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 很显然,‘老虎’找到这里是来要她的命的!

    还不知道李汉光能不能解决得了‘老虎’呢?如果李汉光再失手,她真不敢想象将要面对怎样的局面了。想到这里,沈嘉霓的脸上剩下的也只有苦笑了。  

  身后传来轻微的声响,那是房门开启的声音,看来是阿珠把她刚要的茶点送来了。女人感到无助的时候总想吃些东西,此时沈嘉霓的需要尤感迫切。  

  “阿珠,放在茶几上你就出去吧。”沈嘉霓吩咐道。她不愿意让属下看到她紧锁的双眉,更不愿意让属下看到她的吃相。  

  身后没有回答,也没有阿珠在她威严的吩咐过后立即照做的动静。  

  沈嘉霓不禁恼怒起来。她双眉一立,将目光聚焦在面前的落地窗玻璃上,她想利用玻璃表面的反光,来看看这个死人般的阿珠究竟傻站在那里做什么?  

  不看则已,一看她浑身的汗毛都猛地倒竖起来。玻璃表面反射出一个人影,那不是阿珠,而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你是谁?!”沈嘉霓过电般猛然转过了身,极度的惊恐令她脸色煞白。当然,她随即便明白了这个不速之客的身份,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老虎’……”沈嘉霓此时紧张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老虎’此时出现在她的面前,那李汉光尾随的又是谁呢?很显然,‘老虎’已经成功地甩掉了李汉光,并把李汉光引向了远离江东的地方。  

  这个愚蠢至极的李汉光!  

  江雄冷冷地没有做声,他默默地注视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说到熟悉,是因为沈嘉霓是江雄年少时最喜爱的偶像级明星,而且从容貌上看,如今的沈嘉霓与当年那个红遍了整个华人社会,被尊为影视天后时的她并没有多少改变,依然拥有光洁细腻的皮肤和凹凸有致的身材;说到陌生,这是江雄第一次亲眼见到生活中真实存在的沈嘉霓,银幕上的形象与真人之间毕竟是略有差别的——虽然沈嘉霓的容颜变化甚微,感觉依然年轻,但她的眼神却无法再闪烁出青春时那种纯净的光芒了。  

  “你要做什么?”沈嘉霓的声音里带着微微的颤抖。她是一个应付过各种场面,与形形色色不同人物打过交道的女人,但此时面对这个声名赫赫的龙昌会头号杀手,她的内心里还是充满了恐惧。  

  江雄依然还是冷冷地没有做声,只是缓缓地将插在衣袋中的右手抽出——那只手中握着一把乌黑冰冷的手枪。  

  沈嘉霓的身体微晃了一下,她感觉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她已清楚的看见,对方手中握着的,正是依莲娜让方婷带去执行任务的那把PSS微声手枪。  

  很显然,‘老虎’找到这里是来要她的命的!  

  江雄持枪的手垂在自己的腿侧。只要他想做,只需一秒钟,他就能准确地抬臂举枪将子弹射入沈嘉霓的心脏,而且根本无需刻意瞄准。他没有想过射击沈嘉霓的头部,因为当年他和阿湄的美好初恋是深受沈嘉霓电影影响的,他不想破坏残存的那些美好记忆,所以他不会毁坏那张现在看仍接近完美的脸庞。甚至他都不愿将子弹射入沈嘉霓的身体。如果要她死,最好还是使用氰化物毒杀——当然他手头已经没有这类剧毒物质。所以还是拧断她的脖子,至少给她留一个全尸吧。  

  沈嘉霓不知道‘老虎’为什么没有立即动手。她从对方冷漠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因此根本无法揣测对方的想法。她感觉自己此时命悬一线,但似乎脚下还有一根纤细的钢丝,站在上面虽摇摇晃晃险象环生,却还残存着一丝生机。她决定要牢牢把握住生的机会!  

