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沈嘉霓亡夫葬礼大爆炸!

  他原地停留了两秒钟,然后一转身,飞速又向江边跑去。

再度回到刚才的地方,黑衣女子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望着波光粼粼的江水,江雄陷入了迷惘。

他感觉十分的惶惑。若在以往,就他所从事的职业而言,是根本不允许发生认错人这种低级失误的,而事实上这种错误他以往也从来没犯过。常年从事特殊职业所练就的超人眼力、听力和嗅觉,一直都是让他引以为傲的能力。可如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这些超常的感知力都消失殆尽了吗?

江雄仔细回想着刚才经历的每一个细节,可怎么都觉得只看身体的话,那分明就是方婷。还有那独特的清香体味,包括那细眯着的双眼和古怪的嗓音,都透出几分似曾相识的亲切感。如果在不夹杂个人情感因素的状态下,这些细节特征加在一起,就足以让他断定这就是他要找的人。难道这个黑衣人真是乔装改扮的方婷?

可江雄仔细想想,又觉得根本没有可能,因为这样就太不合逻辑了。试想,如果方婷不愿见他,也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和精力,乔装改扮后再来到他的身边;如果方婷目的就是为了见他,就更没有必要掩盖真容了。而且方婷又不是杀手、特工这类特殊人物,又怎么可能有如此高超的易容手段呢?再说,他使用的交通工具是汽车,完全是全程自驾,而且为了避免被追踪信号,他还关闭手机并取出了电池和手机卡,方婷又怎么可能知道他来到了江东市呢?

所以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自己思念太过迫切,头脑完全被方婷占据,以至于疲惫之中产生了错觉。毕竟人的大脑在情感因素的左右下,做出的判断往往是有失偏颇的。至于那个中年女人,或许是从事舞蹈等形体艺术的。就算不是,在当今的养生科学条件下,保持苗条秀美的身材也不是什么稀奇之事。至于那气味,也许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也许是那个女人用了方婷惯用的香水,而自己则一直误认为那是方婷独特的体味而已。

可是,无论从哪个方面分析,江雄都不能完全说服自己。他越想内心越惶惑,对自己的判断感知能力失去了固有的自信。他虽然不愿再做杀手,他却不愿丧失从前那些异于常人的能力。可他却悲哀地发现,这些超能力正一点点地从他的体内消失。如果自己不再具备这些特殊技能的话,要想在这座两千多万人口的大都市中寻找一个人,那难度就可想而知了。

那个中年妇人不会就是方婷的母亲吧?还真有可能!江雄突发奇想,立即朝着另一个方向急急找寻过去……

带着满腹的惆怅,江雄回到了宾馆。

在经历了整整一个白天的苦苦守候之后,江雄的心态也终于开始趋于理性,他意识到这种守株待兔的做法未免太过愚蠢了。

接下来该如何打算?江雄的大脑已经开始正常运转起来。在报刊、电台及电视上发布寻人启事,或是在网络上传方婷的资料并提供丰厚的奖金进行人肉搜索?这些方法应该能很快凑效。只不过这些做法都太过张扬,极可能引起方婷的反感。再说,方婷曾在电话中明确表示过不想再与他见面,如果自己采用如此高调的做法,不仅会惊动她,甚至导致她彻底远离自己。因此,上述几种方法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不能去轻易使用。

那么在茫茫人海之中,又该如何去寻找呢?

江雄认为,必须要站在方婷的角度来进行思考。首先她为什么要离开吉运宾馆,然后她为什么又来到这座城市?

如此来看答案便一目了然了——当然是为了给她父亲治疗!像方婷这样出身正派又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孩,如果不是为了救父亲,又怎么可能做出出卖自己身体的事情呢?试想一个柔弱的女子,在自己挚爱的亲人苦苦挣扎在生死边缘的时刻,她又怎么有心情谈情说爱,又怎么有时间独守一地等自己回来呢?她那部手机的留言里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过他,离开吉运宾馆就是为了带父亲去治疗;而且一个月前,方婷也是在距离江东不远的古桥镇给自己来过电话。这样看来,方婷那时就来到了江东,而且一直都在这里!

