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小学校里开始准备期末考试了,这是一年一度的大考。最新的通知说,今年又是全市的统考,就是说,考试的成绩要全市的排名,这是马虎不得的一件事情。因为林西平是第一年参加工作,上级领导的眼睛一直在观察着他们的动向,看这些新分配的大学生是不是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是不是安心于本职工作,要看工作的表现,就只有通过他们这次的教学成绩。

林西平所教的班级是庾阳镇上同年级人数最少的,又是山里的孩子,自然是实诚听话,加之周校长实行了毕业班上晚自习的政策,学生的学习成绩直线上升。因此,对于这次的胜利,林西平有十成的把握。他是初来乍到,只要打好这关键的一仗,就为他今后在庾阳教育上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因为这是良好的开端,他从事教育工作的第一步。他知道,他没有其他的本事,只有将自己置身于教育战线上,将根深深地扎在教育这一片沃土之中,他才有立足之地,立身之本。他生平最恨的就是那些教师油子,站在教师的岗位上,不以学生为根本,不以教学为己任,去干与教学无关的事情,去贻误人家的子弟。

他就是抱着这样的思想从事教学工作的,他的学生也顺利地通过了这一次严峻的考验。他所教的班级科目,于全镇平行班第一,全区第一,全市第三。

眼下又是快到放暑假的时候了。一天,他的若凤从厂里回来,很欢心地对他说:“你活动活动,调到镇上的学校去吧。”

“地生人不熟的,倒教人如何活动,找谁办呢?”西平很是难为情。

“唉,找谁?自然是找你们的教委主任。我们的家在庾阳镇上,为生活的方便,也是为了工作的方便嘛。”

“我如何与他说去?”

“以你今年这么好的成绩,你到教委直接与他说去,先看看他的风向。”

“求人的事,总觉不好意思的。”西平摇摇头.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咱们有困难嘛,快去!”若凤催促他道。

林西平皱着眉头来到教委见汪主任。汪明海汪大主任正在他的办公室,很高兴地接待了他。对林西平一年来的工作大加赞赏,爱情、事业双丰收!并鼓励他继续努力,为庾阳的教育事业再立新功。林西平自然心里是高兴的,他的一年的辛勤劳动,总算有了一些精神上的满足。他在内心里感激那所小学校里的所有的老师和同学们,他们善良的用心与积极的配合,才有如此的收获。

林西平内心是激动的,竟差点儿把这次找他来的主要意图给忘了。最后,他看出汪明海像有事情外出的样子,就插了一个空儿,吞吞吐吐地将自己工作与生活的障碍说给他。

汪明海立刻就正起脸色,“你在那里工作好好的,怎地想起这档子事儿呢?”

“这……我的家安在镇上,为了工作生活都方便的……”林西平结结巴巴地说。

汪明海思索一番,态度又和蔼起来:“每年的暑假,总有很多人心里波动,到这里找我调换工作单位。我也很为难啊,请你理解我,西平!不过,你师专毕业,有学识水平,学生的考试成绩不错。因此,你的事情我会考虑的。”

“让您老多操心!”林西平感动地说。

汪明海对西平点点头,匆匆离去了。

回到家里,林西平将拜见汪主任的经过说与若凤听,李若凤鼻孔里“哼”了一声,说这事有了门径,随即让西平到银行去取两千元现金给汪主任送去。

“你这是干什么?拿这些钱给他,不把他吓坏才怪!现在全国上下正在反腐倡廉,谁还敢干这样的事情?我的教学成绩不错,我要用我的成绩说话,用我的成绩征得领导的重视。人家现在正赏识我呢,我可不能做这样的傻事让人家低看咱呢,他说考虑考虑,说不准就同意了呢。在这节骨眼儿上,我做出这等事情来,好事也要办砸了啊!我刚刚起步,以后在庾阳教育工作的时日还长,教我将来如何做人啊!”

