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江雄的头皮开始发麻。

    走到公园的大门口处,江雄放慢了脚步,按他的推测,方婷此时应该正在路边截出租车。他心里盘算着,如果方婷搭上车后该怎么办?如果自己无法顺利搭上正规出租车,甚至连黑车都没有的话,他已做好准备,去公园门前的停车场弄一台车。  

  可是当江雄走出了公园大门之后,却发现拥堵的道路不知何时早已畅通,而方婷也已经踪迹全无了。他四下张望着,心中一片茫然,看来方婷一出门便顺利地上车走了。  

  江雄的心仿佛突然跌入了雪山的谷底,四下白茫茫令他不知何去何从。过了许久,他的大脑才开始有了正常的思维,忙跑去问两边的饮料摊主,可是令他失望的是,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方婷的离去。  

  江雄这时想到,那家医院的护士站留有方婷的电话号码。如同黑暗中重又看到了光明,他立即动身朝医院方向走去。他的心里越来越焦急,最后索性迈开大步狂奔起来。  

  一口气跑出了两三百米,江雄突然感觉自己的手机在震动。  

  “真见鬼!”江雄咒骂着。他真后悔不该开机,在这样一个心急火燎的时刻,曾叔又来找他做什么?心中虽有万分的排斥,可他还是放慢脚步,取出了手机。  

  进来的是条短信。江雄带着抵触情绪按下了阅读键,一行文字跃上了屏幕:江雄,如果上苍能给我们在一起机会的话,我想说,我愿意嫁给你!  

  发生什么事了?江雄足足愣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这是方婷给他发来的短信。不是出现幻觉了吧,莫不是方婷真的答应了自己的求婚?他的大脑有些混乱,一时间竟不敢确定,怕是自己看花了眼。他又一字一句地反复阅读,终于确定方婷已经答应了自己的求婚。  

  ‘我愿意嫁给你’,没错,是‘我愿意嫁给你’!江雄不断重复看着这句话,心中的花朵已经逐渐开始绽放起来。  

  可是,这句‘如果上苍能给我们在一起机会的话’又是什么意思?怎么会没有机会,难道是担忧她父亲的身体吗?应该是。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愿意嫁给我!江雄越想心里越美,脚步也变得轻快了。  

  方婷发来短信,自己也就有了她的电话号码,医院就不用再去了。虽然没有了前行的目标,可是他却并没有停下脚步,而且他还越走越兴奋,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恨不能将内心的喜悦向全世界宣告。  

  江雄的大脑也开足了马力憧憬起来。先医好岳丈的身体,然后就选个大家都喜欢的地方置业安家。原先想的只是二人世界,现在已经是四口之家了,而且将来还会有第五口、第六口、第七口……一家三代其乐融融,这才是最美好的生活呀!方婷,你终于就要成为我的新娘了……  

  江雄漫无目的地信步而行,心中充涨着美好和希望。这时,他的手机又“嗞呜嗞呜”地振动起来,又有短信进入。他不禁心中一喜,美滋滋地按下了阅读键,果真是方婷发来的短信:阿雄,我要离开一个时期,这段时间别来找我,也别和我联络。你之前留给我的钱已经足够,所以那张卡还请你收好。如果有缘,我们一定还会相聚的。珍重!  

  怎么回事?江雄有些蒙了,那张卡不是在方婷手里吗?江雄突然想起离别前的拥抱,难道她……江雄上下一摸,果然从裤兜中摸出了那张银行卡。她这是什么意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还没完全回过神来,又一条短信进来了:有急事,晚八点准时联络。  

  读完短信,江雄开心地笑了。不管出了什么事,总之方婷约他八点联络,这样就又能再见到她了……  

  突然,江雄的笑容凝固了,继而脸色也开始阴沉了起来,这不是方婷发来的短信,因为这是义父提供的那个号码!  

  那么,义父想要……  

  六  

  晚上八点,江雄准时上线了。  

  曾叔早已在线上等候。才看到江雄的问候,他就立即开始回复了:“雄仔,有件非常要紧的事,需要你立即帮我处理!”  

  “什么事?”江雄的心里开始发沉。曾叔所说的要紧事,就绝不会是普普通通的小事。江雄心中默念着,只要不是杀人,其它做什么都好。  

  “再帮我做掉一个人。”曾叔的回答很简练。  

  江雄的心立即沉入了谷底。这件事本无悬念,曾叔找他除了杀人,就再没有过其它事情,他本就不应该抱任何侥幸心理。可是,当他看到曾叔的要求之后,还是感觉有一丝意外,毕竟曾叔对他有过承诺,而这十几年来,曾叔也一直都是言而有信的人。  

  “干爹,我们有过约定,我已完成了最后一单,应该可以金盆洗手了。”江雄带着抵触情绪,又一次使用了略显生疏的‘干爹’作为称呼。  

  “雄仔,我明白。我并非言而无信,只是事发突然,来不及再做其它安排。此事十万火急,请你务必帮我解决!”曾叔的文字中已经透出不容置疑的意味了。  

  “干爹,我已决意金盆洗手,如果勉强而为,结果一定差强人意。所以,还请您另选他人吧。”江雄仍然坚持着,他决心无论如何都要推掉这件事。今天才终于和方婷取得了联系,他说什么也不想与方婷再度分离了。  

  “雄仔,这些年我对你怎样?”曾叔又打起了感情牌。  

  一时间,江雄无言以对了,这是他的软肋,他十七岁之后的生命是曾叔给的。与救命之恩相比,似乎再多的理由都显得牵强了。江雄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汗,他回答道:“您对我恩重如山。”  

  “雄仔,我不是要在你面前摆功,更不是要图你有所回报,我之所以这样问你,只是让你回想一下,难道我做事一向言而无信吗?”  

