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回 钱老一语解困境

    对张玉龙来说,朝朝忙忙碌碌,日日跑前跑后,这是个充实的假期。  

  时光荏苒,眨眼功夫,又到了大三下学期。  

  开学第一天的下午,张玉龙从图书馆借了本《杜甫诗选》,手提着书,开开心心地往宿舍走。  

  半路上,迎面走来了张丽丽。只见她大力摆动着胯部,花枝招展,妖冶地冲他走了过来。张玉龙忙低下头,装作没看见她,躲向路边,心想:“开学头一天就撞见这个花蝴蝶,真倒霉!晦气!真是兆头不妙!”他以为可以轻松闯过这一关,没想到,他往路边一躲,张丽丽也走向路边,俩人来了个对面相持。张丽丽冲他抛了个火辣辣的媚眼,嗲声嗲气地道:“玉龙,躲我干吗?我又不吃人。”张玉龙略低着头,没吭声,脸红脖子粗。见此情景,张丽丽继续道:“玉龙,咱们可是本家,能不能帮个忙?钱老黑跟你是老乡,谁不知道你们情同父子!”张玉龙调整情绪,镇静下来,问道:“本家就别扯了,真要说起来,两千年前大家可都是一家。有话直说,绕什么弯子?说吧,帮什么忙?只要我能做得到,一定在所不辞,放心吧!”听了,张丽丽笑道:“小事一桩。帮我说说情。我背着个留校察看的处分,以后怎么嫁人?怎么找工作?你劝劝钱老黑,不把我的事情入档就行。”张玉龙呵呵一笑,说道:“自己的事,自己办。这种事,叫我怎么开口?你自己找他不就得了。”这时,张丽丽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咬牙切齿地道:“张玉龙,‘欲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的事我可一清二楚。天天在外面寻欢作乐。孩子都老大了,以为我不知道?你要不为我说情,我就向钱老黑告发你,咱们两败俱伤,信不信?”一听这话,张玉龙勃然大怒,怒气冲冲地道:“实话告诉你,我最恨的,就是别人威胁我。我这人吃软不吃硬,好言好语,我也许会帮忙。你敢威胁我!既然如此,你另请高明,你不妨告我好了。我等着!”说罢,也不管张丽丽作何反应,他绕开她,愤愤不平地朝宿舍走去。  

  这个下午,张玉龙在床上辗转反侧,心绪不宁,想道:“还是找找钱老黑吧。张丽丽也够惨的。‘大人不记小人过!量小非君子!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就笑,笑世上可笑之人’。张丽丽不过是个可笑之人。”这样想着,自己不停地开导自己,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于是,索性从床上爬了下来,整了整衣服,大步流星,奔酒楼而来。  

  一到酒楼,他就找来何巧巧,神神秘秘地让何巧巧找了个包间。俩人坐定后,张玉龙就把张丽丽威胁他的事如实向何巧巧陈述了一遍,一面愤愤不平地说着,一面不停地骂“这个小鸡!”何巧巧在一旁倒是满不在乎,淡然道:“‘狗急了乱咬人,人急了会跳墙’!小人更要防!你不妨为她走一趟,就当是看看钱老黑,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何巧巧给他备了两条香烟,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们读书人不是常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嘛!别让‘一只苍蝇搅坏了一锅汤’。去吧!”听了何巧巧这席话,张玉龙顿时笑逐颜开,右手拎着两条香烟,迈开大步,直奔钱老黑的办公室而来。  

