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回 韩小兰渐入佳境

  第九回 韩小兰渐入佳境

张玉龙的入党申请很快获批。

这天,打完球,梁国尚道:“玉龙,预备党员了,要不要请我吃一顿海鲜?”张玉龙爽快地答道:“小事一桩,把夫人和孩子都带上吧。”梁国尚道:“山东人就是爽快!好吧。”张玉龙道:“那我先到店里给你准备个包间。”梁国尚笑道:“搞得那么隆重?”张玉龙说道:“总得准备一下吧,你晚上六点来呗。”听了,梁国尚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张玉龙来到酒楼,把请客的事对何巧巧说了,何巧巧笑道:“请客联络感情,应该的,安排个包间吃顿饭是小事一桩,让阿贵准备吧。”说毕,她喊了声“阿贵”。阿贵急急忙忙地赶过来,何巧巧悄声吩咐了他几句。

梁国尚不到六点就带着老婆孩子来了。他夫人叫邓晓静,年轻漂亮,又能歌善舞。他们的女孩七八岁的样子,文文静静的。张玉龙和何巧巧引他们到了包间。他们很客气,点的不多,除了一大盘螃蟹有点贵之外,其它的菜都很便宜。张玉龙一直陪着他们一家人喝啤酒,边喝边聊,直至“曲终人散”。

这晚,在回宿舍的路上,张玉龙正好碰见韩小兰和阿军手牵手迎面而来。一见张玉龙,俩人慌里慌张地松开手。韩小兰难为情地叫了声“老爸”,张玉龙“嗯”了一声。阿军则在旁边尴尬地站着,低着头,不言不语。张玉龙笑道:“阿军,可别欺负小兰,她嫩着呢!”阿军呵呵一笑,道:“她是霸王花,欺负我还差不多。”他一面说着,一面斜视了韩小兰一眼。张玉龙哈哈大笑,迈开步子,扬长而去。

没想到,陈军却抛下韩小兰,独自跟了上来。张玉龙回转头,问道:“阿军,有什么事?”阿军凑上前来,低声对他道:“你知道吗?张丽丽出事啦。”张玉龙猛地一愣,问道:“什么事?”阿军笑呵呵地道:“人家都说她喜欢吃汉堡。”张玉龙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道:“吃汉堡有什么?”这时,阿军用手拍了拍张玉龙的肩膀,不好意思地道:“吃汉堡就是说她同时跟两个外教胡搞。她与两个外教吃完饭,喝完酒,就一起到外教宿舍乱搞。两个外教还把整个过程都摄了像。你没见到告示?张丽丽被处以留校察看的处分,两个外教已被遣送回国了。现在,大家都躲着张丽丽,怕传染艾滋病。”张玉龙搔了搔头,感慨地道:“这年头,什么事都会发生的。脸都不要了,什么事还做不出来!”沉思了一会儿,张玉龙又问道:“学校怎么会知道这事?奇怪!”阿军笑道:“这点你还不知道?学校对外教楼全都安装了监控设施,他们外教的一举一动都在保卫科的眼皮底下。张丽丽真够滥的,听说还拿了外教的钱,这不跟卖身一样吗?”张玉龙一本正经地对阿军道:“听说张丽丽家里挺穷的,‘做鸡’也不奇怪。不过,同时跟两个老外胡搞,就太恶心了。”张玉龙一转身,与阿军打了个照面,笑道:“管人家的闲事干吗?管好自己吧。一起回宿舍吧,怎么样?”阿军点了点头,俩人遂结伴而行。见他们俩话语投机,韩小兰则识趣地到酒楼去了。

周六晚上,阿军又被韩小兰叫走了。他们手牵着手,一直走到图书馆下面的竹丛边。抬头望天,群星拱着一轮满月,清辉四溢,如白玉盘一般。银河清浅,白云缥缈,一片静寂。竹丛筛下月影,斑斑点点。此时此刻此景,任是无情也动情。韩小兰用蚊子般的声音道:“阿军,亲我一下。”阿军一愣,心扑通扑通乱跳,强作镇静,在韩小兰粉红色的脸蛋上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韩小兰大失所望,埋怨道:“这么大个人连接吻都不会!再来!”阿军这时胆子大了起来,上前抱住韩小兰,对着韩小兰的双唇就是一阵狂吻。俩人的心俱砰砰直跳,脸上发热,手忙脚乱。俩人吻累了,就手挽手在池塘边散步。韩小兰柔情似水,轻轻道:“咱俩现在手也拉了,吻也吻了,你可不能背叛我。否则,我饶不了你!”阿军发誓道:“放心吧,我对天发誓,我要是背叛你,就在这池塘里淹死。不得好死!”听了,韩小兰心中一乐,深情款款地道:“不用发毒誓,永不变心就行。”说着,用手触摸了一下阿军的头。阿军觉得头痒痒的,不由地笑出声来。于是,俩人又手牵手走出校门,一起去品味田园的乐趣。夜幕下,挨着靠着,偎着抱着,俩人情深意浓。

韩小兰想轰轰烈烈地与阿军拍一次拖。她要把张玉龙从脑海里彻底抹掉。她暗里发誓,忘掉张玉龙,忘掉他,就像忘掉一朵枯萎的花!

