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章 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方婷回过头来。突然,她眼中闪过一道光,仿佛突然来了精神:“我们一起去古桥镇玩几天吧?”  

  江雄下了一跳。他看着方婷,发现她并不像是在开玩笑。他没有立即作答,暗暗思索着这个提议的可行性。  

  “反正有这个呢!敢不敢冒险?”方婷捡起了那只牙套,示威似的举在了江雄的面前。她的脸上绽放着光彩,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你搭出租车时,是跟司机说的去古桥镇吗?”江雄此时非常冷静。  

  “是……”方婷有些泄气了。  

  “那我们就去古桥镇!”江雄果断地说道,“跟踪你的人很可能会找到出租车司机询问情况,如果司机告诉他们我们约定的目的地是古桥镇,而你中途却突然消失了,那他们应该首先排除古桥镇。”  

  江雄不知道将来会是怎样,但只要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任何艰难险阻他都无所畏惧了。  

  从昨天的情形来看,曾叔显然已经开始对他动手。如果对方当时使用的是高射速的冲锋枪的话,恐怕他早已没命了。难道是曾叔念及义父子关系而网开一面,仅仅是做给旁人看?江雄不得而知。但如果追杀仍会继续的话,就说明义父已和他恩断义绝了。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江雄也绝不肯坐以待毙!他为曾叔卖了十年的命,也算是报答了其救命之恩,如再苦苦相逼,那他也只能去斩断给他带来危险的源头了……  

  六  

  船夫不紧不慢地摇着橹,船尾的水波被劈划出一个又一个大小一致的S型水涡。船在小桥流水之间缓缓地行进,船舱中,一对沦落天涯的恋人紧紧地相互依偎着……  

  “真想一直这样……”‘暴牙’女喃喃地靠在‘糙男’的肩上,说道。  

  江雄在方婷白皙的脖颈上轻轻地嗅吻着,揽着她肩头的手臂更加用力了。  

  “这里好美!我上次来的时候就想,如果能和自己喜欢的人乘着小船,在这小桥流水之间穿梭的话,那该是多美妙的一件事!没想到,如今果真……”方婷突然止了话头。置身美景的她几乎忘情,发现自己差点丢掉了一贯保持的矜持,不由得脸色一红,偷偷地吐了下舌头……  

  江雄的心中却如吃了罐蜜一样。方婷无意间的真情流露,让他心里涌起了无比的幸福。  

  古韵十足的民居在两边徐徐而过,一座座形态各异、精巧别致的小桥不时映入眼帘,这一切恍如流动着的诗画。怀抱着这软玉温香的恋人,倾听着她轻柔悦耳的声音,江雄感觉自己已经是醉了……  

  方婷甜蜜地偎在江雄的肩上,细眯着双眼,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突然,她好像发现了什么,直起了脖子。船在行进,她的身体却在徐徐后转,而目光却一直落在岸边的一处民居上。  

  江雄顺着她目光的方向一看,突然欣喜地叫了出来:“哈,我来过这里,你上回就是在这里给我打来的电话!我是按照电话号码找到这里的,很可惜你已经走了……”说着,江雄激动起来,将上一次来古桥镇的经过绘声绘色地叙述了一遍。  

  讲到误把粉衣女子当成方婷追到餐馆搭讪一节时,方婷不禁蹙起了眉头:“我看你是故意认错人的吧,见到美女眼球都发颤了!那么大个人都能认错,还口口声声说爱我……”说着,她嘟起了嘴。  

  “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江雄有口难辩,“她转身的一瞬间,我看见分明就是你,那背影,那身材,甚至走路的姿势都一模一样!真是撞见鬼了!后来好容易追上去,竟然不是!”回想起当时的情形,他仍然感觉无法理解。  

  “你的意思,我是鬼?”方婷转过身,面露温色。突然,她扮了个鬼脸,十指勾成爪状,呲着暴牙,说:“你当时看到的就是我,我是个女鬼,专门变化了相貌来迷惑你的!”  

