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三章 方婷的语气里透着不安。

    这好不容易才又重新建立的联系,怎么就这样中断了!江雄血往上涌,忙不迭又回拨过去。可那边电话才接通,便立即又压掉了,再试,还是这样。  

  方婷为什么不接电话?江雄急得团团转。猛地,他看到了床头的座机电话。对,用这个拨打过去,正好证明自己的所在地!  

  江雄连忙调出方婷的来电号码,急忙忙用座机拨打了过去。这时,他才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机有可能被监听,连忙拔卡,取掉电池,并一股脑塞进了旁边的被子里。  

  几秒钟之后,对方拿起了听筒。  

  “方婷,还是你吗?”江雄声音都变调了。  

  “嗯。”方婷简短应了一声。  

  “噢——害我差点没命!”江雄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阿婷,你现在知道我没骗你了吧?我真的在岛国!”他又紧忙跟上一句。  

  “哦……好像还真是哦。那你到岛国干什么去了?”  

  “我……有些生意上的事情过来打理。”江雄不知该如何解释。  

  “对了,你刚才说梦见了我,那你说来听听,都梦见什么了……”方婷的语气突然又变得很柔,很软,还带着一丝丝羞怯。  

  “梦见你在泳池边向我招手,我当然就用力向你游过去了。眼看就能拉住你的手了,不想突然打来了那个该死的破电话!”江雄愤愤然说道。话一出口,他猛然想起‘那个该死的破电话’恰恰是方婷打过来的。一时间江雄窘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脑中浆糊似的搅拌了一秒,江雄急急忙忙又解释道:“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当时不知道是你打来的电话,所以……我是说能直接听到你的声音,不知比梦见你要强多少倍了……”说到这,江雄突然又觉得这话说得有些不妥。可极度慌乱的他一时也组织不起逻辑缜密的语言,他呐呐地又解释道:“当然,梦到你也同样很好,至少能看到你的模样……我的意思……”  

  当江雄发现自己连一件简单的事情都解释不清楚时,他停止了语言。不安袭遍了他的全身,心“怦怦”地狂跳着,他低着头,像一只正在接受审判的戴罪羔羊。  

  方婷那头又不作声了。明显加快的气息声轻轻扑打在话筒上,让江雄分不出她究竟是生气还是在笑他此时的状态。  

  由于看不到方婷的表情,更让江雄焦急万分,他颤抖着将电话紧贴在耳上,急切地等待着方婷的回音。方婷似乎就在眼前,可却又远在天边。好不容易重新建立的联系,可别因为自己的言语不周而再次中断了。江雄真恨不能化作一道电波,钻入电话飞到方婷身边,先把她抓在手心里牢牢攥紧再说。  

  片刻过后,方婷那边的气息声渐稳。  

  “对了,你刚才说你一整夜都没睡,那你在做什么?就你一个人?还是……”方婷明显带着质问的口气。  

  江雄安心了。他听出方婷的语气像是妻子在责问夜不归宿的丈夫,虽有一丝酸溜溜的猜疑,却还带着一些关怀和爱怜。不过对于昨晚的事他却不能如实作答,可又担心不回答会加重方婷的猜疑,毕竟方婷知道他曾在无聊的夜里做过的那些荒唐事。  

  “大部分时间……是在想你……”江雄赶紧回答一句。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出现了一丝的停顿——毕竟这不是他一夜未眠的真正原因。当然,这也不是假话。  

  “那少部分时间呢,你在做什么?又是谁……啊?陪你度过这寂寥的长夜?”方婷的语调又开始变得酸溜溜地。  

  “没和谁,一整夜只有我一个人。”江雄慌忙辩解。  

  “噢,是吗?就一个人……”  

  江雄开始痛恨自己。原本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却让他说得如此生涩。刚才还不如索性就厚着脸皮说些‘我整夜都在想着你,没有你的夜晚是那么的黑暗,是那么的漫长,而我却不得不独自忍受没有你的苦楚与煎熬’之类的话。  

  如果是面对那些逢场作戏的女人,江雄很可能会不假思索地说出以上这番话。毕竟女人都喜欢甜言蜜语,往往明知道说的人未必认真,可听在耳中却仍然十分受用——或许是每人的潜意识中都渴望被欣赏和重视的原因吧。可对方是方婷,是比他生命还重要的女人,所以他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这种恶心肉麻的话。  

  现在面对方婷的质询,江雄无法实说,却又不愿虚构一个理由欺骗她。思索片刻,他才为难地说道:“婷,有些话……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总之我正在做一件对我来说至关重要的事——请你谅解,现在我还不能对你讲明——不过只要完成这件事,我就能自由地去享受生活了。”  

  “一定很危险吧?”方婷的语气里透着不安。  

  江雄不愿骗方婷,更不愿她为此担惊受怕。略一停顿,他故作轻松地说道:“危险多少有一点点吧,不过实在不算什么,我完全应付得来。”  

  “你凡事一定要多当心,我不想看到你出事。我想……”方婷欲言又止,语气里透着深深的忧虑。  

  “你真的在意我?”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江雄的胸中充涨着久违的感动。  

  “我……”当真挚的感情流露出时,任何掩饰都毫无意义了。  

  “婷,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立刻就过去找你!”江雄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了,沸腾的热血已令他不能自已,他恨不能立即就飞到方婷的身边。  

  “别,你不能……”方婷突然显得十分慌乱,唯恐避之不及似的。  

  “什么意思……你不想见到我?”江雄的激情才被点燃,可旋即又跌入了冰点。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方婷开口了,她努力使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江雄,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因为我们是注定不可能在一起的。我知道你心里有我,这已经足够了。有些事是不能强求的。醒醒吧阿雄,我不适合你,别再把感情浪费在我身上了,和我在一起只会给你带来不幸……”  

  “婷,你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我们在一起不快乐吗?什么叫你会给我带来不幸?对我来说,生命里没有你才是最大的不幸!如果我从来没遇到你也就罢了,就像从前那样浑浑噩噩地活着,生和死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分别。可是你就这样在我生命里出现了,让我对生活又充满了向往,让我又感受到了早已遗忘的快乐。如果失去你,那我永远都不会再有快乐了!我并不是要你为了我而舍弃你自己的幸福,我以为你也是爱我的,难道不是这样吗?我想听到你的真心话,我郑重地请求你能如实告诉我!”  

