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宜家宜室撞上怪普洱

    在秦源的认知里,请人喝茶至少都该有冲泡和倒茶两步,看着自己面前这个粉蓝色的带柄陶瓷杯,实在不明白这里面怎么能装的是茶。  

  闻一闻,是普洱。  

  看一看,茶叶飘在大杯子里,却觉得胖胖地摆来摆去居然还挺生动可爱。  

  拿起来,杯子质地厚重光滑,圆鼓鼓一大只捧在手心,温温热热,有种莫名的踏实感,淡淡水雾中,吹一吹,轻尝一口,微苦的茶汤钻入口腔,初初觉得有些唐突,续而又泛起一丝回甘,居然有些上瘾了一般,如此反反复复喝了大半杯。  

  可能就跟大多数妈妈做的蛋炒饭一个道理,总是简单粗暴的来一大碗,鸡蛋和米粒随意碰撞,粘连不清,却总是让人很有食欲。  

  当时的秦源并没有注意到,齐祺泡的这杯极其没有工艺和美感的普洱,居然给了他一种关于家的古怪联想。  

  说到家,秦源觉得随意打量一个单身女人的家是一件不那么礼貌的事情,所以只是大致环视了一圈,注意到这是一个小小的loft格局,简单的浅色色调,却感觉到处都堆放着各式各样自己不太明白的物什,说不上乱糟糟,但绝对离干净整洁这个标准很远。  

  许是外科临床呆了10年,秦源见多了各式“大场面”,少年时期的龟毛洁癖已经得到良好的控制,当下并无任何障碍地坐到齐祺那张粉蓝色的狭小双人沙发上,任由沙发上还搭着一件粉色的家居服。  

  白色,粉蓝色,粉红色,几乎已经是齐祺这个房子里所能看到的所有颜色了。  

  还真是有少女心。  

  而齐祺呢,已经自顾自地翻箱倒柜了很久了。  

  备用钥匙这种东西,跟所有备用的东西一样,留下来的时候觉得他们是万不得已的救命玩意儿,却总是在需要救命的时候根本找不着。  

  秦源捧着茶杯很有耐心地一边喝,一边时不时抬眼睛看看在屋里转来转去的齐祺,当看到齐祺第三次翻阳台边上那个大储物柜时,终于觉得自己有义务稍微提醒一下:“建议你买一些收纳盒,把东西分门别类装好。”  

  齐祺略略窘迫,却嘴硬:“我这是才搬过来没收拾妥当好么。”  

  一般听人狡辩,秦源都会直接忽略,换言之懒得再多说什么,今天却饶有兴趣:“无论什么情况下,学位证、水壶和袜子都不该出现在一个柜子里。”  

  齐祺脸已经微微泛红,却还是硬是嘴硬:“跨界碰撞才有火花,哼。”  

  “原来如此,那个嘴巴患脚气的案例,我似乎是找到了病因了。”  

  “……”  

  齐祺说不过,直接逃离现场,去楼上卧室翻钥匙去了。  

  没人跟自己斗嘴,秦源颇为无聊地盯着茶杯,才发现自己居然把这么一大杯茶喝完了,怎么办,好像真的很好喝,还想再来一些。  

  当齐祺从装指甲油的盒子里翻出备用钥匙,兴高采烈地下楼的时候,就看到自己那个狭小的厨房里,站着一个穿着紫色衬衫,黑色休闲长裤的笔直背影,右手握着自己那只胖胖的陶瓷杯,穿着自己为魏子准备的那双粉红色男士拖鞋,面对着炉灶上的粉蓝色烧水壶,似乎是若有所思地静静等着水烧开。  

  一个男人用着带着强烈自己风格的东西,站在自己的厨房里的这个古怪画风,即便是结婚近十年的齐祺也觉得甚为陌生。  

  别说刘元杰从来就没出现在以厨房为背景的画面里过,就是在别的任何地方,两人各自的东西也是分的十分清楚,比如卫生间,也是并列的两个洗手台,一个花花绿绿摆满了齐祺的玩意儿,一个黑白灰简单几个物件,简洁干练,摆在一起,都像是被强行ps到同一个画面里。  