  江雄迎上去,美美地亲了一口,又抱紧了她,说道:“我的女鬼宝贝,那你就不停变化相貌,迷惑我一辈子吧!”  

  “你个臭色鬼!你现在已经看厌我了是不是?还不停变化相貌,要很多女人才能满足你邪恶的欲望是不是?”方婷扭动着身体,挣扎开江雄的双臂,挥动粉拳不停地捶打着他。见被打的身体肌肉瓷实毫无反应,于是又改成爪状抓挠起来。  

  这下江雄受不了了,他最怕被挠痒痒。方婷挠得他只想大笑,可又怕惊动了两岸的游人,所以只能强忍着,脸都憋得通红了。可他又不敢强行去阻止方婷的玉挠,只能不停地扭身躲闪,这下弄得船体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  

  “不好这样闹的呀,你们这样子船会给搞翻的了!”船夫赶紧阻止他俩的嬉闹,一面费力地稳定住船体。  

  两人赶紧恢复了常态,彼此相视一笑。方婷吐了下舌头。  

  “对不起哦!”方婷连忙对着船夫道歉。  

  船夫白了这个‘暴牙’女人一眼,撇撇嘴,扭过头不再理会他们了。  

  江雄和方婷会心地一笑。方婷悄悄地将脸扭向船夫,做了个怪相,呲了一下突兀的‘暴牙’。  

  江雄笑着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又捧住她的脸,结结实实地亲了一口。  

  船恢复了平稳,继续向前行进。江雄此时的心情无比愉悦,他真恨不得时间就此停止,这正是他梦寐以求的理想生活……  

  突然,方婷回转过身抱住了他,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急切地说:“前面桥头红伞下穿灰色上衣的人我见过!前些天他在我住处附近出现过几次……”  

  江雄飞快地朝着方婷指示的方向扫了一眼。果然,他看到了一个穿着灰色外套戴着墨镜的男人,正在红伞下的饮料摊前与摊主说着什么。江雄的第一反应,这个人似乎在哪见过,可他却一时想不起来。他的大脑在记忆库里飞快地搜寻着。那刀削般几乎没有的耳垂,那颜色深暗的嘴唇,难道是……  

  江雄紧紧贴住方婷的脸,遮挡住自己的面容,仅从遮阳帽沿的缝隙处继续观察。  

  那个男人买了一瓶饮料,又掏出手机指着屏幕给摊主看,询问着什么。  

  那摊主对着屏幕认真地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简短地回答了一句。从口型看,应该是说“没见过”。  

  灰衣人冲摊主礼貌地点头道了谢,然后将手机装入口袋,转身快步上了桥。  

  那人虽然戴着墨镜,动作幅度也不大,但江雄能感觉到灰衣人一直在机警地观察着四周。当看到他和方婷租乘的这艘小船时,那人在小桥的中段停留了片刻,然后才继续走过了桥。  

  此时江雄看到了灰衣人的侧影和背影。虽然这个人化妆遮掩了真容,但从那人的脸部轮廓和走路的姿势,江雄已经认出了此人。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这个人是阿光,曾叔的司机兼保镖阿光!  

  江雄感到了事态的严峻。阿光能做曾叔的贴身保镖,身手以及综合能力是不容质疑的。既然阿光出现在这里,就说明曾叔也应该在附近坐镇指挥。问题是曾叔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是冲着自己来的吗?江雄决定一探究竟。  

  小船缓缓地穿过了桥洞。江雄低声对方婷耳语道:“你自己先回旅店,我随后就来。”  

  七  

  江雄在前方水道的转弯处独自下了船。他迅速登岸,很快就锁定了阿光的身影。江雄刻意改变了走路的姿势,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时不时举起相机拍拍这,拍拍那,一副悠闲自得的游客模样。  

  而阿光则继续走走停停,不时拿出手机给不同的摊主看。  

  江雄也来到了桥头红伞下的那个饮料摊,他买了一瓶最贵的饮料,然后和摊主搭讪道:“刚才来过的那个人是干什么的,卖山寨手机的吗?那种东西可不敢买,小心上当。”  

