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八章 一看他就感觉面红耳赤。

  十

在开着冷气的包间里吃火锅是别有一番情趣的。虽然自己不怎么饿,可江雄对桃丝安排的宵夜还是很满意的。

汤锅在“咕嘟咕嘟”地冒着水泡,青黑的虾、蟹在翻滚的汤汁中变成了诱人的橙红色,在四溢的香气中,人的味蕾已在不知不觉中打开。

白腾腾的蒸气虚渺了对面的佳人。恍惚中,一个场景浮上了江雄的心头:炉上的汤煲“咕嘟嘟”地冒着热气,一双儿女在穿堂过室地追逐嬉戏,男主人坐在桌边翻看着当天的报纸,美丽娴淑的女主人细心地熨烫着衣物……这是与方婷相识后,江雄对未来生活的憧憬,这也是江雄理想状态中对‘家’的概念。只可惜,对面坐着的人却不是方婷。

“嘿,发什么呆呢?怎么不吃,不是在等着我喂你吧?”桃丝今晚的胃口很好,刚‘消灭’了一只螃蟹的她看着江雄,似乎意犹未尽地将手指一根根送入口中,慢慢地吮吸着手指上的汁液。笋尖似的手指配上娇艳的红唇,那情景比锅中翻滚的食物更加诱人。

江雄的心又开始慌乱,他赶紧闷下头吃东西,却笨手笨脚弄得一塌糊涂。

桃丝低头一笑,抽出湿纸巾擦了擦手指,玩心又起。她在桌下轻轻踢了一下江雄,眯着眼,问道:“喂,怎么不说话了?”

“说什么?”江雄才抬起头,却看到桃丝娇媚的目光,忙又低下头去。

“怎么不看着我?”桃丝又踢一下,“难道我还能吃了你?”桃丝继续火辣辣地盯着江雄。

江雄不敢对视。他的大脑木了好久,总算找出一个话题:“桃丝,真想不到,你的表演会那么精彩,凭你的实力,迟早会出人头地,大红大紫的。”

“是吗?”桃丝笑了笑,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其实做这一行吃的都是青春饭,你再红、再有名,也不过就风光那么几年,等你年长色衰,没什么新鲜感时,就什么都不是了。”

江雄看着桃丝,吃惊地说:“真没想到你这么小,对问题的理解却如此透彻。”

“喂,喂!什么小,我哪个地方小?”桃丝不满地挺着胸,撇撇嘴,“我都快二十二了,再过几年就成老太婆了!”

江雄笑了笑,说道:“我虽不懂行,可我感觉你终有一日会红透半边天的。”

“事情哪有那么简单?”桃丝摇摇头,“其实怎么活都是一辈子,开开心心是一辈子,愁眉苦脸也是一辈子。能红当然好,有花不完的钱,至少不用再看这帮臭男人的脸。可是,不是你想红就红得了,你不仅要有实力,还要有机遇。什么叫机遇?就是有人肯捧你,包装你。别人凭什么捧你?第一你要有赚钱的能力,第二你还要舍得付出自己。如果这两样你都不具备,就老老实实回去嫁人生孩子吧!”

“可你还是想红,是吗?”江雄问道。

“想又能怎样?也只能听天由命了。”桃丝悻悻然说道。

“捧红一个人,就是你说的包装,需要很多钱吗?”江雄又问道。

“怎么,你打算捧我?”桃丝挑着眉,看着江雄。

“我只是随便问问。”江雄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自知能力有限。

“你这不是吊人胃口吗?我都几乎准备好要为你献身了!”桃丝一副嗔怪的表情。

江雄尴尬地笑了笑,心里又生出几分同情。他看了桃丝一眼,说道:“看来想混娱乐圈也不容易。”

“太不容易了!什么叫娱乐圈?就是要调动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供人娱乐,让所有肯为你花钱的人都获得快乐。没有哪个人能随随便便就成功的,谁知道这背后有多少次爱的奉献。今天这种事你不都看见了吗?随便拉一个人来问问,估计都有说不完的苦大仇深!”桃丝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其实大家都很看得开,随便嫁个男人也要献身,运气好还罢了,运气不好,除了献身还要一辈子做牛做马。说是夫妻,可等你年老色衰的时候,你以为能一生一世依靠的男人,早把你一脚踢开又另寻新欢去了。”