  江雄的内心的确充满了矛盾。他来的目的就是想杀沈嘉霓。可一见到沈嘉霓,他立即便想到了阿湄,想到了和阿湄看完电影后,来到林间溪边第一次拥吻缠绵的甜蜜往事;再者,当方婷决定以死报恩中枪后,曾央求他放过沈嘉霓,而他也答应了这个请求——他是把与方婷的感情看得比生命还重的。可是如果不除掉沈嘉霓的话,威胁就时刻存在,他和方婷就根本没有立足之地!  

  看到对方还没有动作,沈嘉霓渐渐稳住了心神。她是一个久经历练的女人,她知道慌乱只会让她陷入更为不利的境地。  

  沈嘉霓迅速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局面:对方是名声赫赫的金牌杀手,身体强壮、身手矫健且持有武器,徒手对抗完全等于以卵击石;而她那只镶金嵌宝石的精美工艺手枪还在大班台的抽屉里,就算握在自己手里,她也根本没可能比对方开枪更快,射得更准。  

  当然,沈嘉霓也不是毫无办法。她不仅有着精湛的演技,而且有着八面玲珑的语言才能;此外她的左手无名指上还套着一枚藏有毒针的戒指,那见血封喉的剧毒物质只需一秒便能取对方的性命。所以她必须要想办法靠近对方,将他迷惑住才行。  

  而此时的局面已完全在江雄的掌控之中,他随时都可以射出那颗要命的子弹。阻止他这么做的,是昔日的情感和对方婷的承诺;而支撑他的理由,则是他还清醒着的理智。  

  江雄在努力地说服着自己。曾经他和阿湄喜爱的只是银幕上那个光彩夺目的沈嘉霓,而现实中的这个人却是一个冷血歹毒的女魔头。他之所以答应方婷放过这个女人,那是因为他以为方婷会离开人世,他决计随方婷而去。而如今方婷还活着,沈嘉霓的存在就会对他和方婷的生命构成威胁。问题是,他毕竟对方婷有过承诺,他是个一诺千金的人,他尤其不愿违背对挚爱的承诺。可是如果放过沈嘉霓,一旦让这个女人破译了这个庞大组织的成员名册密码,那所带来的后果就是灾难性的了!  

  想到那份名册,江雄的思路猛然变得明晰起来。如果拿到并毁掉名册,他和方婷所面临的最大危险也就随之消除了,李汉光以及那些漂亮女孩们他是不足为虑的。除非必要,他或许也不用违背对方婷的承诺。  

  可那份名册在哪里呢?按方婷的描述,那是装在一个黑色金属盒子里的移动硬盘。想到这里,江雄的目光很自然地朝着大班台上的电脑望去。  

  看到‘老虎’的目光投向电脑,沈嘉霓立即紧张起来,她必须要立即转移‘老虎’的视线!  

  “你请坐,有什么事我们慢慢聊。”沈嘉霓紧张得声调都有些变,“我先给你倒杯水。”说着,她朝着大班台旁边的饮水机走去。一是试图挡住江雄的视线,二来想借故转移掉那个要命的移动硬盘。  

  “别动。”江雄冷冷地吐出两个字。话音未落,他抬手便是一枪,茶几上的玻璃杯刹那间被打得粉碎!子弹击碎杯子后略微改变了方向,然后又穿透了沙发的扶手。破碎的玻璃渣有些刺入了沙发,有些则越过沙发靠背“噼噼啪啪”地飞散出去,拍打在落地窗和右侧的墙壁之上。  

  沈嘉霓泥塑木雕似地钉在了原地,她一脸煞白满是惊恐。她感觉自己的左边大腿外侧和腰部有些异样,瞬间她反应过来那是飞溅的碎玻璃渣刺入了身体,于是那钻心的疼痛便发作开来。  

  还没等玻璃碎片落地的声音消失,江雄已经一个箭步来到了大班台前。他立即看到了桌上那个打开的黑色盒状物,以及连接在电脑主机上的移动硬盘。所有特征与方婷的描述完全一致。  