  “当然不是。”江雄有些无言以对了。  

  “你明白就好。记住,不是我自食其言让你重操旧业,只是事发突然,我来不及安排别人。更何况此事没有难度,对你而言只不过是是顺手而为,因为你离目标最近,派其他人反而误事。”  

  “目标在什么地方?”江雄感觉有些紧张,看来曾叔已经知道他所处的位置。  

  “离你很近,在金陵。”曾叔回复道。  

  “金陵?”江雄的头皮开始发麻。此地距金陵确实咫尺之遥,派任何人也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了。他开始后悔打开了手机。  

  江雄的大脑飞速地运转着。方婷在江东的信息就是曾叔提供的,很可能方婷的一举一动都在曾叔的掌控之中。说不定他和方婷今天见面的事,曾叔也已经知道了……想到这里,江雄越发紧张起来。  

  果不其然,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张图片,画面中的他与方婷相对而立,正是今日他们在公园湖边相会的情景!江雄的大脑“嗡”地一下,浑身的毛发根根竖起,有人在跟踪拍摄,而自己竟毫无警觉!  

  这时,一行文字跃上屏幕:“恭喜你,雄仔,很高兴看到你们又相见了。这女孩很不错,我派人仔细调查过,她的底子很干净,做我的儿媳绝对够格。你最后再帮我一次,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做完这单,我亲自帮你们操办婚事,你意下如何?”  

  江雄沉默着,他此时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是该应承还是继续回绝。  

  就在江雄犹豫之间,曾叔那边一行文字又跃上了屏幕:“你只管放手去做,这个女孩和她的家人,我会替你好生照看的,至于他们的安全问题,你完全可以放心!”  

  刹那间,江雄清醒了,方婷一家人都在曾叔的掌控之中!他明白这个‘好生照看’的言外之意,曾叔已经利用他对方婷的感情‘绑架’了他,如果不按曾叔的意思去做,会有怎样的后果,也就不言而喻了。  

  江雄咬紧了牙关,腮部的肌肉条条隆起。说实话,他平生最厌恶有人要挟他,可此时面对这种要挟,他却毫无还手之力。不过,他还是试图去努力争取,他不愿一生一世都成为受人摆布的傀儡。  

  思索片刻,江雄问道:“干爹,您确定这是最后一次?”  

  曾叔那头沉默了片刻,然后才回复道:“我确定。”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那好,这一单就算我对您的报答,我分文不取。”  

  曾叔那头又沉默了片刻,然后才回复道:“好吧。原本做事拿钱天经地义,既然你对钱没有兴趣,那我就给你一个感兴趣的——这次的行动依旧是一级指令,不过行动报酬是你的自由。做完这单,我保证让你金盆洗手。”  

  “多谢干爹!这单我接了,而且一定不会让您失望。”江雄干脆地回复道。  

  “很好!这件事对你来说是零难度,不过对于别人就很难说了,这也是我思量很久,最终才决定交给你做的原因。你尽可放心,我已经让人破坏了内外的监控系统,并调开了所有的保镖,现在陪在她身边的只有一个年过五十的女佣。因此这次任务对你而言,要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简单许多。资料现在就传到你的邮箱里。记住,务必在一个星期内解决问题!”这段文字结束后,曾叔那头下线了。  

  望着屏幕上一行行逐渐消失的文字,江雄的情绪也一点点低沉起来。原以为已经摆脱了那不人不鬼的状态,从此可以去过平静而安逸的生活了,谁料想……江雄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曾叔输入的文字没有出现错误的话,那这次要猎杀的目标应该是一个女人。龙昌会的成员遍布各地,既然是零难度,那为何偏偏还要让我去做呢?莫非……想到这,江雄猛然跳了起来。曾叔要杀的人,不会是沈嘉霓吧?!  

  江雄连忙进入了用于内部资料传输的专属系统,却并未显示有新的邮件。他的心焦躁起来。在曾叔的指令下,先溺死了李万霖唯一的儿子,继而又除掉了李万霖,现在又要让他向沈嘉霓下手了!沈嘉霓是他青春时期的偶像,也是他关于阿湄的那些记忆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现在让他去杀沈嘉霓的话,他能下得了手吗?可是,如果他无法完成的话,那结果又会是怎样呢?  

  方婷和沈嘉霓的身影交替在江雄的脑海中闪现着。如果让他在两人之间选择一人保全的话,那他当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方婷,因为他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方婷有丝毫的损伤。可是,要他去杀沈嘉霓的话,也是他职业生涯最难付诸实施的一次行动。说起来他与沈嘉霓素昧平生,可作为青春时期的偶像,沈嘉霓就宛如天上的明月,距离虽然非常遥远,但感觉却是十分亲近……如果仅仅是为了钱,即便将世界上所有的财富都作为杀死沈嘉霓酬金的话,他也丝毫不会为之所动。  

  感觉过去了很长时间,其实也不过短短两三分钟,江雄的内部电子邮箱里收到了一份加密邮件。  

  江雄输入密码,打开了曾叔发给他的资料。当看到‘猎物’的面部特写后,江雄不由松了半口气——他要杀的人并不是沈嘉霓。之所以仅仅是松了半口气,是因为图片中的‘猎物’也同样是他不忍去杀害的人。  

  目标是一位二十四五岁的女人;确切地说,是一位眉目清秀,长相甜美的女人;毫不夸张的说,只要是一个身心健康的男人,见了她都不由得会为之侧目。面对这样一个女人,江雄同样不忍心下手……

第一百二十二章 江雄的头皮开始发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