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什么?‘老虎’杀了婷子然后逃走了?!

    江雄本能地一把揽住了正在倒下的方婷。  

  此时的江雄已经彻底绝望了。作为一个老牌的职业杀手,他深知子弹击中心脏会是什么结果。尽管他死都不愿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可他知道,方婷的生命己经进入了最后的时刻……  

  巨大的悲怆袭上心头,江雄感觉天地已经崩塌了!  

  他托着方婷已经瘫软的身体放到床上,团起方婷浴袍的前襟紧紧压在了她胸前的伤口上。尽管他明白,此时再做任何努力都是枉然的,但他仍然盼望会有奇迹发生。  

  方婷咳了一下,嘴唇竭力动着似乎想要说话。  

  江雄努力将耳朵附在她的耳边,泪水已经止不住地汹涌而出了。  

  “阿雄,放过她……求你了……”方婷的声音极其虚弱,眼神中却满含着深深的祈求。  

  江雄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  

  此时江雄感觉自己的生命已毫无意义,他已决计随他爱的人一同而去了。  

  “一言……为定!还有,你一定……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江雄不做声了,他已决计一死。  

  “答应我……”方婷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说出这句话,便闭上了双眼……  

  “阿婷——”江雄低声啜泣着。他紧紧地抱着方婷瘫软的身体,这感觉和当年抱着阿湄的遗体时何曾相似!只是这一次,他决定同他爱的人一起去了。  

  江雄深深地吻了一下方婷苍白的面庞,然后举起那只PSS微声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十七  

  “怎么还没消息?”依莲娜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的时间,略带焦急地问。  

  沈嘉霓并没有搭话。她不顾风度地猛喝了一大口茶,然后长长地吁了口气。  

  “斯嘉丽,你觉得婷子下得了手吗?”依莲娜叫着沈嘉霓的英文名字,问道。  

  沈嘉霓紧紧地攥住茶杯。沉默了片刻,咬着牙关迸出了几个字:“下不了手……她就不用再回来了!”  

  看着沈嘉霓阴冷的目光,依莲娜倒吸了一口冷气。“可是,婷子这孩子……总不能……”依莲娜欲言又止。  

  依莲娜已隐约感觉出,沈嘉霓一定另派人手尾随了方婷。当然,她能猜出派去的是谁。  

  沈嘉霓不再作声,只是重重地将手中的杯子墩在茶几上,终结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十八  

  “快看,目标在移动!”阿敏突然叫了起来。  

  正胡思乱想的李汉光猛地一个激灵。他连忙低头去看追踪仪的液晶屏,却发现屏幕上那个闪动的圆点正在移动,不知何时已经离开眼前这家宾馆了。阿光万分懊悔。他是负责紧盯追踪器的,刚才的翩翩臆想竟让他忘记了自己的职责。  

  “应该是朝着火车站方向。”后座的阿敏前倾着身体,用手指着追踪器的屏幕说道。  

  “那玉姐呢,玉姐她——?!”前座的阿鹂声音都有些变了。  

  “阿敏,你留下来看出了什么状况;阿鹂,我们去追!”阿光并没有马上说朝哪个方向追,他的意思是让阿鹂立即发动汽车。与此同时,他迅速拉开滑动门让阿敏飞快地下了车。  

  “去火车站!”李汉光随即吩咐道。  

  当然,阿鹂早已明白该朝哪走,没等他的车门关严,就已经箭一般驾车朝着火车站方向飞驰而去了。  

  “不用那么快,当心被目标发现。”李汉光低声嘱咐道。说着,手搭在阿鹂的肩头,故作亲切地捏了一把。  

  “现在目标在哪里了?”阿鹂不好直接让他将手拿开,于是提醒他别忘了自己的职责。  

  李汉光无奈地收回手,坐正了身体:“还是火车站方向。目标移动的速度不算太快,应该是步行。不!速度加快了,他应该上了车,快追!”  

