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他期待着方婷的尖叫

  曾叔的来电完全打乱了江雄的计划。只有两天的时间,见了方婷他该怎样解释,又该怎样兑现终生斯守的承诺?难道还要厚着脸皮,再要求方婷继续苦守等自己归来?问题是面对他这样一个言而无信的人,方婷又怎么可能继续等待?两天,只有两天,真不知道两天后面对的是怎样一个未知的世界,说不定从此后便永失至爱!

“如果我拒绝曾叔的指令呢?”一个大胆的念头跃入江雄的脑中。

起初他被自己这个疯狂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即这念头开始逐渐清晰,并逐渐占领了他的大脑。为了方婷,难道不值得这样去做吗?拒绝曾叔会是怎样,曾叔会杀了自己吗?也许会,也许不会。如果违抗组织的一级指令,自己必死无疑;可曾叔与他毕竟有师徒之份,好好和曾叔把事情讲明,或许还有通融的可能。如果不行,死又何妨?假如生命中没有了心爱的女人,继续像从前那样苟且地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车停在吉运宾馆的门前,激动和喜悦又重新占据了江雄的内心。终于回来了!江雄觉得自己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活力,他脚步轻快地跃入了宾馆的前厅,旅行皮箱拎在手中仿佛轻若无物一般。

看见客到,宾馆行李员立即上前问候,并伸手要帮江雄提旅行箱。

江雄觉得麻烦,道声:“不用了。”就径直向楼上登去。

“先生,这边请。”前厅经理见这位客人冒冒失失就要上楼,紧忙跟上来,把江雄向服务总台引。

“怎么,你不记得了,我住这里的!”江雄愉快地说着。还没等前厅经理想清楚,正原地愣神时,他已经大踏步拾级而上了。

站在房间的门前,江雄拼命压抑着那颗狂跳的心。突然想起只顾匆匆忙忙地上楼,竟忘了要自己房间的房卡,要是让方婷见到自己突然开门而入,该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不过此时已顾不上这些了,江雄举起微微颤抖的手,“咚咚” 地敲响了房门。

一阵心跳的等待,门打开了。

江雄恶作剧地举起双手成爪状,“嗨!”地喊出一声。他期待着方婷的尖叫。

“呀——!”这惊叫而出的竟是男声,“你想干什么?”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被吓得后退半步,一脸惊惧地望着江雄。

江雄猛地愣住了。他斜着身子,探了脑袋去看房门号,他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可是他却清清楚楚地看到房号是309,没错,这正是自己一个多月前包下的房间,自己要这间房就是希望能长长久久。江雄又用手去抠那个数字9,粘得很牢,并不是6掉转了方向。

“你是谁?”江雄猛摔房门,怒吼道。

“你想干什么?”那中年男人惊恐地向后退着,连声音都变了腔调。

“这位先生——”前厅经理已经追了上来。

江雄丝毫也不理会,他将那个中年男人猛地拔向一边。

“方婷!”江雄嘶吼的声音也已变了腔调,他像一头狂怒的狮子般向房间内冲去。

房间里再没有别人。

“这算怎么回事,这算怎么回事?”缓过神来的中年男人看到宾馆的前厅经理像见到了救星,他不住地责问道。

前厅经理一边忙不迭地道歉,一边好言安抚。

江雄边边角角也没寻见方婷。转而又向那中年男人大声吼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人躲在前厅经理的身后不敢出声,微胖的身体在不停地发抖。

“这位先生,我想起来了,你以前是跟方小姐住这里的。”前厅经理终于认出了江雄。

江雄“呼呼”地喘着粗气。愤怒到极点有他大脑一片空白,他圆睁着双眼,一时竟讲不出话来。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不在的时候,方婷的房间里竟会有别的男人!

前厅经理嘴动了动本想说些什么,可江雄那张扭曲变形的脸让他觉得十分恐怖,他也一时语塞起来。

“啊——!”江雄终于吼出一声。他嗓子发干如着火一般,努力吞下一口唾液,才终于说出话来:“方婷人呢?这个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说着,他一把从前厅经理身后揪住那个中年男人的领口,作势就要打。

前厅经理赶紧夹在两人中间,死死将江雄抱住:“先生,你误会了,他跟这事没关系的。”可敌不过江雄力大,又对随后上来的两名服务生叫道:“你们快帮忙呀!”

两个发呆的服务生这才回过神来,一左一右拽住了江雄的双臂。

江雄大吼一声,猛一发力,将这三人齐齐摔在了走廊的地板上!

