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没瞎想,真没瞎想

    “地面很硬的!当然,再高一点……也行。”江雄挠挠后脑勺,回应道。  

  “我就知道你是信口乱说……”虽是玩笑,可方婷想想还是觉得委屈,她赌气地撅起了小嘴。  

  “我的话真是发自肺腑的。”江雄硬撑着继续表白。  

  “谁信?除非你真从那幢大厦的楼顶跳下来。”方婷堵着气激他。  

  江雄皱眉看着方婷,挠着后脑勺,说道:“真没看出来,你的心还真够狠的。那……好吧。”说着,他转过身,作势要走。  

  “好了,好了,别装腔作势了。”方婷轻轻拉住了他。  

  “我是认真的,不然你不信我。”江雄梗着脖子,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  

  “算了吧,”方婷开始为两人合演的闹剧收场,“你若真从那上边跳下来,摔得跟摊肉泥似的,那该怎么才好啊?”方婷浑身打了个冷战似的,“想想看,铲都铲不干净,清洁工阿姨不知要刷洗多少天,才能让你彻底消失呢!”  

  “嗳——是你让我跳的,收尸的事你得亲自做,怎么好麻烦别人?”江雄的嘴角挂着一丝坏笑。  

  “咦——恶心死了!”方婷的眉头顿时蹙成一朵精致的小花,她甩着白净的手,像是拼命地抖落着什么秽物,“你还是别跳了,害人害己,污染环境!”  

  “好吧,我听你的。”江雄立即转过身。想了想,他又凑过身去,低声说道:“不过,你得让我亲一下……”  

  “讨厌啦——”方婷娇嗔着推开他。小脑瓜里突然打起了坏主意:“你果真一切都听我的?”。  

  “那是当然。”江雄抚着胸口表白。  

  “那好,跳还是要跳的,不过用不着那么高。”方婷甩手一指,“你就跳到这个湖里好了,现在就跳。”  

  “现在?”江雄皱起了眉。他透过树枝望了望幽绿的湖面,把心一横,低声嘟囔着:“好吧,就听你的……最毒莫过妇人心呀,这分明是想谋杀亲夫嘛!看来这次得来真的了。”他一边嘀咕着,一边解开了衬衫的纽扣。  

  “你做什么呀?”方婷圆睁着美目,问道。  

  “当然是脱掉衣服,然后跳下去呀。”江雄解释道。  

  方婷当胸就是一拳:“你是暴露狂啊,怎么可以随便在外人面前露肉?穿着衣服跳!”  

  “喔。”江雄闷头应了一声,毫不犹豫地转过身,就朝旁边的人工湖跳去。  

  就在纵身跃出树丛的一瞬间,江雄的左手腕突然被方婷死死扣住,也不知她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竟然将他生生又扯回到了树丛里。  

  “你,怎么?”江雄愕然地望着方婷。看着她纤弱的身形,又看看健硕的自己,考虑到两人的体重差距,他怎么也想不到方婷怎么会有此神力。  

  “别跳了,逗你玩的,衣服弄湿了会生病的。”方婷柔声说着,已经恢复了从前的温柔模样,完全和刚才横眉立目的她判若两人。  

  江雄的心里顿时甜丝丝地。他在这美妙的感觉中享受了几秒之后,将嘴又凑到方婷耳边,低声说道:“就说嘛,我就知道你舍不得。”  

  “呸,你厚脸皮……”望着江雄光洁饱满的胸肌,方婷忍不住用手拧了一把。  

  江雄痒痛难忍。他一把捉住方婷的小手,趁势将她揽入了怀中,双臂用力,紧紧拥抱住了她的身体。  

  方婷顺从地依偎在了江雄炽热的怀中,口里喃喃说道:“谁知道你是不是真跳,刚才就不应该拉住你……”  

  久别重逢的那一丁点陌生感,很快就从两人的心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紧拥着的彼此很快又找回了在月仙岛的那种甜蜜。只不过江雄觉得这一次显得尤为珍贵,有一种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失而复得后的快慰。  

