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劫已解,便是结  

    “流苏,我走了,不要寻我,每个人心中都有他放不下的执念,曾经我以为爱一个人就是无论如何都要守在她身边,我以为我守在你身边是为你好,可是却成了你的负累,当看到你死的时候,我终于懂得爱一个人是成全她的所有。曾经我不止一次地自问,自己到底哪里比不上他,为什么在经历了那么多苦难以后,你依旧爱他,现在才明白,自己的确是不如他,他为你付出的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好了,再见,希望再见时你们依然能够一起,无论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师徒也好,情侣也罢,只要能在一起,怎么都是好的。”流苏放下手中的信,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慌乱地跑出房间,宁无尘早已不知去向,空落落的忘忧殿在朝阳的映射下,泛起希望的光,静谧美好。  

  宁大哥,对不起,我是不值得你爱的人,希望你早日放下心中的执念。  

  流苏站在凌雨墨平常俯瞰大地的石头上,望着苍茫大地,突然也有了一种空灵的感觉。  

  “命运让我们成了师徒,就该好好珍惜这份师徒之谊,动了不该动的心思,违逆天道只会害人害己,苍天,我现在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想,我只求师父能醒过来……”流苏闭着眼睛,双手合十,喃喃地祈祷着。  

  “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文曲阳不知什么时候上了忘忧殿,看了一眼流苏,叹息着摇头道。  

  “师叔!真的没有办法可以救师父了吗?都是我的错,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只要能救师父,我都愿意。”流苏像无头苍蝇一样地说道。  

  “其实错的又何止你一人呢?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  

  流苏低下头,没有说话。  

  “其实师兄的心里早就有你了,只是他自己不肯也不愿意承认罢了,他藏得太深,几乎连他自己都自己骗了,直到后来,他情毒发作,他不得不用仅存的内力去掩饰的时候,他才开始惊慌了。当初他叛逆九道天雷而不是灭魔剑,其实是想救你,在外人看来九道天比灭魔剑的惩罚更痛苦,更残忍,其实不然,九道天雷虽然痛苦,可是还有一线生机,如果用了灭魔剑你就没有生还之机了,他早就想好,罚你九道天雷之后用毕生修为再为你逆天改命,他大费周章就是不想让你死而已啊,他既要维护天下人,还有保护你,可是偏偏命运偏偏让他在你和苍生之间做出选择啊!他舍弃不了天下,也舍弃不了你,所以他选择舍弃自己。”  

  “原来是这样……”流苏睁大了眼睛,这一刻她不知是该高兴还是痛心,如果可以,她宁愿他从没有爱过自己,这样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蓬莱仙尊,受万人敬仰,而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宁无尘继续说道;“后来你女扮男装再次拜他为师,其实他早就知道了你的身份,他说狠话让你走,不过是想保护你,因为上官瑞告诉他他是你的桃花劫,你在他身边只会更加痛苦,只会害了你,所以他狠心赶你走。”  

  “桃花劫?”  

  “是的,这是上天注定的劫数。”  

  “可是,他为什么要杀我,把我打入东海呢?”  

  “不是师兄做的,他怎么可能会杀你。后来罗刹之门开启,当时你体内的力量暴走,魔性大发,他不得已才会对你下手,毕竟如果你被罗刹之力所控制,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其实你说的那句‘从此师徒恩断义绝’才更像一把利刃,深深地插入了他的心脏,他的心就像那桃花簪一样,支离破碎,所以他的毒就更加深了,后来师兄自缢,也不是因为他觉得你的爱是耻辱,而是他以为他的死能让你放下心中的怨恨,他没想到你为了救他一夜之间白了头,后来他就整日望着那满是裂痕的桃花簪发呆,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  

  “原来,我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人,不但不能体会他的良苦用心,还把他害成今天这个样子。”  

  “你不必自责,这都不是你的错,如果说这场爱真的错了,那么首先错的苍天啊!为什么如此捉弄人?”  

  “可是,我们也错了,我们终归是师徒啊!”流苏仰望着天空,叹息道。  

  “师兄怎么样了?”文曲阳调转话题,问道。  

  “还是一样,怎么都叫不醒。”流苏无奈的摇头。  

  “或许还有一个办法。”文曲阳迟疑道。  

  “什么办法?”流苏面露喜色,充满期待地望着文曲阳,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天书。”文曲阳从墟鼎里取出天书。  

  “好,我来问。”  

  “天书也不一定知道方法。”  

  “无论如何,总要一试的。”流苏坚定地接过天书,然后开始用功启动天书。  

  只见光芒大盛,天书上空漂浮着几行金色的字;“桃花劫,亦劫亦结,劫已解,便是结,中情毒者,无解药,解铃还须系铃人,成功唤醒之后,须一生相伴其左右,否则,痛苦将伴随一生一世。”

第六十一章劫已解,便是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