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八章 用这个。狠一点,要见血!

    “桃丝,听说你前段时间受了伤,不知恢复得怎样?”江雄率先打破了沉默。  

  桃丝下意识地揉了揉左肩,眉头微皱了皱,答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阴天下雨时,里面关节疼,外面伤口痒。”突然她眉头一扬,又开始挑事了:“呦——您老人家终于想起来关心我了?你说我这没人疼没人爱的,受了伤也只能是自己硬抗,难受了连个揉揉的人都没有。”  

  “桃丝,我真恨不能揉死你……”方婷咬着牙根,一脸又爱又恨的表情。  

  “看,看,原形毕露了吧,我就说你不会那么大方嘛!”桃丝继续调笑着。  

  “你也不知道说句话哦——”方婷捏住江雄的皮肉,狠狠地又拧了一把。  

  江雄痛的呲牙咧嘴,却不敢喊出来。  

  “好了,小宝贝,姐不逗你了,坐船闷了那么久,就想让你开心一下。还是说正事吧,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桃丝收敛了表情,正色说道。  

  “方婷的身体不适宜远行,我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让她调理一段时间,之后我想带她去南美。”江雄说出了他的初步打算。  

  “你现在有合适的地方吗?”桃丝接着问道。  

  江雄愣了愣。他原本以为依莲娜会让桃丝有所安排的,现在听桃丝的语气,似乎并不方便接纳他们。于是想了想,说道:“暂时还没有,我准备天一亮就去安排。”  

  “哦——”桃丝若有所思。  

  “桃丝,我们正在跑路,不想连累了你,前边找个地方让我们下车就好。”江雄立即说道。他从小就没有麻烦人的习惯。  

  “怎么,嫌我是电灯泡碍眼?”桃丝的语中透着不快。  

  “哪里……”江雄嘴笨,不知该如何往下接了。  

  “我和桃丝从小到大情同姐妹,我现在有难,她怎么会坐视不管?你不要误会她。”方婷替桃丝解释道。  

  江雄歉意地一笑,不再作声了。  

  “我们岂止是情同姐妹……一切由我来安排吧。”桃丝眼圈一红,喃喃低语道。  

  二  

  车又行驶了十几公里,前方出现了一大片农田,绕过一道丘陵,一座村庄出现在了视野中。  

  离开主干道,桃丝再度关闭了前照灯,放慢了车速向那片村庄驶去。  

  江雄断定这就是桃丝给他们安排的落脚点了。他细细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感觉这里很好:村庄不算大,后面是浓荫覆盖的山丘,关键时刻便于藏身;村前是大片开阔的稻田,道路上往来的人员、车辆都能够一览无遗。  

  桃丝驾着车缓缓地驶入村庄,绕过七八户人家后,在一棵大榕树旁的院落前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桃丝的声音压得很低。  

  江雄扶着方婷,轻手轻脚地下了车,尾随着桃丝走进了那座老旧的院落。  

  整个院落没有一丝灯火。桃丝打开堂屋的门,在黑暗中带领他们穿过厅堂,来到了左侧的厢房。  

  “站着别动。”黑暗中桃丝的声音多少显得有些异样。  

  江雄立即搂紧了方婷,屏声静气随时准备应对危机。  

  “不用紧张……”桃丝的声音有些发涩。她走过去拉严了窗帘,然后摸索着摁亮了床头的台灯。  

  灯一亮,江雄立即松开了方婷。他不想让桃丝看见,以免引来她尖刻的语言。  

  房间不算大,陈设也极简单:左侧靠墙是一张老旧的木质双人床,右侧靠窗是一个同样老旧的衣橱。  

  “我和婷子住这间房,你不介意吧?”桃丝的脸上挂着严肃。  

  “当然……”江雄看了一眼桃丝,又转头看了看身边的方婷。正遇上方婷略显尴尬的目光。  

  桃丝看在眼里,轻轻地叹了口气。继而对江雄说道:“我带你去你住的房间。”说完,便转身向外走去。  

  江雄只能扶着方婷坐到床上,然后跟了出来。  

  桃丝带着江雄又来到了外间的堂屋,指着堂屋右侧的一扇木门,低声说道:“你住这间。”  

