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债主金主和公主

    另一边,成功约到凯沃王总的齐祺在下车前特意把衬衫的扣子多系上了一颗,然后挑了临窗的一个雅座等着。  

  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马路,以便王总到了齐祺能第一时间看到。  

  宁静的闹市中心的小街,有一番雅致的夏日情调,齐祺一转头正好看到一辆捷豹特有的紫黑色轿跑漂亮地甩了一个尾,像平地里的惊雷,打破了所有宁静。  

  捷豹迅速侧方位停好,走下一个穿着浅蓝色衬衫配浅棕色的九分裤的男人,修长挺拔中略带着不经意的放松,站在六月已经不够温柔的阳光下,却让人觉得有一股清爽的凉沁,感觉像小时候的暑假,晒着大太阳时手里举着的那只薄荷冰棒。  

  真真的有食欲。  

  而他的身侧,站着一个穿了一身粉色欧根纱连衣裙的女生,栗色的微卷中发,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亲热地挽上了薄荷冰棒的手臂。  

  哼,也不嫌热。  

  不过是心里浅浅的一句吐槽,却像被听到了一样,薄荷冰棒的视线忽地就落在了齐祺面上。  

  那算是怎样的一个眼神?如果人的眼神都是具象的,齐祺觉得这个眼神就像是一条蓝色的激光,咻咻咻地直接射了过来。  

  齐祺咧开一个不自然的微笑,点点头算作招呼。  

  薄荷冰棒,不对,秦源眼神却转开了,低头对旁边的女生说了句什么,女生绽放了一个无比甜美的微笑,还娇羞地用手拍了拍他的手臂,那个亲热的劲儿……  

  还没等齐祺再度腹诽什么,后背已经响起了王总低沉却带着经岁月淘洗后越发显得苍劲磁性的嗓音:“齐小姐,久等了。”  

  财主来了,债主什么的,齐祺一瞬间就抛于脑后。  

  这个王总,名叫王长安,明显与齐祺公司的陈总很不一样。如果说陈总符合市面上90%的总的形象和气质,那么王总则属于金字塔尖的那出类拔萃的少数人。  

  常年运动,喜欢音乐、书籍和摄影,无任何不良嗜好,虽不爱过多言笑,但是举止间自然而绅士,像一个低调的贵族,而时间也偏心的很,只渲染了他的深度,却忘记给他刻上印记。  

  齐祺跟他交流的时候,都会收起平日里跟其他老总们交流时喜欢带点儿身为漂亮女人的性别优势,也就是女人在异性面前受天性召唤下所使出的一些带着女性荷尔蒙的小表情小动作,但是面对王长安这样一个人生实在太有见识和岁月开挂加持过的大神,在他面前耍花腔耍撒娇那套就像一只小妖精想在天大圣面前装仙女儿,所以齐祺觉得还比如简单粗暴一些,直接显出原身,放出干货,底线和诉求摆在明面上,诚意和空间都放到最大,这样无论碰撞出的是火花还是火光,至少,心底舒坦,觉着跟跑完5公里似的,累是有点儿,但更多的是脚踏实地、酣畅淋漓。  

  而今天,齐祺清楚既然王长安会来,那就证明协议他是要签的,只是不清楚他一直压着不签是为了开出什么样的价码。  

  毕竟,小妖精虽是没必要在齐天大圣面前装仙女儿的,可是齐天大圣要干嘛,小妖精也猜不出来啊。  

  反正猜不出来,即便猜出来了该对付不了的也还是对付不了,索性将来兵挡,火来土掩。  

  王长安是陕西人,所以今天齐祺做的最刻意的事情便是把吃饭的地方定在了一家陕西餐馆,精致的碟盘里装的是本该豪爽成盆的火辣辣面食,就像给张飞穿上了西装,始终不得劲。  

  同样不得劲的还有齐祺,财主和债主坐在了一起这是个什么意思。  

  齐祺尽量保持着自己在王长安面前一贯的坦诚模样,本打算将全部的脑容量用在加载与王长安的公事上,只是无奈多了两个天外来客,不但让正事彻底谈不成,还让齐祺被动地接触到了太过生活化的王长安。  

  这感觉不太好,惯性用左脑思维接触的人,突然揭掉了面具,看了他人性甚至感性的一面,就像刽子手窥得了死囚的无奈与哀伤,他日相见于刑场时又怎么下得去手。  

  不过,他俩对弈,从来都不是齐祺对王长安下不下得去手的问题,而是王长安出于人道主义和大局,不得不收敛气势,陪着玩儿。  

  这么一想,齐祺反倒宽慰了,反正公事各有原则底线,自己的功效实在细微,而且往大了说凯沃要真不签协议,公司还有一水的高层,有的是人更急。  

  于是踏实下来,认真假装不经意地观看着这一出拜见岳父大人的家庭伦理轻喜剧。  

  “爸,源哥哥也是摄影爱好者,去过好多地方,拍了好多漂亮的照片。”  

