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 喂,你又乱想什么呢!

    方婷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你完成任务后,也真的信守承诺回到吉运宾馆去找我。老实说,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认真地考虑和你之间的关系了。  

  “可当时沈姨是不会让你见到我的,她还需要你去除掉李万霖,去完成这项最关键的任务。她绝不能因你的儿女私情而让她精心策划的行动毁于一旦。  

  “看到你如约归来,看到你又去到我们一起吃饭的街边小摊,看到你怅然若失的样子,这一切真的深深打动了我。但在沈姨面前我却不敢有丝毫的流露。我把对你产生感情的事告诉了桃丝。桃丝说你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她劝我千万不能因为第一次给了这个男人,就一时冲动轻易付出自己的感情,她劝我清醒一些,那仅仅是个任务而已。  

  “我当时很纠结,可是我却无法走出感情的漩涡。桃丝骂我没出息。但我们毕竟是好姐妹,她很快便理解了我,说一个人一生能拥有一段真感情,也算不枉活这一回。不过她担心你风流成性,未必是真情实意,所以她决定再试探你一回,看你经不经得起她的引逗……”  

  江雄这才恍然明白,桃丝在餐桌下对他百般挑逗的原因。他觉得好险,因为他当时几乎就要溃败了!但此时他也真诚地感谢桃丝,如果没有扛过那次激情的挑逗,他也不知道自己对方婷的感情有多真。  

  “老实说,我觉得桃丝的提议有些冒险。以桃丝那样的身材相貌和魅惑男人的手段,男人如果不为所动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你寻我不见,极度失望之余很容易借别的女人来宣泄情绪,所以我很怕你过不了这道关。可一想想,我对你的感情本就是不该发生的,如果再得不到真情的回报,那这种单方面的付出就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虽然决定一试,可我还是担心桃丝真的勾走了你,于是我扮成计程车司机一直在全程监视着你们的行踪。当时我虽然对自己的妆扮很自信,可隐约还是有那么一点小私心,希望你能认出我来。可你竟然没有!”方婷撅起了小嘴。  

  “难怪我几次闻到了你身上那股特有的清甜味道,可我真的没有想到那是改了装扮的你。这不能怪我,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我想,这应该都是爱蒙蔽了我的双眼……”江雄作出一脸委屈的样子。  

  “呸!你这人就是貌似忠厚,其实是一肚子的花花肠子!”方婷反身用食指点了一下江雄的额头,面含笑容嗔怪道。  

  江雄趁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张开嘴,想含住那根温润如玉的手指。  

  方婷急忙抽回了手,娇羞地在他胸口拍打了一下,然后抚推着他那厚实的胸肌,接着说道:“没想到你还真过了这一关。我一直都在等这个机会问你,难道那次桃丝没动真的,就那么轻易放过了你?”  

  “她还能没动真的?!她都……”江雄叫出声来。可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他怕方婷追问细节,硬生生地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想想桃丝在桌下用脚逗弄他的场景,江雄的脸禁不住又涨了个通红。  

  “看,还没等问你就露馅了,把你美死了吧?”方婷了解桃丝的手段,看江雄的反应已经推测到了当时的情形。她皱着眉,嘟着嘴,掐住了他胸前的皮肉用力地拧动起来。  

  “婷,放手,放手啊!那么艰难我都挺过来了,你还这样对我?”江雄疼得脸都扭曲了。  

  方婷放了手:“好了,还算你有一点点良心。可桃丝那么会勾人,你就没动过心?”方婷还是放不下这件事。  

  “我……”江雄不知该怎么回答。  

  “我要听实话!”方婷瞪着眼。  

  “当时是有点……”江雄不敢往下说了。  

  “只是有点?”方婷眉毛一挑,拧人的姿势已经蓄势待发了。  

  江雄怯怯地看了方婷一眼:“你先把手给我……”等方婷的两只手都攒到他的手心后,他才接着说道:“老实说,当时真的实在是受……有那么……一点点受不了。你别瞪眼,真的只是一点点!可是我爱你,我当然不能背叛你,是吧?求求你,别这样看着我,之前有过什么那是因为还没遇见你。还有,我已经开始欣赏桃丝,把她当好朋友一样看,当然不能再碰她了。那才是对她最大的尊重。”  

  “真没碰哦?”方婷的眼神里还有一丝狐疑。  

  “真没碰,我发誓!”  

  方婷点了点头,抽回了自己的双手。继而又靠在了江雄的怀中,接着说道:“那天桃丝回来后情绪非常低落,看得出她对你可能也有点那个意思。——是不是感觉蛮开心的?”方婷扭头用眼角瞄着江雄。  

  江雄严格管理着自己的表情,没敢接话。  

  “桃丝对我说,这个男人是真心对你的,好好去把握吧。接下来,她便毫不犹豫地去诱杀了王子豪……”方婷暂停了叙述。  

  一时间,房间内异常的安静。  

  片刻之后,方婷突然发问道:“如果没有我,你会让桃丝成为你的女人吗?”  