  钱老黑的办公室的门跟往常一样敞开着。张玉龙轻轻走进去,见办公室里多了一张行军床,钱老黑正躺在上面闭目养神。见张玉龙进来,钱老黑缓缓地从床上下来,站直了,挺了挺胸脯。他的眼眶深深地凹陷进去,脸色更黑了,一脸的严肃。他长吁了一口气,以命令的口吻说道:“把门带上!”张玉龙一脸的疑惑,心想:“事情不妙,小心为好!”于是,他顺从地带上门,又把两条烟放到他的办公桌上,摆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这时,钱老黑端坐在办公桌前,厉声道:“玉龙,你在外面连孩子都有了,当真?”张玉龙先是一惊,没想到张丽丽“恶人先告状”!接着,他镇定自若地笑了笑,从从容容地道:“钱老,你开着录音机吗?”钱老黑呵呵一笑,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正色道:“行了,那我明白了。我要是开了录音机,你就矢口否认;没呢,你就坦诚相告。其实,我压根就没带录音机来,你就实话实说吧。孩子多大了?”听了,张玉龙浑身一下子放松下来,他这才坦然道:“有个男孩。”钱老黑好奇又急切地问道:“多大啦?”张玉龙回答道:“快一岁了。”听到这,钱老黑哈哈大笑,说道:“简直像天方夜谭!你小子真有种。人家都是来学校读书的,而你却是来娶妻生子。真是读书成家两不误。说说我吧。我在海南当兵的时候,对当地的姑娘正眼都不敢瞧一眼。时代的确不同了,我们这些老东西跟不上潮流了。不过,小子,你的胆子可真够大!在我眼皮底下连孩子都有了。什么时候请我吃饭?!”他喘了口粗气,继续道:“一般来说,校外的事我们管不着,只要人家不找上门来就行。你可不能始乱终弃,到时看我怎么收拾你!”张玉龙忙给他递上一支烟,点上。自己也掏出一支点上,慢慢吸着。张玉龙笑道:“会请你的。不过,肯定有人‘恶人先告状‘了吧?”钱老黑笑道:“除了张丽丽那个娘们,还能有谁?我还能把她的丑事记入档案?记入了的话,哪个男人敢娶她?哪个单位敢要她?至于你的事,算翻篇了。你也不要太张扬。我已经肝癌晚期了。‘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还得多做点善事,积点阴德。”听了,张玉龙泪珠盈眶,小心翼翼地问道:“钱老,还吃得动螃蟹吗?”钱老黑笑道:“好!晚上去酒楼吃螃蟹,酒就不能喝了。六点见。”于是,张玉龙向他告辞,“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一身轻松,就直接奔海鲜大酒楼了。  

  在酒楼里,张玉龙把张丽丽告状、钱老黑宽宥的事,对何巧巧一五一十地陈述了一番,并告诉她自己已邀请钱老黑来吃螃蟹餐。听了,何巧巧心头的包袱也没了,笑盈盈地道:“躲过一劫,真是万幸!多谢菩萨保佑!吃顿螃蟹餐算什么?!你坐着,我安排去。”说罢,她款摆腰肢,袅袅娜娜而去。张玉龙则举起一杯茶,小口小口地呷着,心中愉悦,轻松自在,脑海里全是多多可爱的小模样。  

  晚六点未到,钱老黑就来到海鲜大酒楼门前。张玉龙和何巧巧早早地迎出门来,殷勤地引他入座。一会儿工夫,一盘盘的螃蟹便端了上来,热气腾腾。海螃蟹、河螃蟹并大闸蟹,有大有小,摆了满满一桌。螃蟹俱透着深红色,香气扑鼻,令人垂涎欲滴。何巧巧忙活去了,只有张玉龙陪着钱老黑。钱老黑也不客气,下手就抓起一只海螃蟹,仔仔细细地吃着,慢慢品味。每只螃蟹他都啃得干干净净。张玉龙就不同了。他剔掉蟹腿,只吃蟹黄和蟹肉。见状,钱老黑笑道:“玉龙,你是根本不懂吃螃蟹,纯粹是浪费!暴殄天物。”听了,张玉龙只是笑笑,并不作声,一面看着钱老黑津津有味地吃着螃蟹,一面想道:“这哪里是个濒临死亡的老人!简直生龙活虎!”这样想着,一个多小时的功夫,俩人将几盘螃蟹一扫而光。餐桌上,蟹壳堆了一大堆,狼藉一片。钱老黑饱餐一顿,用纸巾将嘴和手认认真真地擦拭干净,精神一下子振作了许多。他笑着对张玉龙道:“托你的福,我活着还能吃顿螃蟹餐。‘吃了人家的嘴短,拿了人家的手短’,我明白的。孩子的事,你不用有心理负担。别耽误读书就行。”他正说着,何巧巧恰好推门进来。她瞅了一眼餐桌,笑盈盈地道:“钱老,看样子味道还不错,您老吃好了吗?”钱老黑缓缓地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开开心心地道:“美味佳肴!何老板,多谢!多谢!”说罢,他向何巧巧和张玉龙告辞,就迈着大步回家去了。  

  他甫一离开,张玉龙和何巧巧相视一笑。一件天大的事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张玉龙和何巧巧如释重负。真是出乎俩人的意料之外!俩人心心相印,千言万语岂能说得尽!  

