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七章 桃丝出口便酸溜溜地,无法掩饰。

    “五年后,他调回了国内,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了。”依莲娜轻蹙着眉头,脸上挂着一丝酸楚。  

  “那您为什么没跟他一起回去?”方婷急急地问。  

  “我也想,可那时身不由己啊!在那个年代,我们的生命都是属于国家的,根本没有可能随心所欲地擅自行动。当然,我也申请过调回国内,弗拉基米尔也曾积极运作过此事,可就在事情有些眉目的时候,苏联解体了……”依莲娜语气中透着巨大的遗憾。  

  依莲娜望着深邃的夜空,沉默了很久,才又继续说道:“巨大的社会动荡让我所有的希望都成为了泡影。我想尽一切办法尝试和弗拉基米尔取得联络,可一次次都是以失望而告终,我们从此中断了所有往来。确切的说,几乎所有游荡在国外的情报人员都和上级机关中断了联络——我们被我们的国家遗弃了……  

  “有些不忠诚的情报人员因为生活无着索性投靠了西方,我的身份也随即暴露。我无法继续我的演艺道路,为了生存,只能匆匆忙忙嫁给了一个追求我多年的英国商人,从此过上了近乎隐居的生活。好在罗伊比较富有,对我也很好。我以为我的人生也只能是这样了,从此就这样平平淡淡,养尊处优地度过一生。  

  “可是,命运却偏偏不这样安排——也许这就是上帝对我不坚守爱情的惩罚吧……  

  “罗伊身材瘦弱,相貌平平,而且是个非常感性的人。他知道我并不爱他,所以自从和我在一起之后,他就千方百计想要通过物质来满足我。我多次对他表示我对物质方面并无过多要求,可他却对此更加惶恐,唯恐有朝一日我会离他而去。由于我们之间原本就缺乏爱情的滋养,所以两年之后我们的婚姻生活就越来越平淡了。为了捍卫他的自尊心,为了能成为超级富豪来赢得我对他的尊敬,他开始把所有的资金投入到证劵、期货这类激进的资本市场。  

  “可人世间的事往往都是这样,总是事与愿违,短短几个月他就赔得倾家荡产。最后,绝望的他选择了跳楼……”说到这里,依莲娜的眼眶湿润了,她别过脸去,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天上的云层渐渐消散,皓白的月光无遮无拦地洒向大地,微风习习,推动着细小的浪花,轻轻地拍打着布满卵石的岸……  

  “这么多年过去了,您就再也没有弗拉基米尔的消息吗?”方婷最终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有……”依莲娜轻轻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那您为什么不再去找他?!”方婷急切地问道。  

  “他早已不再属于我了。他有了家,有了孩子,还有了非常辉煌的事业……”依莲娜勉强笑了笑,那笑容很惨淡。  

  “您说的难道真的是他?!”一直没开口的江雄突然惊叫道。  

  “是谁?”方婷转头直视着江雄。  

  “我们才说过那两个伟大的人之一——‘国王’。”江雄说着,看了依莲娜一眼,那目光中多了几分敬畏。  

  “依莲娜妈妈,您竟然是和他……?!”  

  “怎么,你不会好奇地还想知道细节吧?”依莲娜说完,便爽朗地笑了。  

  —————————————————————————  

  水面上突然有灯光在闪。  

  “你们先躲起来!”依莲娜低声吩咐道。  

  江雄连忙扶着方婷,隐藏在了旁边礁石的阴影里。  

  依莲娜打开了乌兹微冲的保险,然后用强光手电对着水面打了一组讯号。  

  很快,对方也用强光手电给予了回应。  

  紧接着,随着马达的低鸣声,一艘橡皮艇徐徐靠近了岸边。借着月光,能看清楚橡皮艇上只有一个人。  

  依莲娜走到岸边,和来者低语了片刻。随即冲着两人隐藏的方向招了招手,喊道:“过来吧!”  

