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三章 阿婷,不要——!

    “阿光,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注意安全。你我的生命才是无价的。”沈嘉霓轻声提醒道。  

  “是……”阿光赶紧调整心态,把主要精力都放到了驾驶上面。  

  “阿光,干这份差事收入不错吧?”沈嘉霓随口聊起了家常,也许是想缓解一下阿光的紧张情绪。  

  “还好,月薪能有五万……”  

  “五万呐……勉强还过得去。美元还是欧元?”沈嘉霓问。  

  “是港币……”阿光的脸开始燥热了。  

  “港币?……五万,而且是月薪?!”后视镜中,沈嘉霓瞪大了双眼。  

  一时间,阿光的眼神出现了慌乱。他十几岁就进了威龙训练营接受特训,他也是同期受训者中的佼佼者,不然他也没资格一直留在曾爷的身边。他出身贫苦,月薪五万对他来说已是不小的数目了。常年跟随曾爷,几乎处于一种近乎封闭的状态,对于外面的现实世界,他也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对于那些正常人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他最多只是从一些媒体上有一些简单了解。能拿到比许多白领还高的工作报酬,他已然比较满足了。  

  “老曾对我说过,你不仅车技一流,而且身手还相当了得!像你这样的人才,他才付你这么点报酬,就敢对你又打又骂的?你瞎讲,我不信。”沈嘉霓坚决地摇了摇头。  

  “真的,我每个月就那么多。而且每个月我只能领到五千作为零用,其余的曾爷帮我开了户头,说是存起来怕我老了没钱傍身。”阿光毫无保留地兜了底。  

  “五千块让你用一个月?五千块在这间餐厅吃餐饭都难!这个老曾,以前就是个铁公鸡,现在更是越来越抠了!”沈嘉霓替阿光鸣着不平。  

  “我一直跟在曾爷身边,吃住都不用我管,而且平时也没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阿光辩解着,努力想为自己找回一点尊严。  

  “现在没什么花钱的地方,那以后呢?你不买屋,不娶妻生子?这点收入,你今后拿什么养家?你别对我说你不考虑这些,你的年龄可已经不小了!”沈嘉霓的话继续鞭打着阿光。  

  阿光一时无语了。沉默片刻,他才嗫嚅道:“像我这样干粗活的,还想怎么样……?”  

  “干粗活的?你知不知道,我们这些人的身家性命可掌握在你们这些精英的手中!你是跟老曾太久了,不晓得你们这行目前的身价吧?老曾应该最明白呀,从威龙训练营淘汰出来的人,几乎都被安排去给富豪、明星、政要去做保镖。就这些人的身价都是很高的。给你透露一下吧,为我服务的司机兼保镖收入差不多是你的十倍呢!”  

  “十倍?您是说年薪几百万?!”阿光吃惊得嘴都张大了。  

  “当然了,你们这行不就挣的是玩命钱吗,难道关键时刻你不需要为他挡子弹?”沈嘉霓反问道。  

  “那当然是要……曾爷对我们有再造之恩……”阿光嘴上这么说,心里已经开始失衡了。  

  “不好这样讲。我们付出的只是一年区区几百万;关键时刻,你们付出的可是自己鲜活的生命呀!钱付出再多都能赚回来,生命失去了可再也回不来了呀!”沈嘉霓动情地说。  

  “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曾爷就给那么多,我总不能直接开口朝他要吧?”阿光心里盘算着这件事的可行性,随即他便自己否定了。巨大的心里落差已经使他频临崩溃了。  