  “可是又能怎样呢?”方婷的语调里满是无助,“我去王子酒店,这原本就是个错误,谁能想到我竟然会……阿雄,我不是你想象中的好女孩,忘了我吧,我不值得你付出真情,我们之间原本就不应该发生。醒醒吧,我不想让你再继续错下去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在一起?当然……我没有显赫的地位,还在从事这么危险的工作……”江雄没了底气,声音低沉了下去,“是的,你说得对,我是没有理由和你在一起。只是我真的不敢想象,如果没有你的话……”  

  “阿雄,真不是你的原因,而是我。”方婷急忙辩解道,“很多事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总之,我也无法对你说明原因,就像你有些事也不能向我讲明一样。我只希望你记住一点——忘了我吧,我不是个值得你爱的女人。”  

  “阿婷,你不要乱想!你曾经试图那么做是为了救父亲。别说你从没做过什么,就算你曾经跟一百个、一千个有过什么我也不在乎,你的心是纯洁的就足够了!”江雄试图打消她的顾虑。  

  方婷突然改用暹罗语叫嚷道:“你怎么能乱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也就和你一个男人在一起过,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混蛋!”  

  方婷换了语言显然是不想让旁人听到。她又气又急,语调中已明显带出了哭音。  

  这下让江雄不知所措了,他说那番话绝非那种意思。而且在月仙岛上,当他们第一次发生了灵与肉的欢爱之后,方婷的的确确是见了红的。  

  江雄感到了深深的愧疚。方婷把自己最珍贵、最圣洁的东西给了他,而他却曾经放浪形骸,把身体作践得如此肮脏。  

  想到这些,江雄嗫嚅道:“对不起,阿婷,我不是那个意思。尽管我知道我不配,可我的生命中已经真的不能没有你。如果你能包容我的过去,如果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那么我的余生就只会做一件事——那就是好好爱你,呵护你,让你时时刻刻都感受到幸福……”  

  方婷那头不作声了。  

  “你……还在听吗?”江雄心里有些发毛。  

  “你一天到晚就知道花言巧语,弄得人……”方婷的声音又柔软了起来。  

  “我只是在说实话。自从我们分别后,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做事情还总是分心,一闭上眼满脑子都是你的影子。知道吗,我唯一的愿望就是今生今世,永永远远都和你在一起。只要你想要,我会毫不犹豫献出我的一切,乃至生命。因为如果没有你,我的人生也就毫无意义了……”看到方婷有了反应,江雄厚着脸皮说得更加情真意切了。  

  方婷看来真的被感动到了,加快的呼吸节奏暴露了这一点。可她还是质疑道:“我们相处也就短短那么几天,怎么可能就决定一生一世的事情了?”  

  这话听得江雄心里悬吊吊地,他急忙强调道:“我不知道爱一个人应该怎么做,也不知道爱上一个人需要多少时间,我只知道当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刻在我的心里了。而接下来的相处,你更加融入到我的血液中了。没有你,我就等于没有了血液,你想想,血流干了人是会死的!您能忍心吗?你若忍心,你就离我而去吧,只要你觉得开心就好,反正我死不死你也没有所谓。”一番话,把江雄自己都说得心里酸溜溜的。不过连他自己都感到诧异,这种肉麻至骨的话竟然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  

  “你好会说呀,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你了,你这种话怕是和上百个女人说过吧?还要死要活的,谁信你呀。”方婷话虽这样说,可语调中却带出了那么点喜滋滋的感觉。  

  “婷,相信我,只要你给我机会,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向你证明的。”江雄听出了效果,更是横下一条心哪怕是把牙酸倒了。  

  方婷沉默了片刻,将呼吸调整到基本稳定后,她才低声说道:“如果你真的在意我,能按我说的去做吗?”  

  “当然可以。”江雄不假思索地答道。  

  “我让你立即放弃现在做的事,你能做到吗?”  

  这回轮到江雄沉默了。方婷的要求让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方是决定厮守终生的女人,另一方是于自己有救命之恩的义父。如果选择放弃,这不仅是对义父的背信弃义,而且危险和麻烦也会随之而来——这意味着今后只能隐姓埋名,东躲西藏。而且义父说过,十天之内就能让方婷出现在他眼前。他明白义父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什么,或许,方婷此时此刻就已经在义父手下的监视中了吧!  

  “看来你做不到……”方婷的语气中透着深深的失望。  

  江雄的心里很难受,他为自己的处境而深感无奈。他语气低沉地说道:“我的确做不到,但这绝不意味着我对你是不真诚的。有些事我无法向你解释,因为我受制于人。但我向你保证这件事是最后一次,做完我就能彻底获得自由了,我也就,也就能和你一起去开始崭新的生活。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  

第一百零三章 方婷的语气里透着不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