  江雄和方婷来到了岸边。  

  “我已经安排好了,他会送你们上货轮。到时那边有桃丝接应。”依莲娜简短地说道。  

  “桃丝?!她伤好了吗?”方婷面露惊喜。随即她凝固了表情,偷看了江雄一眼。  

  依莲娜表情凝重地看了看两人,轻轻地点了点头。  

  “大恩不言谢,今后有用得着江某的地方,随时为您效命!”江雄郑重地说道。继而,他取出了那只PSS手枪递给了依莲娜,接着说道:“这个对您来说一定意义非凡,还给您。”  

  依莲娜接过手枪,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枪柄上篆刻的两个俄文字母,然后将枪收了起来。  

  依莲娜思索片刻,对江雄说道:“替我照管好她,今后的一切就只能靠你们自己了。要记住,危险时刻存在,千万不要轻信任何人!”说罢,她头也不回地向急救车走去。  

  方婷将头凑在江雄耳边,酸溜溜地低声说道:“又能见到桃丝了,这下可随了你的心了吧?”  

  望着醋意正浓的方婷,江雄不敢接话。  

  方婷咬着牙,掐住江雄腰间的皮肉,狠狠地拧了一把。  

  江雄表情痛苦地咧开了嘴,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  

  第八章  

  一  

  “桃丝!”体弱的方婷不知哪来的力气,雀跃着扑上前去,紧紧抱住了一同长大的好姐妹。  

  江雄从钱夹中取出一叠钱,躬身用双手递给驾橡皮艇的精壮汉子,十分感激地说道:“这一路上承蒙您的关照,一点小钱不成敬意,就当我请兄弟们喝茶。”  

  “不必了,你们现在更需要它。”精壮汉子面无表情地挡回了江雄的手臂。随即他坐回了驾驶席。直到小艇启动,这才客套地挥了挥手,简短告别道:“后会有期!”言罢,便驾着橡皮艇,向着停在黑暗深处海面上的货轮高速而去。  

  “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桃丝说着,便搀着方婷向高处走去。  

  江雄习惯性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定无异常状况后,紧紧尾随了上去。  

  上到堤岸边,桃丝做了一个手势。江雄和方婷立即随她一起躲入了灌木丛的阴影中。  

  借着月光影影绰绰可以看见,右侧距离他们五十米远的树丛边停着一台深色的轿车。除此之外,四周只有虫鸣声,并无其它可疑之处。  

  “等着我,我先试试有没有尾巴。如果感觉不对,你们就自己走。”桃丝用低得不能再低的气声说道。  

  桃丝先猫着腰沿堤岸向右侧走出三十多米,然后才走上堤岸,来到了那台轿车边。她站在车边故意左右张望了一番,这才坐进去,启动了车,向前开出了几十米,将车停在了堤岸边的另一处灌木丛边。随后,她故意开关了一下车门,以造成有人在那个位置上车的假象,接着才打开车灯,猛轰油门绝尘而去。  

  直到桃丝的车在视野中消失,江雄也没发现有尾随的人或车辆。但桃丝的谨慎提醒了他,做事必须要考虑周全。  

  江雄开始认真思考当前所面临的局面。现在他们又回到了这座东南亚的海滨城市,这一带他很熟悉,在正常状况下,就算没有桃丝的帮助他也完全可以应付,而桃丝和他们在一起反而会让她受到牵连。不过,江雄更担心其它几个问题:这段时间躲在阴暗闷热的货船底舱,几经颠簸来到这里,已经让方婷的身体难以承受了,急需一个条件较好的地方静养调理一段时间;而且,此地及周边几个国家皆为国际刑警组织成员国,在选择与警方合作之前,方婷还不方便在公开场合露面;再者,方婷现在没有护照,暂时还不能去补办。鉴于上述原因,他也只能选择先接受桃丝的帮助,等方婷身体康复后再做打算。  