中年男人见势不妙,高喊“救命”,拔腿就跑。

江雄迈步去追,却不料被倒地的前厅经理奋力抱住了大腿。江雄一时挣脱不掉,便拖着他继续去追。

“先生,你听我说,”前厅经理虽被拖着,却死也不肯放手,“这位客人和方小姐没任何关系,他才住进来的。方小姐已经走了,她已经退房了!”

“什么?”江雄猛地站在了原地,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看看走廊远端的中年男人,又看看正抱着他的腿仰头看他的前厅经理,惴恻他说话的真实性。“你说方婷她走了?”江雄急急追问道。

“走了,真的走了!你先别着急,慢慢听我说。”前厅经理爬起身来。他又怕江雄追打客人,于是挡在江雄面前,两手推着江雄的肩头,说道:“冷静,一定要冷静!方小姐走了,她已经退房了,所以我们才把房间租给了其他客人。不信我们可以去总台查记录。”

“可这间房我付了三个月的租金,她怎么可能走呢?!”江雄仍在厉声质问。

“这个我会慢慢和你解释,不过方小姐真的已经退房走了。”前厅经理松开了江雄的肩头。他知道自己根本阻挡不了江雄,但仍然执拗地站在江雄和那个中年客人之间。

“她走了?”江雄直视着前厅经理的双眼,希望能看出他在撒谎。“她去了哪里了?”江雄又追问一句。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也无权过问。”前厅经理双手一摊。

江雄愣愣地立在那里,大脑极度混乱。就他而言,方婷的不告而别比捉住方婷与人私通更加可怕。他看着周围的人,用力地摇了摇头,希望是自己听错了。

“真的,先生,那位方小姐真的已经走了。”两名服务生也开始作证。

“不可能!”江雄根本听不进这些人的话。他返身走进房间,上上下下地开始搜索方婷的私人物品。“她为什么要走,她怎么可能走……”江雄一边搜,还一边神神叨叨地自言自语。可是,床上、床下、衣橱、床头柜,包括卫生间,里里外外搜了个遍,他也没有发现一件方婷的物品,甚至是其它属于女性专用的物品都没有找到。江雄这才意识到,方婷真的已经离开了这里了。

江雄极不甘心,他掏出手机拔打了方婷的电话。焦急的等待之后,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却是江雄最不愿听到的——方婷的电话已经停机了!江雄焦躁不安地来回踱着步。他再度调出方婷曾用他的手机拔出的号码,接二连三地打过去,可听到的语音提示却没有丝毫的改变。

江雄仿佛挨了一记闷棍,精神支柱轰然倒塌,大脑也暂时失去了思维能力。他靠着墙,软软地瘫坐在了地板上。

这是江雄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满怀的希望竟在瞬间化为了泡影,他感觉自己像一个无助的溺水者,正缓慢地向着无底的深渊沉下去……

江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房间的一个角落。出窍的灵魂不知飘了多久才又回附到了他的身上,他的耳朵才再度能将周围的声音传入他的大脑中。

“他怎么可以翻我的东西,他有什么权力动我的私人物品?你们难道就不管吗?这是什么破地方,我不住了,我要退房!”中年房客见江雄失去了战斗力,便在房门口跳着脚,和宾馆管理人员理论起来 ,而且大有誓不罢休之势,“这样的疯子你们怎么能让他随便进来,啊?你们是怎么管理的,住在这还有安全感吗?这是我的房间,我是付了房钱的……”

“这个房间是我包下的!”江雄突然发声。他还没完全清醒,直梗着脖子,像个醉汉般饶着舌头说道。

那住客立即止了声音,身影刷地一闪便迅速消失在了门外。过了一会儿,又传来他小声的嘀咕声:“反正我不住了,我要退房,现在就退……”

“方婷,你怎么就会走了呢?”江雄终于清醒过来,他怅然若失地长长发出一声哀叹,心竟如刀割般疼痛难忍。

江雄感觉所有的希望,所有的憧憬都随着方婷的离去而不复存在了,周围的一切也在刹那间失去了色彩,目光所及处剩下的只有黑色和白色。

“来,先生,站起来好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我把事情经过跟你说一下。”前厅经理弯下腰,费力地扶起了坐在地上的江雄。又对左边的服务生说道:“把箱子提上。”转头又对另一名服务生吩咐道:“你帮客人收拾一下房间,我一会来处理。”

江雄双眼失神,顺从如孩子般跟着值班经理下了楼。

第七十章 他期待着方婷的尖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