周日下午,张玉龙来到酒楼,和何巧巧碰了个面。俩人在一个包间沏了壶茶,一面喝茶,一面闲聊。张玉龙盯着何巧巧看了一会儿,笑道:“你是明显有些发胖了,好在风韵不减当年。”何巧巧轻轻抚弄了一下头发,悄声道:“是浮肿,很正常。”她从包里拿出大哥大(一种手机),道:“看,到时联络很方便的,你把号码记好。”说着,就开始念号码。张玉龙拿笔在纸上记了下来,笑道:“有备无患,你想得真周到!”何巧巧笑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为了咱们这份情谊,我也得把孩子生下来。咱们有言在先,到时候你可不能后悔!”张玉龙搔了搔头,说道:“现在一切依你。走一步看一步吧。”何巧巧道:“这还差不多!你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从不婆婆妈妈!这点我喜欢。大男子主义是有点,但我还能忍受。”说着,她冲张玉龙嫣然一笑。张玉龙的心一时醉了,他禁不住自己的心跳。这时,李璐把两盘贝壳类海鲜食品端了上来,冲他们俩微微一笑,又退了下去。张玉龙并不着急,先掏出一支烟点上,一面含情脉脉地看着巧巧,一面慢慢地吸着烟。何巧巧又道:“玉龙,你给家里写封信,顺带寄一万块钱,让玉清在青岛市场三路赁个摊,再雇个小姑娘。光给人发货终究心里不踏实。有了自己的服装摊,批发兼零售,不仅心里踏实,赚的也多。玉清可以一月拿一千块,小姑娘每月八百就行。玉清的任务就是看好摊。这样,他也有份事做。”张玉龙抬手摸了摸头,迟疑道:“市场三路那里都是日本人建的老房子,木板屋,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破烂不堪,迟早是要搬迁的。”何巧巧笑道:“这你就外行了吧?那里是黄金地段,没那么快拆。”张玉龙一拍大腿,坚定地道:“你想得真周到,那就这么办!”说罢,他和何巧巧一起有滋有味地吃起海鲜来。因了怀孕的缘故,何巧巧吃的比张玉龙还要多。

俩人正说着,韩小兰拉着阿军推门进来了。韩小兰把阿军往何巧巧面前一推,笑盈盈地道:“妈,这是我的男朋友阿军。”阿军怯怯地叫了声“阿姨”,何巧巧呵呵一笑,问道:“好!好!要不要坐下吃点东西?”阿军忙摆了摆手,小心谨慎地道:“不用,不用,只是来见见阿姨。”阿军说着,用手拽了下韩小兰,韩小兰会意,笑道:“妈,我们还要出去遛弯,不打扰你们了。”一面说着,一面牵着阿军的手离开了。听他们俩的脚步声远了,何巧巧这才说道:“这孩子厚嘴唇,应该挺厚道。就是眼睛太小了点。”张玉龙笑道:“他和我住一个宿舍,挺好的一个人。跟他在一起,小兰吃不了亏,你就放心吧。”何巧巧又用手拢了下鬓发,笑道:“我看你肯定在其中帮了不少忙,是不是?”张玉龙只是笑笑,搔了搔头。沉默了一会儿,何巧巧把一沓人民币交到他手上,他接过来,起身道:“我得去写信寄钱了。”何巧巧道:“好,事不宜迟,去吧。”这样,张玉龙便离开酒楼,回宿舍去了。

张玉清接到张玉龙寄来的信和钱,非常兴奋。他立即动身去青岛。经多番打听,讨价还价,以一万元一年的价格租了个不错的店铺。租下之后,他赶紧给张玉龙去了电话,道:“哥,店已赁下了,可以发货了。地址:市场三路三十号。”闻讯,张玉龙当即赶到酒楼将此事告诉了何巧巧,何巧巧笑呵呵地道:“看,我没看错人,你弟弟很能干!是个做生意的料。我这就安排发货。你跟阿贵聊聊天吧。”说罢,她款摆腰肢,袅袅娜娜地走开了。

张玉龙和阿贵呆在一起,抽了一会儿香烟,聊了一会儿天,就告辞回宿舍去了。

过了几天,张玉龙又陪何巧巧到医院做了一次检查。检查完,医生对何巧巧道:“胎儿一切正常,不过,你最好再服点保胎药,以防万一!没坏处的。”何巧巧笑道:“好,听您的,那就再开两盒吧。”于是,张玉龙去交了钱,又取了两盒保胎药。俩人便缓缓地骑车返回酒楼。

待张玉龙陪何巧巧到医院进行第三次检查的时候,何巧巧的腹部已明显地隆起来了。那医生对何巧巧笑道:“你真有福气!你老公年纪轻轻,这么体贴,每次都陪你来。”听了,何巧巧和张玉龙只是相视一笑。接着,医生又道:“胎儿一切正常。再吃一轮保胎药应该没问题了,不过,孕妇一定要多多静养。”这席话,张玉龙和何巧巧都铭记在心。辞别医生,何巧巧对张玉龙道:“我该暂时隐退了,是时候了。无论如何,孩子要紧!亲骨肉啊!要是个男孩的话,那就锦上添花了。”听了,张玉龙点了点头,笑了笑,道:“这事一切由你,你有经验。对此,我一个毛头小伙子一窍不通。”说着,他轻轻地触摸着何巧巧的满头乌发。回来的路上,何巧巧一直不做声,在想着酒楼的事呢。

一面往回返,张玉龙一面心里嘀咕着:“何巧巧会如何隐退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第九回 韩小兰渐入佳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