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 彪爷走了,可他留下的话应验了。

     八  

  在他们逃离的第二年,一位军队首脑掌握了那个‘千岛之国’的政权。人们都纷纷猜测,他就是那只操纵暴乱的幕后黑手。  

  虽然此时安南战争持续不断,可作为安南当时的首都——西贡,却并没有遭受战火的威胁。这里驻扎着大批的米军士兵,是一个很大的消费群体。西贡有许多华裔商人,他们用勤劳和智慧换取着财富。  

  在彪爷的帮助下,林伯和江庭轩各租了一间铺面开始经商,生活逐渐稳定下来。他们虽然初来乍到,可有彪爷的暗中关照,在这里也没有人敢来故意难为他们。  

  江庭轩受祖辈的影响,很有经商的天分。加上林伯的指点,他不仅很快熟悉了业务,而且生意也越做越红火。虽不及林家的规模,可短短三年,他不仅早已还清了林伯当年的资助,而且还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二层洋房。  

  又过了几年,江庭轩和林子强都各自迎娶了新娘,都是当地华人的女儿。而子强的姐妹也都各自嫁人。江庭轩的母亲脸上,也终于开始出现了笑容。婚后,在江庭轩的执意要求下,‘诚义合’的招牌又重新挂了起来。  

  ‘诚义合’的业务发展得很快,可江庭轩的母亲却越来越忧虑,毕竟正在打仗,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他母亲不想他太出风头。  

  “财为祸之首,不要把生意做得太大。”她总是这样告诫儿子,“树大招风,一家人平平安安才是最重要的。”  

  江庭轩一方面尊重母亲的意思;另一方面,业务发展得太快,也不是他想收手就能做到。他只是学着林伯的样子,也在暗中藏了一笔美元。  

  那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安南人的英勇顽强让对手无计可施。而中方也给安南提供了大量的经济援助,成了安南人与米军作战的强大后方。  

  当时西贡虽在米方所扶持南部政权的控制之下,可那里的华侨也都暗中积极地捐款,捐物,支持安南人与米军作战。  

  ———————————————————————  

  直至米军撤离安南,安南战争宣告结束。继而安南北部政权军队占领了西贡,安南完成了全国统一。这场蹂躏了安南长达十数年的战火,才终于停止。  

  西贡的本地人和当地的华人一起涌上街头,共同欢庆这来之不易的和平。人们欢呼雀跃,认为终于可以过上幸福而安定的生活了。  

  不久,江家又迎来一件喜事——江庭轩的太太怀孕了。  

  当庭轩将这个消息告知母亲时,母亲激动得脸上放出红光。继而一行热泪洒下,她抚摸着丈夫的牌位,喃喃地说道:“培德,我们还都活着,我们没有辜负你……我们江家,终于有后了……”  

  ———————————————————————  

  一天,久未露面的李彪突然造访林府。一进门也不客气便自行坐下,开口便说道:“林公,我要走了。”  

  “哦,彪爷准备出远门?”林伯以为他只是暂时离开。  

  “我准备去港九发展。”李彪端起茶碗,喝了一大口。  

  林伯这才明白李彪准备撤离安南。林伯是个精明的商人,他明白随着战争的结束,李彪这些年来在安南的业务也就告一段落了。  

  “几时走?我为你饯行。”  

  “不必了,你我之间客气什么?”李彪摆了一下手,“今天来一是跟你道个别,二来是给你透个口风。”  

  “彪爷请赐教。”  

  “安共现在已全面控制了局面——你知道这些年我一直和他们打交道。”李彪稍微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听说安共方面准备对华商搞一些改造。”  

  “怎么改造?”林伯开始重视。  

  “具体我也不清楚,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不如与我一同去港九发展。”  

  “唉——我老了,已年近六十,漂不动了。”林伯叹了口气,他不忍抛下这近十年来辛辛苦苦重振的家业。再者,李彪终究是个危险人物,敢在米军的眼皮底下为安共搞物资,他是个把头别在裤腰带上的人,林伯始终不愿与他走得太近。  