  “找他直接谈肯定不妥。以后找机会吧,你这样的人才对我来说可是求之不得!”后视镜中,沈嘉霓的目光满是惺惺相惜之情。  

  阿光从后视镜中看了沈嘉霓一眼,他的眼中瞬间燃起了希望的光芒。  

  “阿光,今后会有许多事需要你帮忙,当然报酬也一定会让你满意。”沈嘉霓给了镜中的阿光一个亲切的笑容。  

  —————————————————————————  

  李汉光从回忆中走了出来。他意识到自己的左手正插在长裤的口袋中,手中紧紧地握着一方手帕。他取出那方浅蓝色的真丝手帕,放在鼻下嗅了嗅。手帕虽然已经有些褶皱,但那股淡淡的清香味却依然还有残留;手帕上有一道斑驳的黑褐色痕迹,那是他曾经留下的血迹。  

  其实有件事他一直疑惑不解——就是摔碎那件古董时被马蜂蜇刺那件事。若是自己被蜂蜇,可除了感到刺痛,却并没有见到理应“嗡嗡”作响的马蜂,而且他的手腕处也并没有出现被蜂蜇后应有的肿胀。他的手腕上只有很小一个红点,而那种疼痛更像是被高温灼伤后的感觉。  

  李汉光怀疑那次事件是沈嘉霓精心布置的一个局。即便如此,他也并不排斥这件事,毕竟有人为了笼络他肯付出那么大的代价,这本身就是对他人生价值最大的肯定。  

  没有沈嘉霓的出现,他的一生都将像条狗一样委身人下,过着被人呼来唤去的日子,一辈子都不可能出人头地。  

  对于曾爷之死,李汉光确实时常感到惶恐,毕竟曾爷长久以来都是他的主子。虽然他没有对曾爷动一刀一枪,但他知道这件事与他有直接的关系——是他把曾爷和‘老虎’的所有谈话录音提供给沈嘉霓的;而且正是由于他不断地提供了曾爷的行踪轨迹,桃丝才会有机会接近曾爷并最终下手。  

  李汉光长长地叹了口气。他并无意害死曾爷,虽然他从未从曾爷那里得到应有的尊重和丰厚的报酬,但他对曾爷也从未有过刻骨的仇恨。当然,对于曾爷的死,他也没有感觉到有多悲伤,甚至他有一种解脱感,因为只要曾爷活着,他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他现在有钱了。他从没想到过自己能有这么多钱,他现在能够轻易地买得起宽宅大屋,接下来就是要考虑给自己找个女人了。  

  阿光的目光来回地在身边的两个女人身上游离着。他狠狠地吞了口唾液,思想着等这个阶段结束之后,把她们其中一个先搞到手。当然,这两个美人他哪个都不想放过。带着淫邪的神情,阿光笑了……  

  阿光看了下时间,夜已经很深了。方婷这个小婊子怎么还没下手?不过对于‘老虎’这种狠角色来说,用美人计也许是最佳方案了;还有曾爷那个老家伙,不是用美人计的话,别人恐怕也是很难下得了手。  

  阿光不禁暗自佩服起沈嘉霓的手段来,这个昔日的影坛巨星的确很不简单!  

  突然,仿佛一股冷气直入阿光的骨髓,他的额头猛然渗出了淋淋细汗。沈嘉霓安排这两个美人在他身边,不会也是为日后除掉他埋下伏笔吧?  

  只是一瞬间,刚才还全身沸腾着的血液,瞬间降到了冰点……  

  十六  

  “啊——!”方婷声嘶力竭地大喊一声,紧闭双眼,毅然决然地抠动了扳机。当然,她不知道退去了子弹的格洛克17并没有射出子弹。  

  江雄的心在方婷抠动扳机的那一刻变得绝望了。他实在不敢相信,他深爱着的女人会真的如此绝情。  

  方婷此时的内心正掀起着狂澜。呼啸着的耳鸣包围着她,她根本没意识到子弹并没有射出,甚至还以为自己仍握着那只PSS微声手枪。在她的幻觉中江雄已经倒下,她不忍睁眼去看,只是木然地将枪口指向自己的太阳穴,再次抠动了扳机……  