  不错不错,投其所好引开话题,齐祺为王诗诗在心里点了一个赞。  

  果然两个男人开始了一场关于设备选购与炫技知识点的深入浅出式讨论,齐祺双耳已自动屏蔽,却还是拿出了混饭局的假专注绝技,两眼直愣愣地瞅着说话人,时而恍然大悟般点点头,时而会意般微微笑,简直游刃有余,却百密一疏忘了对面坐的人是王长安,他岂不会看不出来,果然他及时刹住话题,体贴地把话题引到了大道上,总算普罗大众让齐祺是真听得懂也感兴趣听了。  

  “七月最美不过在开往稻城亚丁的路上,成片开得正好的格桑花,望过去,只有你脚下的路,穿梭在蓝天白云和花海上。”同样是说美景,花海怎么都比刚才讨论的沙漠吸引女生的关注,王长安明显感觉到女儿王诗诗一脸向往地望向秦源,果真女大不中留了,转目看齐祺,也发现她晶亮了一双招子,明显想到了一个什么让自己兴奋不已的念头。  

  “王总,那条路小车能开过去吗?”  

  正想回话就发现坐在自己身侧的秦源居然先答话了:“难道你是想开自己那玩具车去?”  

  此话一出惊动了在场三人。  

  王诗诗OS:咦,他怎么知道她开什么车?难道他们俩早就认识?难道他俩关系不一般?  

  王长安OS:他一直都是你问我答被动应对的样子,这突然主动发问……  

  齐祺OS:泪!居然忘了我是个即将没车的人了……  

  “哦,齐小姐感兴趣?”王长安从王诗诗那张明显透着酸气的脸上挪开视线,转而用提问回答齐祺的问题。  

  齐祺讪笑:“帮朋友问问。”  

  我有个朋友句式,齐祺一说完发现很没有说服力,特别是面对王长安,于是干脆打起精神来,坦荡道:“我想去看看。”  

  “你那车连备胎都没有,要是中途坏了……记得紧急救援的电话吗?”秦源说话间的这一个微妙的停顿,像一个冷静的藐视。  

  “嘿,别看不起我的车,人家是防爆轮胎,零胎压也可以行驶的好么~而且能不诅咒我么?”不满是不满,可是还是虚心地低头开始搜索紧急救援得电话号码,被秦源这么一提,齐祺才发现自己果真是不记得的。  

  “源哥哥认识齐小姐……的车?”姑娘你确定你不是想问你俩是不是认识。  

  秦源侧头望向窗外,抬手指了指路边停了一水的车中的一辆,白色的小车正停在一辆大切诺基后面,显得是有点儿像出来开玩笑的,而且前面一个明显的凹痕,秦源皱眉心道:怎么还没修?  

  王诗诗脸上有些挂不住的不满,这是不是太熟悉了?鼻子里哼出一声掩藏得极好的应付:“很可爱啊。”  

  “喜欢的话,一会你开走吧。”秦源说。总觉得这辆车不修而在路上跑很不安全。  

  齐祺正刷着手机,被一句话炸得猛抬起头,瞪圆了一双招子。  

  只听说过女人善变,殊不知为了讨女人欢心的男人更善变,英雄!不是都说好卖车还钱吗!没约定还款日期,齐祺还为自己得机智偷着乐,觉得可以慢慢卖,自己多开一段时间呢!  

  另外两人也惊讶不已地望着秦源,谁来解释解释,这是什么个意思?  

  忽然,王长安眯了眯眼睛,笑说:“还没嫁出去之前,还是归爸爸养,诗诗喜欢,就抽空去挑挑颜色款式吧。”  

  土豪爸爸什么的,不要太幸福啊,齐祺艳羡地望向王长安。  

  王诗诗却笑着看了自己爸爸一眼,又转眼望向秦源,朱唇微启,撒起了娇,说:“源哥哥真是的,我怎么能要齐小姐的车呢,还不快替我谢谢爸爸。”一辆破车,姑娘我开玛莎拉蒂的好嘛!  

  这话说得生怕别人不知道秦源是她的一样。  

  秦源却没说话,抬腕看了看手表,手指轻巧桌面说:“下午有手术,我要走了。”  

  王诗诗嘟嘴以示不满,说:“说好了要陪人家吃午饭的。”  

  王长安喝了口茶,说:“诗诗,事业为重,陪秦源回医院吧。”

第九章 债主金主和公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