  “应该……不会吧?”江雄在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的可能性。  

  “什么叫‘不会吧’?”方婷面带狐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江雄。  

  江雄发现自己又说错话了,赶紧替自己圆场:“说实话,听了你们的往事,我觉得桃丝真是个有情有意的好女孩。如果没有你,我觉得我会和她产生友情——当然……可能会比普通友情稍深一些。这么说你别介意,毕竟之前……这个……是吧?可我觉得我和桃丝之间产生不了爱情,要有早有了,她毕竟比你出现得要早。同样,桃丝也没有对我产生爱情,如果有,她就不会在我面前表现得那么风S……风情。要知道,人一旦真情流露,对方是能够感觉到的。我想她之所以会感觉失落,无非是以她的自身条件,又使尽了手段还没能让一个男人就范,心里感觉很不甘心罢了。”江雄费力地宽慰着方婷。他不想方婷总是在这个问题上放不下,毕竟三个人今后还可能会时常在一起。  

  江雄的话让在友情和爱情之间纠结的方婷释怀了不少。她默默地点了点头,小声自语道:“那就好,不然真不知今后该怎么相处……”  

  “桃丝呢,她现在怎么样?我看到她被警察带走了……”江雄想起了桃丝坐在警车里时看着他的眼神。  

  “还是蛮在意她的嘛!”方婷皱着眉,嘟哝着。接着她双手插入自己的头发中使劲揉了揉,开始自责:“心胸怎么那么小,都是好姐妹……不过感情这东西都是很自私的哦!就算是好姐妹,这种事情总不能分享吧?”  

  “看你,这么为难!要不我们去中东定居好了,那些阿拉伯国家是可以娶两个以上老婆的。”江雄咧着嘴,趁势开起了玩笑。  

  “你想什么呢,想什么呢!”方婷的巴掌劈头盖脸地打了下来,“口口声声说没想法,还两个,还以上!”  

  “求你,饶了我吧,随口乱说的!一个我都对付不了,更别说两个……以上了!”江雄双手抱头,告饶道。  

  方婷停止了打闹。她叹了一口气,收敛了表情:“要说桃丝,还真是可怜呢!她受伤了,现在正在养伤……”  

  “怎么……”江雄心头一紧。  

  “除掉王子豪之后,桃丝被关押了起来。好在对验尸官早有关照,王子豪的死定性为心肌梗塞,即便开庭受审桃丝也会被判无罪释放。可就在桃丝转移关押地点的途中,遭遇了枪手的伏击。虽然枪手当场被击毙,但桃丝却不幸肩部中弹,还好没有生命危险。目前她正在养伤,不过已经大体康复了。后来通过李汉光才知道,是王子豪的属下不愿接受这个结果,为泄愤采取的报复行动。”  

  “哦——人无大碍就好!”江雄松了口气。  

  “怎么,心疼了?还蛮怜香惜玉的嘛!”方婷抢白道。恋爱中的人最喜欢说这种酸溜溜的话。  

  “那里有?”江雄又紧张了起来,他连忙岔开了话题,“还是说说你去古桥镇的事吧。”  

  “好。”方婷点了点头,“王子豪死后,沈姨已经可以假借他的名义向你下达指令。考虑到你的前期勘察也不需要人跟踪监视,而且桃丝被抓后沈姨身边缺乏得力的帮手,于是我们就跟随她一起来到了江东。  

  “我这才知道,沈姨已经搞到了李万霖书房的开锁密码。于是我们在电脑台后安装了针孔摄像头,通过拍摄到的图像获取到了那套组织管理系统的密码。  

  “直到那时,我才推测出了沈姨的整套计划,才明白除掉李万霖并非只是报复那么简单。这时,我得知那个验尸官已经死于一场所谓的交通事故中,我担心你除掉了李万霖后也会面临同样的下场。  

  “就在我感到忧心的时候,沈姨让我电话联络你,试探你对我的热度还在不在。于是我很害怕,因为当时已经获取了组织管理系统的密码,接下来就该让你对李万霖动手了。我怕你任务结束后,沈姨会派我去诱杀你灭口。”  

  “你先等等,”江雄打断了她,“沈嘉霓怎么会知道你有我的电话呢?”  

  “还记得我们常去宵夜那间店的店主吧?就是桃丝试探你那晚。你和他聊了很久,还留下了你的电话号码。”  

  “那么说你之后去过那里?可他说过,只要见到你就会联络我的!”江雄以为老店主敷衍他。  

  “这与店主无关。那晚对你的试探原本是我和桃丝私自商议后实施的,但为了掩人耳目——主要是担心此事被沈姨和伊莲娜知道——桃丝安排她手下一个叫琳达的姐妹对你进行了跟踪,以便被问起时,可以说成是一次正规行动。原以为,凭你金牌杀手的能力,应该很快就能发现并摆脱琳达,这样我们就可以完全秘密地实施原定计划了。没想到琳达还真厉害,你和店主交谈时,她就坐在离你不远的地方,你们的谈话她都听见了。她发现这是个获取你电话的好机会,于是在你离开后,她没有继续跟踪,而是找店主埋单时偷换掉了你留电话的字条。”  

  江雄的头脑有些发蒙。感觉自己很愚蠢,几个年轻女孩把自己玩得团团转,而自己却毫不知情!  

  “没想到,是吗?就是这个琳达,做完这样的事后,一转眼又回豪天给桃丝伴舞去了!”方婷眼中带着一丝戏谑。  

  原来是那八个舞娘之一!江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那些彩蝶般翻飞的身影,当然还有那些激情颤动的水蜜桃……  

  方婷抡起巴掌,“啪”地一声拍在了江雄的脑门上:“喂,你又乱想什么呢!”  

  “啊?”江雄瞬间被扯回,臊红了一脸。慌忙岔开话题:“那……对了,那个琳达用这种方式拿到的号码,沈嘉霓让你与我联络,就不害怕我起疑吗?我的意思是说,沈嘉霓并不知道你早已有了我的号码。”  

  “看来你们都是老谋深算!沈姨也是这么考虑的。事后,沈姨又让我去了那家店铺,以便让一切顺理成章。我也在老店主手里看到了那张偷换后的字条。老店主原本要兑现你们之间的约定,可我知道那上面的号码是假的,因此我向他要回了那张字条,并告知他我会亲自与你联络。”  

  “原来是这样。”江雄嘟哝着。想了想,又问道:“那为什么是在古桥镇给我来的电话呢,有什么特别用意吗?”  

第一百三十八章 喂,你又乱想什么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