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章 彻底忘了我吧!

  “她回来过?您为什么不早说!”江雄飞快地接过手机。

“那天你行为做事非常鲁莽。我不知道给你的留言说了些什么,担心你看完后做出更过激的举动。原本想等你冷静下来后再拿给你,不想这几日又见不到你的人,所以我才让底下人做客房服务时,在桌上留了我要找你谈话的字条。”吴伯解释道。

“对,对,我就是看到字条才过来的。您的意思是说,这次我回来的几天前方婷还在这里?”江雄猛然想起了食街那个店主也说见过方婷的事,于是急忙忙又问了起来。

“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说给你。”吴伯看到江雄的情绪又开始激动,试图先稳住他。

“哦……”江雄自觉失态,忙平心静气端正了坐姿。

吴伯继续说道:“你走后,方姑娘住了几天也离开了。大约十来天前的样子,方姑娘又回到了这里。我知道你们是一同住进来的,可你们先后离开后,回来的却只有方姑娘一人。是人就一眼能看出她很不开心,总是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不过我知道年轻人容易为情所困。她一个单身弱女子,又是我这里的住客,我怕她一时看不开做一些错误的选择。唉,人老了,就总喜欢管一些闲事。所以有一次我就叫住了她,邀她进来坐坐,饮杯茶。她犹豫了片刻,还是答应了。起初,我们聊了些无关紧要的事,后来我就把话题引到了你的身上……”

“她都和您说了些什么?”江雄急急追问道。他的血往上涌,已经有些坐不住了,他不停地摆弄着手机,试图将方婷的留言调出来。

吴伯看了江雄一眼,微微笑着继续说道:“你先别着急,听我慢慢跟你说。”

江雄停止了摆弄,因为他已意识到这么做有些不礼貌。 “很抱歉,请您接着说。”江雄对于方婷与吴伯的谈话内容同样迫切想要知道。

“方姑娘说她爱上了一个她不该去爱的人,她认为和那个人的感情不可能有好的结果。我猜想她所说的那个人应该就是你。”吴伯说着又看了江雄一眼,然后把思考的时间留给了江雄。

方婷所说的那个人是我吗?江雄暗自思忖着,他缺乏足够的自信。如果是我,不该爱是什么意思?没有好的结果又是什么意思?她说的这个人应该就是我,因为她给我发来的短信表白过她的爱意。如此说来,她应该还是爱我的,只不过是我不值得她去爱而已。我是一个杀手,当然是不该让她去爱的。我不能给她幸福安定的生活,所以她觉得与我之间不可能有好的结果。可是,她没理由会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她又为什么会这样想呢?对了,临走之前我曾留给她一封信,对她暗示过我从事的是极其危险的工作,我这一走又音信全无,也难怪她会这么想。不管怎么说,如她所言,她毕竟还是爱过我的。江雄的内心又温暖起来了。

可是,她所说爱上的那个人不会是指别人吧?转瞬之间,江雄又再度不自信了。

吴伯将煮沸的水添入紫砂壶中。看着陷入沉思的江雄,又再度缓缓地开口说道:“方姑娘很苦恼,她不知道是该理智地结束一切,还是任由自己的情感滑向那无底的深渊。她想逃避,可同时她又被吸引着。她说她害怕面对未来。她从来没有象这样爱上过一个人,为了这个人她宁愿付出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可是,她却不能肯定这个人是否也同样爱着她,因为种种原因,这个人的身边从未缺过女人。”吴伯说着,又端起一杯茶品了一口,突然叹出一口气来。

“我当然爱她!”江雄脱口而出。可旋即他胀红了脸,陷入了深深的羞愧中,他觉得吴伯的眼神像鞭子一样抽打着他,让他无地自容。“我从前的生活很荒唐,不过我已经改了。当然,我还是配不上她。”江雄说着,低下了头。

