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不好,是石屋那边,爆炸了!

    十一  

  长长地吸进一口烟。烟头上的火光骤然变亮,一张铁青的脸映在了暗黑的玻璃窗上。  

  李汉光将烟蒂扔在地板上,狠狠踩灭。再度举起望远镜,朝着沈嘉霓居住的浮脚楼方向瞭望过去。  

  李汉光站在窗口已经向那边观察很久了。他看见雷震天进了沈嘉霓的住所,而很快那座房子的灯光便熄灭了。他当然能猜到那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切会发生的这么突然。  

  难道沈嘉霓和雷震天早就有一腿?没可能啊!如果这两人有旧情,沈嘉霓又怎么需要他来建立与威龙训练营的联系?李汉光愈发想不通了。  

  这么说,这两个家伙见面第一天就勾搭上了。竟然能发生这种事,真是一对狗男女!  

  看来,这个女人实在是不简单啊!  

  十二  

  不知过了多久,沈嘉霓缺氧的大脑才重新获得血液的支持。仍未完全清醒的她梦呓般地说道:“知道吗,我从来没有这样过……是你……让我做了一次真正的女人……”  

  雷震天没有作声,只是默默地将她揽在了怀中。  

  “雷,我一个女人家,很多事情独自应付不来,我很需要你,和我一起去征服这个世界好吗?”沈嘉霓抚摸着雷震天强壮的胸肌,喃喃地说道。  

  “我只是一介武夫,夫人有事只管吩咐,在下当效犬马之劳!”雷震天一如既往地表明态度。  

  “别再叫我夫人好吗?以后直接叫我嘉霓好了。”沈嘉霓做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当着其他人的面也这样称呼?”雷震天问道。  

  沈嘉霓一时语结。  

  “那我以后干脆就叫你甜心好了。”雷震天打趣道。  

  沈嘉霓思考了片刻,然后认真地说道:“先帮我应付完现在的局面,以后你想怎样称呼都随你。”  

  “可是我又能帮得了什么呢?除了这个训练营,其它的我也应付不来。”  

  “你只要做好现在的事,其它的就交给我好了。知道你做的事有多重要吗?你只要能帮我培训出一批忠实可靠的人才,这个组织就一定会牢牢地掌握在我们的手中。到时候你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沈嘉霓的眼中开始放出光来。  

  “我对其它的都不感兴趣,甜心,我只想要你。”雷震天做出腻腻的样子又凑了上去。  

  “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了……”沈嘉霓迎合上去,吻住了他的唇。  

  黑暗中,两人又扭缠在了一起……  

  —————————————————————————  

  突然,“轰”地传来一声巨响,整个房屋都震颤了一下。  

  “怎么回事?!”雷震天翻身跃起。  

  “是……”沈嘉霓疑惑中夹杂着惊惧。  

  雷震天赤着身体冲到外间的客厅,一把拉开窗帘,随即大叫到:“不好,是石屋那边,爆炸了!”  

  “什么?!”沈嘉霓感觉头皮都开始发麻了。  

  “真是见鬼了,我就担心会出事!”雷震天从地上摸索着找到衣物,飞快地往身上套。  

  沈嘉霓打开了床头灯,也急急忙忙开始穿衣服。  

  “我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情!”雷震天一边系着衣扣,一边朝外面冲去。  

  十三  

  听到石屋那边的爆炸声,李汉光连忙抄起对讲机,可连续呼叫了几遍,也没听见有人应答。李汉光暗叫大事不妙,冲出房门,急匆匆便向石屋方向跑去。  

  此时训练营内已经人声嘈杂,本已熄灭的灯又纷纷亮起,人员开始从不同方向朝石屋汇集。  

  李汉光第一个来到了现场,他看见石屋的铁门已经被炸开。李汉光高声呼喊着两个守卫的名字,可是却没听到有任何一个人回答。  

  李汉光拉动滑架将子弹推上膛,双手紧握着手枪,小心翼翼地向还在冒烟的门边靠去。  

  突然,只听“轰”地一声,石屋内再度发生了爆炸!  

