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情生忘忧2

    流苏看着一袭紫衣的女子,明眸皓齿,身姿优雅,步态轻盈地款款走来,带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不禁多看了两眼,见对方盯着自己的脸打量着,对视了几秒之后,流苏终是败下阵来,把目光移向别处,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就那一瞬间的对视,不知为何,流苏竟然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友善,想必是自己以前得罪过她或是因为自己以前犯过的错,她也同大家一样讨厌自己吧,这么想来也就无所谓了,早就见怪不怪了,自从那一日跟着他回来,路过大殿时大家看自己的眼神就知道了。  

  “师兄,你身子可还好?”  

  “你特地上来,有何事?”凌雨墨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我先下去了”流苏听到她唤凌雨墨师兄,自然明白他们的关系不一般了,气质又如此不凡,想必定是这蓬莱有名号的人物了,想必是有什么话要同他讲,自己若不识趣地杵在这里岂不碍手碍脚的,难道还等着他们开口来赶自己不成,所以还是自觉一点退下吧。  

  “我只想知道为什么她受了九道天雷还能毫发无伤?是什么人有如此能耐?”司徒若梦意味深长地盯着凌雨墨的眼睛问道。  

  “你已心知肚明,又何必来问我?”凌雨墨淡淡道。  

  “你一向把天下苍生看得最重,比什么都重,可你却为了她用天下苍生来冒险?这已然超出了一个师父……”  

  “我这样做只是因为我了解她,她绝对不会危害苍生”凌雨墨打断司徒若梦的话,语气陡然冷了几分。  

  “她真的值得你这么做吗?看她刚才恐慌得连杯子都拿不稳,想必很是怕你吧?你为她做了那么多,她知道吗?她领情吗?到头来终究是恨了你吧?”  

  “她知不知道,领不领情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  

  “你当真不在乎她的想法吗?若有一天,你们到了不得不兵戎相见的时候,你还能说得这般轻松吗?”  

  “只要有我在,就不会有那么一天”凌雨墨语气极其自信又肯定的说道。  

  “呵,是么,希望能如你所愿,跟她在这忘忧殿里做一生一世的师徒吧!”司徒若梦苦笑了一声,便离开了,原本就猜到的事情,却还是不死心地想证实一下,得到的答案只是更加失望而已。  

  流苏回到房里,无所事事,坐也不是,趴也不是,甚是无聊,便好奇地想打开梳妆台的抽屉看看,虽然对这房间还有些陌生,但这确实是自己以前的房间,这里的东西也都是自己的,这么想着,觉得心安理得多了。  

  轻轻拉开抽屉,里面放着一个雕花红漆锦盒,打开来,里面是一把青白色温润如玉的牛角梳,还有一封信,流苏把信摊开来,仔细看了信的内容。  

  不禁好奇,这信难道是别人写给以前的自己的?这信还和这牛角梳放在一起,看来这是一封含蓄的情书啊!更加好奇这信是谁写的了?若这写信的人对自己有情,那自己对他是否也……?想到此处,流苏脸有些微红,真是越来越好奇自己忘掉的那些记忆了。  

  正在流苏拿着牛角梳,仰在床上,好奇那个写信的人是谁,长什么模样的时候,响起了敲门的声音,流苏马上爬起来,准备去开门,门却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看来人,果然是所谓的‘师父’,因为除了他应该是不会有其他人了,赶紧低头站好。  

  凌雨墨走进来,目光落在流苏床上那来不及收拾的牛角梳、信纸还有锦盒上,又见他盯着那些东西沉默了一会儿。  

  流苏心下想到,难道他认识这些东西?如果他认识,是否也知道它的出处?  

  “以后东林都会把饭菜送上来,你就留在忘忧殿里不必下去了”凌雨墨把目光移到流苏脸上,淡淡的说。  

  “哦!”流苏一心只想着信和牛角梳的事,根本没注意到凌雨墨说的话,想都没想胡乱应了一声。  

  “师父可知道这些东西是谁给的?”流苏脱口而出,说出来之后才发现‘师父’二字竟然叫的如此顺溜,难道说自己潜意识里已经默认了他这个师父了?可是他本来就是自己的师父啊,只是不记得了而已,但是自己又为何要抗拒他这个师父呢?是怪他狠心罚了自己九道天雷还是因为上官?流苏越想越纠结,眼睛眉毛都拧在一起了。  

  “不知”  

  “青山派派人送来的”凌雨墨随口道,想了一下又补充道。  

  “哦”  

  “那你休息吧!”凌雨墨说完转身便出去了。  

  你就留在忘忧殿不必下去了,流苏突然反应过来凌雨墨刚刚说的话,什么叫不用下去了?这明显是软禁呀,自己才在这里呆了一天就受不了了,若以后一直呆在这里哪也不能去,那得多无聊啊,想到这里,流苏扑在床上,手脚并用地拍打着床来发泄不满……

第三十六章 情生忘忧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