  摊主一边找钱一边说道:“你是说刚才那个戴墨镜的?他拿的手机可不是什么山寨货,正宗的大品牌,要好几千呢!不过他不是卖手机的,他说在找两个走散的朋友,一男一女。”说到这,摊主挑了下眉毛,压低了声音,继续道:“他手机上那个女的很漂亮,跟电影明星似的。”  

  江雄明白了,阿光的确是冲着自己来的。他的心阴沉了下来。照此推理,前两天袭击自己的也应该就是阿光。曾叔看来此次是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了。他既然不仁,就别怪我……江雄紧紧咬住了牙关。他感到很犹豫,曾叔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仅是师徒关系,更以父子相称,自己怎能下得了手?  

  江雄继续跟踪。他精于此道,阿光丝毫也未察觉。  

  江雄也开始对眼前的对手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这个阿光虽然能力不容小觑,但毕竟一直跟在曾叔身边,做防卫安保无疑是行家里手,但若是单独在外执行任务的话,经验明显欠缺。不然那天夜里,自己已经没命了。  

  这时,阿光将手机举至耳部,接听了一个电话。挂了机之后,他似乎犹豫了片刻,又左右巡视一番,便转过身,朝着景区大门的方向匆匆而去,其间没有再作停留。一边走,光阿一边拨打着电话,但接通后只说了几个字便挂机了。  

  见对方走得急,江雄没有立即追随上去,他怕暴露了自己。他依旧保持着自己原有的节奏,待两人拉开了足够的距离之后,才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阿光径直来到停车场。他走到一台银灰色的轿车前,拉开后门坐了进去。  

  江雄在停车场边缘的石条凳上坐下。他侧身对着阿光的方向,将相机放在腿上,用脱去的上衣看似很随意地遮盖住,而那只长焦镜头则隐藏在衣服的阴影里,悄无声息地对着那台银灰色轿车……  

  通过相机的翻转屏暗中观察,江雄发现司机位置隐约坐着一个年轻的女人。正惊异间,却发现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也从景区内匆匆走了出来,径直来到那台轿车前,坐在了前面的副驾驶席上。车随即启动离开了……  

  江雄没有继续跟踪的打算,但也没有立即起身离开。他推测那晚向他发动袭击的也应该就是这三人组合。看来自己离开十年,威龙训练营已经开始培养出女学员来执行任务了。幸亏今日发现及时,不然真是防不胜防啊!  

  江雄把刚才偷拍的相片在液晶屏上放大了看。果然如他所料,最后上车的年轻女人正是之前他与方婷在公园见面时,用超长焦DC互相拍照的两个女孩之一,开车的应该就是另外一位。  

  如果对方是在暗处,江雄恐怕难以防范,但对手已经现身,这让江雄感觉安心了许多。凭直觉,只要自己小心,这些人还不足以对他构成致命威胁,毕竟组织头号杀手的称号绝不是浪得虚名。  

  既然对手已经离开,这个地方也就相对安全了,不妨在此多逗留几日,看事态发展再作打算。  

  江雄思忖着:如果曾叔不肯罢手,一定要苦苦相逼的话,必要时他会出现在曾叔面前。  

  他自信自己有这个能力。他要用这样的行动向曾叔暗示,有谁想要他这个头号杀手的命,那绝对是在自找麻烦!  

  八  

  方婷已经早早回到了景区内租住的由民居改成的旅店。此时她正坐在床边,蹙着眉头,拿着一个蓝色绒面的首饰盒发着呆。  

  见江雄回来,她悄悄地将首饰盒藏到一边,然后幽幽地叹出一口气,问到:“怎么样,有什么麻烦吗?”  

  江雄轻松地笑了笑:“没什么,你不必在意,我完全能够应付。”  

  “但愿如此……”方婷看了看窗外,依然紧锁着眉头,“是我把他们带到了这里……”  

第一百三十章 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