  “当心!”李汉光听到身后有人大喊,随即便被人扑倒在地。  

  灼热的烈焰裹挟着石屑沙尘喷涌而出,而李汉光却因为有人保护而安然无恙。  

  石屋内瞬间燃起了大火,热浪逼得人无法靠近。  

  借着火光李汉光这才看清楚,原来扑倒他的人是雷震天。而雷震天却因为替他遮挡,手臂被飞溅的石屑击伤,血已经染红了半个袖子。  

  李汉光急忙去查看伤口,却不料被雷震天一把挡开。  

  “我没事,小心周围有人埋伏!”雷震天一边提醒着,一边迅速滚到了一个地势相对安全的地方。  

  这时,已经有不少人陆续赶到了出事地点。大家看着熊熊燃烧的大火,怕再次爆炸而无人敢于靠近。  

  “快准备灭火器和沙土,赶紧灭火!”雷震天已经站起身来,高声指挥道。  

  听到指令,赶来的人立即散开,四处寻找灭火工具。  

  “这里发生了什么,你安排的守卫都到什么地方去了?”雷震天对着李汉光大吼道。  

  李汉光被问得哑口无言,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轰”地又一声巨响,爆炸声从停机坪方向传来了过来!  

  “你们几个留下来搞清状况,剩下的人跟我来!”雷震天高声呼喊着,带着人朝停机坪方向跑去。  

  刚跑出没几步,猛听得“轰”地一声巨响,又一颗炸弹在前方六十米处爆炸了!  

  “趴下!”雷震天话音未落,已经向前扑倒在地,用双臂护住了头。  

  一群人仓惶倒地,也纷纷用手抱住了头。  

  直到空中的碎石、渣土坠落完毕,一干人等才在雷震天的带领下,小心翼翼地再度朝停机坪方向而去。  

  十四  

  江雄这边进行得很顺利。他制造的第一次爆炸,已经把所有人的注意力转向了石屋。当第二次燃烧炸弹爆炸后不久,他又遥控炸倒了高架岗楼,守卫如他所料地摔了下来,他用枪托将守卫砸晕,给其留了一条性命。  

  江雄按照雷震天的吩咐,先确认了一号直升机后,将一块炸药安放在了另一架直升机的螺旋桨转轴上。  

  江雄知道,现在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他必须要尽快逃离此地。当然,前提是直升飞机千万不要出现麻烦。  

  坐进直升机的驾驶舱,江雄沉着地开启电源,用最快的速度做着冷启动前的一切准备。不过让他感到温暖的是,设备、仪表一切正常,而且油料也很充足。  

  十五  

  螺旋桨的轰鸣声突然传来。雷震天一边跑,一边气急败坏地对着身边的手下大叫到:“去拿火箭筒!”  

  雷震天和李汉光带着人刚穿过树林,却发现一架直升机已经升空。  

  “我们上另一架,赶紧追!”雷震天再度高喊道。  

  话音未落,只听“轰”地又一声巨响,火光冲天处,二号直升机的旋翼被炸断抛向了半空中。  

  一干人等全部匍匐在地,眼睁睁地看着空中的直升机加速远去。  

  “给我枪!”雷震天一把拽过傍边人手中的突击步枪,飞身跃起,对着夜空中渐远的黑影疯狂地扫射。  

  一时间枪声大作,一条条火舌射向空中,直到所有的子弹打完,枪声停止。  

  可是另李汉光懊恼的是,伴着周围高高低低的虫鸣声,依然能听到直升机的引擎声隐约传来,而且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逐渐消散在了深邃的夜空中……  

  十六  

  江雄成功逃离了威龙训练营。他将直升机降落在距雨林边缘几公里的一块空地上,把两支突击步枪埋了起来,只随身携带两支手枪、消音器、两块塑胶炸药以及遥控引爆器,然后徒步走出了林区。  

  疾步的行走让江雄出了不少汗。汗水中的盐分蛰着皮肤上的伤痕,让他浑身都有针刺般的感觉。他穿的上衣是从那个守卫的尸体上扒下的,带着血污、汗水和伤口中渗出的体液,湿漉漉地沾在身上。  

