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这天的输液完成以后,辅助的西药也吃了,西平央告松和道:“好哥哥,你也累了,家里也有很多事情,你就回去吧,这里有大夫护士,晚上也没有事的,我的身子,不过是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晚上你就不用在这里陪我了。”

“也好,我现在到陈江家里看看,恐怕他家里乱成麻了。”松和说。

松和又给西平准备了一桶热水、食物、便器之类,然后挥手告辞。

西平踏实地躺下,他现在很需要睡觉。

松和径直到陈江家里来,然而大门紧闭,他试着敲了敲,陈江的女儿过来问明,知道是学校的来人,就慢慢地开了。他进得院子,就大傻了眼,院子里端正地摆了香案,供品丰厚齐全,高香尽燃,烟雾缭绕,火纸元宝高筑,正矗立在陈江娘、儿子、儿媳三人的面前。陈江娘双手合十于胸前祷告,陈江老婆流眼泪额头着地磕响头,屁股翘到半空里,那份虔诚自不必说,陈江娘看到高香的参差不齐的火光,眼泪也下来了:——在她的经验里,烛烛香火烧的平正是平平安安的意思,这样参差的香头,绝不是祥和的征兆!天哪,一定有大事要出!

“有灾就降到我这把老骨头上来吧,他爹死得早,我一个妇道人家不知道怎样做才能做好,老天爷!千错万错都是当娘的错,不要让我的孩子们有什么好歹啊。”

陈江傍在老人家身边,听到这样让人垂泪的话,他的负罪感、恐惧感一起袭来,他不敢说什么话,只是一味地听从母亲的教诲,老人家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他知道,他现在如果要暴躁,就是给老人以及老婆孩子受伤的刀口上再撒一把盐!

松和一直等到尽了香,劝说陈母放宽心,刘校长陈校长钱主席等已经将这件事汇报给镇上的领导,要他们协商解决。恐怕没有什么大碍。

陈母听到这里,居然泣不成声了,向松和诉说自陈江父亲去世后的艰苦生活,怎样供陈江上学,怎样给他托媒娶妻。她说,她的任务也算完成了,死也没有什么害怕的,如果真的闹下去,她定要豁出老命去理论,他完全相信党的天下一定是劳苦大众和善良人的天下!无论怎样她要保住陈江不要陈江有闪失。

松和一个劲解劝,事情总有了断的时候,现在不用忙乱,有政府、有领导,还怕他们什么黑社会不成?他们毕竟还是黑社会,果若有本事,为什么不去做白社会或者红社会?

尽管松和百般的解劝,但是我们想,陈江的一家,这一天晚上,哪里能比得上张松和一家人睡得踏实?

第二天的早晨,刘端成就在庾阳二中考试期间发生的这个恶性事件给全体教师开了专题会。会上,他黑起他的长脸将陈江于俊民做了典型,数落起教职工来了:“考前我三令五申地强调考试纪律:严格按程序来,对学生严而不厉!坚决杜绝打骂学生!只要是达到不让学生抄袭的目的就可以了。现在全国上下实施素质教育,就体罚与变相体罚学生的现象,电视报纸上曝光多少了呢?国家正加大力度抓这件事情,你们就没长眼睛去看看?我在每一次的会上千叮咛万嘱咐告诫大家不要触这条高压线!你们偏偏就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如今我们最最尊敬的陈江老师与于俊民老师闹出这种事情来,还不如屙上半裤筒子臭狗屎擦的容易,现在到了姥娘不喜舅舅不爱的地步!人家告到教育局!教委汪主任自昨天接到教育局的电话就坐立不安,再三说,堂堂一个人民教师,一个成家立业的大人,怎好竟与不懂事的孩子一般见识!让人家听了笑话哩。派出所也明确了态度,其他事情不急说,先把老师与学生的病治好再说,林主任代替你们挨了打,现在林主任还躺在镇卫生院里!在中心医院,代表我们学校处理事务的钱主席跟在人家家长腚后头,小了八辈一样,人家要什么检查就得跟着检查,那孩子耷拉着头不睁眼,推不醒叫不应,家长自然是没有好气的。在那里横竖训斥钱主席,弄得钱主席几次打电话不想再呆在那里受委屈!”