方婷之所以会留在这里,或许是找到了合适的**。换肾毕竟是生死攸关的大手术,现在应该是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一定要尽快找到她,陪着她一起扛过难关!江雄紧咬着牙关,暗自下定了决心。

江雄认真清理了一下思路。他觉得要想找到方婷,首先就必须要从这座城市的各个医院入手,重点是三甲医院,尤其是以治疗肾病而闻名的。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掌握这些医院的详尽资料。至于哪家医院治疗肾病最有名气,询问当地人应该是个不错的方法,不过夜色已深,今晚已无法这么做,只能先上网查询一番了。

江雄立即打开电脑,将当地的三甲医院悉数搜索了一番,仔细阅读了各自官网的简介,并将这些医院的名称和地址都做了详尽的记录。他准备第二天早早出门,先从这些大医院重点着手开始查找。

江雄决定先去洗澡,然后立即睡觉养精蓄锐,毕竟明天的搜索排查注定会是非常艰苦繁重的。

就在江雄退出网页准备关闭电脑时,浏览器左侧一行提示性标题吸引了他的目光——血肉横飞,沈嘉霓亡夫葬礼大爆炸!

江雄急忙点击进入,相关网页数不胜数。

他先看了一则最新的消息:

在昔日巨星沈嘉霓亡夫的葬礼上,成殓万昌集团总裁李万霖遗体的棺椁突然发生剧烈爆炸,当场造成十九人死亡,一百一十七人受伤。而先行离开的沈嘉霓在途中也遭到了不明身份蒙面者的袭击,造成随行人员一人死亡,三人受伤。而沈嘉霓则因为座驾为高级防弹轿车,所幸逃过一劫。

据最新统计,当前死亡人数已上升至三十一人。

由于这是沈嘉霓神秘消失十三年之后的首度公开露面,葬礼吸引了大批的媒体记者和昔日影迷前往现场。因此,网上除了有大量的相关文字报道外,还有海量的图片和视频。

通过文字报道,并观看了大量的现场视频后,江雄对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

葬礼当天,除了大量的帮众成员和来宾外,灵堂外早已挤满了各路媒体记者和沈嘉霓昔日的影迷,现场秩序曾一度失控。举行完公祭仪式后,考虑到当日情况特殊,为避免起灵时引发混乱冲撞了亡灵,治丧委员会协商后,临时决定让沈嘉霓从后门先行离开。正是这个临时的安排,保住了沈嘉霓的性命。

沈嘉霓离开后,现场的秩序得到了保证。治丧委员会决定起灵,由号称龙昌会‘八大金刚’的八大堂口负责人扶灵。

事件就在此时发生了。就在棺木离开基座的一刹那,棺木内暗藏的大量爆炸物被瞬间引爆,李万霖原本拼接的尸首顿时又被炸成了焦糊的碎块。而扶灵的‘八大金刚’有七人被炸成碎块当场身亡;另一人双腿被炸断,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而时隔数分钟后,先行离开的沈嘉霓一行,在途中遭到了一伙不明身份蒙面者的袭击。袭击者先使用大威力的AK47突击步枪进行扫射,开道车司机头部中弹当场毙命,车辆失控撞在路边的护栏上阻挡了道路。行凶者的子弹如雨点般落在沈嘉霓的座驾上。所幸她乘坐的是高级防弹轿车,密集的子弹并没能危及她的生命安全。而紧随其后的车辆却没能幸免,车内的三名随行人员中弹受伤。袭击者还使用了枪榴弹。所幸防弹车司机反映机敏,在前车失控后并没有停车,而是猛打方向用车头左侧撞开了阻路的前车,拼命加速逃离,并在弯道使用漂移技术避开了飞过来的枪榴弹,从而脱离了危险。

各路媒体纷纷猜测,这一事件既有可能是内部纷争所致,也有可能是前一阶段销声匿迹的龙盛会又卷土重来。不论是何种情形,龙昌会内部都一定有内鬼,否则炸弹不可能安装到李万霖的棺木之中。

总之,这一连串的事件致使龙昌会损失巨大,一、二号人物先后暴亡,八大堂口的负责人也尽数折损,龙昌会已处在了风雨飘摇之中。而万昌集团的正常业务也因此而停顿,万昌系股票又出现了新一轮的暴跌。

