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理由很简单,我需要钱

    三  

  夜静更深,月朗星稀,幕色中的月仙岛显得格外寂静。  

  小屋内没有亮灯,月光穿过通透的天窗洒进屋内。宽大的矮榻上,隐约可见两个赤裸的身体展露着原始的美丽。  

  “你让我穿些东西,好不好?”方婷挣扎着,想坐起身来。  

  江雄更搂紧了她。  

  方婷语中含羞:“拜托,好多次了,你怎么没完没了?”  

  “怎么,你不喜欢?”江雄轻轻抚摸着方婷的秀发。  

  “讨厌……”方婷停止了挣扎,将脸埋在了江雄宽阔的胸膛上。“告诉我,昨天晚上你怎么那么老实?”方婷问。  

  “昨晚你睡着了,我——没忍心……”  

  “那你今天就变本加厉?”方婷抬起头,瞪视着江雄。  

  “嘿……”江雄咧着嘴笑。  

  “还笑!”方婷伸手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  

  “婷……”江雄仰望着夜空。  

  “嗯?”方婷抬着头。  

  江雄捧起她的脸,小心翼翼地:“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如果不方便……”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做这个,是吗?”方婷平静地说。  

  “嗯。”江雄点点头。  

  “理由很简单,我需要钱。”  

  “哦——”江雄若有所思,“可是,我听说有人出两万美金你都不肯……”  

  “你是说那个老家伙?他比我父亲都老,还起这份心。地产大亨又怎样,看着就让人恶心,给再多的钱,我也不会跟他!”提起那人,方婷依然心绪难平。  

  “可你说需要钱……”江雄欲言又止。  

  “我是需要钱,可是跟这个人,我办不到。你想想——打个比方——假如让你为了钱去杀人,你愿意吗?”  

  “我——也许吧……”江雄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烧,心也‘怦怦’直跳。  

  “没原则!”方婷瞪了江雄一眼。感觉到了他的心跳。  

  “那——你为什么愿意和我?”  

  “我不知道……为——为钱呗。”方婷又将脸埋在了江雄胸口。  

  江雄发觉她的脸很烫,他的心也被暖热了。  

  方婷抚摸着江雄厚实的胸肌,口里喃喃地说道:“你一连几天都在人家面前晃来晃去,眼睛还直勾勾的。”  

  “你注意到我?”江雄一阵惊喜,“你总是在看书,我还以为——”  

  “呸,谁注意你了。对了,你居然还偷拍我!”方婷挥起拳头,猛击江雄胸口。  

  江雄猛咳一下:“轻点,打出内伤了!”  

  “偏打你!”方婷又是一拳。  

  “谋杀亲夫——”江雄瞪着眼,“你好狠心!”  

  方婷不作声了。她静静地转过身,仰望夜空,将头轻轻地依在江雄的臂弯里。  

  “婷——”  

  “嗯?”  

  “你做……我是说……才开始吧?”江雄小心地问。  

  方婷沉默片刻:“我如果告诉你,你是我的第一个客人,你信吗?”  

  “我当然相信!你都……见红了呀。”这本是个出乎江雄意料之外的结果。  

  “那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方婷看他一眼,“一个简单的修复手术就能办到。”  

  “不,我敢肯定,你绝对是第一次。”江雄自信地说道。  

  “你真信?”方婷对视着他的眼睛。  

  “嗯!”江雄点着头,“我信,我真信,你怎么看都像天使,一点都不像是做那个的。再说你举止那么高雅,一定受过良好的教育,你和她们有天大的不同!”  

  “她们是什么样?看来你很有经验,是不是经常去找她们?”方婷盯着江雄的眼。  

  江雄羞愧了。他重重地倒在靠枕上,仰望着星空,无言以对。不觉间渗出了一身淋淋的细汗。  

  “你找过很多她们,是吧?”方婷幽幽地。  

  “嗯,是。哦不——也……”江雄很难堪。  

  “是就是嘛,你们男人还不都这样!”方婷悻悻地。  

  “我以后不会了……”江雄开始紧张。  

  “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我的……”方婷噘着嘴。  

  “感觉很恶心,是吗?”江雄的冷汗在继续冒。  

  “恶心。不过,又怎样?”  

  “我说实话,我以前是经常去找她们,而且很多次……很多很多次。我的生活就是这样,乱糟糟的,总是在不同的地方跑来跑去,所以也没什么朋友,寂寞的时候就会去找……”江雄的语调很低沉。  

  “你又寂寞了,所以来找了我?”方婷轻叹一口气。  

  “这次不是,真的。自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说真的,我从来没敢想,居然能和你这样的女孩在一起……”  

  “怎样的女孩?”方婷问。  

  “高贵无比、美丽典雅、清纯可爱、孤傲不群……”江雄又浮想起初见方婷时的情景。  

  “哪来那么多形容词?”方婷芳心拂动。  

  “我没读过几年书……”江雄自惭。  

  “还说……”方婷娇嗔。  

  “总之,你距离我的生活很远,我只敢偷偷地看你。直到那天,我听说……”  

  “你听说我是做那个的?”方婷敛了笑容。  

  “别这么说。”江雄搂紧了方婷,“我从没当你是,真的。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往,也不管是你是否真做了什么,你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天使。只是,我发现,我终于有机会能接近你了,所以……”  

  方婷沉默了。她转过脸,紧紧地贴在了江雄的胸口上。  

  “你好像很喜欢打网球?”江雄问。  

  “也算不上,我的球技很一般。”  

  “可是你每天都去。”江雄酸溜溜地。  

  方婷突然笑了。“你是不是想问,我每天都在和谁打网球?”方婷摸着他唇上的胡茬,问。  

  “唔……”嘴被遮住的江雄沉闷地发出一声。  

  “一个富商,四十多岁,听说死了老婆。他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不喜欢他,可他愿意出高价让我赔练,我没理由拒绝他。”  

  “他很出色,是吗?”江雄有些自卑。  

  方婷想了想,开口道:“那要看怎么说了,他经商应该很成功。不过是属于那种有了钱就拼命地附庸风雅,可骨子里俗不可耐的那种人。”  

  “那我——我是怎样的人?”江雄有些不自信。  

  “你是我的客人……”方婷低下头,“不过,如果我没做这个,如果让我在你和那人之间做一个选择的话,我不会选他。我是说,如果……”  

  江雄的心里暖暖地。  

  “能告诉我你的故事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江雄轻吻着方婷的秀发,声音低沉地说。  

  如洗的月光下,方婷静望着夜空,轻声说道:“说出来也许你会认为我在编故事,如果你愿意,就权当是听故事吧……”  

第十七章 理由很简单,我需要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