这时,刘端成的电话响起来了,又是钱主席从鲁州市中心医院打来的。他听着,脸色突变地更为铁青。他拧着眉头,半晌没有说出话,大家的眼光都看向校长,又看看一直耷拉着脑袋的陈江于俊民,知道这八成不是好的兆头,大都是疑惑与怜悯的目光,因为谁都知道,在庾阳,谁要是惹到吴法,就等于遭受灭顶之灾!

刘端成扬手让大家散会,大家立刻就像潮水一样散了出去,会议室里,就剩下刘端成与陈江于俊民,他对着他二人说:“家长厌嫌鲁州市中心医院水平低,扬言要转到北京或上海去医治!”

他二人马上就惊恐地竖起了眼睛!于俊民几乎是带着哭腔向校长解释说:“刘校长,我们太冤枉了!事情处在那境地!我们完全是自卫,那几个孩子,怎么看也不像初一的新生!虽说我俩是大人,可根本不是那一帮孩子的对手!看那气势,孩子们是早有预谋要把陈老师往死里打啊,我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打,白白的被打死不还手才算是没有错的吗?”

“唉!”刘端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们负责任地监考,有错误吗?可是他们根本不是考试,不只是做小抄,传小抄,居然下位起哄,我们怎么办呢?”陈江也诉说,额上的青筋蹦的老高。

“不要再争辩你们的道理了!现在棘手的是如何把这件事情摆平!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和这种人有什么理由可谈?我们遇上了,就自认倒霉!”

“现在还是法治的国家!他们再闹下去,豁出命去我也要状告他们!”陈江还是不服气!

“有本事你就告吧。”刘端成冷蔑地看着他,“出事就出在你的犟脾气上!要想过一点安生日子,就得低一低头过去!跟他们较劲,你有好果子吃?镇上的哪个部门能为你说话?即使你告赢了,他们明着不办,暗里也会算计你们的!现在孩子就是不省人事,吴法一口咬定是你们俩打的他儿子。正要状告你们!”

“他砸了二中的学校,打了我们的老师,我们都血痕累累,他们又没有一点伤,他们还告?”于俊民悲哀地低下头说。

“跟这种人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他的儿子现在就是昏迷不醒,就诬赖你,你有什么办法?”刘端成对他们的争辩很生气,“这样的话,你们就看着处理吧,我也没有办法了。”

他二人战战兢兢地回来了。这里刘端成忙给教委汪主任打电话:“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地步,我们只有汇报上级要求协助解决了。”

第三日上午,镇党委分管教育的朱镇长、教委汪主任、邢主任、庾阳一中刘校长、庾阳二中赵校长一并往鲁州市中心医院赶来,以看望住院的吴天。

其时,吴天正在跟四个青衣光头与他的黑嘴的母亲在单人的病房里谈天说地,看见钱主席领着领导们进来,登时就将眼睛眯起来,头亦耷拉到前胸了。光头们即可也进入了侠客角色,跟领导们讲了吴天严重的病情。并给他们说定去上海医病的计划。大家认真地听了,在朱镇长的提议下,他们到了主治大夫那里了解情况。大夫便很轻蔑地指出泼皮无赖的丑恶用心。“本来就没有什么病,只是赖在这里不走而已。他们果真转院,就让他们转掉干净!”