“年轻时,很多人都荒唐过,只不过是程度不同而已。身边曾有过许多的女人,这倒不算大问题。方姑娘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如果你对每个女人都产生过感情,这个问题就严重了,对于一个好姑娘来说,是不能把她的一生托付给这种放荡成性的多情浪子的。人可以不尊重自己的身体,但绝不能不尊重自己的感情。”吴伯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杯子放到茶船上,发出了清脆的碰击声。

“除了方婷,我的生活中不会再有别的女人了。”

“别说这么绝对。”吴伯朗声说道。

江雄抬起了头,毅然决然地说道:“不论您信不信,我就是这么想的。我虽然荒唐过,可这次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只是不知道,方婷所说的那个人是不是真的就是我。”

“应该是你。如果有别人,那这样的女人同样是不值得用心去对待的。方姑娘这次回来只住了两天。临走时她来找我,把这部电话交给了我,说里面有给你的留言。但她反复叮嘱我,一定要确定你对她有真情实感时,才能把它交给你。如果你在租约到期内没有回来,或者回来后发现她不在就匆匆退房走人,那这里面的文字就没有必要给你看了。我跟方婷姑娘很投缘,我甚至已经把她当自己女儿般看待,我当然立即就答应了她。小婷走了几天后,你果然回来找她,找不到还在我这里大闹了一场,我当时也感觉到你对她是认真的。可认真并说明不了什么,因为我看出你是个危险人物,浑身充满了暴戾之气。小婷少不更事,我担心她因你而受到伤害,所以你上次在我这里饮茶时,我并没有急于将这部电话交给你。这几天你没怎么露面,不过听总台说你时常打问小婷的消息,所以我就让人在你房间留了字条。如果你看不到,就说明你们并无缘分。不想你来了,而且请求将你们住过的房间再保留三个月,就是为了能等小婷回来。老实说,我很感动。我第一次见到对感情如此执着的年轻人,所以我决定完成小婷对我的嘱托。当然我也明白,你这样的人是很难给小婷带来稳定生活的。可是,这又有什么所谓?没有相互的爱慕,再稳定的生活还不是死水一潭?人的一生有太多的不确定,生命或长或短总有逝去的那一天。可人与人之间真挚的情感却是能够永恒的,而且它还会被一代又一代人永远的传承下去。所以,无论你是什么身份,也无论你正在做怎样的事,希望你能够牢牢记住,你可以放弃金钱,放弃地位,但绝不可放弃那内由心生的,属于人类的真挚情感——这里面包括亲情、友情和爱情——有了这些情感,你才可算得上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在这三种情感之中,亲情是最为稳固的,因为它有血缘来维系,不会因为争吵、冲突而终止;友情是最容易获得的,你所要付出的成本往往只是你的真诚;而唯独真挚的爱情是最为可贵,也最难以获取的——你想想,原本两个原本毫不相干的男女,能够相互吸引,彼此牵挂,能以对方的快乐为自己最大的快乐,而且肯心甘情愿地为对方付出自己的一切,有时甚者是生命。你说这种情感是多么的奇妙,又是多么的伟大。因为有了爱情,人类可以孕育出新的生命,而人类又通过这新的血缘关系,又将爱情转化成牢不可破的亲情。所以,当这来之不易的情感出现在你身边的时候,你首先应该做的就是牢牢地抓住它,千万别让它从你的指缝中溜走;光抓住还不够,你还要小心翼翼地去经营它,呵护它。小婷是个非常好的女孩,你如果爱她,你就要好好对待她,珍惜她。若是如你所说,你就是那个长期从事着有违天理人伦之事的人,那么我奉劝你从此改恶向善,洗心革面,给自己的灵魂留一方净土,给你们美好的未来留一片蓝天。好了,我想说的都说完了,现在可以看她给你的留言了。”一席话说得吴伯嗓子发干,他端起茶杯,只一口便将茶水送入了口中。

江雄嗫嚅着:“刚才试过了,可她设了密码,一时还打不开。”