  于是,这个既诡异又和谐的画面微妙的让这两个人都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直到茶壶发出轰鸣声,才惊醒两人,一个不紧不慢地拿起茶壶给自己续水,一个假装刚刚找到钥匙走了下来。  

  “姑娘我找到备用钥匙了。”心虚的人总是喜欢刻意为之,似乎吼这么嗓子就给自己添足了勇气一样。  

  秦源闻声并没有立刻回头,还是不紧不慢地倒完水,才转身看了过来。  

  厨房的灯光比客厅的亮上许多,齐祺有一种被闪了一下眼的错觉。  

  “不要饮用烧开的自来水了,容易得结石。”秦源跳了频道。  

  “哦,那我去买个饮水机。”齐祺也跟着换了频道。  

  “你一个人住,一桶水要喝很久,容易滋生细菌,而且饮水机不常清洗的话,更易滋生细菌。”  

  “那我一次买一大瓶纯净水回来。”  

  “成本太高,而且搬运不便。”  

  “那怎么办?”  

  “按滤水器,定时更换滤芯。”  

  “我才不记得这种事情呢,而且我也不会换啊。”  

  “很简单的。不然,打客服热线预约上门更换。”  

  “嗯……”齐祺若有所思,说,“你卖一套滤水器提成多少啊?”  

  “……”  

  好心当成驴肝肺,秦源觉摇了摇头,转身从橱柜里找出一枚玻璃杯,倒上大半杯水,递到齐祺眼前,向着光,灯光透过玻璃杯和里面的水,印在齐祺脸上,照出了一大片闪动的水光。  

  秦源不自觉多看了一眼,一瞬又淡淡收回视线,说:“自来水烧开只能杀菌,但是水中的余氯、有机物和少量重金属沉淀任然存在,你看,肉眼就很明显地看得到大量沉淀。”  

  齐祺很是认真地观察了半天,说:“我说你是不是对我厨房也太熟悉了些吧。”我都不记得我这个橱柜里有玻璃杯。  

  秦源也纳闷,自己只不过是随手一开柜门,就正好找到了一只讲解道具,却说:“总算杯子还是放在厨房没有放在厕所。”  

  “……”齐祺不满,脱口而出,“你这么啰嗦,女朋友怎么受得了?”说完眼神一转,瞟向秦源,正好看到秦源的眼神也看来过来,一时间两人目光相接,齐祺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这人的眼底有一片沉静的海水,湛蓝湛蓝的看不到底。  

  “我没有女朋友。”秦源低眉低眼地继续看着齐祺的眼睛,慢悠悠地说。  

  “王诗诗?”  

  秦源眼神似定格一瞬,片刻后调转了视线,说:“她是我未婚妻。“  

  莫名,心脏错跳一拍。  

  齐祺有些诧异,自己是不是太三八了一些,立刻转身,生怕自己失常被看了去,随手将备用钥匙放在吧台,说:“是了,帮我跟我们家公主问好啊~”  

  “公主?”  

  “是啊,没准以后我要去凯沃上班,她可不就是我们家公主。”  

  秦源拧眉,觉得这话听着怪怪的,觉得齐祺大约是认知在偏差,于是说:“你与王叔之间是雇佣关系,不是从属关系,没有‘我们家公主'这一说法。”  

  齐祺扶额,转身说:“是是是,你们家公主,不是我们家的。”  

  “核心在于不是谁家的,而是,她不是公主。”  

  “比喻啊大哥!”  

  “那在你这个比喻的同等概念下,她是公主,你是什么?”  

  齐祺摸摸脑门,半仰着头思索了片刻,说:“大约是个嬷嬷吧。”  

  “……”秦源无奈摇摇头,放弃跟齐祺讲道理,说,“幸好你不姓容。”  

  “嘿,小浪蹄子,再嘴巴没个把门的,小心我拿针扎死你。”齐祺举起两只爪子,作势耍狠,脸上的表情却做得十分不到位,笑嘻嘻地没一点儿杀伤力,甚至,可以说很可爱。  

  秦源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侧头埋进阴影里,放下杯子,拿起备用钥匙,侧身走出厨房,说:“拜拜,齐嬷嬷。”  

  齐祺在后面嚷嚷:“我的车还是很不错的,记得评估价格高一些啊!”

第十四章 宜家宜室撞上怪普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