江雄默默地看着桃丝。许久,他才说道:“真是难以想象,你这样的年纪,说出的话倒像很有经历似的。”

“那是因为在我身边就有这样活生生的例子。我有一个小姨,你不知道她从前有多迷人,活得有多风光,嫁的人更是要什么有什么。可是现在……”桃丝止住了话头,看得出她在为小姨的境遇鸣不平。

“你这么出色,肯捧你的人一定很多。”不知怎么,江雄突然冒出了这句话,他立即意识到不妥,忙住了口,看着桃丝的表情。

桃丝却毫不在意,她接过话头,说道:“是有不少,不过都是些阿猫阿狗的角色,如果对这些人也随随便便付出,那就真成婊子了。要想捧红一个人,不仅要有财力,同时还要有方方面面的能力,这话要说起来就复杂了,总之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办到的。”

“看来大家都不容易!”江雄发出一声感慨。他在威龙训练营经历了为期五年的残酷训练,又在血雨腥风的杀手生涯中度过了十年,以前他只知道自己的命运充满了坎坷,没想到这看似轻松愉悦的娱乐圈,也需要如此艰难的打拼。

“当然不容易!还记得和我同场的八个舞娘吧?”桃丝问道。

江雄马上想到了那八对跳动的‘水蜜桃’,他立即点点头,说道:“当然。”突然又觉得不妥,忙掩饰道:“哦……好像还有些印象。”

“你怎么会放过?”桃丝狠狠踢了江雄一脚。眼睛一瞪,又接着问道:“你觉得她们身材、相貌如何?”

“还……可以吧。”江雄怕又被踢,不敢说好。

“只是还可以?”桃丝眼睛一瞪,“你的眼光真有问题,这八个舞娘随便拿出一个都称得上是国色天香!”

“嗯,可以这么说。不过,她们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你。”江雄说的倒是实话。

一句话把桃丝说乐了。这种话谁听了都会很受用,桃丝强忍着,可笑意仍在脸上。片刻之后,她才收敛了表情,继续问道:“那你觉得她们的舞蹈功力如何?”

“她们的功力绝对一流!”江雄由衷地赞叹道。那一幕重又浮现在脑海:八个人如彩蝶般在空中飞舞,然后齐刷刷一字马落地。这种功力绝非短时间更够达到的。

“是啊,这些人已经足够出色了,她们平时训练也十分用功,可就是这样,她们也只能在夜总会里给人伴舞。你说在这世界上,还有谁是容易的?”桃丝的语气里透着感慨。

“那是因为你更加出色,她们也只配给你伴舞,你一出现,她们就暗淡无光了。”江雄虽是夸赞,可说的却是事实。

“讨厌……”桃丝脸上一红,竟出现了扭捏状。她的本意并非如此,可经江雄这么一说,她倒成了王婆卖瓜了。不过,桃丝很快就恢复了本态,她歪着头,一脸坏笑地看着江雄,眉头一挑,说:“那你觉得吉米怎么样?”

话锋突变!江雄立即不作声了,脸也同锅中的虾蟹成了一个颜色。他低着头,只顾吃着东西。拼命地掩饰着内心的窘迫。

“嘿,说话呀,你觉得吉米这人怎么样?”桃丝说着,蹬掉鞋子,伸出右脚,软软地踩在了江雄的左脚面上。

江雄触电似的猛抽回左脚,脸上热辣辣地如同桌上沸腾的火锅。

“怎么?男人碰你,你一脸的享受;女人碰你,你就不高兴了?”桃丝的目光穿过缈缈的水汽,妖妖地看着江雄。

“不是,桃丝!”江雄想起吉米在桌下用脚逗弄他的那一幕,顿感羞愧难当,这是一生中最令他难堪的事情了。

“什么不是?我才一碰你,你就躲得找不见了;可吉米碰你时,你那迷醉的模样,像是在云中飘似的!唉——”桃丝故作姿态,“看来你只喜欢男人,对女人根本不感兴趣。”

“你别乱讲!我哪里知道那只脚是那个什么吉米的,我还以为……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那只脚是我的,是吗?所以你才那么……嗯?”桃丝俯在桌上,用热辣的目光逼视着江雄。

