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一室暧昧

    齐祺自己已经住到了南边的开发区了,怎么秦源家还要再往南开?难道是要出城了?  

  等到了的时候,齐祺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怎么也没想到秦源的家在一个著名旅游胜地,芙蓉古镇上。  

  白日里热闹嘈杂的古镇,到了晚上寂静地仿佛穿梭了岁月,秦源把车停在一楼的车库里,带着齐祺从车库边上的一扇狭窄的对开木门走了进去。  

  小巧的前院,种着低矮的灌木,一栋两层楼的复古木质中式小楼立于眼前,没有辉煌的气势,更不觉得阴森寒碜,只精致地带着一些古朴的气息,在清冷的月光下,透着幽静和清凉,齐祺侧头看向秦源,这种气息,这种气质,如出一辙。  

  “不常回来,可能有些灰尘。”秦源推开一扇雕花木门,摸索着打开灯。  

  黑色的水晶灯点亮了整个房间,陈设却是跟屋子的外观很不一样的,甚至带着复古的欧式风格,齐祺很是自觉地往屋子里的黑色皮质大沙发走去,莞尔:“挺混搭。”  

  “呵,我奶奶是个洋派留学生。”秦源轻笑。  

  “你奶奶的房子?”齐祺已经坐下,扶着自己的老腰。  

  “现在是我的。”秦源绕过齐祺往里屋走去,边走边说,“等我下。”  

  齐祺眼珠子转来转去打量着这个屋子,越看越喜欢这种有点儿张爱玲时期的老上海风格,既传统古朴,却带着明显的欧式元素,海派的摩登复古,有点儿意思。  

  “我们还是上楼吧。”秦源空着手又走了出来。  

  齐祺这人向来不爱多问,点点头,跟着秦源顺着木质楼梯,吱吱嘎嘎地往上走。  

  楼上比楼下的陈设简单的多了,甚至很明显的现代风格,简约的布艺沙发,线条明朗的桌柜,连灯也是简单的白色玻璃罩子,秦源示意齐祺脸朝下卧躺在沙发上。  

  米色的沙发柔软宽大,齐祺几乎一躺上去就陷了进去,都不用秦源做任何动作,齐祺身上的小吊带就直接把整块腰给露了出来。  

  “不遵医嘱。”灯光似乎不够明亮,秦源凑得很近观察齐祺的腰,说话间呼吸喷在腰间,齐祺被痒得腰轻轻扭了扭,还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没有,我是搬了折叠椅去卖水果的,没有客人的时候,我就躺着休息。”齐祺狡辩。  

  “你确定你是在卖水果?”秦源指尖轻点齐祺腰间,语气里有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不满。  

  “咦,你这话什么意思?”  

  秦源皱眉,这么短的衣服裤子,确定不是童装吗?确定可以穿出门吗?开口却说:“我记得我说过建议你卧床休息。”  

  “哎呀,都不痛了,平时活动也完全没问题,我就觉得已经康复了嘛,而且这两个月坐吃山空,很没有安全感又很无聊嘛。”  

  “卖车的钱用完了?”  

  “那到没有,我存着当fuckyoumoney呢。”  

  “嗯?”两只手却不停,轻轻在齐祺腰间按摩。  

  “刘玉玲接受采访时说,她爸爸从小就教育她一定要存一笔钱,当遇到什么不公或者忍无可忍的事儿的时候,就大胆说fuckyou,Iquit,所以这就是fuckyoumoney。”  

  “然后呢?”  

  “然后?然后大约一时爽完,休息一阵继续找工作吧,哈哈。”  

  “既然还是要继续找工作,那quit有什么意义?”  

  “重点是受了委屈无需再忍,觉得自己有后路可退好么。”齐祺不满扭头说。  

  正对上秦源的眼睛,幽静深沉如海水,却暗藏漩涡,顷刻间便将神魂卷入。  

  “有时候无路可退,才能无畏向前。”秦源定定望着齐祺,缓缓说到。  

  这……是在让我没有退路去哪儿呢?齐祺咬了咬唇。  

  齐祺双唇泛着晶莹的水光,红润鲜艳得如同樱桃般可口,秦源心底那股怪异的情绪更加强烈起来,秦源清楚,那是最自然不过的异性相吸,多巴胺作祟,只是没想到自己怎么有些控制不住地想去尝一尝那双唇的滋味,是不是真的如樱桃般,清甜芬芳。  

  “稍等。”秦源终是压制下了那丝冲动,起身去准备热敷的毛巾。  

  月色清幽,一室暧昧,却错过了那个时机。  

  只是,情已起,再难收。

第二十三章 一室暧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