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他沉沉地低下头去,就看见了平放在自己办公桌玻璃板上模模糊糊的他的面容,又自叹自责地哀号起来:“可怜你的这般扭曲的面容!挂在这样现眼的人世的中间,白白地度过了二十余年的光阴!有你的灵性里发出来的爱你不管,有对你的灵性里的真爱你不管,你究竟来到这里做什么!”  

  “人家都是对的,谢晓璇现在对你的不理不睬没有错,李若凤现在对你的牢骚怨恨也没有错!错就错在天老爷,——他老人家怎样会是如此地安排人与事!”  

  一个上午,他闷头闷脑地蹲在自己的座位上伤感,没有人过来安慰他,没有人懂得他的心!  

  因为非毕业班学生尚在假期中,非毕业班的老师们只是到校来反思忏悔的。所幸的是午饭暂且可以回家吃,更重要的原因,学校的伙房还没有开灶,大街上一家开业的饭铺也没有。  

  中午放学时候,林西平骑车回家,出大门口,他不自觉朝传达室看一眼,这是他的习惯,进出大门总要与传达老王打一声招呼。他是老王很喜欢的老师之一,他不像有些老师,清高地看不起传达人员,甚至在某些时候喝斥他。  

  然而这一次,他再看时,传达室里并不只是老王,谢晓璇也在那里,正瞪着眼睛朝他看呢,他的心神闪电般遭了惊吓,毛发全也竖直起来了。  

  他立即就克制住自己,眼睛在她的脸上逗留不到一秒钟的光景,似乎是故意地冷落她,偏又很热情地跟老王打了招呼,匆匆离开那里。  

  出去大门,他的速度慢下来,他的报复的心冉冉升起:“刘端成什么人品货色,你还愿意登他家的大门!他的儿子,出入在校园的中间,又不是没有见过,像少时玩过的陀螺,或者二踢脚鞭炮。那粗矮的样子!哼!”  

  “反正我今天没有理睬她!反正这次我亦冷落了她!”他想,“你要对你跟刘端成的热情态度负责!我知道伤了你的心不对,可是现在你实实在在刺痛了我的心!不理!”  

  他现在感觉很是痛快,就像挨了打又吃到糖块的孩子,心里既甜蜜又委屈。  

  然而就在他嘴里咀嚼着甘苦味道的时候,谢晓璇从后面突然地赶过来,两人的自行车并行到一块了,她似乎怒了似的朝着他瞪了眼睛,然后加蹬了车子,倏地从他的身旁闪过了。  

  看着她生气地从自己身边走过去的样子,他的心又痛苦起来。  

  从庾阳文化路拐上中心大街,他似乎转过神来,加快了速度,他想赶上去,跟晓璇说什么,但是,一点她的影子也没有。  

  “不会这样快就没有踪影了!”他疑惑地边走边四下张望,很远的一段路后,始终没有她的影子。  

  人已经快到玲珑湖了,惆怅里,他突然看见谢晓璇正从一个弯弯曲曲的小胡同里现出来,神情木然,脸色很不好看。  

  他停下来,站在那里,“晓璇,你……”  

  她从自行车上下来,看了他一眼,“林主任,你有什么事吗?”  

  “哦,没……”他好像有很多话要说,看她那样冷漠的样子,只尴尬地张了张嘴,没有说出什么来。  

  “没什么事情叫住我干什么!”她白了他一眼,推车向着前走。  

  “哦,不,”林西平看他要走,慌忙又叫住她,“我的心里一直很不是滋味……你知道……”  

  “我不知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谢晓璇停住车子,并不看他。  

  “我是说,你看我现在的状况,……没有资格……唉!我的心里……很痛苦……是折磨……你也是的……对不对?”  

  “对什么对!你的事情跟我有什么相干!真是的,”谢晓璇见他这副样子,好是烦心。骑上自行车走了,嘴里嘟囔着:“莫名其妙。”  

  他感到自己异常的无聊。“莫名其妙。”这话说得透彻,你干吗在这里童真一样的自作多情!想想自己的身份处境,有什么资格对人家说这些!  