  “知道吗?在分别后的这几个月里,我时时刻刻都在想你。”江雄满怀深情地说道。  

  “骗人,你睡着的时候就没有想。”方婷甜甜地更正道。  

  “想了,我一睡着就做梦,只要做梦就会梦见你。”江雄柔声说道。  

  “你最会花言巧语哄人……”方婷的声调中透着醉意。  

  “那你想我了吗?”江雄渴望着所希望的答案。  

  方婷没有作声,不过她环着江雄的手臂力度开始增加,头也更深地埋在了江雄的胸口里。  

  方婷呼出的气息暖暖地,痒痒地扑打着江雄的肌肤,那甜蜜感觉,就这样一浪一浪地袭遍了他的全身。于是乎,他又忍不住了,猛地捧起方婷的脸,不由分说又强行吻了上去……  

  方婷早已发现苗头不对。就在将要吻上的一瞬间,她紧忙挣脱了江雄的怀抱,如受惊的小鹿般后跳了一步,然后语带哭腔地央求道:“阿雄……你怎么又来了?不要再这样了,好不好?”  

  “不好!”江雄向前跨进一步,向方婷紧逼过来。方婷那一贯不坚定的态度已让他有些胆大妄为了。  

  方婷目光猛地变得坚定起来:“阿雄,别再闹了,这里是公开场合,让人看到我们这样实在不好。”她的声音虽轻,但语调中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江雄也猛然被点醒了。这里是公园的湖边,四周虽不是游人如织,却也不时有人过往,而他却忘记了自己所处的空间。  

  羞耻感迅速袭遍了江雄的整个身心,他不安地四下张望起来。透过并不浓密的枝叶,可以看到数十米开外,左右两侧的长椅上都坐着人:右侧长椅上,一个年老的妇人正在逗狗;而左侧则是一对年轻男女,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在窃窃私语,还不时投来张望的目光。这时,他又看到湖的对面有两个妙龄女郎,一个摆着姿势,另一个则举着一台长焦DC在为同伴拍摄着。  

  看到湖对面有人端着相机,方婷瞬间脸色一变,她猛地一转身,低声说了句:“我们离开这里。”便头也不回地穿过树丛,自顾自地朝公园深处走去。  

  江雄原地愣了一秒。他没料到方婷会有如此果断干练的一面,心想幸亏刚才没真正惹恼她,不然她要是一怒之下甩手而去的话,那他后半生的幸福也就彻底落空了。带着一身的后怕,江雄忙不迭地整理好衣衫,快步紧随方婷而去。  

  江雄一边走着,还没忘扭头将周围的环境再度仔细观察了一番。这并非刻意,而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他发现刚才在湖对面拍照的两个女孩,正一边说笑着,一边朝公园大门方向走去,看样子是准备离开;右侧长椅上的老年妇人弯下了身,拿出一块狗粮在喂狗;而左侧长椅上的那对年轻男女,很可能是受到了他和方婷的感染,此时已紧紧相拥,正不顾一切地忘情激吻着……  

  看到这一幕,江雄不禁会心地笑了笑。他发现在公园这种地方,看到一对恋人相拥接吻,也并不显得有什么特别或不妥之处。至于情到浓时体内那暗流涌动的事,当局者自然心知肚明,而对于旁人而言,就未必能看出什么端倪来了。  

  想到这,江雄的羞耻感减轻了不少。他紧走几步,与方婷并肩,却发现方婷的眉头微锁,脸颊发红,看来还没能从羞怯的状态中释放出来。  

  江雄内心有些惶恐,他不敢作声,只是放慢了半步,小心翼翼地跟随着。他有个强烈的感觉,此刻倘若张口的话,不论他说什么,方婷的怒火都有可能像暴风雨般向他袭来。尽管他从未见过方婷发脾气,也很想知道方婷大为光火时会是什么模样,可他此时此刻却没有胆量,不敢去做任何有可能激怒她的尝试。  