江雄的脸已如火炭一般了。他不想被桃丝当成是基佬,于是艰难地点了点头。

“我不信,你刚才分明是在躲我。”桃丝作出一个幽怨的眼神。

江雄只得将脚放回原处,任桃丝那只小巧温热的脚软绵绵地踩在上面。江雄抬起头,遇到桃丝热烈的目光,两人不自觉相视一笑。江雄的心竟“嗵嗵嗵”地狂跳起来。

桃丝的脚在江雄的脚背上来回地轻轻踩动着。她扭过头也不再看江雄,目光不知聚焦在什么地方,那张粉嘟嘟的俏脸泛着荡人魂魄的红晕,宛若一朵含苞待放的桃花。

眼前恍如是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人已在不知不觉中目眩神迷,沸腾的热血如翻滚的江河般波涛汹涌。江雄不敢再看桃丝的脸,一看他就感觉面红耳赤。

桃丝绵软温热的小脚离开了江雄的脚面,顺着他的脚腕缓慢上移,并左右来回轻轻地蹭着……

那感觉酥痒难忍。江雄想躲,因为他不能再和其他女人有什么瓜葛;可他又不敢躲,他怕桃丝说他是同性恋者。当然,这或许只是他的借口,因为他那早已放浪成性的身体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触碰过女人了。

桌上的汤锅仍在“咕嘟嘟”地冒着热气。面对面坐着的两人,无论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桃丝的脚趾如毛毛虫一样一寸寸向上蠕动着,已经到达了江雄的膝头。

江雄的整个身体已经开始颤抖了,残存的理智在做着最后的顽抗。他猛地合拢双膝,艰难地守卫着自己最后的那块‘阵地’。

看着纠结难忍的江雄,桃丝突然动了个念头,想变换形象看他的反应,于是她用双手将一头浓密的卷发向后一拢,一仰头露出了一个眼睛弯弯的清甜笑容……

“方婷……”迷乱中的江雄大睁着双眼叫出了这个名字,他的双膝也在不自觉中打开了。

桃丝的表情在瞬间变得极其古怪。她还是没想到,这个正被自己媚惑着的男人,喊出的竟然是别的女人的名字!

已经猛醒的江雄如触电般起身躲避,那张羞臊的脸已经涨得像块红布一样。

此时桃丝的脸已是红一阵白一阵。她闷着头,胡乱地朝嘴里填塞着东西,弄得嘴边、手上沾满了食物的残渣。她拼命地在用这种方式掩盖着内心的窘迫。面对男人,一向自信满满的她,今天却意外失手了。最令她感到难堪的是,她像个荡妇般挑逗着这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在迷乱之际想的却是别的女人……

不知不觉中,桃丝的眼眶已经湿润了,嘴里满是咸咸的味道。

江雄木然地望着桃丝,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他感到很庆幸,因为他克制住了身体对异性的渴望,从而闯过了这道难以逾越的美人关——这也让他明白了方婷在他心目中的不二地位。当然,他也有些后怕,因为在坚守和沦陷之间,距离也仅有一线之隔。

桃丝终于停止了吃东西,她举着双手,盯着汤锅,心情已经平静了许多。“饱了。”桃丝的语气里还带着一丝怨气。停了一秒,又伸手抓过一只螃蟹,拿在手中比划了几下,却已实在吃不下了,于是“咣”的一声丢在了面前的餐盘里。

江雄重新坐下,抽出纸巾,递给桃丝。

桃丝一把扯过纸巾,去擦那张油嘟嘟的小嘴。突然,她的眼眶又开始发潮。她低下头,将手随便一擦,将用过的纸巾丢在桌上,说:“我还是去洗洗……”

“哦……”江雄小心翼翼地看着桃丝。

冷不丁小腿上被桃丝狠狠踹了一脚!桃丝毕竟是练舞蹈出身,所以这一脚分量极重,而且用的是坚硬的鞋跟!未加防备的江雄疼痛难忍,他吸着气,表情痛苦地望着桃丝,却又不敢发作。

桃丝一扬精巧的下巴,得胜地“哼”了一声,一脸幸灾乐祸地走了。

第八十八章 一看他就感觉面红耳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