  江雄推开门走了进去。  

  “把窗帘拉上。”桃丝的声音中又透出紧张来。  

  江雄感觉她有些异样,但还是走过去拉严了窗帘。  

  房门随即被关上,房间内的灯也同时亮了起来。  

  江雄突然感觉身后阴森森地,气氛很是怪异。猛转过头,他惊愕的发现,一枝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自己的头颅!  

  那是一枝装有消音器的手枪,而举枪的人正是桃丝。  

  “江雄,很抱歉,你和婷子我只能保一个。”桃丝端枪的手在微微地颤抖,声音里也透着一丝无奈。  

  江雄立即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当然,训练有素的他也在第一时间看出了桃丝的犹豫。只要趁此机会立即出手,他是有八成的把握闪电般夺下枪并制服对手的。不过,这念头也仅仅在脑海中闪动了一下,随即他还是选择了放弃。因为他推测,除桃丝之外,一定还有更强大的力量在控制着周围的一切,自己贸然行动一定会让方婷陷入巨大的危险之中。  

  而也在这转瞬之间,训练有素的桃丝也立即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纹丝不动的枪口后面,开始迸射出凌厉的目光。  

  江雄长出了一口气,让自己彻底放松了下来,他已经做好了去死的准备。能死在桃丝的手里,倒也是一个能让他接受的结果。  

  桃丝扣着扳机的右手食指开始加力。在枪机就要击发的一瞬间,她的眼中又闪过了一丝犹豫,同时扣扳机的手指也僵在了那个临界点上。  

  江雄看在眼里,惨淡地笑了一下,缓缓转过身去,说道:“这样你会容易些。替我照顾好方婷……开枪吧。”  

  “我会的……”眼泪涌出了桃丝的双眼。她把本已下垂的枪口重又对准了江雄的后脑,然后用力扣动了扳机。  

  “哐!”地一声巨响,骤然开启的房门推打在桃丝身上,令她立即失去了重心。  

  破膛而出的子弹与空气摩擦出啸叫声,从江雄的耳侧掠过。窗帘微动处,子弹已穿窗而出。  

  方婷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破门而入。待桃丝重新站稳,举枪再度瞄准时,方婷已经挡在了江雄的身前。  

  “你要干什么——!”虚弱的方婷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圆睁着双眼,冲着桃丝嚎叫到。  

  ———————————————————————  

  房屋内隐约传出的叫喊声惊动了院子周围的数条黑影。为首的黑衣人铁青着脸,借着月光打出几个手势。随即,几条大汉从不同方位迅速且悄无声息地攀上了墙头。  

  ———————————————————————  

  “婷子,你让开。”桃丝此时显得很心虚。  

  “这是为什么?!”方婷依然惊愕的眼中淌出了热泪。  

  “别怪我,我只能这么做,不然大家都只能是死路一条。”桃丝努力地坚定着自己的语气。  

  “要想杀他,你就先杀了我!”虚弱的方婷胸口在剧烈地起伏着。  

  “我已经试过帮你们了。你们下船后,我先开车离开了十几分钟,就是想引出可能的追踪者,以便警示你们。可那些家伙根本没有现身,我有什么办法?依莲娜救了你们,可她又不愿意背叛沈姨。她应该能料到,带你们逃到这里的人十有八九会出卖你们的。也就是说,她把难题甩给了我。”  

  “依莲娜妈妈……”方婷感觉身体开始瘫软。  

  江雄急忙伸手扶住了她。  

  桃丝举枪的手臂软软地垂了下来。她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依莲娜联络我,说已经送你们上船来了这里,让我接应。可随后沈姨便飞来逼问我这件事。我推测是送你们来的人告了密。而依莲娜应该能预料到是这种结果的,因为把你们交给谁都并不保险,都有可能出卖你们,包括我。”  