  方婷一路上在快步疾走,显然是想尽快离开那个相拥激吻时被别人看见的地方。  

  江雄很赞成她这种走法。如果有偷窥狂想尾随其后的话,疾步走或跑是最容易让跟踪者现形的,否则就只能放弃跟踪。江雄也不忘时刻查看着身后的情况,他可以断定,在四周目所能及的范围内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者。不过江雄并没有打算将周围的情形告诉方婷,因为他知道,方婷想摆脱的不过是她内心的不安罢了。他倒是很惊异,方婷看似柔弱,可此时的步伐却是非常的快速而有力。  

  几分钟后,两人的面前出现了一大片银杏林。  

  时值深秋季节,正是银杏树最美的时候。在阳光的照射下,金黄通透的银杏叶片明晃晃地挂满枝头,有一种涤荡魂魄的灿烂之美。微风吹过,仿佛那沙沙作响的不是树叶,而是无数把黄金制成的小小扇片在凌空招展……  

  看到这如同仙境般的美景,两人不觉间放慢了脚步。  

  江雄看到,银杏林中有一条甬道,几个摄影爱好者在甬道边架着三脚架,正背对着他俩在进行逆光拍摄。看到这么多人端着相机,江雄原以为方婷又会快步离开,却不料她只是朝摄影者方向看了看,便转身向走入了茂密的银杏林。  

  江雄感觉一脚便踏入了一个金秋的童话世界。在那遮天蔽日亮黄颜色的包裹之下,情不自禁便产生了一种无比欣喜,却又无法言状的奇妙感受。  

  方婷的窘迫也一扫而空,立即便恢复了最初的良好的状态,从她那亮闪闪的眼神中便能看出,此刻她的心情也是格外愉悦。  

  走进去没多久,眼前出现了一条穿林而过的石板小路,弯曲的路旁恰巧有一张空着的木质长椅。  

  方婷顿时止住了脚步:“哈,这儿真好。”她扶着椅背四下打量一番,然后闭起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再把双臂伸向空中,美美地舒展了一下纤细的腰肢。  

  一时间,江雄看得痴了。眼前这幅灵动的画面,让他搞不清是绚烂的景色衬托出了方婷,还是方婷给这景色增添了靓丽。他只是木呆呆地立在那里,仿佛进入了一个时空交错的奇异空间……  

  “不许瞎想。”看到江雄那失魂的样子,方婷在瞬间恢复了警觉,她一扭身闪到了长椅的对面,双手撑着椅背审视着江雄。  

  “没瞎想,真没瞎想……”江雄慌忙解释着,“实在太美了……真的很美!没想到……我竟然找了一个仙女……”江雄一边说,双手还一边比划着,也不知是比划方婷的身姿,还是周围的景致。总之他心里很慌乱,自己也弄不清想要表达什么。  

  “又是花言巧语……”方婷扬着头,看着长椅对面的江雄,嘴角挂着强忍的笑意。估计是被夸作仙女,心里挺受用,却又不好意思表露出来。忍了一会儿,似乎有些忍不住,于是一拧身飘落在了长椅上,用手拍了拍旁边的椅面,说:“好了,别傻站着了……”  

  江雄受宠若惊,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了方婷身边,挨着方婷就坐了下去。  

  方婷却如敏捷的小鹿般弹身而起,指着江雄道:“谁让你坐这么近了?过去,坐过去些。”  

  江雄蹙着眉,不情愿地往一边挪了挪。  

  “再过去些。”  

  江雄又挪了挪。  

  方婷这才坐下。用手指在两人之间的椅面上划了一下,然后说道:“不许过这条线,更不许碰我。”  

  江雄故意面露怯意地看着方婷的眼睛,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离方婷虚划的线之间还有点距离,于是他也用手在那个位置比划了一下,问道:“你是说这条线,是吗?”  

  方婷不解,扑闪着眼睛,点了点头。  

  江雄简洁地说了声:“那好吧。”话音未落,人已紧贴着那道虚划的线坐了过来。  

  “讨厌。”方婷嗔怪一声,别过了脸去。

第一百一十八章 没瞎想,真没瞎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