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一章 如果她不肯做,就连她一起杀死!

    阿光立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慌忙收回了目光,规规矩矩地开起车来。  

  看到司机很懂规矩,沈嘉霓面露赞许之色。她又轻声开口问道:“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  

  “我叫李汉光,是曾爷的……专职司机,您就叫我阿光好了。”阿光连忙答道。  

  “李汉光,好名字。阿光,今后可能还会经常麻烦您呢,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拿回去送给您的夫人,女孩子都很喜欢的。”说着,沈嘉霓从手提包中拿出了一瓶包装精美的香奈儿N°5香水递向了前座。  

  “不,不,真谢谢您,可我还没有结婚呢。”阿光慌乱间不知该收下还是拒绝。  

  “拿着吧,送给您的女朋友或者将来的女朋友,送给家中的姐妹或亲属都好。”沈嘉霓坚持道。  

  阿光惶惶然只能收下,他没好意思讲明自己是个孤儿。  

  “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吗?”沈嘉霓接着问道。  

  “还没有……”阿光脸有些微红,他长这么大还没人过问过他的情感生活。  

  “哦?你可是个帅哥呢!不会是对女孩子不感兴趣吧?”沈嘉霓已经把“您”换成了没有距离感的“你”。  

  “不是,不是!我是个正常的男人!”阿光的脸瞬间胀成了肝紫色,他慌忙辩解道。他基本没有自己的时间,根本没机会接触女人,他最拍别人把他当做是同性恋者。  

  “是吗,可你应该不小了吧?”沈嘉霓关切地问道。  

  “我今年35岁了……”阿光的脸臊得发烫。  

  “这个老曾!”沈嘉霓替阿光鸣起不平来,“对身边的人怎么可以这样?他光棍半辈子了,难道还要害别人陪他一起光棍?”  

  阿光没敢接话,他毕竟不能说自己老板的坏话。‘这个老色鬼的身边什么时候少过女人?’他心中忿忿不平地想道。  

  “不打紧的阿光,我身边有不少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到时候安排一个合适的给你做老婆。”沈嘉霓笑眯眯地说道。  

  ——————————————————————————————————————  

  阿光从回忆中走了出来。他转头看了看身边的两个女孩,回想着沈嘉霓的承诺。他感觉后座上的那个女孩更对他的胃口,身材尤其火辣!而且那个女孩对他似乎也颇有好感,经常和他会有眼神上的交流。当然前座上的女孩也相当不错……阿光越发想入非非起来,眼中露出了色眯眯的光。  

  阿光看了下时间,他们跟踪方婷到这里已经两个多小时了。这个女人还没下手吗?不会是正睡在一起舍不得分开了吧?这个小骚货,这群女孩中最惹人的就是她了,可她平时正眼都不看自己一下,反倒跟这个‘老虎’打得火热!  

  提起‘老虎’,阿光心中不禁生出一股寒意。这是一个极难对付的角色,利用女**杀或许是最佳方案了。只是这个方婷并不使人放心。看来沈嘉霓派他秘密跟踪,关键时刻收拾残局也是为了提防她出现变数。  

  “如果她不肯做,就连她一起杀死!”阿光的耳边回荡着沈嘉霓暗中对他的嘱咐。不过到时要支开身边的两个女人,免得她们感情用事。  

  阿光的心里开始慢慢盘算起来。支开这两个美人容易,可一旦‘老虎’和方婷打起了联手就十分难以对付了。他可不想硬拼。但只要‘老虎’活着就始终对他构成威胁,毕竟曾爷的死与他有关,‘老虎’一旦明白真相是万万不可能放过他的。  

