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灼灼其华

  流苏将上官瑞带回千机洞,然后找了一副冰棺,将上官瑞封印在里面,这样就可以使他的肉身永远保存下来。  

  “圣女,你一定要为瑞儿报仇啊!”上官令跪倒在流苏面前,乞求道。  

  “孤中正不是已经死了吗?”流苏斜视了他一眼,有些不耐烦道。  

  “蓬莱那些人都该死,他们害得你变成如今这样,害死我的瑞儿,害死了南宫锦,这些难道你都忘了吗?”  

  “你不要说了,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看在上官瑞的面子上我才饶了你。”流苏陡然一喝,凌厉地盯着上官令的眼睛。  

  上官令吓得一哆嗦,垂下头去不敢看流苏,他知道如今的流苏性格多变,难以琢磨,再也不是当年那个由他摆布的小女孩了,一不小心自己就要命丧黄泉。  

  那日在罗刹地狱,凌雨墨受重伤,被百里嫣然带回蓬莱,百里嫣然放下前尘怨恨和执念,留在忘忧殿为他疗伤,照顾凌雨墨的起居。  

  “雨墨,你醒了?”百里嫣然欣喜道。  

  “七七呢?她去哪里?”凌雨墨昏迷了三日,一醒来就焦急地问道,丝毫没有发现百里嫣然的改变,也没有发现她本不该出现在忘忧殿之上。  

  “她走了。”里嫣然垂下眼眸,伸手去扶他坐起来。  

  从百里嫣然凝重的表情里,证实了这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梦,自己真的亲手杀了她?  

  “这么多年我从未见你对任何人如此紧张,在你的脸上几乎看不到任何表情,只有她才能让你有那么一丝丝不一样的情绪吧?她若知道,也不会那么绝望吧!”  

  凌雨墨没有说话,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默念口诀,然后一束光从墟鼎飞出,落在掌心上,定睛一看,原来是那摔得粉碎的玉簪,凌雨墨小心翼翼捧在手心里,痴痴地看着,又想起流苏十六岁生辰时自己亲手把玉簪送给她时的情景,她那样欢喜,那样宝贝,那样小心翼翼,这么多年,一直戴着,从不离身,如今,她却亲手摔碎了它。  

  凌雨墨陷入回忆里,表情也由喜转悲,最后深深地陷入了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尽的悲伤之中。  

  “你还拿着它干什么?它已经碎了。”  

  “一定还可以修好的。”  

  “就算你修好了,也不可能恢复如初。”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在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百里嫣然放下手中的汤药,转身便出去了。  

  流苏在天地间四处晃荡,天大地大,她却不知道要去哪里,如今她已是天地间最强的人,没有人可以伤害自己,想要什么便有什么,想做什么便做什么,终于有能力去保护身边的人了,可是,身边的人都一个一个离开了,南宫哥哥,上官瑞,都死了,再也回不来了,就算拥有这强大的力量又如何?心终究是空了。  

  流苏浑浑噩噩地纵横在天地之间,路过青山派时,突然望见远处的那粉色的十里桃林。想起了宁无尘当年的那句;“若有一日你无处可去了,这里的十里桃花永远为你盛开。”难道当年他便知道自己会有今日?流苏向桃林飞去,隐了身形,漫天的桃花雨和当年的一模一样,当年的那个人依旧站在那里,一成不变,唯一变了的,只有自己,流苏看了看自己如今的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血红的袍子,妖冶邪魅,还有眉间那朵血红的曼珠沙华,更加让人望而生畏,自己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还能以这副面貌去见他吗?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宁无尘举头望了望天空,淡淡地吟诵这这两句诗,眼神里是无尽的伤感与悲凉。  

  “宁大哥”流苏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地现出身形。  

  “流苏,真的是你吗?”宁无尘喜出望外。  

  “我这个样子是不是让人望而生畏?”流苏低下头,有些自卑地说。  

  “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那个善良可爱的小女孩。”  

  “真的吗?”流苏突然扑向宁无尘,她只觉得好累,好像找一个肩膀靠一靠,好好睡一觉,可是眼泪止不住溢出眼眶,开始啜泣起来,她没想到如今他还会相信自己,还认为自己是善良的。  

  “嗯”宁无尘面对流苏突如其来的拥抱,微微一愣,继而肯定地点点头,然后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伸手将流苏拥入怀里。  

  “你说人为什么要活着?为什么他们都死了,只有我还活着?为什么死的人不是我?”流苏哭得更加伤心了。  

  “傻姑娘,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他们虽然死去了,但是他们都希望你能好好活着,幸福地活着。”宁无尘爱怜地揉了揉流苏的头发。  

  “幸福地活着?我还能幸福吗?”

第四十七章 灼灼其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