  江雄的眼泪涌了出来。此刻他终于明白方婷是爱着他的;同时他也明白,对于方婷而言,排在第一位的是对沈嘉霓的忠诚。  

  “怎么?”以为自己已经解脱了的方婷睁开了双眼。看看完好无损的江雄,又低头看看自己,以为他们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而这个全新的世界似乎跟之前没有任何的变化,她不禁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枪里没有子弹。”江雄漠然地道出了真相。  

  “什么?”方婷也已经从幻觉中走了出来。她看看手中的枪,拉动了一下滑架,枪管伸出后便不再恢复了,明白无误地告诉她——枪里没有子弹。  

  此时,江雄已拿起地上的那支PSS微声手枪,对准了方婷的胸膛……  

  方婷表情怪异地看着江雄。手缓缓地松开,那支格洛克17滑落在了地板上。继而,她用双手向后拢了拢头发,挺起了胸膛,面带鄙夷地说:“看来你早就准备好了……”  

  “带我去见沈嘉霓。”江雄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想干什么?”方婷能猜到他的目的,但还是希望能得到其它的答案。  

  “她必须死,她不死就没有我们的活路。而且,今后还不知道她会干出多少丧心病狂的事来呢!”江雄咬着牙说道。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出卖沈姨?”方婷直视着江雄的眼睛,一副毫无畏惧的样子。  

  江雄一时无语。他自知,如果拿他与方婷之间短暂的爱情,去与方婷和沈嘉霓之间多年的感情积累来对比的话,他还真没有那份自信。沉默了片刻,他并不想让方婷为难,于是说道:“你只要告诉我她的确切位置,接下来的事情由我来做。”  

  “江雄,你还不明白吗,我不会让你去杀她的!”方婷叫出了声来。  

  “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出沈嘉霓在哪里。我之所以让你告诉我,只是想与你保持同一种态度。现在我明白了,你是不肯和我一起去做这件事的,那么我只能自己去做了。沈嘉霓就在江东,不是吗?”江雄直视着方婷的眼睛,关注着她表情的变化。  

  方婷的眼睛先是猛地睁大了些,继而垂下了眼帘,低声说道:“你别指望通过我找到她,我并不知道她在哪里……”  

  “你前面说过,我们在古桥镇发现阿光后,你和她通过电话,她让你把我引回江东,而且她还要当面和你谈。事实上你下午就去见了她,从她那里得到了杀我的指令。也就是说,沈嘉霓现在就在江东,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就在万昌集团总部大厦!”江雄依旧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方婷的表情变化。  

  方婷猛然抬头看着江雄,脸上挂着深深地懊恼:“请你放过她!如果你一定要杀她的话,就先杀了我!”说罢,一行泪水滑下了她的脸颊。  

  “阿婷,她让你来杀我,想过你的感受吗?她怎么就不能网开一面放我们一马呢?别糊涂了,阿婷,她必须死!”江雄紧紧咬住牙关,脸颊的肌肉绷出了突兀的棱角。  

  “开枪吧,你先杀了我!”方婷迎上一步,用自己的胸膛抵住了江雄的枪口。  

  江雄没料到方婷会有此举动,他害怕枪会走火,慌忙间试图将枪口从方婷的胸口移开。  

  却不料方婷伸出双手,紧紧攥住了他握枪的右手。  

  江雄连忙将食指从扳机上移开,并立即放松了持枪的右手,等于把枪的实际控制权交给了方婷。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完全出乎江雄的意料!  

  方婷竟然把她的右手拇指塞进了扳机孔内!  

  江雄惊呆了。他想把方婷的拇指从扳机孔中弄出来,可又怕因此而击发,一时间他睁着一双血眼,不知所措。  

  方婷惨然一笑,然后毫不犹豫地抠动了扳机!  

  “阿婷,不要——!”江雄瞪圆了双眼,声嘶力竭地大声叫喊道。  

  然而,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晚了……  

  方婷的身体猛然一震,继而直挺挺地向后倒去。她胸前的白色浴袍瞬间已被鲜血染红了!  

第一百四十三章 阿婷,不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