  阿鹂立即收敛了表情。她深深地踩下油门,引擎顿时发出沉闷的轰鸣声,她驾着车如游蛇般在车流的缝隙中左右穿插起来。但毕竟是繁华的都市,虽然此时的交通压力比白天明显要好很多,可即便技术再娴熟,车辆行驶的速度也比较有限。  

  火车站距离他们盯梢的宾馆并不远。阿光很焦躁,生怕跟丢了目标,一旦到了火车站,目标混入到繁杂的人群中就很麻烦了。虽然他有追踪仪,可到了那种场合,手捧追踪仪的他很容易就会被对手发现,到时丢命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好在阿鹂的车技没有让他失望,很快追踪仪便显示与目标的距离不足百米了。阿光瞪着一双血眼,全神贯注地搜索着目标车辆。可毕竟是夜晚,仍然川流不息的车辆以及复杂的光源令他的搜索变得异常艰难,对他最有帮助的也只是手中的那台追踪仪了。  

  很快,已经到达火车站了。众多的车辆纷纷闪起右转向灯,准备排队进入站前广场。原本排队的车辆还是有序的,可由于入口较窄,而等待进入的车辆很多,有些不自觉的车辆开始加塞,很快入口处就乱成一锅粥了。阿鹂自持车技娴熟,乘乱钻空子超越了几台车,但没多久便陷入困境中动弹不得了。  

  阿光看了看追踪仪的屏幕。目标就在前方不远处,看样子也是被困在原地一动不动了。阿光估计目标会下车步行进入车站,他朝着屏幕显示的目标方向搜索着,也做好了随时下车的准备。  

  可令他奇怪的是,目标并没有移动。如此一来,他也不好贸然下车,以免暴露了自己。  

  有警察过来疏导交通了,堆成一团的车辆开始缓慢移动起来。这时阿光突然发现,追踪仪显示,跟踪的目标也开始移动。可出乎他意料的是,目标以极快的速度向左改为直行离开了火车站!  

  “他跑了,没进车站!快,赶紧向左突出去,直行!”阿光紧张地高叫起来。  

  阿鹂领命而行。可前后左右都有车,一时间根本突不出去。她只能一边随着车流缓缓地前行,一边向左奋力进逼,试图逼停旁边的车辆制造一个突围的缺口。可左边的车紧紧跟住前车毫不让步,大有拼死一决高下的味道。  

  眼见着追踪仪显示目标车辆越走越远。阿光快速拉开门,一个箭步跨下车,挡在了左侧那台车的前面。  

  见李汉光黑着脸,那个司机无奈地踩住了刹车没敢做声。阿鹂立即挤入了那个空当。  

  阿光随即跳上车,喊了声:“直走,快!”  

  阿鹂心领神会。她猛地踩下油门,车轮与路面摩擦发出尖利的啸叫声,留下一股难闻的橡胶气味后绝尘而去。  

  李汉光不安地望着追踪仪的屏幕。他推测可能被对手发现了,因为屏幕上圆点的移动速度很快,以至于阿鹂已经把街道变成了赛道也始终无法缩小与目标的距离,反而被越拉越远了。不过他也不再催促。做了多年的职业司机,他明白阿鹂的驾驶已经把这台商务车发挥到极限了。他判断对手车辆的动力要比自己这台车强劲得多。他此时反而沉得住气了,因为他手里有电子追踪仪,只要不是在人员繁杂的场合,他料定对手是无法摆脱追踪的。  

  不过没过多久,李汉光便感觉自己之前的推测有误,因为对手很快放慢了车速,而且只是在邻近的几条街道上兜着圈子,不像是已经发现被跟踪,更像是在有意试探有无跟踪者。李汉光随即让阿鹂放慢了车速,以避免过于突出被对手发现。没过多久,他发现被追踪者的行驶速度又开始加快,然后改变了固有的行进路线后向东而去。  

  就这样追了一段时间后,追踪仪上的圆点先静止了片刻,接着便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缓慢地移动着,最终完全静止了。  