“啧啧啧!天底下竟然还有你这样的傻瓜死心眼。庾阳地面从来没有生出过包拯包青天,你没听人说,无论哪一个机关的楼顶上掉下一块砖头来,就要砸死几个贪污受贿腐败分子!他给你说考虑考虑,你以为考虑你的学识水平,还是考虑你的教学成绩?他是在考虑你点给他的毛票!”

“你怎能用企业人的思维看待文化人?”西平反驳说。

“都是人!… …好了,我无法用我们的生活做赌注,反正这事我心里已经有数了。”若凤没有争辩下去,只让西平按照她的计划行事。

天黑的时候,李若凤买了西瓜甜桃,带着林西平径往庾阳镇机关小区教委宿舍楼走去。

此时正是三伏天,天热逼人。人们散在楼下乘凉。机关小区的夜晚是热闹的:打牌的,下棋的,煽扇子拉家常的,调弦弄琴的……在明亮如白日的灯光底下尽情去做自己爱好的事情。

“就这样进去,我好紧张啊,若凤!”林西平拽住她的衣襟小声说:“那里有几个人我是认识的,我们的小学教研员也在。”

“我们先在外面等一阵子吧,等他们回家以后再说。你这胆小鬼,一点也不大气。”

他们停住了脚步,就在大门外的宽阔的公路上徘徊以伺时机。

灯光下的人们酒醉一样的争辩乱叫,哪有一点困意?

“也不知道这些大人老爷们什么时候才肯回家休息!”林西平这样烦躁地想。

李若凤更为可怜。她挺着大肚子站在那里,任凭乱哄哄的蚊子轮番前来挑战,她也并不敢狠狠去打,生怕这响声出来引起人们的注意。

“反正今天来了,就一定把事情办成!”李若凤坚决地说。

也不知道时间是过去了多久,李若凤终究是耐不住了。她往前走了几步,打眼罩往汪明海的楼房望望,见他家客厅的窗子里还亮着光,便知道他的家里是有人的。“再晚了领导就要睡觉了啊,我们得赶快进去!”若凤说着,又看看楼下的人们渐渐的稀少,尤其是小学教研员没有存在那里。他们相互地握手对了暗号,举起身子往教委宿舍楼上去了。

林西平跟在李若凤的后面,腿慌心跳,拿那眼睛四下里乱瞅,觉得那些人的审视眼光里都带有一种鄙夷色彩。他的那颗心跳得更厉害了,脚步似乎更凌乱了,他真想自己能有一套隐身的法子,迅速避开这些无聊的眼睛,让他一下子飞到汪主任客厅的沙发上,并让亲爱的汪主任立刻就将他调到镇政府驻地的学校里来。

这不过是他的痴心的妄想罢了,倘若他有这样的本事,怎能跑到那样偏僻的小山沟沟里去了呢?

而走在前面的李若凤却是没事人一样,大摇大摆,旁若无人,让林西平不得不佩服她的巾帼胆识。

在汪主任的门前按了几遍门铃,并无人理会。林西平的尴尬烦躁随即上来了,在原地方打了几个转转叹了几口气以后,在心里又埋怨起若凤来:“唉!看人家连门都不开,想必是人家讨厌我们这号人呢?都是你!伤我的自尊,毁我的人格啊!”

他用眼睛鄙夷地瞪了若凤一眼,若凤更无一丝的烦躁在脸上,仍是无事人一般,并且又去按下门铃,如是再三。

当最后的一遍门铃按过之后,门开处站着一位很丑陋的中年妇女,用严峻的目光扫视了他们几遍,带着不高兴的强调问:“你们找谁?”

“汪主任在家吗?”若凤问,“我们有点事情求他帮忙。”

“不在,外出开会去了,有事待他回来再说吧。”那妇女说着,就将房门虚掩起来。

“同您说一下也好,”若凤说,“等汪主任回来烦您转告他好吗?”