“没错,”吴伯点点头,“她是说设了密码,而且要求你在三十秒之内输入正确的密码,否则就让我收回这部电话。给你透露个细节,”吴伯突然笑了笑,“原本她是要求你二十秒之内的,后来犹豫了片刻后又给你加了十秒。到我这就用不着犹豫了,我给你十分钟。密码是六位数,她说是你们去一座小岛的日期,按年月日的顺序。那就从现在开始吧。唉——这些女人真要命……”想了一下,吴伯又压低声音接着说道:“你如果实在是想不起来,就把它拿去找人给你解密码。我向这里的年轻人打问过了,他们说这种密码并不难解,找个懂行的人很快就能办到……”

月仙岛……江雄的心狂跳起来。他思索了片刻,然后抖着手,小心翼翼地输入了一串数字。密码瞬间解锁了。

“好了!”江雄将手机举给吴伯看。

吴伯扫了一眼,一脸既欣慰又无奈的表情。他摇摇头,站起身,说道:“你在这里慢慢看吧,我去让总台给你续房。”说着,他回避出去了。

江雄在手机文档中找到了方婷给自己的留言。

终于又和方婷有了某方面的联系,这让江雄激动不已。他觉得那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不是一行行的字符,而是一粒粒裹着金箔的巧克力豆,他的心已经甜蜜得快要化掉了。他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

阿雄:

当你读到这些文字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你的心了。我们的相遇也许是个错误,可这一切却都无法回避。我想,这或许也算是一种缘分吧。有些话本不应该再说,可是我却实在忍不住想要表达出来:和你相处的那些日日夜夜,是我今生所经历的最美好的时光。尽管我一直试图让自己保持冷静,一直努力地把你想象成一个坏人,可是那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却是如此的强大,让我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你。有些事情我无法解释,但这对我来说,也许是个悲哀。

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也盼望着你能爱上我。可我知道,如果你真的爱上了我,那对你而言也许是更大的悲哀。这么说你一定不明白,可我也无法再向你解释什么。

总之,因为爱你,所以不想再见到你。而如果你也爱我,就请你忘了我吧。我们是注定无法享受爱的甜蜜的,如果一定要强求,我们将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尽管你我相处短暂,但相知过,相爱过,这也就足够了。就让我们把这美好的感觉永远留在心里,变成美好的回忆吧。

有些实情我无法向你讲明。总之我不是你想象中的好女孩,我也根本不值得你去爱,我的出现只会给你带来不幸,彻底忘了我吧!

好阿雄,如果真如你所暗示的,你是个江洋大盗,在做着极其危险的事情的话,就请你彻彻底底放弃掉吧,千万别拿自己的生命去做赌注!如果你执意继续,那是注定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如果爱我,就请你答应我,别再错下去了。留着自己的生命,或许今后还能拥有美好的生活。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我父亲生病的事吗?我离开这里,就是要带着他去寻找合适的**,好让他及早得到救治。父亲养育我长大,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忍受病痛的折磨,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一直到他完全康复为止。父母只有我一个孩子,我必须要留在他们身边,为他们养老送终。

我虽不了解你,可我知道你是一个闯荡惯了的人,我是无法留你在身边的。去寻找一个你喜欢的,真正适合你的女孩,好好地去生活吧。

当然,自私点说,一年后如果有缘,我们也许还能见面。如果你我还能彼此挂念,到那时再续前缘的话,我们的感情或许会更加坚固。毕竟只用几天相处所产生的情感,就要赌上彼此一生的幸福,也未免太过草率了点,你说呢?

阿雄,谢谢的的相助。你给我的钱,日后我一定想办法还给你。不过那挂银锁是我的传家之物,它是不能离开方家的。我把它送给了你,原本是不该再要回的,可我希望在我们分开的这段时间里,你能把它先还给我。一年后等我们重新见面,如果彼此的爱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冷却的话,等你娶我时我再把它重新送给你,好吗?

银锁请你留在吴伯处,我日后有时间时去取。请千万千万按我说的去办!

阿雄,我有你的电话,我保证一年之后会主动联络你的。但在此期间,希望你我不要再见面。爱我就答应我。阿雄,多保重!(阅后请删除)”

第一百章 彻底忘了我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