  接着江雄又在思考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所面临的敌人。这对于沈嘉霓来说,危险虽然已经暂时解除,可一旦他和方婷选择与警方合作的话,其结果对她而言将是致命的。那么沈嘉霓目前最迫切要做的,无疑就是找到他和方婷灭口,并重新夺回这个管控着整个组织以及巨额财富的移动硬盘了。最终该如何处理这个移动硬盘——是销毁还是交给警方——江雄还没想好。但至少目前还不能那么做,因为他和方婷现在尚处于危险之中。只要这个移动硬盘在自己手里,加上那段沈嘉霓自述犯罪过程的影音资料,沈嘉霓对付他们时就不可能无所顾忌。  

  当然,这些东西目前绝对不能随身携带,万一人和物同时落网,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想到这里,江雄推说要小便,走到了七八米外的另一处灌木丛后。他取出了记录着沈嘉霓罪证的存储卡,连同移动硬盘一起包好,藏在了防波堤的石缝中。随后,他认真观察了地形地貌以及明显的标识物,牢牢记住了这个地点。  

  —————————————————————————  

  十几分钟后,桃丝驾车回到了原处。  

  江雄搀扶着方婷站了起来。  

  方婷因为贫血,刚起身便眼前一黑,几乎栽倒。  

  江雄连忙一把揽住了她的腰。  

  方婷将头靠在江雄肩上,缓了好一会儿,这才羞怯地冲他笑了笑。  

  桃丝看在眼里,心里不禁酸溜溜地。她轻轻地摇摇头,又叹了口气,说道:“快上车吧,还有很多路呢。”  

  “哦。”江雄不敢怠慢,赶紧扶着方婷坐进了车的后排。  

  因为怕暴露目标,桃丝回来的时候就没开车灯。好在明月当空,前方的道路用肉眼完全可以分辨。  

  几分钟后,车驶上了主干道。转过一个大弯,远方灯火阑珊的城市出现在了视野中。  

  “看,那里应该就是王子酒店!”方婷抬手指向远处的海湾,语中带着一丝久违的兴奋。  

  江雄心头一热,情不自禁地紧紧揽住方婷的肩头,在她的面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主干道上是有路灯的。桃丝一不留神从后视镜中看见,顿时大声叫起屈来:“喂——你们别当我是空气好不好?!”  

  后面的两人赶紧分开,看着桃丝,面露尴尬之色。  

  “王子酒店,爱情起航的地方喔!”桃丝出口便酸溜溜地,无法掩饰。  

  “对不起……”想想三人在那座酒店所发生的复杂往事,方婷不禁对桃丝感到有些愧疚。  

  江雄更是如此,他感觉自己的脸热辣辣地,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应付。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你情我愿的事,为你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是不是,江大侠?”桃丝受了刺激,一时间还调整不过来。  

  江雄哪敢接话,低着头,一声不敢吭。  

  “桃丝,我们是好姐妹。不然还是你把他收了吧。”方婷明白桃丝的心思,索性开起了玩笑。  

  “我才不要呢!再说,你能舍得?”桃丝终于把心情调整了过来,也放松地回了一句。  

  方婷眉毛一挑:“那有什么舍不得的,不就是个花心大萝卜嘛!”接着,她用腿碰了碰江雄:“怎么样,把你送给桃丝好不好,是不是感觉心里特别得意?”话虽是笑着说的,心里却酸溜溜地不是个滋味,那‘得意’二字咬得格外重。  

  “拜托——你们饶了我吧!”江雄简直是在哀求了。  

  “哈哈哈……”两个女人放肆地大笑起来,笑声中却有各自的酸楚。  

  接下来三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彼此都在思索着,该怎样面对并处理好当前这个复杂的关系。  

  城市在他们身后越来越远,桃丝这时打开了前照灯,加快车速朝着一片丘陵地带驶去。

第一百五十七章 桃丝出口便酸溜溜地,无法掩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