  “此去港九,也不知前景如何,你自己多加保重吧。唉——这里再有什么事,我也就帮不到了,凡事多加小心吧!”李彪说道。  

  “这么多年承蒙彪爷关照,林某感激涕零。苦于无以回报,容我做一小东,为彪爷饯行。”  

  “嗨,跟你说话太费劲!我这两日就动身,你考虑一下,想一起走就通知我一声。好了,不跟你啰嗦,我走了!”说完,也不待送,起身径直离开了林府。  

  ———————————————————————  

  彪爷走了,可他留下的话应验了。  

  安南新政权开始对西贡的华商们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一夜之间,像林伯和江庭轩这样的批零商人成了买办资产阶级。他们有的财产被没收,有的被迫‘自动捐献’。就连江庭轩的那幢二层洋楼,也被强迫签了‘自动献产’的声明,白白‘捐献’给政府了。  

  很多华商想不通。在战争中,他们为安南人民抗击米军捐助了大量的财物,好容易换来了和平,没想到安南当局却让他们把所有的财产都“捐献”。华商们开始与当局理论,林伯也是其一,结果惨遭逮捕。  

  几经变故,辛辛苦苦在安南经营了近十年的产业,就这样一夜之间化为乌有,急火攻心,林伯病倒了。等放出来时,人已经不行了。  

  临终前,林子强和江庭轩都在身边。  

  林伯悲苦地说道:“庭轩,你母亲说得对——财为祸之首。从今以后,你们最好不要再经商了,如果一定要做,能够吃穿用度就好。好好照顾你们的母亲。将来有了孩子,让他们好好读书,找份正当职业。”  

  林伯去世后,江庭轩和林子强随其它华人一道,被送往所谓的‘新经济区’去垦荒种田,完成思想改造。江庭轩和林子强从商人蜕变成了农民,劳作的辛苦让他们变得又黑又瘦,生活也日渐清苦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江家迎来了一个新生命。江庭轩没有随家谱,只给他取了一个单名‘雄’字,就是希望他将来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要再受命运的摆布。  

  几个月后,林子强的妻子也生下一个女儿。他们给她起名:林依湄。寄希望于生命能象湄公河水一样源远流长。  

  各自做了奶奶的江母和林母都十分高兴。他们将两个孩子抱在一处,十分开心地说:“天官赐福,这两个孩子多可爱,将来他俩要是有缘,我们做个儿女亲家也不一定呢!”  

  新生命的到来,冲淡了人们脸上的愁云。  

  江雄的奶奶总是说:“日子辛苦点没有什么,只要人平安,比什么都好!”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灾难又一次降临了……  

  ———————————————————————  

  随着华米关系的升温,当时的安南政权转身投向另一位‘老大哥’,并开始推行反华排华的政策。  

  安南当局开始大规模地驱赶华人华侨。几十万难民抛家弃业,扶老携幼,奔走呼嚎,其状空前惨烈!  

  江庭轩和林子强,以及一些相熟的昔日华商们聚在一起商论对策。他们已被限期离境。是回祖国,还是另谋生路,他们看法不一。一方的理论是:在文革中和他们这些有海外关系的亲友境遇凄惨,很多人甚至被打成***特务,而他们这群资产阶级回国,岂不是往枪口上撞?而另一方则认为:听说是邓氏在掌握实权,祖国的形式已经发生了变化,而且这次祖国还出动了舰船来营救华人,与其在国外受人欺凌,不如落叶归根。  

  由于江庭轩和林子强自幼生长在国外,对祖国国内状况一无所知,而且安南地域狭长,从这里回国路途太过遥远,在别人的枪口下,谁敢保证家人都能安全到达?再说这数十万难民,即便回去又将如何生存?由于对国内情况的不明和历史造成的误解,江庭轩和林子强决定一同自行设法离境。好在当时两家都私藏了些美金,这时可以派上用场了。  

  这群人通过以往建立的关系,凑钱租了艘船。几经周折,终于成功地逃离了安南,最后他们流落到暹罗和大马的边境交接地带——也就是现在江雄生活的地方。  

第三十一章 彪爷走了,可他留下的话应验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