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与秦医生斗其乐无穷

    最后齐祺还是不得不请了个看护,没办法啊,这一两周连床都下不了,别说魏子要上班没法一直照顾着,即便是他可以,也不可能让魏子帮自己上厕所,帮自己擦身体啊,再说了,自从魏子和张或重逢以来,他们俩那始于年少,中间曲折,后来动人的同**恋,就火石电光地再度重新燃烧了起来,两个人重温旧梦都来不及,齐祺又怎么忍心让他们困在医院呢。  

  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就是齐祺过去几年未雨绸缪,不嫌事儿多地置重金给自己买了商业保险,加上社保,住院的费用不用担心了,每天还有500的补贴,齐祺对于这种躺着也能赚钱的情况,真真满意的不得了,甚至在内心深处,暗暗觉得自己这一跤其实摔的很是时候,至少公司没法立刻把自己开除,而自己也暂时不用苦恼工作的事情了,所以在医院待得分外安稳,已然成为了住院部8楼骨科的优秀病患了。  

  其实,齐祺作为一名躺在床上的病患,浑身的力气也只有一双招子一张嘴可以用上了,而病床周围除了看护大姐,就只有秦源及小护士实习医生某某若干了。  

  所以,秦源无论从外貌还是职能属性上,都轻易地鹤立鸡群,成功吸引了齐祺最大的关注,以至于让齐祺每天都处在一种小期待和小喜悦里,期待每日观赏秦源来查房,以及跟他言语上较劲一场。  

  比如:  

  “哟,这不是秦医生吗,又组团带人来围观本姑娘的腰椎了啊。”  

  “病人精神状态良好,有助于恢复,建议加大用药剂量,今天多输一组。”  

  ……  

  “呵,看来秦医生大年三十是洗过脚的啊,一到饭点儿就准时上门了啊。”  

  瞥一眼齐祺摆了一桌子的饭菜,说:“病房里不能招待客人。”  

  “没有啊,就我一个人啊。”  

  “哦,病患更忌暴饮暴食,特别是卧床期间,一来容易引起消化不良,二来万一消化得太好……”停顿,眼神淡淡地将齐祺从头到脚扫了一遍……  

  ……  

  “排尿排便正常吗?”  

  “……”无视。  

  “排尿排便正常吗?”  

  “……”再无视。  

  秦源眼神扫过来,齐祺哼一声,呛声:“什么叫正常?是按照频率还是按照质量来评判的啊。”  

  摸下巴,凉凉开口:“病患配合度降低,排除恢复障碍……是经期快到了吗?”  

  ……  

  齐祺看着坐在自己床边椅子上,以一种与环境和吃的东西非常不搭配的优雅啃着一块大鸡排的秦源,抱怨:“太缺德了!你想吃鸡排就吃,为什么非要当着我的面吃,你非要当着我的面吃也就罢了,你为什么非得让外卖送到我的病房!什么时候医院的管理这么疏松了,外卖小哥都能随便进出!”  

  “你想吃吗?”  

  “你绝对是故意的!老娘昨天就问你能不能吃炸鸡,你跟我说什么,现在食品安全问题那么多,病人养病期间还是要多注意清淡饮食什么巴拉巴拉的,老娘才忍了又忍!你今天又跑来在老娘面前吃!你纯粹就是嘚瑟!纯粹就是想气死我!”  

  “那你想吃吗?”  

  “吃!”  

  撕下一块递过去,说:“吃一点没关系。”  

  两口啃完,望着秦源。  

  又撕下一块:“不能再多了。”  

  两口啃完,继续望着秦源。  

  秦源叹口气,看了眼剩下的鸡排,说:“算了。”  

  齐祺欣慰之,伸手准备接鸡排。  

  就看秦源优雅地三两口迅速全部吃完。  

  ……  

  “今天开始康复训练。”  

  “什么鬼?”  

  “就是忍着痛硬逼着自己做一些不想做却不得不做的事情。”  

  “像请客埋单是吗?”  

  “对,而且自己还不能吃。”  

  ……  

  “快,扶我一把!老娘的老腰又要断了。”  

  “抓围栏。”  

  “噗!”  

  “嗯?”  

  “抓栏杆,下一句是不是撕床单。”  

  “嗯?”  

  “算了算了。”  

  一脸正经的秦医生幽幽开口:“想不到你懂得还挺多嘛。”  

  ……  

  打闹间,不知不觉一个月时间过得飞快。  

  当齐祺摆脱了卧床不起的困境后,做的第一个决定就是辞了看护,反正每天都没事儿,就极有耐性地慢慢挪动去厕所、去食堂、去小花园,独特的走路风格,独身一人的住院状况,以及整天见谁都笑嘻嘻着一张脸,让齐祺在广大的小护士、护工、食堂大妈和门卫大爷群体中获得了极高的人气,甚至是被辞了的看护,也时不时溜达过来扶齐祺去下花园,或者跑个腿买点儿水果之类的。  

第十八章 与秦医生斗其乐无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