江雄感觉后背发凉。曾叔的这招棋实在落子太狠了,可谓一矢数鸟。不过他能够理解,毕竟要想全面接手龙昌会,仅除掉李万霖是远远不够的,龙昌会还有许多有实力的人物,尤其是这‘八大金刚’。

如今既除掉了‘八大金刚’,还顺带炸死、炸伤了许多帮中元老,不仅为新的主子扫清了道路,同时也避免了群龙无首后的血腥纷争,从而保证了龙昌会的整体性。而帮会里往往有巨额见不得光的黑色财富,曾叔正可利用万昌系股票暴跌的机会,指示亲信使用大量老鼠仓,以自然人的身份低价大批吃进,一方面将黑钱洗白,另一方面以貌似合法的形式暗中操控万昌集团。待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再搞出些并购重组等题材,或虚增公司业绩,趁资本市场牛市来临时,大幅拉抬股票价格,然后高位卖出以谋取更大的利益。

到时候曾叔既可以继续留在幕后暗中操控大局;也可以弄死某个人,整了容换其身份重新复出。

作为一个老牌顶尖杀手,江雄也很自然地对这次行动暗暗作了点评,他认为曾叔不愧是老谋深算,行动的时间、地点以及方式都运用得恰到好处。

首先,作为帮会首领的葬礼,龙昌会的高层人物一定都会悉数到场。‘八大金刚’更是不能例外,因为这正是他们刻意表现,为自己加分,以期日后登上帮会首领宝座的机会。安排‘八大金刚’扶灵,既彰显了他们在帮会中的荣耀和地位,又宣示了龙昌会后继有人,一切看上去顺理成章。将爆炸物装填在棺木内引爆,更确保了‘八大金刚’都处在了最佳的杀伤范围之内。而事实也证明,此次清除行动取得了极大的成功。

至于路上对沈嘉霓的伏击,江雄则认为有许多失误之处。如果作为此次行动的备份方案,想在路上伏击除掉‘八大金’刚再外带沈嘉霓的话,仅凭区区几支AK47是远远不够的。虽然使用了枪榴弹,可对于顶级防弹轿车而言,不使用高性能的贫铀穿甲弹恐怕是构不成真正杀伤力的。只有一种解释——这次行动并没有第二套备选方案。如果棺木内的爆炸装置没有成功引爆,行动就自动取消。因为葬礼结束后,车流、人流混乱复杂,想在半路上伏击全歼这些特定人物,是完全不具备任何可能性的。看来是此次行动的负责人发现沈嘉霓意外先走,所以在仓促间临时安排人手去途中追杀。

不管怎么说,对于一次大型的暗杀行动来说,能取得这样的结果已经称得上是巨大的成功了。剩下一个弱女子,要想取她的性命,应该是随时随地、轻而易举就能办到的事。

或许这正是曾叔的刻意安排,故意用武力危及其性命,然后网开一面放她一条生路也未尝可知。因为沈嘉霓不仅是李万霖遗产的合法继承人,更是龙昌会掌门人的遗孀,其法理身份至关重要。如果其在武力恐吓之下明白了利害关系,甘于低头接受控制的话,那对于曾叔而言就极为有利了。扶一个合理、合法的女傀儡,总比自己直接出面去控制一群各怀虎狼之心的帮众要简便得多;或者逼沈嘉霓提议,由曾叔全权接管帮会,这样做既显得顺理成章,又更易于服众。

看了曾叔的所作所为,江雄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曾叔不仅精于计算,而且手段毒辣,这样的人为了达到目的,是不可能给你讲什么亲情和道义的。这样的组织还是及早远离的好。从前的龙门是为了反清复明、民族大义,可如今在金钱利益的驱使下,已经使许多打着这个旗号的组织彻底变了味,沦为了彻头彻尾的犯罪组织。不管怎么说,如今自己能全身而退,可以说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江雄的内心感慨着。按说能脱离这样一个组织,他应该感到高兴,可他却丝毫也轻松不起来,总有一种很沉重的感觉在压着他。他不知道未来会有怎样的凶险在等着他……

第一百一十五章 沈嘉霓亡夫葬礼大爆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