  十三  

  面对着电脑屏幕上飞速地滚动着的数字,依莲娜感觉有些一筹莫展。  

  这是一组保密程度极高,由十位数字或数字加字符组成的密码。依莲娜粗略算了一下,仅仅是用十位阿拉伯数字来排列,就会有一百多亿种组合。如果密码只是由阿拉伯数字组成,那情况就简单得多了,利用正在使用的软件,按现有的速度,估计再需要两三个星期就能解开。而运气好的话,随时都有可能破解。可如果这组密码中还参杂着不同语系的字母、特种符号甚至是汉字的话,那这项工程就十分浩大了。  

  沈嘉霓则坐在旁边宽大的沙发上,静静地看着玻璃杯中的茶叶颗粒缓缓地下沉,散开……  

  就这样雕塑般地沉思了很久之后,沈嘉霓抬头将目光投向了宽大的落地窗。窗外是一幅美丽的夜景:隔江而望,川流不息的车灯给街道勾勒出一条条明暗变幻的轮廓;对面楼群的灯光倒映在宽阔的江面上;夜行的船将这一条条舞动的银蛇斩断,碾碎,变化出五彩斑斓的浮光幻影;船渐渐远去,这些细碎的光斑重又飘着,荡着聚拢起来,恢复到了从前的模样……  

  ‘我已打碎了这旧的世界,何时才能将它再重塑成应有的模样呢?’望着江面上不断变幻的光影,沈嘉霓默默地问着自己。  

  沈嘉霓多少有些懊悔。这次行动秘密计划了多年,可最终还是有些操之过急了。不过结果也还不算太坏,至少李万霖名下所有能见得光的财产都悉数由她继承,这笔庞大的遗产就算怎样挥霍无度都足以支撑她的余生了。  

  可不知为什么,仅凭这些财产却远远无法使她满足。她曾经是那么的光彩夺目,她过惯了前呼后拥、众星捧月般的生活,在亿万人的心目中,她曾是当之无愧的一代天后。可自从她委身于李万霖之后,便如同被无情地打入了冷宫,那些凄风冷雨的日子令她不堪回首。好在这一切她终于熬过来了,现在魔法钻石已经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只要破了这钻石的魔咒,她就能呼风唤雨,成为敢于和任何势力叫板的地下王国的女王!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斥巨资聘请的专家组已经在路上了,他们一旦到位,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破解掉这该死的密码,到时一切就都在她的掌控之中了。  

  现在最关键的是要先解决掉‘老虎’,彻底消除掉这个最大的隐患,绝不能让他落入警方之手。问题是,这个婷子会严格按她的指令行事吗?  

  方婷和桃丝毕竟是她最倚重的臂膀,到时要想统治这个庞大的地下王国,还需要她俩的鼎力相助才行。她只能在幕后下达指令,对于公然违抗指令的家伙还需要有人及时清除。对于桃丝,她比较放心;而婷子就不好说了,这孩子自幼就比较心善,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算优点,可对于一个杀手来说,这就会很致命了。  

  今天对婷子来说是一次大考。能过得了这一关,今后就可以对她委以重任;如果过不了这一关,那也只能对她痛下杀手了——毕竟杀一才能儆百,免得再有人步她的后尘!  

  沈嘉霓深知,这群正直花样年华的美丽女孩们,最难逾越的就是感情这道门槛了。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要及早破解密码,将威龙训练营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培养出更多的冷血杀手为自己所用才行。  

  十四  

  尽管知道枪里没有子弹,江雄还是希望方婷不要抠动扳机,因为这表明一种态度——选择生与死的态度。江雄丝毫也不怀疑方婷杀死自己后会立即自杀殉情,但这不是他想要得到的结果。  

  黑洞洞的枪口在江雄眼前不停地抖动,这表明了方婷的内心并不坚决。江雄希望说服方婷,让她从心底里放弃这个愚蠢的决定,而不是使用强力制止她的行为。  

  方婷右手的食指几次加力在了手枪的扳机上,可每一次都没能真正用力抠下去。  

  “婷,想想我们在一起的那些美好日子。我们不是谁的附属品,放下枪跟我走吧,去开始属于我们自己的幸福人生。”透过眼前模糊的枪口,江雄的目光直视着方婷满是凄楚的脸。  

  方婷闭上了双眼。凝聚在眼眶中的泪水潸然而下,她手中的枪口也微微开始下垂。  

  “婷,不管是什么样的结局在等着我们,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爱你!”江雄掷地有声地说道。  

