看着各合作方的大领导们坐在自己身边时,便知道自己被坑了,这种感觉当话筒递到自己面前,要求对x机关的一把手进行“批评”的时候达到了峰值。  

  正当齐祺骑虎难下,准备赶鸭子上架“批评”下领导太过热爱工作不注重身体的时候,话筒已被旁边的一双手拿走了。  

  齐祺侧目,充满感激地望着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位来自某合作公司的大老板。  

  然后齐祺那天才知道了,原来还能不谄媚且很有专业深度地在民主生活会上发言。  

  最重要的是王长安当时说了一句话:“我很荣幸我们凯沃作为一家民营企业,也能在省委市委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与我们行业的领军单位,也就是我身边的齐祺小姐的单位共同合作,为人民群众的精神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王长安居然记得自己的名字!  

  而当时的齐祺也只是隐约记得旁边的人应该是某个合作公司大老板,和凯沃的老总大约是姓王吧,连把人名和人脸都没对上号……  

  而王长安却记得一个吃过一次饭的,合作单位的小透明的全名。  

  这个认知让齐祺既感动不已,和陷入了深深的折服——要不别人怎么是领导呢,这记忆力也实在太惊人了。  

  这次会后,跟凯沃的合作就渐渐地移交到了齐祺手里,而且无论齐祺的上司换了几次,凯沃的人都自动跳过领导层,直接找齐祺对接工作,甚至齐祺在凯沃还有一些没有放在明面上的小特权,比如可以直接跳级跟凯沃大老板谈合作和交流工作。  

  这些变化都是在长达好几年的工作中点滴成型的,甚至已经潜移默化到几乎鲜有人觉得这中间存在不合理。  

  而第一个发现不合理的人,却是齐祺单位的大老板顾明睿。  

  顾明睿和王长安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分配到同一个单位,一个一步步爬到了一把手,一个半路下海自己开了公司,但总归最后还吃着同一碗饭,只是王长安手里端了好几个碗罢了。  

  老同学间好些事情既心照不宣,又禁不住想给对方添添堵搞些小恶作剧。  

  把齐祺调到总经办便是顾明睿对王长安的恶作剧,也是帮老同学解决齐祺工作困窘境地的心照不宣。  

  只是,别人可能看不出顾明睿在对齐祺这事上有什么问题,而Amy,一个小三上位的年轻女人,嗅觉已经敏锐到了几近过敏的地步,怎么看都觉得顾明睿对这个叫齐祺的女员工太过“关照”了,只可惜始终还是太年轻,没有拿得出手的手段,都两三个月了,都还在使唤使唤消消气的初级阶段,不过,这一切将迎来一轮大跃进式的升级。  

  转折点便是秦泉订婚宴那晚,顾明睿居然催Amy快点儿装扮,因为要顺路去接齐祺!  

  别说女人打扮催不得,更别提还是因为要去接别的女人!  

  Amy当时就爆炸了,直接崩坏了那条新崭崭的D&G礼服!更何况,这礼服还是那女人去取的!你看看这女人哪哪都跟自己作对啊!  

  然后,把自己锁在衣帽架生闷气等着顾明睿来哄的Amy发现,顾明睿居然丢下自己直接去接那女人赴宴了!  

  发了一整天风的Amy此时倒冷静了。  

  因为,她深深地陷入了一种危机感中。  

  难道,这一切都会再来一次?现在的齐祺便是五年前的自己?  

  所以,当顾明睿迈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家准备迎接暴风雨的时候,居然发现家中一片祥和,自己那年方25的小娇妻居然还为自己做好了宵夜,顾明睿在那一刻深深地觉得,自己活了大半辈子,还是一点儿也不了解女人。  

  而让顾明睿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自己第二天一出门,前一晚还乖巧体贴的娇气就又立刻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要说起来只怪这世上处处都是心机婊。  

  Amy虽然大部分时间都任性了些,但是还算一个能把握主旋律不会太失序的女人,所以,即便是气的牙痒必须要兴师问罪或者出面警告一番,Amy也是忍了又忍,委婉地将正在上班的齐祺从公司里约了出来。

第三十一章 入了别人家的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