回来再见他们,汪主任便将医生的话委婉地篡了改:说现在的医生不同往昔,检查病情只靠仪器,这对正在成长发育的青少年来说,多次地做一些CT,核磁共振,X光,超声波等对身体是十分不利的,他说了这些仪器如何穿透人体,对人体各组织的结构变化,对人体的诸多危害,最后十分严肃地说,有病治病,无病就会导致病了。他的这一忽悠,把那黑嘴的女人吓得脸色惨白,连忙打电话给在外面混事的吴法。吴法听到老婆焦虑的电话,又加之自己业务的繁忙,也感觉这时候也算折腾的差不多了,然后让一个秃头接了电话,让他们看着处理得好。现在的黑嘴女人是再也不愿意在这医院里糟践儿子了,于是决定结帐走人。两个光头领着刘端成结了八千五百七十元的账,另两个光头说要招待前来看望的领导。教委主任与两处的校长都知道是鸿门宴。但朱镇长才不这样认为,谁的酒不可以喝呢?于是朱镇长带领两个教委主任、两个校长并钱主席,加上那四个秃头、一个黑嘴的女人连同吴天,到医院对面的饭店里丰盛地订上一大桌酒席,在很不和谐的气氛里吃罢饭,秃头们要领导结酒账,赵兴传去了,却是几天来他们在这里吃喝的全部。竟有四千八百元之多!

大家却傻了眼,但是谁也没有说什么。亦不敢怒!亦不敢言!

出酒店门,为首的秃头对朱镇长说:“大哥之前留下话来,(一)他必须要见那打人的老师!并且一定要他向吴天当面道歉,以弥补儿子心灵的创伤。既然是庾阳一中的,刘校长就回去准备,越快越好。(二)我们砸了二中,打了你们的人。你们不追究,我们也就不追究;你们要是追究,我们也就告你们!(三)枉打教师是李若龙的妹夫,由大哥亲自去处理。(四)吴天年后继续留在庾阳二中上学,不允许任何老师对他有什么看法,要是吴天有反映,我们决不轻饶!”

朱镇长笑眯眯地答应下来,秃头、黑嘴与吴天,爬到自己的超豪华越野车里,风驰电掣离去了,剩下的他们几个人,坐进早已租定的面包车里,泱泱地朝庾阳回来。

“以后要加强对教师队伍的教育管理!”朱镇长对着汪主任生气地说,“另外,让那两个惹祸精做深刻的思想检查,要在全体教职工会上读一读,不要整天我行我素,拉了屎让别人去擦!让我们抬不起头来。”

“是是,”汪主任答应着,接着朱镇长的话,对刘端成与赵兴传说,“两位校长听到没有?坚决按照领导的要求去办!”

事隔了一日,刘端成果然就带了陈江于俊民到吴天家道歉,同时赵兴传也带了吴天班主任林静前去邀请。当时只有吴天娘儿俩在家里,陈江低眉道歉,他低下头去的那一刹那,悲叹了自己作为老师的耻辱,一群泼皮无赖居然在社会上如此逞狂,各个部门的领导尽管在老师们面前吹胡子瞪眼,在他们面前却旧时小媳妇儿一样低眉顺眼!老师啊,你真个做了社会的下九流!孩子们考场上联合的欺侮老师,挑衅老师、打骂老师,老师就应该不反抗,果然反抗了,却又招来那么精神的伤害与经济的损失!老师啊,我们怎么做才是好呢?如何做才是正确的呢!上帝啊,你如果是万能的,你就开口告诉我们吧!

再说那林静,在那黑嘴的女人面前,却是运用了典型实例一再夸耀吴天在学校怎样的表现好,怎样的积极主动,怎样的懂事。更是将他没有的优点假作真地粘贴上去,在她的娓娓的演讲中,吴天笑了,黑嘴女人也微微地撇嘴笑了,其余的人们却在心底哭泣!

又过了一日,陈江与于俊民的家里,分别去了一个陌生人,恶狠狠地对他们说:“马上准备两千元人民币,十天之内交到吴法大哥家里去!不要声张,更不要报警,否则,让你一辈子不痛快!”

他二人听了,马上哆嗦起来,眼前发黑,好像立即就要跌倒下去的样子。

第三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