  “我什么也不想了!我是一个可怜虫!”他现在似乎是缥缈了。“我现在究竟是在做什么!我现在的心究竟在想什么!我要安心地跟若凤过日子,我什么也不想了。”  

  他更加地沉默了。除却把领导布置的任务认真地完成,其他的,就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发呆。  

  谢晓璇来办公室几次了,他还是很礼貌地对她点点头,说几句客套话。然而谢晓璇,也总是从抽屉里取了自己的东西之后,亦是匆匆地离去。  

  就在寒假学习班即将结束的时候,学校要求级部主任将各个级部的政治学习、业务学习以及提前两周的备课交到教务处备查。林西平走在他级部的大办公室里的时候,就听见潘玉琴、黄光莲又在那里挤眼弄鼻议论校长:“现在是什么日月?工资那么低,又时常拖欠,人家竟在鲁州城买下房子了,在鲁州买房是什么概念?要几十万呢!他刘端成什么本事,就他两口子那点工资,总算起来一年不吃不喝才积攒多少?还不全仰仗校长的位置!”  

  “可不是嘛!你看他地老婆,出来进去洋洋得意的样子,再看她身上穿的,耳朵上脖子上手指上的佩戴,都是值钱的。走在这院子里,全把自己当回事,见人爱搭不理的。”  

  “听说他儿子快要订婚了……”  

  “听说是的,据说是他那狗腿子做的媒人。”  

  “就是……”他们压低了声音,私语了几句,最后说:“看来已经差不多了。”  

  林西平听到这里,心跳即刻就剧烈起来了,他的脸渐渐地灼烫起来。鼻子酸涩,嘴巴亦是抽搐,那两个眼球胀大起来,呼吸也变得困难了,似乎他身体的所有器官全部进入悲愤状态。他感觉天昏地暗,自己身临孤独无助之荒岛,他的周身是一片雾茫茫,水茫茫!  

  他努力克制自己,万不要让人家看出笑话。他匆匆收起老师们应该上交的材料,送到教务处值班领导那里,告了一个“外出买点药”的病假,骑车到庾阳外的一条小河边无人处,在一颗大杨树的背后坐下来,伤心里,他又独自流下眼泪来。  

  ……  

  春天,已经暖暖的来到了人们的中间。  

  明媚的春阳,**在这一片山川河流树木与村落上面,到处是生机无限。教学楼后的杨林枝尖,已经着了一层淡淡的绿色。操场周遭的法国梧桐,新吐得嫩叶团似花朵缀满枝头。校园甬道两旁的垂柳,鹅黄点染着枝条,在微风和暖的尽吹下,细细枝条轻柔飘洒就像谢晓璇依依的鬓发。  

  她从花园里走来,白玉兰是她的最爱,她穿着天蓝的上衣,外套洁白的坎肩。紧身的牛仔裤尽显她苗条的身材,她踏着舞蹈一样的步子,穿过盛开着白玉兰花的园子,飒飒地上楼来了。  

  她没有跟他搭话,默默收拾自己办公桌上连同抽屉里的东西,除了课本备课本以外,就是她的“随记”本子,当拿起那一本“高山琴韵”的时候,她的手停下来,默默地看了很久,又把它放在抽屉里。  

  她把她的东西整齐地罗列起来,然而,她没有捆装的工具,她看上看下,没有法子想出来。林西平看了,从自己的抽屉里取了几段呢绒绳,过来给她捆绑着。  

  “从今以后,你就长留在那里?”  

  她点点头。  

  “再不过来了?……”  

  “来这里干什么!冷得要命。”  

  “你知道,春天来了,天渐渐地暖和起来了。”  

  “春天?是吗?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她冷冷地说。  

  林西平看了看她,那冷峻的脸亦是异常的美丽,他提起桌上刚整好的厚厚书捆说:“走吧,我送你。”  

  她没有反驳,两人下楼去了。  

  远远地,是悠扬的葫芦丝曲子,从音乐室传出来,带着深情与芬芳,弥漫在那一片初春的杨树林里,飘到两人的耳朵里。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谢晓璇时候所听到的乐曲!是那美妙的音乐让他们初识。就是这一曲《傣家情》撩拨了他多少心的不宁!  

  现在他跟在她的后面,心中是澎湃着的激荡着的甘与苦的波澜!

第三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