  方婷浑身颤动了一下。举枪的手臂已经不由自主地缓缓落下,最后枪口朝向了地面。  

  “江雄……你走吧!”方婷垂下了眼帘,可她那只握枪的手却变得格外坚定了。  

  江雄明白,一旦他选择离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不明白沈嘉霓到底对方婷施了什么魔法,以至于方婷会如此的死心塌地。一股无名怒火涌上心头,他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个老巫婆,看来必须得除掉她了!”  

  “你敢?!”话音刚落,方婷手中的枪闪电般再次指向了江雄的前额,只是这一次非常得坚决,没有丝毫的抖动和犹豫。而她的眼中,也似要喷出火来。  

  “你这样替她卖命,到底图的是什么?她为了个人的利益,连孩子和孕妇都不肯放过;为了达到目的,不惜舍弃你们的身体甚至是性命!你以为她把你们当什么?只不过是当做手中的工具而已。你好好的想一想,这样为她付出,值得吗?!”江雄也瞪着眼睛嘶吼道。  

  “不许你这样说她!”  

  “我还要说!只要这个巫婆活着,就会有更多的血腥纷争,就会有更多的生灵涂炭;只要这个巫婆活着,就不会有我们的幸福生活。所以,我一定要除掉她!”江雄已经失去了冷静。  

  “我不允许你叫她巫婆,更不允许你伤害她!江雄……我只能带你去另一个世界了——”方婷悲怆地大声说道。  

  一行热泪从方婷的脸颊滚落。她声嘶力竭地大喊一声,紧闭双眼,毅然决然地抠动了扳机……  

  十五  

  李汉光的心里开始有些烦躁了。他不明白七楼客房里的那两个人究竟在干些什么,就算干那种事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吧?或许这个‘老虎’实在难以对付,方婷是想等他入睡之后再动手?他也只能这样猜测了。如果方婷选择和‘老虎’一起跑路的话,他们没理由在这里停留如此长的时间。  

  曾爷死后,阿光从沈嘉霓那里得到了大笔的奖赏。但这并不能消除他内心的惶恐,毕竟他服侍多年的主子之死与他密切相关。现在正式投到新主子的门下,与一群女人为伍,他多少还有些不适应。  

  ‘这个女人至少待我不薄……’阿光暗自想道。他与沈嘉霓接触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沈嘉霓给他的财富却要远远超过曾爷。而最重要的,他能感受到曾爷所不曾给予他的尊重。他不禁又想起了对他的选择起决定作用的那件事……  

  李汉光很清晰的记得,那次是在一个雨过天晴的午后,曾爷又一次指示他去接沈嘉霓进行密谈。  

  他之所以认定曾爷和沈嘉霓之间只是密谈,而不是男女之间的苟且之事,是因为曾和沈之间的会面总是在白天,会面的地点也总是相对僻静但仍属公共场合的餐厅或茶楼。阿光明白,这样做的好处是——即便某次会面被相熟的人撞见,也不至于引起任何误会。  

  只不过,这次接沈嘉霓的地点与以往有所不同——是一家拍卖公司。  

  阿光在指定的时间到达后,拨通了沈嘉霓的手机。几分钟之后,沈嘉霓在一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士和两个安保人员的陪同下走了出来。那个穿黑西装的男人戴着一双白手套,双手捧着一个厚实的特制合金密码箱。  

  沈嘉霓上车后,穿黑西装的男人绕到车的另一侧,待安保人员打开门后,很仔细地将密码箱放在沈嘉霓旁边的座位上,又客套了两句,才关上了车门。  

第一百四十一章 如果她不肯做,就连她一起杀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