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债主来了

    就像魏子说的,齐祺一定是玛丽苏上身了,不然干嘛把刘元元拉到自己单位实习。本来齐祺只是觉得刘元元既然想来,而自己也正好办得到,那么就顺手帮个忙呗,谁知道这世界这么纷繁复杂,什么举措都能被解读得千奇百怪,蝴蝶扇一扇小翅膀还真的会引发海啸。  

  用魏子的话讲:“齐大小姐,亏你长了一张聪明的脸,整天看上去一副很有主意的样子,结果脑子里想的都是中午该吃什么,明天该穿什么吧!”  

  嗯,齐祺此刻果真是在想中午该吃什么。  

  不然还能怎么办呢?难道真得听刘家老太太马艳丽的阴谋论?或者认真思索是该自己引咎辞职还是垂死挣扎一番?  

  其实马艳丽老太太简直太高估了齐祺的智商,就凭她,能想到假好心帮刘元元安排工作,实际上是为了报复刘家的计谋?  

  拜托,说得好像是齐祺使坏,让刘元元把两份协议故意寄错了对象的一样。  

  两家公司参与同一个项目,均是内容提供方,结算比例却完全不一样,项目完结后可能还会面临千万的收入差额,这不仅仅是泄密,而是赤裸裸地崩坏了。  

  现在好了,眼看着两家公司签章完就生效的协议,现在直接烂在手里了,负责跟两家公司谈妥协议的齐祺,此时巴不得自己是隐形的,既要面对来自两家公司的炮火和可能拒签协议的后果,又要面对来自公司上层必须完成协议的死命令。  

  而刘元元除了被齐祺问了下是不是寄错邮件后立刻跟马艳丽老太太哭完一场后,还在前台坐的安安稳稳,请问这个如何算是报复刘家?  

  请问有这么蠢的人吗,费尽心机要杀敌一百,自损八千万的吗?  

  齐祺握着马艳丽老太太打来的声讨电话,脑门上青筋都快爆出来了,却终是被气笑了,笑着笑着才发现,自己都不是她媳妇儿了,干嘛非得听她废话啊,想通这一层,齐祺愉快地直接挂断了电话。  

  反正想不出中午吃什么,不如约一约凯沃的王总吧,垂死挣扎一把,看能不能骗他们先把协议签了。  

  手机又震动了,齐祺胆战心惊地扫了一眼,不是马艳丽老太太。  

  “喂。”齐祺耸着肩夹着手机,手指飞快地跟王总聊着微信PC端。  

  “齐小姐,我是秦源。”秦源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带着一股子被电流加持过的距离感,直接像来自另一个次元。  

  “哦。”齐祺有种不祥的预感。  

  “打电话来是为了提醒下齐小姐,如果你在30天内没有提出异议,我将默认按照我方提供的赔偿标准来履行了。”果然祸不单行。  

  齐祺29岁这一年,不过来了5个多月,却简直过的太精彩了,丢了老公,眼看着就要丢工作了,却还要再舍一笔财(说的像她有财可舍一样)。  

  所以,既然都这样了,除了再丢点儿人,齐祺其实也不剩什么了。  

  “支持打白条或者分期付款么?”齐祺这人从来不会讲价,买个菜都不问价格直接稀里糊涂选好让给多少就给多少,又实在没拖欠过人什么财啊物的,赖账什么的也确实不太会。  

  “……”秦源突然感觉怪怪的,怎么有一种黄世仁的感觉,明明只是善意提醒(啊喂,你听听你那口气,怎么都像催帐的好么)。  

  “那你把我车开走吧。”齐祺听秦源没回复,想起那个触目惊心的赔偿金额,还是缩了缩脑袋问。  

  “我为什么要一辆玩具车?”秦源记得齐祺的车,也记得齐祺曾提出过这个建议,当时自己不是就否了么。  

  好吧,又被嫌弃了。  

  “你怎么能以貌取车啊,长得小巧可爱是优点好么。”  

  秦源还真的脑补了一下自己坐进那车的画面,皱了皱眉,正色说:“如果这样,我还要找人评估车价……如果你实在无法一次性偿还,我建议可以请青朗拟一个还款协议,分12期,利率为基准率,怎么样?”本来秦源是想建议齐祺抵押贷款的,可莫名地话却说不出口,总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不是很放心,如果都是欠债,那就欠自己的吧。  

  齐祺一听就想起杨青朗那人了,赶紧说:“别别别,给我宽限几天,我把车卖了还你。”  

  这明显和秦源想的不太一样,不过虽然觉得哪里怪怪的,逻辑上又觉得这似乎是更简洁的方法,只简单发出一个“嗯”,便不知道可以说什么了,却不知道为什么还不挂断。  

  “好了,拜拜,债主。”债主?明明是公正的赔偿行为,怎么能被渲染成带着胁迫感的压榨行为呢?秦源想出声讲讲这个道理,齐祺却已经先挂断了电话,莫名,秦源心口有点儿堵。  

  握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才被对面的人招回了神。  

  “源哥哥,刚才跟谁打电话呀?”王诗诗不满地撅着嘴巴。  

  “哦,她?债户。”说完嘴角扬起一个当事人毫不知情的弧度,王诗诗目光一紧。  

  “女生?”  

  “女神经。”秦源转身,推开诊室的门,留给王诗诗一个背影。  

  王诗诗愣了愣,小跑着跟上,一把拽住秦源的手臂,秦源僵了僵,却总归没有拒绝。

第八章 债主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