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三  

  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准备,江雄按照曾叔的要求,在隆盛欢乐城的开业庆典上,终结了郑燮龙罪恶的生命……  

  ———————————————————————  

  不知在浴缸里泡了多久,江雄睁开了眼睛。漫过身体的水早已没有了热度,可他却并不想从浴缸中出来。  

  江雄觉得自己很累。他知道这疲惫并不是因为体力透支,而是此次猎杀后产生的巨大惶恐所至。这也是很多年来,他头一次在行动过后感到不安。  

  江雄是威龙训练营培养出的顶级精英,又在一次次的行动中展示了一个杀手的过人实力。组织头号杀手的称号不是谁赐予的,而是他十年杀手生涯的累积。  

  尽管杀人不是个能让人敬仰的职业,可‘老虎’的名头却是当当作响的。在纷繁复杂的帮会世界,只要提起‘老虎’这两个字,就足以让任何一个人胆战心惊——因为这两个字已经成了死亡的代名词。  

  江雄之所以成为‘老虎’,是因为他的生命中早已没有了亲情,剩下的只有麻木与冷漠。‘老虎’的字典里没有恐惧,只有一往无前的勇猛和视死如归的刚烈。  

  ‘老虎’是一个标杆,代表了作为杀手的至高境界。  

  可此时此刻,‘老虎’的神话破灭了,不再有坚不可摧的钢铁意志,也不再有金钟罩体般的坚硬驱壳。‘老虎’已不再是老虎,已还原成了惶恐不安,空有一付强健体格的血肉之躯。  

  江雄已明显感受到了这种变化。从杀人机器还原为血肉之躯,这种固有状态的改变令他感到十分不安。他明白,当恐惧感再度回到他的躯壳,开始影响到他的行为的时候,他已经不适合再做杀手了。  

  江雄也十分明白,他之所以产生如此变化,是因为他再度拥有了属于人类的情感。而带着他跨越这阴阳之界的,正是方婷。  

  江雄的思绪又回到了那座滨海城市,回到了王子酒店。  

  还记得与方婷初次相识时,俩人肩并肩漫步在醉人的夜色中,微风中的花香薰薰然荡漾着,那甜甜的,暖暖的,酥酥痒痒的感觉便笼罩了全身。那是一种亦真亦幻的奇异感受。有方婷的那些日子里,每一分,每一秒,江雄都感觉自己沉浸在温暖与幸福之中。  

  而此时此刻,江雄的心底却涌起一股莫名的沮丧,他觉得双手沾满了血腥的自己,与这种至真至纯的美好感觉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在没有方婷的日子里,他总期盼着再次相聚,而如今行动已毕,可以去找方婷了,他的心中却又开始惶惶然不安起来。  

  一想到方婷,江雄便没有了自信。她还在等着自己吗?两人相处只是短短数日,她又凭什么傻等。以方婷的出身和所受的教育,她若不是为了舍身救父,又怎么有可能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呢?而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江洋大盗,不折不扣的危险人物,四处漂泊,居无定所,就算方婷愿意等,自己能给她带来那幸福和安定的生活吗?如果方婷知道自己的身份,她又怎么可能再与自己相处下去呢?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就算方婷肯接受自己的过去,可要想脱离组织,去过正常人的生活,又怎么可能仅是凭一句话就能办到的呢?如果办不到,自己又怎能忍心让方婷天天与危险为伍,日日在担惊受怕中度过呢?凭心而论,家庭的变故已使方婷陷入了不幸,而方婷若是跟了他,则很可能会面对更多的不幸。  

  在他们相处的那些日子里,江雄丝毫不怀疑方婷对他的情感。方婷能将寄托了浓浓亲情的家传之物送给他,便证明了这一切。但不能回避的是,方婷对他产生情感是有前提条件的,毕竟当时方婷处在卖身救父,孤立无援的状况下。而人处在悲情的状态时,情感往往是最脆弱的,人也就格外容易动情。可如今时过境迁,在激情冷却之后,她是否依然能保持住这份情感呢?  

  江雄明白,放手让方婷去过正常人的生活,或许才最有利于她的人生。可是,自己的生活中若是没有了方婷……江雄不敢再想下去了。假如生命中没有遇到方婷,他的生活也就苟且下去了,可当他体味到了那神魂激荡的美好感觉之后,他却无论如何再不愿过回从前的生活了。  

  江雄明白,想要拥有属于普通人的正常生活,首先就必须要设法脱离组织,终结目前的杀手生涯。可是事到临头江雄才发现,要想脱离组织实在是件难以办到的事——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服务于哪个组织。  

  早在杀手训练营的时候他就被告知,不许探听任何有关组织的事情,学员之间也严禁询问彼此的真实姓名和来历,违反者会被处以极刑。这些严格的规定,保证了杀手在执行任务中即使不慎被抓,也不可能泄露任何关于组织的信息。  

  出道十年来,江雄只是被动地接受指令——先是通过电话,之后是通过互联网。  

  江雄只知道自己的代号叫‘老虎’。对于他而言,究竟服务于怎样一个组织,他丝毫也不关心,也没有探其真面目的兴趣。他只知道曾叔是他的救命恩人,自己的家人在生前也长期得益于曾叔的关照。他是曾叔的门徒,他只听命于曾叔一人。因此在江雄眼里,曾叔就代表了组织,而要脱离这个组织,他就必须先与曾叔取得联系。  

  可江雄面临的问题是,现在根本没办法找到曾叔。以前有什么问题还可以通过互联网向上反应。可按曾叔的说法,这条线可能已经暴露无法使用了。他当然也偶尔接收过曾叔手下打来的电话或发来的短信,可他知道为了保密起见,这些人与他通话时大多是使用公用电话。如果是手机,你回拨过去也毫无意义,因为这样的号码向来也只会使用一次。  

第六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