那妇女停了一停,见他们一个文质彬彬,另一个大腹便便,勉强向他们点点头,说:“进来吧。”

他们进得屋来,就在沙发上坐下来,林西平将水果放在他们的茶几上。李若凤很娴熟地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红塔山”牌香烟,也放在茶几上面,那妇女看了,说:“拿烟干什么,老汪是不抽烟的。”

若凤笑笑,便将自己的情况和当前面临的困难都说与她听了,老汪老婆满脸堆笑地说:“你就是西平?老汪前几天老夸奖你呢,会教学,教得好!”这让林西平感到很是高兴。可是,谈话的不久,她又皱起眉头来了,说老汪也有他的困难:每年这样的时候,很多的教师要求到镇上来教书,还有新分配的,托关系,找门子,很多上级的领导也打电话进来,老汪很挠头,一不小心就要得罪人家,所以就干脆不再调动,新分配的查缺补岗,你们这件事恐怕不好说啊。

“让汪主任尽量解决我们的困难吧,实在解决不了,先让西平在庾山干着,等有机会再说啊。”若凤说,说话的语气很是轻松。

他们站起来辞别汪夫人出来,两人什么话也没有说。到家里林西平埋怨若凤说:“我说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啊。”若凤却诡秘地对他笑道:“走着瞧吧,这事一点也不难办!”

“你怎么知道的?”西平纳闷问。

“他收下我们的钱了,肯定要为我们办事。”若凤问:“傻瓜,汪老婆子往卧室出来进去好几次,你竟没有发现什么?”

“你发现什么?”林西平不解地问。

“哼!汪主任根本就没有出门!他一定是躲在卧室里呢。汪老婆子声称汪主任不抽烟,那烟灰缸里怎会有冒烟的烟头?他让他老婆外面应付,自己藏起来了!这是下等儒官的惯用伎俩!”她回过头反问西平说,“你读的书哪里去了?”

“你是自作聪明啊!”西平不示弱说,“唉!但愿如你想象的那样!”

果然不出李若凤所料,汪明海其实就一直躲在屋子里。等到林西平夫妇离开以后,他便匆匆从里面跑出来,坐在沙发上神情悠闲拍着他的干腿,对着他的老婆,从鼻孔里挤出一句话来:

“哼!这倒是一块肥肉。”

他老婆瞪起圆圆的眼睛,楞楞地问:“怎么说呢?”

他轻蔑地看了老婆一眼:“哼!我早给你说过,去年毕业分配到庾山去的那个高材生林西平娶的是大德毛纺厂的二厂长李若凤!”

“啊?她就是李若凤?”老汪太太惊讶地说。

“具体的说,她就是大德的财神老爷,不过现在不行了,耿文德吃了林西平这小子的醋,将她下放到车间里去了。不过,只是暂时的,耿文德只是出出恶气罢了,要真心整治李若风,李家两兄弟也是不好惹的。”

“多帅气的小伙子啊,怎就没睁开眼睛找这样的人啊!”

“他是色迷心窍!”汪明海鄙夷地说,“不过,这小子也是怪可惜的,堂堂一表人材,又有出众的才华,唉!......咳!谁管他的闲事,关键是今天他对我有多少表示!”

他将那半拆开的烟盒放在左手里,用拇指与食指很熟练地一拆,那炯炯有神的小眼睛顿时就明亮起来了:“嗯,这还差不多!”

汪老婆子凑过来,汪明海伸手递给她:“数一数,是几个数?”

老婆子欢笑地嘴角流下赃涎,抖得厉害的手数到最后,笑眯眯地说:“两千块。”

“嗯,不错!”他从鼻子孔里放出长长的一气。“这个数对我是抬举了,林西平今非昔比,看在各处的人情面子,今年暑假他完全可以到镇一中来上班了!”

“老头子,咳!如果都象二厂长一样懂事就好了!”

“当然!不懂事的就该离我远一点!”他眯起眼睛很骄气地说。

第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