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初识本心

    齐祺微笑,看着秦源的眼中那一丝柔软的笑意,说:“你先说。”  

  “我才回国。”心底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秦源,一定要告诉她自己最近不在国内,于是,他不由自主地汇报了下行踪,虽然自己并不确定自己是为什么这么做。  

  “哦,去哪儿了?”  

  “过去三个月都在美国,拿PHD。”  

  他出国了……原来,他不在国内……  

  齐祺眼底的笑意又深了几分,说:“所以,现在叫你DrQin是一语双关咯。”  

  “你好像叫我秦医生的时候都没有好事。”  

  齐祺思绪回到在医院的那一个月,的确每次一叫“秦医生”必定是两人斗嘴的开端,好像是一个按钮,一按下“秦医生”两个人就必须要掐一番,无限怀念啊!嘴上却说:“看不出你居然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不过得罪你两句,还记仇了吗?”  

  秦源听罢偏了偏头,嘴角泛起一个微笑的弧度,说:“是,怎么就记仇了。”那些小事清晰如昨,忘不了了。  

  “源哥哥。”傻笑二人组被这一声唤回,齐刷刷转头看去,只见王诗诗俏生生站在不远处的桌前挥手。  

  原来,他是约了她。  

  齐祺仍旧笑着,却伸手推了秦源一把说:“快去吧,别让她等久了。”笑着笑着,怎么觉得脸这么僵呢。  

  秦源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停顿,齐祺就又风风火火地走远了,秦源眼神追着齐祺消失在餐厅拐角,心里默默地想:看来腰是彻底好了。可是并没有一个医生医治好病人的成就感,却是鲜明的失落袭来。  

  “源哥哥,源哥哥。”秦源应声收回视线,看向王诗诗,抬步向她走去。  

  王诗诗双眼水光盈盈,在萝莉般柔亮粉嫩的脸颊衬托下,更显得楚楚动人,如一个精致的公主陶瓷娃娃,说:“源哥哥,你总是这么忙,都照顾不好自己,看你又瘦了。”  

  瘦了吗?秦源想想,自己最近是比较忙,平均每天只有3——4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是有可能导致体重下降,看来下午得去测量下BMI。  

  王诗诗已经习惯跟秦源说话时,他那种用沉默回应的一贯风格,于是继续说:“男人始终都是照顾不好自己的,看看我爸爸,总是说自己一个人很好,我妈妈去世十多年,他就一直拼命忙工作,终于到现在不年轻了,才开始觉得需要一个伴儿。源哥哥,你们男人都非得这么倔么?”  

  “倔?”秦源不解地微微皱了皱眉,摇了摇头。  

  “那源哥哥,你一直不愿意结婚,是为什么呢?”王诗诗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秦源,里面有一种不同于以往的坚毅神色。  

  这婚逼的实在是简单粗暴,可惜秦源的脑回路不属于正常范畴,他很淡然开口:“为什么说我不愿意结婚?”那语气像是问今晚想吃什么一样。  

  “……”  

  难不成要直说,你要是愿意跟我结婚,为什么一直不求婚啊?为什么每次两家人一商量婚期你就说“忙,再说”?王诗诗今天好不容易把话都已经问到了这个地步,自然没有又不了了之的道理,索性孤注一掷,说:“那意思是源哥哥没有不愿意咯!那趁晚上宴会的时候,直接公布我们的婚期吧。”说完吐了吐舌头,笑起来,感觉不过是她开了个玩笑。  

  “晚上是秦泉的订婚宴。”秦源淡淡看了王诗诗一眼,嘴唇蠕动,终是没再多说,压下了话头。  

  这一眼,看似轻飘飘却莫名有一种让人威慑的能量,震的王诗诗刚才那股坚定的气势烟消云散。  

  接下来王诗诗再说什么,秦源都只是保持着礼貌看着她,如同在看一出默剧,里面的角色嘴巴一张一合,却没有一个音节听了进去,也完全没有入戏。  

  而脑中,反复播放着刚才齐祺回眸时眼中忽然明亮起来的光彩,每一个细微的小动作小表情,甚至是她有些凌乱慵懒的发丝都那么生动清晰,原来过去三个月不是不想念,只是蛰伏了,如同深埋的美酒,时间是让它重现时更加动人的魔力,只怪自己太过后知后觉。  

  可是,这觉悟,不来的话是不是更好?  

  原来,自己从来都不是不想结婚,只是不想娶王诗诗罢了

第二十六章 初识本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