  “那她又何必要救我们呢?”方婷依然在不停地落泪。  

  “我能理解她,这些年依莲娜受了沈姨很多的恩惠,她的内心应该是很纠结的,也许她也只能帮你们这么多了。她选择我,也是觉得所有的姐妹里,我是最有可能帮你的。就算最终是我出卖了你,她也不必遭受过多良心的谴责。这个可恶的依莲娜,她就这样把难题甩给了我,而她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江雄这才想起依莲娜临别时对他说的那句话——“今后的一切就只能靠你们自己了。要记住,危险时刻存在,千万不要轻信任何人!”  

  ‘任何人’自然也包括依莲娜本人。也就是说,依莲娜临别时已经在暗示自己了。  

  “沈姨让你杀了我们?”方婷无不悲切地问道。  

  “不,沈姨只是让我杀了江雄,然后把江雄身上携带的移动硬盘、手机、存储卡等物品都带回去。”  

  “如果我的死能换来你们的生,我感觉很值得。方婷,你让开。”江雄不想方婷有事,反正自己终究是一条死路。当然,自己一死,藏在石缝中的那些东西就永远是个无人知晓的秘密了。  

  “阿雄,你在哪里我就去哪里,我要和你一起上路!”方婷深情地望着江雄。  

  “好了,别让我再看苦情戏了!”桃丝叫嚷道。沉默了片刻,桃丝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走吧……”说着,桃丝转身背过了脸去。  

  “什么?放我们走,那你怎么办?”方婷走上一步,从身后扶住了桃丝的肩头。  

  “你们不用管……”桃丝不知怎地,眼圈突然潮湿了。  

  “我们不能害了你。”江雄有些感动。  

  “桃丝,不然我们一起走!”方婷说道。  

  桃丝摇了摇头:“我已经违抗了沈姨的指令,我不能再继续背叛她。其实,就算我现在放你们走,你们也未必能走得脱。去接你们之前沈姨就说过,如果路上无法下手,就让我把你们带到这里。我想,她在这里一定还有安排。”  

  江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就更不能让你受牵连了。你动手吧,让我独自来承担一切!”  

  “好了!”桃丝持枪的手臂猛地一挥,“你们打晕我,然后把我捆起来。”  

  “这……”方婷有些迟疑。  

  “用这个。狠一点,要见血!”桃丝说着,将手枪递给江雄。  

  “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只是……”江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没接枪。  

  “别假惺惺的了。快动手吧,不然就来不及了!”说着,桃丝把枪塞在了江雄手里。  

  “那就对不起了!”江雄接过枪,抡起枪柄便向桃丝的头上砸去。  

  桃丝踉跄了一下,却并没有倒下。而血已经汩汩冒出,顺头流下并染红了肩头。  

  “你——!”方婷愤怒地瞪了江雄一眼,然后连忙上前查看桃丝的伤情。  

  “狗东西,还真够狠的!”桃丝摸了一手的血,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别担心,你没有事,只是头皮开裂。你现在依然很清醒,不是吗?”江雄对自己的出手很自信。  

  原来江雄怕损伤了桃丝的颅骨,所以枪柄只是擦着桃丝的头皮掠过。因此血虽多得有些可怕,人却并无大碍。  

  知道桃丝没事,方婷放下心来。她帮着江雄将撕开的床单拧成绳,然后开始捆绑桃丝。  

  “这就是好姐妹?一对狗男女……”桃丝嘴里嘟哝着。人却配合着他们,将自己捆了个结结实实。  

  “桃丝,大恩不言谢,你自己多保重!”江雄说完,将枪插在腰间,又从床上拿了一个枕头,然后带着方婷来到了外间的堂屋中。  

  “外面会不会有埋伏,我们出得去吗?”方婷忧心忡忡地问道。  

  “试试看。”江雄低声说道。  

第一百五十八章 用这个。狠一点,要见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