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劫乱后的城市夜晚,显得格外寂静。

     五  

  天入黑时,江庭轩正准备出门。让他意外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来到了他家。她是江家的佣人,在江家已经二十多年了,当年庭昌出生,母亲奶水少,是靠着她的奶水养大的。她在江家一干二十一年,虽有主仆之分,可江家老少一直都把她当亲人对待。她的丈夫和儿子都在‘诚义合’公司做工。那天暴徒来袭时,她随其他下人一起逃离了江家。之后下人们都怕牵连,没敢再露面。不想今日她却回来了,而且她还送来了半袋米和这个月才领的薪水。  

  “怎么好要你的?”庭轩推辞道。  

  “什么时候了,还跟我说这些话!”奶妈泪如雨下,“大少爷是吃我的奶长大的,没想到……还有老爷和小姐……”奶妈“呜呜”地哭了起来。  

  看到奶妈回来,又听到她这样说,一直被悲痛压抑的恍恍惚惚的母亲,突然抱住奶妈嚎啕大哭起来。  

  奶妈一边陪她流着泪,一边说:“哭吧,大声的哭吧!太太,你哭出来,悲伤就会减轻些。你们放心,我会留下来陪着你们。从前老爷、太太对我们一家人那么好,现在你们有难,该是我报答你们的时候了。你们现在不方便出门。我们多少还有几个积蓄,以后家里没了吃的,我来想办法。”  

  庭轩很感动,他终于明白了父亲的教诲,那就是——与人为善,必有善报。  

  庭轩向母亲说明了林伯叫他去清欠款一事。  

  母亲受了奶妈的安慰,心情逐渐平静下来。她思谋片刻,说道:“生意上的事我极少过问。可我知道,你林伯的财力绝不在江家之下,这一两年也没听说林家有什么大的投资项目,他是不可能向江家借款的。想是他念两家多年友谊,可怜我们孤儿寡母。可是,这次所有华商都遭到了冲击,他又哪有钱来帮我们呢?”  

  “太太,”奶妈说道,“林老板既然开口,他就一定有办法。要知道——当你好的时候,来巴结你的人多半另有所图;在你遇难的时候,肯出手相救的人才是你最可信赖的朋友。千万不要随便拒绝一个朋友的好意!”  

  江庭轩明白,奶妈的意思与中国古代典故‘锦上添花’和‘雪中送炭’如出一辙。  

  庭轩母亲点点头:“奶妈说得对,我们不能拒绝林伯的好意。但你要记住,人最重要的是靠自己。等我们有能力时,一定要懂得知恩图报!”  

  “太太说得对。有我在这照顾太太,您就放心去吧。二少爷,路上多加小心。”奶妈不住地点头说道。  

   六  

  劫乱后的城市夜晚,显得格外寂静。  

  家家户户都紧闭着房门。街上行人鲜见,偶有晚归的人,也都是脚步匆匆,神色慌忙。在这寂静中,不知是否又有新的灾难又要降临。  

  江庭轩小心翼翼地走在黑暗中。他紧张地竖起双耳,一有动静,他就会立即将自己隐藏在黑暗的墙角或树丛中。林家相距并不远,平时也就近十分钟路程,可这次庭轩却花费了几乎两倍的时间。  

  已经能看到林家的院门了。那大门上的铁皮,也已被砸得坑坑洼洼,显然林家也遭受过暴徒的袭击。三层的洋楼静静地立在那里,没有一扇窗户透出灯光。  

  江庭轩犹豫了。林家看来已经休息,自己此时打扰恐怕太不礼貌。林伯或许也只是客套一下罢了,毕竟已经帮江家料理了丧事,而且费用也都是林伯出的。  

  思前想后,庭轩心生去意。虽然他明白了不要轻易拒绝朋友善意的道理,可他知道,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浩劫,几乎每一位当地华商都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接下来的事态还不知道会怎样发展,在这个人人自危的状态下,又有谁还有能力给他们母子俩提供更大的帮助呢?如果没有林伯和父亲的生前好友们不顾个人安危,来帮助他母子料理后事的活,他自己又哪有能力来处理呢?  

  江庭轩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惶恐。身逢乱世,他却找不到一点应对的办法,百无一用是书生,他又将怎样承担起照顾母亲的重担呢?  