  “这是什么?”江雄明知故问。他看着屏幕上不断滚动变换的数字,已明白沈嘉霓正试图给这个移动硬盘解密。  

  沈嘉霓略一停顿。就在这极短时间内,她的大脑已如那台电脑一样飞速地运转了一遍。她不知道方婷是否已向‘老虎’透露了内情,但她明白一旦说谎被识破将会面临怎样的下场。她当机立断,决定实话实说,看能不能给自己赢得一些回旋的余地。  

  “这就是我们这个组织的成员名册。”沈嘉霓特别强调了‘我们这个组织’,意图拉近与对方的距离。她紧盯着‘老虎’的双眼,心里斟酌着是否该有所保留。想了想,她又接着说道:“里面有整个组织的结构图,以及每个正式成员的身份信息、家庭信息和联络方式。”她又停顿了一下,想看看‘老虎’的反应。可看到‘老虎’仍然无动于衷,她猜测对方或许已经知晓,于是决定进一步说出实情来博得对方的信任:“也就是说,有了这个名册,就可以通过网络向遍布世界各地的组织分支机构头目,甚至是对每一个组织成员直接下达指令,从而实现对整个组织的全面管理。”  

  江雄惊异沈嘉霓居然对自己如此坦白,而且对这件事的表述与方婷并无二致。他决定继续不动声色,想听听这个沈嘉霓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江雄。”沈嘉霓转而直呼其名。她直视着江雄的眼睛。  

  听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叫出自己的姓名,江雄的心略微悸动了一下。  

  沈嘉霓看在眼里,继续说道:“说老实话,是我派婷子去杀你的。为什么这么做,我想你应该明白,你违抗了指令,放走了乌楚君,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致使整个组织面临着巨大的危险。作为组织的当家人,我只能而且必须做出这样的决定!”  

  江雄一时无语,沈嘉霓目前已经以组织当家人来自居了。站在组织的角度,沈嘉霓的做法似乎并无错误;可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要想保证方婷和自身的安全,就必须要果断终止组织的追杀。  

  “但人都是讲感情的。”沈嘉霓话锋一转,语调变得柔和起来,“小婷跟了我十来年了,我没孩子,我就当她是自己的女儿一样。她与你之间产生了感情,老实说这并不是我愿意看到的,但对此我也无可奈何。我尊重你们的感情,出于对小婷的爱,我不愿因为你的死而导致她伤心。可为了维护组织的利益和规矩,我又不能不派人对你进行处置。”说道这里,沈嘉霓停顿了一下,她继续紧盯着江雄的双眼,留意着他表情的细微变化。  

  “让一对有情人自相残杀,你不觉得这样做很残忍吗?”听到眼前这个女魔头拿感情做话题,江雄极其反感地讥讽道。  

  看到一直沉默的江雄终于开口,沈嘉霓暗松了一口气。如果一个人长时间保持沉默,就说明其心里一直在坚持着某个状态或决定;可一旦开口,不管是讥讽还是谩骂,都说明其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接下来也就有回旋的余地了。  

  “江雄,”沈嘉霓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我不明白你们怎么会把事情搞成这样?你仔细想想看,我明知你们的关系还执意派小婷去,难道你们就不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吗?‘捉放曹’的故事你应该听说过吧?赤壁之战曹军战败,诸葛亮为了均衡各方势力,不愿意将曹操赶尽杀绝,否则会造成东吴一家独大,于己方不利。可当时双方联手,不派人阻拦曹操的败军又无法向东吴交代,于是他派去了受恩于曹操的关羽,他料定知情重义的关羽一定会放过曹操。这正是我让小婷去的初衷。我希望你们一起远走高飞,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那你为什么没跟她明说呢?!”江雄质问道。  

  “这种事叫我怎么明说?明说了我今后还怎么管理属下?难道让所有的人都认为我徇私舞弊,认为组织的规矩可以随意破坏吗?”沈嘉霓连声反诘道。  

  江雄一时无语。沈嘉霓的话句句占理,如果其初衷的确如此的话,那这件事的结果就实在令人懊恼了。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看到局面已经转变,沈嘉霓提高了声调,“我好意要成全你们,而你却要杀害小婷,你倒是说说谁才残忍?!”  

第一百四十六章 很显然,‘老虎’找到这里是来要她的命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