  江雄目前最迫切的,就是尽快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处理身上的伤口,避免感染引发高烧。他必须要保持一个相对良好的身体状态,以应对即将到来的终极对决。  

  江雄很庆幸当时把移动硬盘等物品隐藏了起来,不然这些东西笃定会落入沈嘉霓手中,而自己恐怕也已经命丧黄泉了。  

  现在那个守卫的手机就在江雄手中,他相信沈嘉霓肯定会与他联络的。  

  十七  

  “这里是什么地方?”沈嘉霓环视众人,“威龙训练营!”她大声叫喊着,“竟然能发生这种事,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沈嘉霓愤怒地瞪圆了双眼,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有一点可以肯定,一个被锁在石屋里的人是干不了这件事的,这里一定有‘老虎’的同谋。”雷震天一脸阴沉地说道。  

  “是啊,我也觉得蹊跷,为什么这样的事偏偏发生在威龙训练营?”李汉光的矛头有所指向。  

  “汉光兄,我觉得你话里有话。人是你带来的,看守也是你的人,现在出了事情与我训练营何干?”雷震天反诘道。  

  “‘老虎’可是这个训练营用了几年时间培养出来的,有人想帮他也在情理之中。”李汉光知道此事干系重大,怕逃不过追责,一心想转移视线。  

  “这个家伙离开训练营已经十多年了,有谁还会和他有什么交情?你也是从威龙出去的,这里的规矩想必你也很清楚,所有成员的个人信息训练营都不掌握,每个人就只是一个编号。就拿你我昨日相见,我只是看你面熟,如果你不自己介绍,我都不知你的姓名。汉光兄也在此受训过几年,难道也和谁建立过交情?”雷震天丝毫不留情面。  

  李汉光一时无语。这里毕竟是雷震天的地盘,如果真惹毛了他,恐怕活着出去都难。  

  “再者说,”雷震天继续道,“昨日夜里我去巡查,见你只安排了两个守卫,我好意提出给你增派人手,可是你却拒绝了……”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争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调查清楚谁是‘老虎’的帮凶,然后再仔细商讨对策!”沈嘉霓怕引起内讧,急忙打断了两人的争执。  

  “夫人所言极是,最重要是先搞清来龙去脉。再说,现在我们还都只是猜测,那具烧焦的碎尸到底是谁还没搞清楚呢。”雷震天立即附和道。  

  这时,一位训练营的教官走进了会议室,来到雷震天身边,低声耳语道:“调查的结果出来了,您看……”  

  “快让他们进来。”雷震天立即吩咐道。  

  临时调查组是由威龙训练营的反刑侦、法医学以及枪械弹道方面的三位专家教官,以及沈嘉霓亲自指定的三位王子豪旧部组成的。之所以没让雷震天和李汉光参加,就是担心他们当中有人施加压力,影响到结果的客观公正性。  

  当然,调查的结果与雷震天和江雄的设计完全一致。  

  调查组确认了那具炸碎烧焦的尸体就是守卫阿德,颈部有明显刀割伤;另一具阿荣尸体头部颞骨有凹陷性骨折,颈椎骨骨折,随身的佩刀上检测到了阿德的血渍;在阿荣尸体附近找到了那把卸掉了消声器的手枪,手枪上只有阿荣本人的指纹,经弹道分析,石屋内提取的弹头与阿荣尸体周围发现的弹头均出自这支手枪。  

  根据调查组提供的各种证据,很容易得出以下结论:  

  ‘老虎’很可能许以利益,诱惑阿荣协助其逃脱;阿荣用刀杀死了另一个守卫阿德,随后炸开石屋的铁门救出‘老虎’;接着将阿德的尸体挂在铁架上,引爆燃烧炸弹制造‘老虎’被杀的假象;在两人前往停机坪的树林中,‘老虎’反目,与阿荣发生了搏斗,扭打过程中阿荣打光了枪中的子弹,‘老虎’用枪柄砸晕了阿荣,然后拧断其颈椎致其死亡;最后,‘老虎’袭击了停机坪的守卫,继而架直升机逃脱。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不好,是石屋那边,爆炸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