  十七岁的庭轩恨自己为什么只知道死读书,却从没有学到半点生存的技能。他感觉将要面对的未来,就如这漆黑的夜,看不到光明,看不到彼岸……  

  庭轩突然想起了父亲,也想起了他曾经的教诲。父亲曾经说过:只要人活着,就永远不要对未来失去希望,路是逼出来的,面对艰难险阻,关键看你有没有一颗勇敢的心。  

  江庭轩决定回家。他不想让母亲为自己担心,毕竟这个家也只有他母子二人了,他必须支撑起这个破碎的家。庭轩平生第一次明白了一个男人的责任。  

  正要走,庭轩突然听到一阵机器的轰鸣声,静夜中显得格外得清晰。是汽车的引擎声,而且是台大卡车。庭轩急忙将自己藏入了树丛的阴影中。  

  卡车停在了街口,没有熄火,车箱上罩着蓬布。  

  庭轩的第一感觉,那是一台军车。在黑暗中,他也不能十分确定。微弱的星光下,那卡车犹如一头巨大的怪兽,趴在那里,让人感到阴森恐怖。  

  庭轩屏住呼吸,他听得见自己“怦怦”的心跳声。是暴徒又要作恶吗?庭轩紧张得嗓子发干,双腿也在微微地不停颤抖。  

  车箱后方布帘掀开,下来了两个人。一个人手里黑乎乎不知拿着什么东西,另一个人手里好像提着一只壶。这两人先四下张望了一番,然后径直朝林家走去。  

  他们要干什么,手中提的是汽油吗,难道他们要放火?!庭轩几乎要叫出声来。他想赶紧通知林家,他不想林家再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先别忙。庭轩告诫自己,先弄清这些人干什么再说。如果他们点火,他会立刻高声喊叫来警醒林家的人,他也将义无反顾地冲入火海,去挽救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那两个家伙走到林家的院门前,又左右张望一下,然后一人将手中那个黑乎乎的东西放到了地上,另一人提着壶朝里面倒了些什么。他们很快完成了这些动作之后,飞快地向卡车跑去。他们刚上车,喊了声“好了!”卡车油门轰响,驶离了街口。引掣的轰鸣声渐渐远去了。  

  那是什么东西?庭轩紧张地猜测着。是炸弹吗?可看那个样子,仿佛倒的是液体。而且那两个家伙也没有什么防护措施,看来也不是什么强酸、强碱或是其他什么剧毒物质。那究竟是什么呢?  

  庭轩想走近细看,可总是心存顾忌。那两个家伙把这东西放在林家门前,显然目标很明确,这一定是对林家不利的东西,我江庭轩岂有袖手旁观之理?  

  庭轩确定四下无人,壮着胆子走了过去。  

  那是一只碗。夜色中隐约可辨,那只碗似乎是红色的,里面黑乎乎盛着什么东西,腥臭难闻。庭轩小心地伸过手去碰了那碗一下,手感很糙。他没有发现什么太多的异样,于是轻轻地端起了那只碗。  

  街那边又传来卡车的轰鸣声,似乎是刚才疑似的军车又掉头回来了。  

  江庭轩连忙端着碗,又躲到了树丛后。  

  那台卡车路过街口并没有停留,径直开过去,消失在了黑夜中。  

  江庭轩用树枝在碗里搅了搅,感觉比水粘稠。又拿起树枝放到鼻子下去闻,是血!江庭轩将碗飞快地丢入了树沟内。他干呕着,几乎要吐出来。什么血,莫非是人血?他感到毛骨悚然。什么人在林家门口放血碗,是在警告林家,还是有什么别的用意?江庭轩放弃了离开的念头,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把这件事告诉林伯。  

  江庭轩走到铁门前,轻轻地敲了敲。他立即听见有人蹑脚轻跑过来的声音,那脚步停在了大门的内侧。庭轩知道出来了人,于是又轻轻敲了三下。  

  “什么人?”门内那人压低声音问。是子强的声音。  

  “子强,是我,庭轩。”  

  门上的销子迅速拔开。子强打开铁门上供人出入的小门,将庭轩一把拉入了院内,然后他探出头看了看外面的状况,赶紧又关上门,上了锁。  

  “怎么才来?父亲等你很久了!”林子强语气中带着责备。江庭轩正准备将血碗的事告诉他,林子强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走,进去说,外面说话不方便。我们一直都在担心,怕你在来的路上别出什么事情。”  

  进了楼,关上房门,林子强才拧亮手电,引着庭轩走进了西侧的书房。房间内挂着厚重的窗帘,红木茶几上的烛台上,燃着一支白色的蜡烛。  

  林伯站起身,迎了上来:“真担心你是不是出事了,正想叫子强去迎迎你。快过来,坐下。”  

  江庭轩顺从地坐在了宽大的红木椅上。  

  林伯递给他一个纸袋:“这是我欠你父亲的钱,现在还给你。”林伯语调低沉,显然没有从丧友之痛中走出来。  

  “林伯,我母亲说,您没跟我们江家借过钱。”江庭轩低下头去,他实在厚不下脸皮去接那钱。  

  “拿着!”林伯将纸袋拍在他腿上,“什么时候了,还你们江家我们林家的。这是感情债!以后你会懂的。想当年,我满满一船货物翻入海底,害得我倾家荡产,不是你父亲出手相助,那有我林某的今天?从今天起,你和子强一样,都是我的孩子!”  

  “林伯!”一行热泪从庭轩脸上滑落,孤寂中他感受到了来自同胞的温暖。他接过钱,坚定地说:“就当我借您的,终有一天,我会加倍报达您!”  

  “好样的,这才像培德的儿子!”林伯拍着庭轩的肩头,泪水也扑籁滚落,“好了,现在最难的是你母亲,一个妇道人家,遭受这么大打击。快回去陪她去吧。”  

  “林伯……”江雄把刚才有人在门口放血碗的事告诉了子强和他父亲。  

  “那碗是什么颜色的?”林伯的声音有些发抖。  

  “天黑,看不很清楚,应该是红色的。”江庭轩从林伯的神色中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  

  “放血碗的是什么人,是大雅人吗?”  

  “没看清楚,不过他们是从一台军用卡车上下来的。”  

  “军车,你确定?”林伯追问。  

  庭轩摇了摇头:“只是凭感觉。那车箱上蒙着蓬布。”  

  林伯微点了点头,又问:“放血碗的人是赤着脚还是穿着鞋?”  

  “穿着鞋,从脚步声可以听出,这一点我可以肯定。”江庭轩说。  

  “碗呢?”  

  “我扔到树沟里了。”  

  “哦——子强,你陪庭轩去把碗取回来。记住,用土把血盖上。”  

第二十八章 劫乱后的城市夜晚,显得格外寂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