  很快,阿鹂就开车来到了目标停留的地方。李汉光一看,原来是一个长途汽车客运站。他立即推测出,对手看来确定无人跟踪后,准备搭乘公共交通工具离开江东市。‘老虎’之所以放弃自己的交通工具,是为了避免在高速公路收费站留下自己的影像;同样,放弃搭乘火车或飞机,也是为了避开那些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探头。  

  李汉光让阿鹂将车停在客运站大门对面的树木阴影下。他思索着,自己是否进到客运站去搜索目标。很快他放弃了进去的想法,那里面人多,自己无法下手,被对手发现露了马脚反而更糟。‘老虎’作为组织内头号杀手,其威名可不是随随便便一句话就得来的。  

  正在权衡之间,李汉光发现屏幕上的目标又开始移动了,而且正是冲着自己的方向而来。很快,一台大客车驶出了客运站的大门。李汉光定睛一看,大客车的车头上标着江东——江淮的字样。这台大客车的启停、转向,与屏幕上圆点的移动方向完全一致,阿光可以确定,‘老虎’就在这台大客车上。  

  李汉光与阿鹂交换了位置,他决定亲自驾车。他吩咐阿鹂随时报告目标的行进轨迹。  

  大客车目标巨大,无需跟的太近。为避免暴露自己,李汉光等大客车开出去了六、七十米后,才混入了夜晚的车流中,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十九  

  依莲娜茫然地看着电脑屏幕上飞速滚动的数字。说是看,实际上只是脸对着屏幕而已。  

  依莲娜的心在慢慢下沉。一方面她在为自己的得意门生担着心,她不知道方婷能不能逾越感情这道坎,不管怎么说,杀掉那个男人或放过那个男人,于方婷而言都不是个好的选择;另一方面,她为身边这位多年的老友担着心,斯嘉丽变得越来越让她感觉陌生了,往日的亲切随和一扫而光,变得冷酷而残忍。  

  依莲娜已经帮助这位多年好友实现了当初的目标——除掉了那个薄情寡义的李万霖,并且独自继承了巨额的财富。可她这位老友却并不满足,如今正使出浑身解数,妄图接替其前夫,去统治那个庞大的地下王国。她感觉斯嘉丽已经疯狂了。是权利的诱惑使其欲望膨胀,还是多年的压抑所产生的强烈报复心理?依莲娜感觉有必要劝告一下这位老朋友。可她的直觉在告诉她,任何劝告都是枉然的,斯嘉丽是不会接受任何忠告的。可如果任其一意孤行的话,其结局可能会是很悲惨的。  

  沈嘉霓此时的心中也是充满了焦虑,这个环节处理不好会导致全盘功亏一篑。‘老虎’是整个事件的关键人物,不除掉他,这颗拔了保险拉环的手雷随时都可能爆炸。她不愿意看到这个关键时刻会出现失败甚至背叛。她背着手,不停地在宽大的落地窗前踱着步,往日的优雅此时已荡然无存了。  

  突然,电脑旁的手机“兹呜兹呜……”地震动起来,发出的响动在这凝重的空气中显得格外刺耳。  

  依莲娜一把抓起手机,迅速扫了一眼来电号码便接通了电话:“阿敏你说……什么?‘老虎’杀了婷子然后逃走了?!”  

  “什么,‘老虎’跑了?!”沈嘉霓惊愕地猛转过身,三两步抢过身来,一把夺过了电话放到耳边,“你再说一遍,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要哭,给我好好说!……你进宾馆房间前有没有易容?……嗯,很好!……你确定婷子已经死了?……嗯,我明白了。‘老虎’什么时候跑的?……嗯……这么说阿光和阿鹂已经追上去了……好,我知道了。你先留在原地,密切留意警方的动向,我立即派人去处理尸体。好,就这样了!”沈嘉霓挂了电话。她的脸已涨成了紫肝色,她忍不住又挥舞着双拳,大声嘶吼道:“真是见了鬼了,见了鬼了!”

第一百四十四章 什么?‘老虎’杀了婷子然后逃走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