  大学三四月份是毕业生就业的时节。上届的师兄师姐们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走关系的走关系,说人情的说人情。绞尽脑汁,东奔西走。面试往往是他们不得已的选择。最终,留广东的留广东,去北京的去北京,回原地的回原地。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着落。满意的欢天喜地,失意的痛哭流涕。  

  张玉龙他们耳闻目睹,也都为各自的来年就业捏着一把汗。  

  这个下午,张玉龙来到酒楼。何巧巧高高兴兴地沏了壶龙井。俩人在大厅一个桌前对坐品茗,边饮边聊。何巧巧冷不丁地问他道:“还有一年多,你就毕业了,现在你有什么打算?不妨说来听听。”张玉龙轻描淡写地道:“走一步,看一步。不着急,我还没想好呢。别忘了,我有钱老这个靠山呢!”听了,何巧巧抿嘴一笑,抬手拢了拢鬓发,建议道:“你干脆考研吧。我觉得你最擅长的就是读书。去公司呢,一切都得从头开始,不知道什么时候‘媳妇才能熬成婆’。去机关吧,你的性格太直率,很难弄个一官半职。要是读书的话,读完硕士读博士,做做学问,蛮好的。再说,咱们俩,有我一个人做生意就行了,你可以尽情做你想做的事。”句句金玉良言!可一听这话,张玉龙抬起右手摸了摸头,笑嘻嘻地道:“巧巧,你就取笑我吧。现在,谁不知道,‘傻得像博士,穷得像教授’!知识无用!”听了,何巧巧惨淡地一笑,继续耐心地劝道:“现在没用,并不表示今后没用。咱们现在又不缺钱,我供你没问题。你就踏踏实实地读书吧。我这人总认为,‘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读书以后会有出息的,别光看着眼前!风光只是一阵子,读书可是一辈子的事,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听了,张玉龙犹豫不决地道:“这事得从长计议,我得好好考虑一下。”说着,他又抬起右手摸了摸头,欲言又止,心中踌躇。见状,何巧巧有些失望,猜不透张玉龙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也不再追问,只是抬起小手抚弄了一下鬓角,保持沉默。她一面注视着张玉龙的脸,一面小口小口地呷着茶。  

  俩人喝完茶,张玉龙就走出酒楼。他直奔钱老黑的办公室而来。  

  张玉龙来到钱老黑的办公室,见他精神不错。张玉龙就把何巧巧劝他考研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钱老黑哈哈大笑,说道:“‘女人心,海底针’。她是怕你将来一毕业就抬起屁股离开广州。广州人太恋广州这块地盘了,他们舍不得离开,而且他们一般瞧不上北方。这可不大好。男人不能老是吃软饭,时间一长,女人就不把你放在眼里了。咱们山东人是大男子主义的,岂能老是拜在女人的石榴裙下?男儿当自强!”他喘了口粗气,继续道:“现在,就业形势越来越好。小子,不能错过好机会。再说,你的成绩也不错。我呢,还能活一阵子。你去公司还是进机关?到北京还是留广州?我说句话还管点用。”钱老黑说完这席话,禁不住又喘了口气,乐呵呵地看着张玉龙。张玉龙默然,上前给钱老黑递上一支烟,并给他点上。钱老黑得意地吸着。张玉龙也掏出一支,点上,慢慢吸着,边吸边想。最后,他一拍大腿,说道:“到时我决定赴北京的话,您老可得帮我!”这话铁板钉钉。听了,钱老黑上前拍拍张玉龙的肩膀,微微一笑,道:“放心吧,你现在惟一要做的就是,好好学习。多把心思用在读书上。就业的事你不必操心!有我呢!何老板那你可以慢慢做做工作,她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不会拖你后腿。”有了钱老黑这句话,张玉龙底气十足。抽完一根烟,张玉龙遂辞别钱老黑,昂首阔步地回到宿舍。  

  这个周五晚上,韩小兰早早从中山大学回来。她进了酒楼,见过何巧巧,叫了声“妈“。甫一坐下,她就兴高采烈地道:“我的同学们都打算将来进公司,赚大钱。我偏不!咱家又不缺钱。我要去外经委。同学们到时有多少钱,最后还不得拜我?”听了,何巧巧笑呵呵地道:“就你猴精!在机关多轻松。‘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只要阿军对你一心一意就行!那我就放心了。”“一石激起千层浪”,何巧巧的话倒勾起了韩小兰的一份心事。她有些坐立不安。  

  阿军倒是对自己一片痴情,可到时他能留在广州吗?这个未知数困扰着她。这样想着,她就不觉右手托腮,坐着发呆。见状,何巧巧打趣道:“兰兰,想情郎想痴了,心不在焉。”听了,韩小兰羞得满面通红,赶紧道:“哪有?”于是,母女俩在一起嘻嘻哈哈地谈天说地,其乐融融。  

  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何巧巧丝毫未见张玉龙有准备考研的动静,她有些疑惑不解。其实,她自己心中也没准,只是试探一下。张玉龙令她捉摸不透,但她不想逼他。她打心眼里疼他、宠他。她离不开他。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她已经拿定主意,无论张玉龙走到哪里,她和孩子多多都会跟到哪里。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第十五回 钱老一语解困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